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十三章 真命天子

作者:令狐庸

13-1
天未破晓,街道上冷冷清清的,丝毫不见人影,清晨的长安城笼罩在一片烟雾迷蒙之中。万籁俱寂,连街道旁的野狗都懒懒的趴在庭阶之上。入城的官军封锁了进出巷道,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刚刚经过一场毫无来由的动乱,余悸犹存的百姓难得能睡个好觉。对这些百姓而言,或许做个好梦,隔天一起床,一样的作息能让这些平凡人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继续过着自个儿的生活。

忽然街道上一条黑影宛如流星飞梭,迅如电闪般穿过重重的白色烟障,黑影闪过之处,卷起一层层白色波纹。此人轻功甚高,足不沾地的往大牢方向奔去。胆敢孤身闯过层层封锁,可见此人心急如焚,必有要事。黑影纵身急驰,瞬间消逝在黑暗之中,夜深人静,此时正是熟睡之时。大牢外的守卫漫不经心的踱步着,毕竟乱事已平,全城又进入戒严状态,又会有谁来大牢呢?两支长枪靠在墙上,放松心情的两个守卫互相谈着琐事。忽然黑暗终身除一双手掐住俩人脖子,喀喀两声,两个守卫气都没吭一声就见阎王去了。

来人身穿黑色紧身衣,头上仅仅露出一对狠厉的眼光。他拿起守卫身上的钥匙,轻手轻脚往幽暗的大牢里去。

明晃晃的火把摇曳着,缓缓而来的亮光照映下,斑驳的墙壁上出现一条细长的人影。黑衣人一手拿着火炬,一手拿着钥匙,逐一检查每个监牢里的人。

忽然牢里传来些微的哭泣之声,空静冷寂的大牢传来一阵阵回音,听那声音是个襁褓之中的幼儿所发出的声音。

黑衣人眼光之中露出喜色,足下往声音来处奔去。

监牢中一个女囚正抱着一个婴孩??奶,刚刚的哭泣之声正是从这婴孩口中发出的。

黑衣人拿出钥匙打开牢门,跨步走入牢房,双眼瞪着女囚,喉咙中发出低沈的声音,道:“将这小孩给我。”

女囚眼中显露出恐惧之色,双手紧抱着婴孩不放,虽然女囚吓得簌簌发抖,可是口中却不发一言。

黑衣人以为女囚惊恐过度发不出声音,于是厉声道:“你听不懂我的话吗?快将你手中的孩童交给我。”

那女囚眼光瞟向一旁,依旧不发一语。

黑衣人剑女囚不理会他的话,怒火高涨,闷声道:“你找死。”运劲力透指尖,右臂暴长,虎口屈张,往前一个箭步,一招锁喉擒拿慾置女囚于死地。

眼见女囚命在旦夕,忽然间左侧一道刚猛的掌力排山倒海而来。黑衣人一惊之下遂不及防,只好举起左手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掌。

掌力甫接,黑衣人只觉得身前凶猛无俦的掌力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黑衣人愣了一下,忽然惊觉,暗道:“不好。”

漆黑的监牢中,轻微的喀拉一声,黑衣人胸口中了一掌,从四方蜂拥的掌力不仅打断他的肋骨,绵绵不绝的后劲正逐渐一点一滴的挤出他胸中的气息。黑衣人只感到四肢冰冷,口中发出荷荷之声,莫名的恐惧感逐渐啃啮着他的心智。

忽然黑暗中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放了他吧!他不过是别人手底下的一个走卒而已。”

忽然间黑衣人感觉到胸前力道消失,他无力的一跤坐倒在地,仓皇的用力吸气,抬头一看,只见身前站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身后盘坐着一个蓬头乱发,全身污秽不堪的老人。

黑衣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暗自忖道:“刚刚出手的是这个年轻人?年轻人目光摄人,对着黑衣人冷冷的道:“我师叔祖饶了你,还不滚。”

黑衣人强忍着胸口的剧痛,背脊紧贴着墙壁站起身来,恨恨的看了年轻人一眼,转身跌跌撞撞的出了牢房,缓缓的往外头走去。

一出大牢,忽然从四面八方涌出数十名官兵,将黑衣人团团围住。黑衣人空有一身武艺,刚才却吃了闷亏,现在只能叹息道:“虎落平阳被犬欺。”带头的军官一声令下,火炬发出的亮光中,只见红樱颤动,枪尖闪闪。攒刺之间,颇有法度,可见平日训练扎实。

黑衣人伤后身法迟缓,勉强推闪几枪后,肩头一阵刺痛,鲜血并流。身上中了数枪后,黑衣人目光涣散,猛然仰天大喊:“可恶的诸葛无双。”凄厉的叫声中,十多枪同时刺出,一切又恢复平静。

监牢里,黑衣人掉落的火炬逐渐熄灭。出手退敌的年轻人对着老人道:“师叔祖,刚刚为何不让我杀了他。”

老人缓缓的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天云,你要切记,雁无头不明,龙无首不行,一千个卒子,不如一个将帅,懂吗?”

这个年轻人正是荆天云。与他对谈的当然是了尘的师弟--了悟。

荆天云第一次回到监牢,正好在大牢外遇到吉丙。吉丙告诉荆天云,皇孙刘进和殿下夫人史良娣,刘进夫人王氏皆死在狱中。本来刘进刚出生两个月的孩子刘询要一齐被杀,不过了悟却阻止道:“这孩子有龙凤之相,他日必有所为。”于是了悟要吉丙偷偷的将小孩抱给慾中女囚暂时抚养,等待时机再接出来。为了掩饰,吉丙将一个病死婴放在刘进身边,他一不做二不休,又找了个女囚顶替亡命在外的刘妍。由于众将官的目标都摆在太子刘据的身上,根本没人理会已经身亡的刘进一家人,所以这偷天换日的事情才没被发现。

荆天云听了吉丙的话后才恍然大悟。狱中有天子之气,当然会引起其他人觊觎,在大牢里易守难攻,于是晚上荆天云就来此充当保镖,无事时接受了悟教导,等到拂晓才回到朱亦谋旧居。

战乱后二十余日,长安城几乎已经恢复日常生机。但是紧张的气氛仍然笼罩在百姓的周遭。

煦阳初现,雾散街清。平凡老百姓开始忙着一天的生计。群众拥挤的市集上吆喝声不断,车行往来络绎不绝。食物的香味飘??在各处,引的早起的人们饥肠辘辘。

回到朱亦谋旧居的荆天云,手上提着香味四溢的烧饼甜食,荆天云举起右手敲了敲大门。

大门呀的一声缓缓打开来,门缝里一张清秀的脸探了出来,一双透彻的美眸偷偷的向外张望着。荆天云笑着举起手上的早点,轻轻的摇了摇。这时大门才真正打开来,刘妍笑着迎接荆天云,俩人牵手走进屋内。他们举止亲密的样子,活像一对小夫妻。

大门一带上,荆天云脸上笑容倏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严肃的表情。

刘妍这些天来已经习惯荆天云的举动,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日子一久,难保彼此不会情愫暗生。尽管刘妍言行举止透露着爱意,但是荆天云却不敢接受这种患难式的情爱。而且自己经答应家中两位妻子绝不拈花惹草,荆天云战战兢兢的守着自己的诺言,丝毫不敢大意。

放眼望去,朱亦谋旧居已经清扫的干干净净,所有损毁的东西都已经托木匠修复。荆天云很讶异刘妍竟然能做这些清扫垃圾的粗活。其实刘妍虽然很辛苦,但是却不曾埋怨,她心中想到比起逃亡中的父亲,自己还算幸福的。

尽管身上只是穿着粗花布衣,丝毫掩不住刘妍身上散发出的高雅气质。那是与生俱来,半分强求不得。脂粉未施的玉颊,白里透红的肌肤上汗珠点点。一早就忙着打扫的刘妍,在短短的时间内,似乎已经习惯平淡的生活。

窗外透进旭日的阳光,排列整齐的照射在地上。荆天云粗手粗脚的忙着将买来的食物摊开来,准备大快朵颐一番。

手上忙着擦拭着椅背,刘妍眼角看着荆天云手忙脚乱的滑稽模样,不禁莞尔一笑。心中一股幸福的感觉涌了上来。此时什么荣华富贵,都比不上眼前的这个男人。“希望永远这样子”刘妍心中暗自祈祷着。

汤汁??了一桌子,损失不小。但是总算将所有食物搞定。荆天云吁了一口气,笑道:“妍姑娘,快点儿来,冷了就不好吃了。”

过了一会儿,荆天云没听到回答,转头看了一下。只见刘妍双颊绯红的看着他,嘴角儿含羞,双眸含情,淡淡的阳光照射下,神情显的娇媚无比。

荆天云和她柔情似水的目光接触,心中一荡,急忙转头道:“妍姑娘快些用餐吧!”说完匆匆拿了些食物塞在口中,走到旁边坐下。

刘妍笑了笑,柔声道:“荆公子不必见外,一起用膳吧!”

荆天云转过头去,含糊的道:“我在这儿行了。”

刘妍知道荆天云对自己亦有好感,芳心窃喜,拿起桌上的烙饼,撕了一小块含在嘴里,她感觉到今天的饼滋味特别香甜。

逃亡在外的刘据,遇到前来驰援的新安县令李寿一行人,边躲边逃的来到湖县一处名为泉鸠里的地方。刘据躲藏二十日后,想起自己有一个朋友在不远的城镇,于是了使者前往,没想到如此一来反而漏了踪迹。面对追捕的官兵日渐逼近,刘据万念俱灰之下,悬梁自尽。新安县令李寿等人以身殉节。刘据死后十二日,发生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地动天惊,必定是有天大的冤情。”感受到地震威力的汉武帝,此时不禁对太子的死感到怀疑,于是秘密派人调查事情真相。

地震之后,荆天云才在狱中听到这个消息。虽然他心中感觉到无比的伤痛,可是更糟糕的事还在后头:“我连她王兄的死都瞒着他,此时该如何告诉她这个噩耗呢?”荆天云眼中含着泪水,心中??徨着不知如何是好。

13-2
街道上热闹喧哗,巷子里外穿梭的百姓彼来此往。荆天云满怀心事,漫无目的的信步而行。一张张陌生而亲切的脸孔匆匆闪过,一双双眼睛注视着失魂落魄的年轻人。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店家,这个多少钱?”

荆天云心中若有所思,转头看了一下。瞬间荆天云的表情整个凝结住。说话的人看了他也是楞在当地。

四目交投,刹那间吵杂的人声倏然而止,荆天云耳中只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时间似乎一下子静止,过了一会儿,荆天云好不容易从喉中挤出一句话:“香姑娘,好久不见。”在这时候遇见香韶玉,荆天云心中的惊讶不是用言语可以形容。

香韶玉一颗心狂跳不止,玉贝轻咬着嘴chún,眼中泪光闪闪,激动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相对无语,荆天云心念急转,略一沈思后,道:“香姑娘,我父亲还没回来,在下允诺之事,一定言出必行。”

香韶玉幽幽的瞪了他一眼,嗔道:“我是来找你的。”

荆天云心中一凉,暗自忖道:“遭了,她一定还在怪我当日轻薄羞辱之罪。怎么在这当口碰上她?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又遇打头风。”

荆天云干笑道:“这。香姑娘,当日。嗯。当日。这怎么说呢?”荆天云找不到适当的措辞,急的额头冒汗,右手又不自觉的抚摸着后颈。此时荆天云恨不得挖个洞跳下去。

男的俊,女的美。往来行人对着俩人投注以好奇的眼光,有些人竟然驻足围观,渐渐的人数越来越多。

香韶玉看他急的语无伦次,白晰的脸颊上浮起一抹红晕,嫣然道:“你要站在这儿让人看戏啊?”

荆天云怔了一下,侧目一看,左右人声????嗦嗦的议论着。

荆天云尴尬的道:“我们找个地方谈吧!”

香韶玉吃吃一笑,上前挽着他的手臂,道:“我知道有个茶楼很不错,我带你去。”

荆天云生平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同一个美貌的韶龄女子相依相偎而行。虽然他是无奈的被拉着往前走,不过这时心中却另有一番滋味悄悄的掩了上来。

终于躲开众人欣羡的眼光,香韶玉好像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般,紧紧依靠在荆天云身上。

荆天云闻着香韶玉身上令人血脉喷张的体香,他感到浑身不自在,右手轻轻一挣,道:“香姑娘,在下不会失信的,你不用看我看的那么紧。”

香韶玉闻言双手却拉的更紧,蛾眉一竖,嘟着小嘴儿道:“当日你抱我抱的那么紧,我都没埋怨。现在你反而嫌我。”

荆天云神情更是尴尬,心想:“总算谈到正题了。”他急忙辩解道:“香姑娘。香韶玉知到荆天云要说什么,但是她却不想让他说话,柔软的玉臂将荆天云往前一带,格格笑道:“快到了,我们走快些。”

茶楼里宾客云集,店小二挥汗如雨的四处奔忙,动汤不安的情形已经不复见。虽然这次的事件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不过大家都尽量将声音压低。虽然长安表面上看来平静,可是冥冥中一条看不见的绳索,似乎仅仅将大加的身子紧紧束缚着。

香韶玉点了一些甜点,一壶上好的铁观音。茶壶里冒着浓郁的茶香,清烟缓缓上升。荆天云面对香韶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打开话匣。

香韶玉纤纤玉手拿起一块糕点递到他面前,荆天云心领,点头示意道:“不用麻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真命天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