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十章 九天玄女

作者:令狐庸

10-1
冬尽春至,清晨眺望远处澹蓝的天空,白云悠然自得。一阵春风袭来,带来清翠的气息。柔弱的小草随风摇摆,芬芳扑鼻的兰蕙荪芷,生意盎然的舒展开来。略带寒意的朝阳,振奋着早起人儿的精神。蓊郁的密林中百鸟齐鸣,初春时节,正是百物待举的好时光。

邺城荆府后院之中,老太爷朱亦谋趁着一大清早,倾听啾啾悦耳的鸟叫,这是他的嗜好之一。

长廊之中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朱亦谋听到声响,身子一侧看着来人。

回廊转角处,只见荆天云睡眼惺忪的慢慢踱来,他的右手不断按摩着颈子,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

朱亦谋捻了捻雪白的胡须,摇头微笑,出声唤他过来。

荆天云走到朱亦谋身前,开口道:“朱爷爷一大早在赏鸟啊!”他一面说还一面打哈欠。

朱亦谋看他一副精神萎糜的样子,有感而发的道:“我说天云啊,年轻时该保重身子,做什么事都要有节制。”

荆天云如何听不出朱亦谋话中之意,他脸上一红,摇头道:“爷爷,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实际上是孙儿闷得慌,整天游手好闲,好像又回到从前了。”

朱亦谋笑道:“你的妻子太能干了,你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是吗?”

荆天云深呼吸提振精神,接着一脸无奈的道:“可不是,唉……”

朱亦谋哈哈一笑,道:“岂不知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谁让你坐享齐人之福呢?”

荆天云眉头一皱,气馁的道:“爷爷别再糗我了,帮孙儿想想办法吧!”

朱亦谋沈思了一会儿,道:“好吧!看在这些日子你还算安分守己,我想法子帮你吧。不过你先试试说服你的两位妻子,也许她们通情达里也说不定。”

荆天云闻言精神大震,满脸笑容道:“多谢爷爷。”

自从娶了两位美娇娘后,荆天云虽然左拥右抱,??福不浅。可是不到两个月,好日子似乎离他而去。巧儿和梁钰琳掌控荆家经济大权,平常俩人轮流行事。一人黏着荆天云,另一人则照顾荆家生意。荆天云表面上无忧无虑,但是一成不变的日子过久了,对于二十出头的荆天云而言,生活犹如笼中鸟。荆天云虽然曾提出抗议,但是三绝真人曾说他命中带噩,两位妻子以此为由,异口同声的饬回他的请求。早先由于荆天云怀疑荆家被人监视,所以心情还很平静。可是近来一个多月,荆家周围丝毫没有异状。因此他的心再度蠢动起来。本来他还藉口要帮父亲寻葯,只是没料到荆铁山忽然捎了封信回家,信中言道五味葯材已得其四,剩下的一味已在掌握之中,请家中老小不必担忧。唯一的藉口就这样消失了,荆天云有志难伸,整日浑浑噩噩,难怪朱亦谋会误会他纵慾过度。

当天夜里,荆天云在房里等着两位夫人。一如往常般,俩人处理完当日收益后,相偕回到房中。

荆天云见俩人进房,虽然心里有点而不安,但是转念一想:“或许如朱爷爷所言,其实两位夫人还是很明理的。既然朱爷爷答允了,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想到此处,他只好硬着头皮,微笑着道:“两位夫人忙完了,请这边坐,我有事想和两位夫人商量。”

巧儿和梁钰琳对看了一眼,心中不约而同的有了同一个想法。俩人在荆天云对面坐下,两对明眸凝视着荆天云。房内悄然无声,床上大红花帐依旧亮丽如新,火烛照耀下反射着闪闪动人的光彩。

荆天云打娘胎出生到现在,从没畏缩过。可是现在他却只想收回刚刚说出的话。

梁钰琳见荆天云慾言又止,于是问道:“相公想去长安是不是?”

荆天云心中一凉,心中暗道:“遭了,她早知道,那不就什么也甭提了。”他心意被看穿,脸色显的有些尴尬,但是既然夫人已经说出口,他点点头,接口道:“夫人你也知道外祖父已经无恙,我想早些接他过来,你们说好不好?”

梁钰琳闻言面无表情的道:“好啊!”

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荆天云大喜过望,笑道:“两位娘子能体谅为夫的心情,为夫真的感到非常欣慰。”

虽然巧儿和梁钰琳动手整理荆天云的贴身行李,可是荆天云却感到房内气氛渐渐不对。尤其巧儿一直低头不语,荆天云不解的摸了摸后颈,起身走到巧儿身前,问道:“巧儿妹妹,你怎么了?”

巧儿摇头不答。荆天云心中纳闷,双手捧起她的小脸,却惊见她泪流满面,双chún紧闭。

荆天云心中一惊,急忙问道:“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为何如此伤心?”

巧儿看了他一眼,复又低头抽抽噎噎的道:“哥哥是不是嫌我们做的不好,所以才要离开我们。”

荆天云急忙摇头,柔声道:“没这回事,两位好妹妹是我的贤内助,我一刻都少不了你们。”

梁钰琳闻言放下手中的衣服,语气哀怨的道:“相公是不是觉得陪着我们很闷,所以想出去走走啊?”

荆天云急忙否认,道:“当然不是,我真的是去接外公回来。”

梁钰琳忽然眼眶一红,道:“那天相公受了伤,我和巧儿妹子不知多担心。但是你一点都不体恤我们,整天只想往外跑,万一你又出事,我和巧儿妹子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说完俩人竟同时哭了起来。

荆天云听了俩人哭的哀凄,心知此行无望。他心里暗自嗟叹,伸出双臂轻轻的搂住两位夫人,道:“两位妹妹别哭了,我不去了。”

巧儿仰头看着荆天云,咬着嘴chún轻声问道:“真的?”

荆天云低头看着犹如梨花带泪般的面容,一对美丽企盼的眼神。荆天云心中柔情万千,又感到无奈,他颔首道:“真的。”

巧儿破涕为笑,惦起脚尖送上温柔的香吻。梁钰琳眼中浮现着俏皮的神色,身子火热的贴了上去。

这招慾擒故纵,荆天云如何不知。只是两位夫人完全明白他的弱点,他只有感叹:“柔情消磨英雄胆,铁掌难敌女儿心。”

就在同时,长安城的东门的祥和酒楼里,人声鼎沸,跑堂的店小二挥汗如雨,口中吆喝着一长串的菜名,手中端着一道道精心烹调的菜肴,鱼贯穿梭在宾客之间。就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个看似寻常汉子的男子,低头品??鲜美的汤汁。

这里是豪客文士聚集的场所,寻常人等根本花费不起这儿的开销,更何况是一个升斗小民。但是此人却无视眼前的喧哗,专心享受桌上唯一的一碗鲍鱼汤。

一个公子哥儿踉踉跄跄晃了过来,砰的一声,一屁股重重的跌坐在这汉子的对面,两眼微醺的瞪着这汉子,嘴里含糊不清的道:“你这个。恶。恶。臭叫化子。竟然敢。和我。恶。恶我们平起平坐,你。有几颗脑袋可以挥霍。,还不。恶恶。”一句话未说完,哦的一声,竟然当堂吐的满地都是腥臭刺鼻的秽物。

众人见状,急忙掩鼻走避。店小二看了心里直摇头,不过他还是尽职的走了过来,满脸堆笑的道:“江大爷,小的扶您到偏厅休息。”

没想到那姓江的公子哥儿反手一拍,店小二躲避不及,脸颊中了一巴掌,红肿的像个猪肝一样。吃了闷亏的店小二,一脸哭丧的躲到一旁去,其他人见这姓江的恶形恶状的,更是躲的远远儿的,霎时之间酒楼空出半个厅堂。

那姓江的嘿嘿笑道:“你这该死的贱民,没听过我江犊的名字吗?你知道我是谁?我叔叔是鼎鼎大名的江充,怕了吧,还不快滚。”

那汉子听了以后,身子连动也没动。迳自个儿喝着汤。

江犊看那汉子还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样子,酒气上冲,霍然起身,右手一举,倏的往那汉子脸上打去。

那汉子左手一抬,五指化为虎爪,对着江犊右手来势,喀的一声扣个正着。

江犊猛然感觉右臂剧痛,脑中登时清醒。只见那汉子左手劲道越来越强,江犊痛得哭天抢地,左手使劲的想要扳开那汉子的左手,可是无论江犊如何使力,那汉子五指文风不动,右手依旧一匙匙的汤往口中送。

江犊的两个家仆远远的听到声音前来观视,只见江犊已经痛的两脚发软,嘴里不断讨饶。江犊的家仆大惊之下,随手拿起板凳就往那汉子身上砸。

那汉子放下汤匙,右手轻轻晃了一下,两枚铜钱迅如电闪般打中那两个仆人。那两个仆人身子一麻便浑身不能动弹,高举的板凳咚的两声落在地上。

其他围观的宾客听到江犊自报名号,本来存着看热闹的心态瞬时间一扫而空,众人悄悄的走了个精光,大厅之中站着两个呆若木鸡的仆人,一个哀嚎不只的富家公子,还有一个神色自若的寻常汉子。这四个人构成了一个可笑又诡异的画面。

这时楼上忽然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只见四个人缓缓的走下楼来。

当前一人衣白胜雪,手持羽扇,相貌俊雅,容貌看起来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但是从他的嘴角露出几条皱纹,显然年岁比看上去的数字大的多了。

其后一人生的一张国字脸,双眉略向下垂,下额稀稀落落的几根胡须,腰间系了一把暗黑色的长剑,藏青色的长杉配上这把古色古香的长剑,感觉上就是一个江湖豪客的模样。

江犊的脸已经痛的皱成一团,此时他跪着往上一瞧,突然大声叫道:“叔叔,快来救我。”

那四人之中唯一身穿官服的中年人,听了叫声后急忙对着身边的人道:“广元,快救救我侄子。”

原来这四个人之中,穿白衣的四大名捕中的白云秀手闻如名,配着长剑的是丹凤剑武翔风。后面站着微笑的是按察使徐广元,面有急色的正是位极人臣的江充。

闻如名走到那汉子身前,不动声色的看着这汉子,道:“阁下远来是客,不如让在下做个东道,为阁下洗尘如何?”

那汉子左手一甩,一股凶猛的力道将江犊推的往后翻了个跟斗,哼哼唧唧的站不起身来。

闻如名看了他的手法,心中一凛,道:“原来是鬼爪常天,没想到你竟千里迢迢跑来送死。”

一碗汤终于喝个碗底朝天。常天拍拍肚皮,意犹未尽,道:“这家店只有这汤还能入口。不过蟑螂老鼠太多,倒人胃口。看来长安城不是人住的地方。”

闻如名脸色一变,厉声道:“今天让你来的了,去不得。”闻如名袖子一动,一道激光破空而至。飞刀势头劲急,眼见闪躲不及。却见常天身子不动,右手一扬。飞刀好似赤蟒入洞般窜入常天的袖子,这一手功夫巧妙至极,却也危险之至。

万一功力不足,准头稍有差池,那常天的一只手臂就毁了。

闻如名不怒反笑,道:“好家伙,今天难得遇到高手,接接我的生平绝技。”

常天一抬头,双眸精光湛射,双臂精力涌现,胸口鼓起,似乎全身充满劲道。

武翔风见状,知道常天这一出手雷霆万钧。他是谨慎求事的人。与其卖弄功夫,不如稳求胜算。锵的一声,武翔风长剑出手,双袖开展双足一点,身子有如飞鹰振翅一般凌空扑下。空中毫无藉力之处,他本来不该如此行险,但是他出手之际,闻如名双袖十二把飞刀齐出,上下夹攻,常天势难抵挡。

常天哼的一声,桌子往上一掀,哆哆六声响起,桌面挡住六柄飞刀。常天身子轻如飞鸟般往后一退,双手在身前一阵乱抓,余下的六柄飞刀又被收入常天袖子里。

居高临下的武翔风急扑而至,常天却视而不见。眼见剑尖及身,常天便要血溅四步。突然一人破窗而入,剑若电光般刺向武翔风。武翔风变招奇速,叮叮当当数声,空中闪起点点火花,俩人交手数招不分高下,武翔风身子落下,左脚在桌缘一点,凌空一个翻身落在闻如名身旁,冷冷的道:“无常剑萧平。”

常天嘴角一扬,双手齐施,袖中寒光乍闪,四柄飞刀射向徐广元,四柄飞刀射向江充。

徐广元双目一瞠,手中多了一条六尺金龙鞭。只见徐广元甩出鞭子在身前舞动迅捷,金鞭幻化成一面无形的盾牌,飞刀射入鞭形范围,犹如撞到铜墙铁壁纷纷掉落。

楼下四人怒目相视,一触即发。楼上徐广元右手一抖,金龙鞭好像活生生的一般缠上徐广元右臂。江充则被刚才亮晃晃的飞刀吓得面色惨白,两条腿禁不住簌簌发抖。

门外一人拍手大笑道:“诸葛帮主好端端的逍遥日子不过,何必寄人篱下,听人吆喝使唤呢?”随着声音渐渐靠近,尚文野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身后跟着胡氏双剑和巴东喜。

徐广元脸上阴森诡异,过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尚少帮主果然精明过人,不如就将事情说个明白如何?”

尚文野双眼凝视着徐广元,忽然翻手取出一把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刺入巴东喜的胸膛。

巴东喜胸口一阵刺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九天玄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