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十一章 慾加之罪

作者:令狐庸

11-1
荆天云和香韶玉俩人进了延津,天色已暗。街道上人烟渐渐散去,偶而三五小童门前嬉戏,家家户户烛火摇曳,微风中传来令人垂涎的菜肴香味。荆天云远远的看到街头转角处有家客栈,手中马??一抖,篷车缓缓的朝客栈而去。荆天云将篷车停在栈前,转身看着沈睡中的香韶玉。荆天云急着离开白马城,一路上未曾停歇,此时阵阵饭菜香从客栈中传来,他的肚子咕噜噜的叫着,现在他只想冲进去饱餐一顿。香韶玉胸脯肤白似雪,两颊上淡淡的一抹红晕。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樱桃小嘴儿含着笑意,似乎正作着好梦。心神专注四周动静的荆天云,没有正视过香韶玉。此时美人睡卧的慵懒姿态,微光中更是显的无比娇??。荆天云看的怦然心动,不禁有些心猿意马。不过此时食慾压过爱慾,荆天云轻轻走到香韶玉面前,悄声道:“香姑娘,你醒一醒。”

香韶玉轻轻的动了动身子,不过却没有醒来。荆天云又叫了几声,可是香韶玉似乎睡的正香甜,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荆天云在叫着她。

荆天云无奈,双手将她横抱在胸前,一跃下马车,往客栈走了进去。

客栈中众多食客不自禁的注视着俩人,使的原本嘈杂的喧闹声忽然静了下来。荆天云不管投视过来的是欣羡的眼光,还是鄙夷的眼神,他鼻中闻到的是从桌上传来的食物香味。他催促着店小二领着自己进了间厢房,房门带上后,荆天云将香韶玉轻轻放在床上,这时他忽然发现到香韶玉一双秀目正瞪着自己。

荆天云道:“原来你已经醒过来了,怎么不出声。”

香韶玉蹙着眉头,恼怒道:“刚刚在外头那么多人,你让我怎么答应你。”她说完后忽然脸上一红,语气一转,娇嗔道:“你还说敢说我,我问你,你干嘛抱着我走来走去,人家也是女孩子,你。让我觉得好没面子。”

荆天云刚才根本没想这么多,此时被她一阵责骂,心头一惊,急忙解释道:“谁让你睡的那么沉,我不放心你一人在篷车上,所以才出此下策。”

“原来他是这么体贴的一个人。”香韶玉带着感激的眼神看着荆天云,这时她才发现荆天云其实长得很俊俏,这张英挺的面容,若是说他是富家的公子哥儿也不为过,只不过他眼中多的是一分锐利的眼神。“为何他一直抱着我,难道他想。”香韶玉心中没有一丁点儿抗拒的意思,她只是俏目含羞的看着荆天云的双眼,脸上越来越红,身子也温热起来。香韶玉身上淡淡的香味将俩人笼罩住。将近一个月没碰触女子的荆天云看着她动情的美姿,手中抱着娉婷??娜的娇躯,霎时间感到口干舌燥,双手不禁紧紧抱住香韶玉。香韶玉看着荆天云眼光渐渐炽热,紧张的将玉首低垂,不敢再正眼瞧着荆天云。

看着香韶玉娇羞的模样,荆天云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一把*火渐渐蔓延到全身。

荆天云情慾难耐,低头轻吻着香韶玉的额头,渐渐的往下移动。香韶玉闭着眼睛接受着荆天云的热情,嗯的一声,俩人火热的双chún紧紧贴在一起,一阵浓情蜜意之后,香韶玉绷紧的身子变的柔若无骨,玉手也开始抚摸着荆天云厚实的胸膛。

荆天云右手熟练的解开香韶玉的衣衫,左手轻柔的在她身上摸索着。香韶玉皓皓玉臂搂着荆天云,面对着荆天云的挑逗,香韶玉显的无力招架。微张的樱chún吐气如兰,偶而她的双眼撑开一线,迷蒙中媚眼如丝的看着荆天云予取予求,肆意而为。

忽然荆天云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荆天云一愣之下,犹如大梦初醒,急忙将香韶玉的衣衫掩上,往后退了一步,满脸惊惶失措的样子。荆天云嗫嚅道:“香姑娘,刚才。刚才只是一场误会,在下失礼了。”

荆天云一语即毕,转过身去不敢看香韶玉的脸,接着身形一动,大跨步冲出房间,这模样用落荒而逃形容也不为过。

香韶玉脸上红晕未退,只是她不明白荆天云为何会如此。香韶玉怔怔的坐在床上发呆,想起刚刚的缠绵景致,不之不觉的俏脸又红了起来。

隔天一大清早,香韶玉发觉荆天云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她的心中有些埋怨,又觉得好笑。她心里头想着:“他大概是个畏妻如虎的人吧!不过既然我喜欢上了,你怎么也跑不掉。”香韶玉想起昨晚在大堂上被荆天云抱着游走的情形,心想不如趁着天未大亮,众人未醒之际赶紧离去。于是她匆匆收拾行李,打算先禀明师父后,再到长安找荆天云。

荆天云不敢耽搁,一路上披星戴月,马不停蹄的往长安而去。不日就接近长安城。虽然夹道风光明媚,绿草如茵,不过荆天云无心赏玩,他的心中惴惴不安,寻思“万一香韶玉追来,那怎么办?虽然大错尚未铸成,可是她的心里会怎么想,如果她不善罢干休,那。”荆天云想起家中两位夫人,他的心就凉了一半。

就在荆天云心中盘算之际,前头忽然烟尘蔽天,杀声大作。“莫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荆天云双腿用力一夹,青鬃马长声嘶叫,猛地往前直奔,去势急如飞,迅如电。

栈道旁边,空旷的腹地上,滚滚黄尘中,竟然有百来人捉对厮杀。身穿红蓝相间官服,头带羽帽的衙役数十人,团团围成一个圈子,圈子中间十余辆囚车参差相邻,车内蓬首垢面的老老少少,孺子妇人大约有三四十人。彼此相互砍杀声中,身穿灰白布衣,遮蒙口鼻的强盗,不是,应该称之为贼人,因为强盗不会来劫这毫无钱财的囚车。这些贼人手持大砍刀,马刀,滚背刀等众多兵器与衙役打的激烈。

骄阳下,漫天尘埃中,刀光霍霍,兵器相交之声响彻云霄。囚车内幼小稚子受了惊吓,张口嚎啕大哭。小孩身旁的妇人不断的安抚着大哭的孩童,不过她的眼神却也是充满了惊恐。

忽然贼人突破了衙役的防线,侵入到圆阵之中。衙役阻挡无力,越来越多的贼人冲入阵中,虽然带头的捕头大声喝令着麾下挡住贼人,但是一辆辆的囚车还是被贼人破坏,囚车中的犯人低头闪避着挥舞而来的白刃,一个个迫不及待的往外头跑。不过须臾的时间,囚车中的犯人都已经被释放逃离。显然这些贼人志在救人,一旦得手后便开始缓缓撤退,奇怪的是这些衙役虽然喊的声嘶力竭,可是动作上一点都不积极。

荆天云很早就来到这儿,不过他看了一会儿,便即哑然失笑。原来眼前百来人挥动着手中的兵器,可是却没人倒将下来。虽然双方喊打喊杀,可是刀子枪戟尽往空处砍劈攒刺,好像很怕伤到人似的。就算是刀剑无眼,有人臂上见血,有人腿上中刀,可是伤处大都不是致命之处,而且受伤之人也不急着举刀再砍,这情形就好像事前演练过一样。荆天云潜伏在树叶茂盛的大树上,趣味盎然的看着两边人马舞刀弄枪的演着大戏。

两边人马你来我往的招呼了一顿饭的时间,终于曲终人散,贼人退去。衙役也就地集合起来。伤者开始包扎,带头捕快的东指西点的数着人头。虽然衙役人人疲惫不堪,全身大汗淋漓,可是每个人脸上都无忿忿不平之色,甚而有人面带微笑,荆天云心中感到很讶异,寻思:“难道这些衙役勾结山林盗匪吗?”荆天云好奇心大甚,翻身下了树头,双足一点往贼人撤退的方向追去。

就在离衙役休息之地不远处,这一群劫囚车的贼人行到一片翠绿的空地,亦坐地休憩,贼人手上兵器随手一扔,接着每人都取下脸上的白布。接着各行其是。这一群人肆无忌惮的喝水聊天,心情畅快的样子,就好像出门游山玩水,这其中只有被放出来的犯人瑟瑟缩缩的聚在一旁,犯人脸上难掩讶异之色,这逃脱生天的喜悦似乎还没降临到这群人身上。

贼人之中一人走到犯人前面,取下脸上布条。这人年纪大约四十多岁,长相斯文,额下一撮山羊胡子,眼光铄铄,可是笑容甚是文雅。

这贼人见这些犯人畏惧的神情,笑着开口道:“各位往东而行过了一条小溪,不远处有一座村子,请诸位先到那儿休息,等到风声过后,我再安排各位到别处。”

众人犯之中一位老者道:“这位壮士大恩大德,我等铭记于心。不过我们都是朝廷要犯,岂能连累各位。”听闻这位老者之意,竟然是要回去投案。其余犯人虽然很惊讶的看着这位老者,不过却没人出言顶撞,显然这位老者的身份相当崇高。

那贼人道:“老先生有所不知,我等俱是天涯沦落人。此番无辜受累,肇因于朝中姦臣乱政所为。不过我相信有朝一日,圣上一定会大悟的。”

那老者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大恩不言谢。小老儿无力相助,只好日夜为李大人捻香祈福。”这老者说完转身领着众人离去。

此时另外一位贼人急忙靠了过来,道:“大人,那老头子认出您了。”

那贼人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在新安当县令也有不少时间,大概他们之中有人认得我李寿吧!不过当初既然下决心做了,我的心里早有打算。对了富昌,众位兄弟之中是否有人受伤?”

那名叫富昌的男子道:“大人您别叫我富昌,怪??扭的,您还是叫我张富昌,这样我听来还比较顺耳。”

李寿笑道:“好吧!那张富昌我问你,众兄弟之中是否有人受伤?”

张富昌脸露笑容,道:“启禀大人,这次出手无人受伤,请大人安心。”

李寿右手摸着山羊胡子,道:“那就好,只不过江充这姦臣不知还要为祸多久,我们力有不逮,能救几人救多救几人吧!”

张富昌双手一拍,神情激愤的道:“大人为了社稷百姓劳心劳力,皇上却一昧的宠信姦臣,这样的朝廷还能平静多久呢?”

李寿尚未答话,忽然林中一人冷冷的道:“李寿你身为朝廷命官,食君之禄,竟然知法犯法,劫走死囚,该当何罪?”

张昌富闻言心头大震,吒喝一声,道:“是谁在那儿胡言乱语?”说完挥舞起手中的大刀,往林子里冲了进去。

其余正在树荫下小酣的人,听了张昌富的怒吼后,立刻捡起地上的刀械,纷纷往李寿身边靠拢。众人将李寿团团围住,一齐注视着林中的状况。

忽然林子里一个黑影飞了出来,围着李寿的众人之中,一人看的明白,急忙上前将黑影抱住,不过那黑影来势汹汹,那人被撞得往后飞了出去,另外俩人上前一看,大叫道:“是昌哥,他昏倒了。”

日光稀稀落落的从枝叶缝细中批??下来,只见阴暗的林子里,一人缓缓的走了出来。此人紫面短髯,鹰鼻细目,身材魁梧。他双手负在身后,足下沈稳,神态从容不迫的踱了出来。

李寿看到此人似曾相识的面容,怀疑的问道:“你是……”

那人双目如炬般盯着李寿,道:“李大人真是健忘,去年河朔大盗的案子还是我帮你破的,怎么这么快就忘了在下。”

李寿经他提起,总算想起来。不过就因为他想起此人身份,因而脸色大变,两手不禁颤抖起来。

李寿强忍心中的惊惧,道:“你想怎么样?”

那人面无表情,冷冷的道:“我不想动手,只想请大人随我到京城一趟。”

众人闻言后齐声道:“大人千万不可答允。”

那人嘴角一扬,冷笑道:“你们这群乌合之众,有的是逃走的死囚,有的是李大人的门生。真正会功夫的不过三四人,挡的住我吗?”

围在李寿身边的人纷纷道:“就算一死也要保护大人离开。”

“大人千万别听此人的话,我就不相信这么多人撂倒不了他。”

“你这家伙口出狂言,先试试我手中的大刀。”……

李寿面色凝重,两眼看着那汉子沈默了一会儿,点头道:“只要你不要为难这些人,我随你去便是。”

众人面面相觑,正待出言劝阻时,李寿道:“你们挡不住无妄神掌袁锦明的,不用枉自送了性命。”说完双手往前推开众人,走到袁锦明身前道:“我们走吧!忽然一人低吼一声往前窜出,一刀往袁锦明砍去。袁锦明双目精光暴涨,鼻头重重哼的一声道:“不知死活。”他决定杀一儆百,右手运劲猛力往前一掌拍出,掌风凄厉,恍恍惚惚避无可避。那人胸口重掌,瞬间喀拉数声胸骨尽碎,他连出声的机会都没有,身子一软往后一躺,双目睁的大大的,口中鲜血泊伯流出。

李寿大吃一惊,举步往前挡在袁锦明身前,道:“各位不可再为我牺牲,否则老夫当场自尽。”

本来拼着一死想一拥而上的众人闻言立时驻足不前,所有目光隐含着泪水看着李寿。

李寿面不改色,道:“生命终有尽头,我自问无愧于天地,就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慾加之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