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一章 大漠狂沙

作者:令狐庸

山东曲阜是人文集粹之地,成东北十里处为孔林所在。儒学自汉以来,深入人心,大儒

董仲舒独排众议,力尊儒术,使的此地更是读书人心中的圣地。

  离孔林不远处,蓊郁林园之间,一个少年举起斧头猛力将柴薪劈成两半。日头斜照在他

赤躶的背上,肌肉因为使力的关系变的结实坚硬,少年劈完木柴后抬起头来,少年的脸上汗

水涔涔,他反手从身后腰带上拿起淡黄的粗布巾,往脸上一抹,然后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站

直身子。这少年年约十五六岁,身材壮硕,孔武有力想必是因为从事劳力的关系,面容生的

浓眉大眼,看来是典型的山东汉子。

  少年将木柴堆放妥当后,提起木桶往林中小路走去。林中鸟语花香,树影扶疏,偶而小

动物从前方跑过,驻足观看,似乎不怕生人。少年走了一段路后,前方传来潺潺流水声,那

少年脸露微笑,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少年出的林子,眼前豁然开朗。只见身前绿草如茵,是一片不小的草地,草地的尽头是

一条宽约六丈的溪流。少年走到溪流之前,溪水清澈见底,水中鱼儿优游其中,溪底石头圆

润光滑。少年将水桶装满水后放在岸边,随手拿起布巾放入水中浸湿,溪水冰凉透骨,少年

浑身起了一阵哆嗦。

  少年将布巾擦拭全身后,感到通体清凉,口中不禁胡乱的哼起小曲儿。

  忽然身后响起清脆的笑声,少年脸上一红,抬头讪讪笑道:“大小姐,你哪时候来

的?”

  少年眼前不远处,站着一位穿着淡绿色衫子的少女,少女年约十四五岁,脸上稚气未

消,白白净净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配上长长的睫毛,竟是位俏丽佳人。少女听到少年说话,

本来笑吟吟的俏脸忽然一扳,嘟着嘴儿道:“说好在这儿不准叫我大小姐的,你怎么老是教

不会。”

  少年伸出右手抓了抓头发,满脸歉意道:“我一时忘了,云。云娘,你怎么来这儿,你

爹知道一定会生气的。”

  少女听他直呼自己闺名,脸上露出笑容道:“我爹上城里去了,晚上才会回来。铁山

哥,你事情做完了没?”

  那少年名叫荆铁山,襁褓中随母亲流落至此,幸得少女父亲收留,因此在此地含辛茹苦

的养育儿子长大。

  少女名叫韩云娘,父亲韩汉生,是此地大户,韩汉生早年丧妻,膝下只有一女,因此特

别溺爱。

  荆铁山和韩云娘可说是青梅竹马一齐长大,只是门户差异太大,韩汉生当然禁止两人来

往,只是韩云娘生性聪慧又任性,根本不听父亲的话。荆铁山虽然人高马大,但是资质却有

点儿愚钝,可是聪明伶俐的韩云娘却偏偏喜欢荆铁山这憨小子,韩汉生百思不得其解,尤其

独生女在家里天不怕地不怕,独独只听荆夫人的话,有时真让韩汉生哭笑不得。

  荆铁山傻傻的笑了笑道:“我事情早做完了。”说话之间,已经走到韩云娘身前。

  韩云娘拉着荆铁山坐下,说道:“今天我再教你识字。”韩云娘拾起树枝在地上写了一

个渝字,续道:“这字念渝。”

  荆铁山皱眉看了半晌,接过韩云娘手中的树枝,依样画葫芦般写了个渝字,只是写的歪

歪斜斜的,一点都看不出是个渝字。

  韩云娘秀眉一蹙,撒娇道:“唉啊,你一点都不认真学,是不是嫌我教的不好啊!”

  荆铁山心下一慌,连忙擦去地上字迹,用力的一比一画写起来。忽然树枝啪的一声断

裂,残枝弹到荆铁山额头上。

  韩云娘吃了一惊,关心问道:“铁山哥,你痛不痛?”

  荆铁山听他语音清柔婉约,心中一荡,不由的满脸通红道:“我娘说我皮厚肉粗,我不

痛。”

  韩云娘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道:“皮厚肉粗还会脸红,老实说,你刚刚心里在想些什

么?”

  荆铁山不好意思的支支吾吾半天,道:“我娘说我不知前世作了什么好事,今世才有仙

女来照顾我。”

  韩云娘闻言登时满脸通红,低下头不敢看荆铁山。两人面红耳赤,相对无语。过了一会

儿,韩云娘轻轻的道:“铁。铁山哥,你喜不喜欢……”韩云娘说话声音越来越细,荆铁山

不禁将头往前靠过去聆听,忽然韩云娘道:“铁山哥,如果你跳得过这条清溪,我就求我

爹……”

  荆铁山虽然愚钝,却也知道韩云娘的情意,他想都没想,转身就往溪边跑。

  韩云娘本来是想试探他的心意,没想到他说做就做,心中不禁感动,可是见他真的大步

跳出,心中又担心,急忙追随他身后叫道:“铁山哥,你别跳。”

  荆铁山一根肠子直通到底,大力一跳,噗通一声摔进水中。

  韩云娘唉约一声,只见荆铁山全身湿淋淋慢慢走上岸。韩云娘又是心疼,又觉得感动,

急忙上前问道:“铁山哥,你有没有事?”

  荆铁山满脸气愤的道:“下次我一定跳的过去。”

  韩云娘从怀中拿出鸳鸯绣帕,轻轻的擦去荆铁山脸上的水珠,笑道:“你又不是神仙,

怎么跳得过这么宽的清溪。”

  荆铁山也觉得自己何必生这闷气,哈哈笑道:“对啊!我连一半都跳不到。”

  荆铁山本来浑浑噩噩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跳不过这清溪,岂不是一生都不能和

云娘在一起”但是荆铁山心思本来就不是心思慎密之人,这念头一闪即过,他也不在意。

  韩云娘心中忽然起了一个念头,他拉着荆铁山到一株两人环抱的大树前,在地上写了四

个字,对着荆铁山道:“你将这四个字刻在树上。”

  荆铁山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把字刻在树上?”

  韩云娘脸上一红,嗔道:“你听我的话就对了,不要问这么多。”

  荆铁山虽然狐疑,但是他对韩云娘是为命是从。荆铁山从靴子中拿出小刀,仔细的将字

刻在树上。只见树皮纷纷掉落,树上留下此情不渝四字。

  荆铁山只懂其中两字,他回头问道:“云娘,这是什么意思?”

  韩云娘红晕双颊,嗔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荆铁山茫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后就知道了?”

  韩云娘抿嘴笑道:“因为你长大了后自然会知道。”

  荆铁山恍然大悟道:“原来你说我还没长大,看我把你丢到水里,看看我是不是真的长

大了。”说完转身张开双臂去抓韩云娘。

  韩云娘闻言转身就跑,笑道:“别这样。”

  荆铁山见日落西山,天色渐暗,急忙送韩云娘回去。荆铁山心情轻松,走起路来也是轻

飘飘的。他将水桶内的水倒入水缸,回头见到亲娘站在身后,忙道:“娘,您回来了。”

  荆夫人神情严肃,道:“山儿,你跟我进来,娘有要紧事儿和你说。”

  荆家家徒四壁,屋内除了桌椅橱柜炉灶外,仅仅只有墙边靠着一把锄头。

  荆铁山扶着娘亲坐下,倒了一杯茶给母亲。

  荆夫人和蔼的看着儿子,道:“山儿,你又去见大小姐了,是不是?”

  荆铁山一惊,道:“娘,您怎么知道?”

  荆夫人微微一笑,道:“你就一点儿心思,娘还看不透吗?”

  荆铁山傻傻的笑道:“云娘也这么说。”

  荆夫人眼中无限爱怜,道:“孩子,别说娘不疼你。我们受韩家大恩,如果因为我们而

让韩家受人闲话,岂不是恩将仇报。而且大小姐年纪还小,她只当你是玩伴,你千万别当

真,免得自寻烦恼。”

  荆铁山听母亲讲了一串话,他一句也听不明白。

  荆夫人看儿子神情茫然,叹了口气,寻思:“山儿和大小姐真有天壤之别,别说门户不

登对,单是头脑儿就相差十万八千里,希望我今天的决定是对的。”

  荆夫人续道:“今天我到市集上,听到一些话,娘擅自做了决定,你听了以后,你千万

不要怪娘。”

  荆铁山闻言急忙双膝跪地,磕头道:“娘您千万别这么说,娘养我育我恩情如天一般浩

大,无论娘做了什么决定,都是为了孩儿好,孩儿一定亲身躬行,不敢违背。”

  荆夫人眼中泛着泪光,缓口气道:“娘知道你很孝顺。市集上传言,北方敌人大军逼

近,朝廷徵召壮丁保疆卫国,每户都要派出一名男子投身军旅,那韩老爷膝下无子,镇上的

人早将男丁藏了起来,韩老爷府中只有童子妇孺,我们没落籍在此,本来你是不用从军的,

可是。”

  荆铁山见母亲眼角泪水溢出,心中忽然明白,道:“韩老爷待我们母子恩重如山,正应

投桃报李,而且大小姐还需要韩老爷照顾,娘的决定是正确的,更何况能有机会报效朝廷,

正是扬眉吐气的好机会,孩儿只是放心不下娘亲。”

  荆夫人对荆铁山侃侃而谈的情形感到惊喜,喜道:“孩子,若是你平常就这样头脑清

晰,娘也不用这样烦恼了。这么多年以来,都是娘在照顾你,娘没事的。只是你上了战场,

自己一定要小心。荆家就你这么一个男孩子,若不是迫不得已,娘怎么忍心让你去。”

  荆铁山心中忽然觉得自己已经长大,必须肩负责任,他语气坚定的道:“娘请放心,我

会照顾自己的。”

  荆夫人用衣袖拭去眼角的泪水,语带哽咽道:“你心中可别老惦着大小姐,你们不相配

的。等你回来,我们母子俩就离开这儿,懂吗?”

  荆铁山心中一痛,低头沈默不语。

  荆夫人叹口气道:“有时候并不是事事都能顺着心意。你自己心里有数,娘不会再唠叨

了,后天城里会来带人,你有什么放不下的,这两天赶紧办办。”

  荆铁山昨日听了母亲一番话,心中好像失去了什么,整天失魂落魄的,做什么都提不起

劲。他呆呆的坐在溪边,溪水潺潺流过眼前,荆铁山心中若有所思,随手将石头扔进溪水

里,水花四溅。忽然背后一人清柔的道:“铁山哥。”

  荆铁山忽然心中一酸,转头看着韩云娘,脸上带着莫名的哀愁。

  韩云娘盈盈一笑,慢慢走到他身边坐下,道:“谢谢你替我爹出征。”

  荆铁山泪光闪闪,不敢看韩云娘,他两眼看着飘动的溪水,道:“韩老爷待我们母子两

人恩重如山,云。大小姐也对我们很好,这时是该我们报答的时候了。”

  韩云娘听他改口称呼自己大小姐,忍不住轻轻哭泣起来。

  荆铁山感觉喉头有话说不出来,猛力吸一口气道:“老爷不是在府里吗?大小姐你怎么

偷跑出来,等会儿老爷找不到你,说不定会责罚你,大小姐你快回去吧。韩云娘感觉荆铁山

今天不一样,她停止哭泣,问道:“铁山哥,你没话对我说吗。”

  荆铁山摇头道:“我没什么好说的,大小姐你快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下好

吗?”

  韩云娘从没听过荆铁山用这种语气对自己说话,一愣之下,双手掩面哭了起来。

  荆铁山心中一软,转头轻声道:“明天以后生死难料,我娘跟我说过,就算我可以平安

回来,我们也会离开这儿。所以。所以。你知道我的意思。”

  韩云娘泣道:“我会求我爹的,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荆铁山苦笑道:“你明知道不成的。反正,以后的事还很难说。我送你回去。”

  荆铁山起身后扶起韩云娘,韩云娘忽然紧紧抱住荆铁山,哭道:“我一定会等你的,就

算爹爹不答应也不要紧。”

  荆铁山被温暖芬芳的软玉抱住,一时之间热血喷张,双手将韩云娘抱个满怀。

  两人平时连手都不敢碰一下,今日知道分别在即,行事也大胆起来。荆铁山低头亲吻韩

云娘,韩云娘身子忽然紧绷起来,身子也火热无比。两人缠绵了一会儿,荆铁山离开温热的

双chún,两眼看着含羞带怯的韩云娘,柔声道:“时候晚了,你爹会骂人的。”

  韩云娘晕红双颊,低低的道:“铁山哥,你今天好像。好像不太一样。”

  荆铁山闻言一愣,右手不自觉得抓了抓头发,道:“有吗?”

  韩云娘看他傻不愣登的样子,低声笑道:“没关系,是我多心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并肩走回韩府,一路上弥漫着林中特有的香味,两人心中都是甜蜜又带着伤感,心

中不约而同的想到“若是就这样一直走,永无止尽不知多好”可惜事与愿违,前方一名童子

匆匆跑来。那童子见两人相偎相依,忽然说不出话来。

  韩云娘脸上红通通的,道:“小二子,你跑出来做什么?”

  那童子大概只有十岁年纪,吞吞吐吐道:“大小姐,老爷找不到你正在大发脾气,请小

姐快点而回去。还有铁山哥,荆大娘要你快点回去。”

  韩云娘吐了吐舌头,道:“遭了,铁山哥,我先回去了。我说过的话,你一定要记住

喔。”说完急忙快步走回韩府。

  小二子对荆铁山做了个鬼脸,转身跑回去。其实韩府上下都知道大小姐对荆铁山情有独

锺,只是两人相会时都会故意避开众人,众人也都知趣走开。小二子今天可算是开了韩府奴

仆的先例了。

  荆铁山回到家中,荆夫人一见他回来时面带微笑,心中暗暗叹息道:“如果山儿知道韩

老爷正在物色未来女婿,他一定会受不了的。”

  荆铁山不知母亲心中想什么,只是高兴的道:“娘,您有事找我啊!”

  荆夫人轻轻叹口气,从桌上拿起一个包袱道:“你的东西娘已经都放入包袱中了,韩老

爷送你一面护心镜,希望你能平安归来。”

  隔天荆铁山拿着军帖拜别母亲,一路上不断回头看着,希望能看到韩云娘。他却不知韩

云娘在房中哭的一塌糊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