《双剑盟》

第八章 佳人巧点鸳鸯谱

作者:令狐庸

苏婉儿见纪天寒离去时竟狠心不看自己一眼,忍不住泪流满面,转身跑回草屋内,嚎啕大哭。

唐夫人摇头不明所以,心想两人明明爱的难分难舍,为何现在变成这样子。

蓝玟玉道:“唐夫人不用担心,我去看看苏姊姊。”

唐夫人颔首道:“麻烦你了。”

蓝玟玉走到床边,轻轻拍了苏婉儿一下,道:“姊姊,我大哥很爱你的,你千万不要生他的气。”

苏婉儿泣道:“我知道他生我的气,是我自己辜负了他,我不会怨他的。今后我不会再纠缠他了,反正,是我命苦。”

蓝玟玉轻轻叹口气道:“等一会儿我就要回碧月门处理我师父的后事了,希望我和我师哥大婚之日,姊姊能拨空前来。”

苏婉儿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道:“妹妹真幸福,终于能够鸳鸯共枕,白头到老。”

蓝玟玉轻声道:“原本姊姊和大哥也是一对璧人,可惜命运弄人,不过我大哥始终都记挂着你,就算当日舍身独斗唐宁,还特别交代我要顾着你,像大哥这样的痴情人,世间能有几个呢?”苏婉儿低声啜泣,心想:“若是他还记挂着我,为什么这些日子他连话都不和我说一句,他心里明明还在生我的气。”

蓝玟玉续道:“若不是大哥当年失足,他也不一定会以死相拼,不过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苏婉儿以为蓝玟玉说的是自己大婚之事,幽幽道:“我心中虽不愿意,但是有些事却是无可奈何,只能说我们无缘罢了。”

蓝玟玉听她语气松动,心中偷笑,于是加把劲,语气无奈的道:“若不是大哥手上沾满血腥,他也不会自责这么深。”

苏婉儿一听,心中不解,问道:“什么双手沾满血腥?”蓝玟玉故做惊讶,道:“你不知道吗?"当下蓝玟玉将纪天寒落草为寇的事告诉苏婉儿。

苏婉儿听完花容惨澹,双膝跪地大声哭道:“是我害了他,都是我的错,请菩萨报应在我身上,不要为难纪哥哥。"苏婉儿不断磕头膜拜,似乎要将一切罪过揽在自己身上。

蓝玟玉心中感动,眼中不禁泛着泪光,道:“苏姊姊,我大哥他认为配不上你,所以才远离你,你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啊,难道你不想再见见他?”苏婉儿掩面哭道:“我没脸见他,都是我……我……。”

蓝玟玉心中虽然不忍,但是为了他们两人好,不得不续道:“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大哥以后远离凡尘,也不失为赎罪的好方法。”

苏婉儿闻言大惊,颤声道:“他要出家,这怎么可以,我……我不能没有他,他一点都不念着我,他怎么可以这样……。”

蓝玟玉将桌上的寒冰剑交到苏婉儿手中,道:“这把剑还给你,我要回去了。”

苏婉儿大惊之下,拉住蓝玟玉的袖子,颤声道:“妹妹,他现在在哪儿?”蓝玟玉心中偷笑,但是脸上却一副哀凄的表情,道:“姊姊,现在世上只有你能劝的了他,他将选在哪里出家,过些日子我会告诉你,希望你能劝的了大哥。”

苏婉儿放开蓝玟玉,只见蓝玟玉离开茅屋时嘴角微微扬起,苏婉儿又伤心又害怕的抱着寒冰剑大哭。

蓝玟玉走到门外偷偷告诉唐夫人事情始末,唐夫人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蓝玟玉道:“夫人,请您要配合玉成两人好事。”

唐夫人颔首道:“多谢姑娘。”

蓝玟玉拱手道:“夫人,我走了。”

唐夫人望着蓝玟玉远去,叹了口气,心想他们父子两人都为情所苦,想到此处,自己眼眶也红了起来,唐夫人转身回到屋内安抚苏婉儿。

纪天寒和顾秋枫两人在陕北诛杀笑魔韩孙李后,听到丐帮传来消息,说是长沙有状况,于是转往长沙而行。

一日天空乌云满布,天空重雷猛响,一阵闪光摄人心魄,不一会儿,黄豆般的雨点降下来。两人策马急奔,远远望去路旁有做废弃山神庙,两人趋前下马躲雨。

纪天寒踏入庙中,鼻中闻到一股干草烟味,往内一看,一名年约二十六七岁的妇人衣杉尽湿,正坐在火堆旁烤干衣服。

那妇人见到两个男人走进来,脸现惶恐之色。纪天寒见那妇人瓜子脸蛋儿,双颊温润,显然是富贵人家的夫人,怎么孤身一人独处破庙,心中虽然感到诧异,但是两男一女破庙同处,却是不宜。于是向那妇人道:“夫人勿慌,我兄弟两人并非歹人。只是外头雨势凶猛,暂时进来躲雨而已。我兄弟两人在门外即可,夫人请安心。”

那妇人心中稍安,又见两人言行恭谨,但是身上衣衫尽,心中不忍,便道:”公子言重了,请进来无妨。”

两人鞠躬做揖,入内后坐在角落,与妇人离的远远的,唯恐引起那妇人惊慌。

两人运起内力,身上湿透的衣衫被内力一激,鼓动起来,身上水珠发出丝丝声响,不一会儿,衣衫被蒸的干干的。那妇人见两人怪异行径,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两人听到外头又有马蹄声,不禁互相对望一眼。忽然两个男人气急败坏的跑了进来。纪天寒见两人都是三十多岁,服饰华贵,只是一人浓眉大耳,颇有豪迈之气.另一人则脸上白白净净,好似个公子书生。

那豪迈之人对着妇人喘气道:“夫人,你怎么一声不响的离家出走,你可知我找的你好苦啊!”那妇人看着豪迈之人,脸上爱怜横生。但是秀目一见那书生,却又脸露惊恐之色.那妇人泣道:“老爷,你别找我了。我不会回去的。你别再逼我,再逼我,我就立刻死在你的面前。”

那豪迈之人脸现惶恐,急道:“你别做傻事,我知道有一阵子我忙着经商,冷落了你,可是我是真心爱你的啊!你总要给我机会补偿,不能就此一走了之。”

那妇人听他说道,脸现喜色,但是忽然之间脸色倏变,道:“我对不起老爷,没脸回去。"说完大声哭泣。

那豪迈之人正要发问,那白脸书生道:“嫂子,您可别让大哥难做人。谁不知您是大哥明媒正娶的元配夫人,这么一声不响的走了,让大哥往后在众人面前怎么抬的起头来。"纪天寒听那书生虽然出口相劝,但话中却无恭敬之意,心中不由的暗暗纳罕。

那妇人闻言心头一惊,往内瑟缩,大声哭喊,宁死也不回去。

那豪迈之人泪流满面,眼见夫人执意如此,只好说声保重,伤心离去。

那妇人望着丈夫离去,脸现依依不舍之情,待丈夫真的离去,又低声哭泣起来。

纪天寒心中一动,低声对顾秋枫说了些话。顾秋枫一脸愕然,看了看妇人后,转身往庙外而去。

纪天寒上前走到妇人前面,脸带微笑的道:“娘子生的好标致,既然你的丈夫不要你,不如你就跟了我如何?”那妇人本来伤心慾绝,忽然眼前斯文的年轻人出言调戏,不由的心中惊慌,双手紧紧交叉护在胸前。

纪天寒将双股剑伸长搭在妇人肩上,轻笑道:“我长的一表人才,年纪又轻。比你丈夫好太多了,如何?想不想从我啊!”妇人全身颤抖,云鬓上的水珠滑落在她的脸上,娇弱惨白的神情更是显的楚楚动人。妇人心中害怕,没了主意,只是侧头闪躲纪天寒的眼光。

纪天寒轻佻的道:“美人儿,你怕你丈夫再来寻你啊?不用怕,我兄弟已经去解决他了,以后你就是寡妇,爱跟谁,就跟谁。不过,首先得让我跟你温存温存再说。”

妇人听到纪天寒的话,惊道:“你想对我相公怎样?"妇人惊慌过度,竟然咬破下chún。只是她心中担忧丈夫安危,竟然不觉得疼痛。

纪天寒脸上阴晴不定,妇人看在眼里心头有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

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顾秋枫从外头背了一人进来。纪天寒笑道:“来了。”

妇人见顾秋枫将人放下,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丈夫。她大惊失色,往前扑在丈夫身上,可是他却一动也不动,只是口中怒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将我擒到此处?”那妇人对着纪天寒哭道:“请你放了我丈夫,我随你去便是,请不要为难他。”

那豪迈之人闻言,登时了解,大声道:“不可以,我的家产可以全部都给你们,请你们放过我们夫妻两人。”

纪天寒冷笑道:“我不要钱,只要人。反正你老婆不要你,你早晚要戴绿帽子,不如你休了她,让她安安心心的跟我,岂不两全其美。”

那豪迈之人脸上青筋猛暴,满脸涨成紫色,怒道:“我安成金夫妻鹣鲽情深,你们杀了我吧,要我休妻,万万不能。”

纪天寒哈哈大笑,道:“你别笑死人了,鹣鲽情深?老婆都跑了,你还再自欺欺人,这等不贞女子,只有你这浑人才当她是宝,她连烟花女子都不如,劝你还是休了她,再结有缘人吧!”安成金明知纪天寒所言不实,却也拿不出话来反驳,只是眼睛望着妻子,口中喊道:“你杀了我吧,我抵死不从的。”

安夫人见纪天寒举剑向安成金走去,心里一急,大声哭道:“相公,我……我是个失了贞洁的女人,没脸再跟你一起,你休了我吧,公子,请你不要伤害我丈夫,他是个大善人,这一带的人都知道。请你放过他吧!”纪天寒道:“大善人?与我何干。不过我带你的妻子四处宣扬,大善人马上变成大乌龟。"说完哈哈大笑,笑声中充满得意之情。

安成金气得咬牙切齿,但因穴道被制,只能睁大眼睛,怒目而视。

安夫人听到纪天寒冷酷的话语,全身别别颤抖,只觉得事情已经无法隐藏,于是对安成金哭道:“相公,我对不起你。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前些日子你又出外经商,有一天小叔到我房里,我空闺寂寞,一时把持不住,和他做了苟且之事.他要我谋害你,我不肯。他便要将丑事公开,让你无法在亲朋之前立足,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小叔他咄咄逼人,我不知如何是好,只有选择离开安家。我心里虽然爱你,可是我大错铸成,无可弥补,我失了贞节,今生永远不能和你在一起,老爷,你让我走吧!"说完安夫人跪着紧抱纪天寒的双脚,泪流满面道:

“公子爷儿,你行行好,放了我家老爷,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会乖乖跟着你的。”

安成金的脸在安夫人说完后,刹时之间变的惨白,他颤抖的道:“夫人,这种事你为何不对我说明白。我自以为日夜辛劳,求得万贯家财才能使你幸福,没想到,是我害了你。那畜生罔顾人伦,我自小兄代父职,没想到他竟恩将仇报。两位公子,我没了夫人,也不想再活在世上,请你们杀了我吧!"安成金绝望之情,看在安夫人眼中,心中无比凄苦。安夫人转身抱住安成金,泣道:“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你若死了,我陪你一齐去。”

安成金脸露微笑,道:“好,好,我们一起共赴黄泉吧!”安夫人脸上泪水横流,亦展笑颜道:“你不怪我,我心里好快活。"双手紧紧抱住丈夫,享受这最后的温暖。

顾秋枫看纪天寒点头示意,笑道:“为了你们夫妻两人,害我又去淋了一身雨水."说完在安成金肩上一拍,道:“你们夫妻好好叙情吧!”安成金身上一热,手脚登时活动开来,他双手紧抱着妻子,不知眼前这两人在玩什么花样。

纪天寒拱手做揖道:“安老爷,刚才多有冒犯,请多原谅。”

安成金心情未定,一脸错愕,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顾秋枫见状,道:“我大哥见你们夫妻两人心结未解,所以略施小计,若有得罪,请勿见怪。”

安成金大悟,扶着夫人起身,只觉得夫人犹自簌簌发抖,他拍了拍夫人安抚一下,对纪天寒道:“多谢公子相助,我夫妻此生不敢忘记两位大恩大德。”

纪天寒拱手道:“插手阁下家务事,实属不宜,在下不敢居功,萍水相逢,就此告别。二弟,我们走吧!”两人既不以姓名相告,又匆匆离去,是怕日后多有牵扯。

安成金目送两人,心中宛如隔世为人。忽然顾秋枫回头道:“安老爷,你不用费心找令弟了,你们总有一天会相见的。"说完头也不回的上马而去。

安成金心中一痛,从顾秋枫话中之意明白,弟弟一定性命不保。可是此人忘恩负义,若是不死,他日相见自己必然狠不下心来。到时候又伤了夫人的心,而且恐怕自己性命亦不保。

安成金叹了一口气,伸出衣袖拭干夫人眼泪,道:“从今而后,我再也不离开你半步了。”

安夫人喜极而泣,道:“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安成金望着远方,语重心长的道:“江湖侠客,行事总是高深莫测,夫人,我们回去吧!”安夫人笑着点点头,右手紧紧挽着丈夫,两人相偕而出。

纪天寒和顾秋枫两人纵马慢行,大雨之后,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气息。凉风吹来,两人心情各自不同。

顾秋枫想起数月未见师妹,思念之情萦绕满怀,但是想到不久之后将要大婚,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纪天寒想起刚才安氏夫妻的恩爱情形,虽然脸上表情一如平常,可是心中思虑汹涌澎湃,若不是顾秋枫在身旁,只怕眼泪都要流了下来。

顾秋枫见纪天寒不语,忽然言道:“发生这种事,不知是谁的罪过。”

纪天寒闻言一怔,心中知道顾秋枫在影射自己,于是道:“外人很难了解的。”

顾秋枫意有所指的道:“希望这种事都能有美满的结局。”

纪天寒低头沈思了一会儿,道:“缘份乃上天注定,强求不得。”

顾秋枫知道再说无益,差开话题,问纪天寒到长沙之后有何打算。

两人在长沙歼灭噬血夜枭和漠北双熊后,总算收完十二册的归元秘笈。

两人直赴嵩山少林寺,当晚夜宿山下客栈。纪天寒想起大功告成,心情一松,和顾秋枫两人在郊外桃花林中喝酒谈天,顺便筹画顾秋枫和蓝玟玉两人的婚礼事宜。

酒过三巡,顾秋枫言道不胜酒力,先行离去。

纪天寒独自饮酒,愁绪暗生,忽见顾秋枫留下玄武剑,心中暗道:“二弟也太大意了。伸手将玄武剑拿起,放在身前。

桃花林中花香袭人。月下树影蒙蒙,银光扑下来,纪天寒轻抚玄武剑,心想当日取剑本无心,岂知此剑竟牵动这么多事情,心有所感,思念苏婉儿之心益盛,忍不住胸中郁闷难当,持剑一抖,玄武剑锵的一声飞上半空中,只见月下蓝光闪动,纪天寒双足一点,在半空中接住玄武剑,顺势使出逍遥剑法。

逍遥剑法清灵飘逸,月光之中人影飘飘,冷若御风。纪天寒堪堪使完,剑招一变,朝阳剑法横劈而去,朝阳剑法大开大阖,气派宏伟,每剑刺出,都有石破天惊,狂风破浪之势。桃花林中剑气纵横,桃花落叶片片,将纪天寒盘旋飞舞的人影围在其中。纪天寒狂舞一阵后,心中郁闷发不少。忽然玄武剑嗡嗡作响。月下一人缓缓走近,纪天寒倏而收剑起身,剑尖指地的看着来人。

月下之人手中长剑亦嗡嗡作响,只听她幽幽的道:“你说过要教我月落剑法的,难道你忘了?莫非你真的狠心离我而去?”纪天寒看清来人面容,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月下佳人正是苏婉儿。

纪天寒惊见苏婉儿,心中惊喜莫名,只是他在江湖历练之下,感情内敛,不行于外。

苏婉儿听他话中殊无欢喜之意,多日来担忧害怕的情绪,猛然之间被点燃。苏婉儿热泪并流,当的一声寒冰剑落地,她掩面哭道:“你就真的不顾着我,一心想出家当和尚?这两年我日思夜想的就是你,没想到你都没将我放在心上,你出家成就仙佛之道,那我怎么办?你真的要让我孤伶伶的一人活在世上,你好狠的心……"说着说着心中悲苦难抑,嚎啕大哭起来。

纪天寒闻言一愣,听她说到当和尚的事,忽然心中雪亮。纪天寒抛下玄武剑,一个箭步将苏婉儿搂在怀里,感觉娇躯冰冷,心中平息多时的爱恋情丝,又再飞扬起来。

纪天寒温柔的在她耳边悄声道:“你这个小傻瓜,是谁说我要出家的?”苏婉儿闻言一怔,哭声曳然而止。苏婉儿想起当日蓝玟玉离去时嘴角泛着浅浅笑意,心中大悟,心想:“原来……原来蓝妹妹是骗我的。我竟然千里迢迢来此投怀送抱。"想到自己关心情乱,竟被她所骗,心中不禁又是害羞,又是恼怒。苏婉儿满脸通红,用力挣扎着要脱离纪天寒怀抱。纪天寒双臂犹如铁箍,苏婉儿挣扎了一会儿,忽然颈子上感到热热的。苏婉儿不解的抬头看着纪天寒,只看到纪天寒泪流满面,哽咽的道:“每次你我分离,总要经历相思和时间的折磨,难道我们两人真的难以相守一生吗?”苏婉儿听着他真心的告白,心中一丝任性忽然崩溃。苏婉儿玉手着纪天寒胸口,哭道:“你装什么冷漠的眼神,害的人家心惊胆颤的。你这坏蛋,明明是爱我的,却总是那么自私,都不会为人家着想。"话中虽然充满怨怼之意,但是俏目情深款款,充满似水柔情。

纪天寒心中一痛,悔恨的道:“我犯了弥天大罪,怎么有资格和你白头偕老?”苏婉儿听他自责甚深,想起蓝玟玉的话,心中悚然一惊,颤声道:“你不是真的想要出家吧!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都已经低声下气了,你到底要我……。”

纪天寒见苏婉儿脸色苍白,樱chún颤动,显然心中恐惧至极。纪天寒心中怜惜之意大增,低头往她chún上吻去。

苏婉儿全身一颤,整个人忽然失了力气,软软的靠在纪天寒身上。两人眼泪交织在一起,想起这些年来饱受相思之苦,今日又能重逢,心中又是甜蜜,又是苦涩。

纪天寒轻轻吻干苏婉儿脸上泪痕,苏婉儿抽抽噎噎的道:“你敢出家,我就一把火将寺庙烧个精光,让你当不成和尚。”

纪天寒心中柔情无限,轻轻笑道:“为了让神佛免去灾祸,我只好挺身相受,娶了你这小魔女。”

苏婉儿喜不自胜,秋波流转,妩媚不胜,啐道:“厚脸皮,谁说要嫁给你了?”纪天寒想起当日漫步山林的情景,爱意涌上心头,大笑声中用双手将苏婉儿柳腰抱起,在原地急转了起来。

苏婉儿见他两年不见又来这一手,眼前亦浮现当日情景,心中欢喜之情远胜当日,脸上不禁露出幸福的笑靥,开心的格格娇笑。此时两人心心相印,心中藩篱随笑声消失殆尽。

玄武寒冰慢慢的互相吸引靠近,终于当的一声合拢在一起。

正是昨日月下双俪影,今日江湖侠侣行。双剑合鸣利断金,相思与共明月心。

――――――全书完―――――――

终于写完了,虽然内容乏善可陈,不过总算是有完整的故事。本来要写悲剧的可是悲剧挺难写的,所以只好先写喜剧收场。希望大家喜欢。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双剑盟》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令狐庸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令狐庸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