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十六章 皇位之争

作者:令狐庸

16-1
燕国处在偏远之地,长久和朝政脱节,燕王旦是个雄辩家,喜好经书杂说,爱好天文历算,平时也喜欢游艺狩猎,兴趣极为广泛。他也喜欢能人异士,府中常有众多食客出入。

当太子据尚存人世时,燕王自然没有觊觎皇位之念,不过皇太子一死,除了自己弟弟外,父皇身边就只有母亲在牢狱中的幼儿弗而已。在这种情形下,燕王自然认为皇位非自己莫属。尤其诸葛无双曾率重大臣亲身造访,这个举动更加重了他必定即位的念头。既然自己才是继承者,自然应在年迈的父皇身边服侍,万一父皇有个三长两短,自己立刻可以即位统御群臣。有了这个想法,燕王上书汉武帝,奏书里言道:“父皇年高德劭,儿臣想入京随侍在侧,以尽儿臣之道。”

金碧辉煌的金龙殿里,燕国的使者虽然远远的跪在下首,看不到皇帝的神色。不过身为未来皇帝的使者,脸上自然流露出倨傲的神情。

不过实情却不是这样乐观,站在皇帝身边的郭穰,看到汉武帝脸色铁青,意识到将有一场大风暴将要来到,他不安的吞了口唾液,悄悄的往后退了一步。果然汉武帝喉咙中发出沈重的怒吼,道:“旦这家伙竟然敢咒我,好好,这么急着当皇帝,我偏不让你如愿,来人啊!将使者关入大牢。郭穰,立刻传朕旨意,着即没收良乡,安次,文安等三县以示惩戒。”

郭穰战战兢兢的备了诏书,心里头忐忑不安。万一燕王真的做了皇帝,自己的小命恐怕保不了,不过他看了看身边的金日??和霍光的脸色,心中稍感宽慰,心想:“金大人和霍大人都没有出言阻止皇上,想必他们两人心中另有继位人选。”

待郭穰授命外出后,犹自忿忿不平的汉武帝叹的道:“看到了旦这么不成器,朕真的后悔一时不察,错杀了据儿一家人。可惜朕膝下没有合适的人选,既然天意如此,霍光,金日??,朕命你们为辅政大臣,万一朕有不测,你们可要全心全意的辅佐新帝。”

其实霍光和金日??两人早就知道汉武帝有意立弗为太子,所以刚刚才不发一语,此时听刘彻说出如此丧志的话,两人惶恐的跪下拜倒道:“皇上万寿无疆,不必与燕王一般见识。”

刘彻凄凉一笑,道:“万寿无疆?能活到这把岁数,朕也该满意了。不过弗儿年纪尚小,旦又野心勃勃。金日??,朕要你做的事,你做了吗?”

金日??磕头道:“臣幸不辱命,已将名单备妥,请皇上过目。”金日??说完从怀中取出简册,交由太监呈给刘彻。

刘彻看了一下,点头道:“你们一文一武,朕将此事交代给你们,你们放手去做吧!”

两人赶紧叩谢皇恩,弯身低头而出。到了殿外,两人一挺腰身,霍光道:“金大人深得皇上信赖,可喜可贺。”

金日??轻轻的笑了笑,道:“金日??非中土之人,本就不该插手大汉朝国事。今后还要仰仗霍大人多多替我担待点儿。”

霍光捋了捋银须,伸手拍拍金日??肩膀,笑道:“咱们哥俩就别这么见外了。关于燕王和徐广元的事,我们可得好好算计算计。皇上看着呢。”

刘彻一朝被蛇咬,此后不轻易相信任何人。关于燕王的事,他是想藉此事测试霍光和金日??是否能摒弃私心,全心全意替大汉朝着想。

远在燕国属地的燕王旦,听到使者被捕入狱。他没有感觉到事态严重,仅仅笑了笑,耸耸肩道:“老人家的脾气真大。”他万万没想到刘彻会将皇位传给嗷嗷待哺的弗。

穿过人潮拥挤的市集,只要等待进入人烟稀少的地方,荆天云就要出手教训尚文野。不果尚文野却被大街上的一大群围观的人群挡住,进退不得。前头不知道发生何事,荆天云翻身上了楼阁高处,远远的街道正中央,一对中年男女正在互相拉拉扯扯,叫骂不休。

由于相隔太远,听不清楚两人叫骂些什么。不过从围观众人脸上的笑意,似乎见怪不怪。荆天云晒然一笑,心中忖道:“原来是家庭失和,怎么闹到大街上来了?”

荆天云看着看着,蓦然醒悟,暗道:“琳妹妹出身富贵人家,遇到适才的事自然不知所措,难道要她学这中年女子当街??泼吗?我是怎么了?为何不理清思绪,只是一昧的生气。她是我妻子,我干嘛吃醋。她受了欺侮,我竟然袖手旁观,我真对不起她。”

荆天云心中惭愧的无地自容,他现在才明白自己真的深爱自己的妻子。或许是一路走来平顺无风,他体会不到对妻子的爱意。现在他终于知道这两位妻子在他心里头的份量。想起爱妻娇颦软语,荆天云心中一甜,弯起食指敲敲自己脑袋,两眼望着远方遐思着。

前头争吵不休,周围的人又指指点点,好似看戏一般,这闹剧不知何时平静。尚文野心有所想,转身想绕路而行,忽然人群之中白光一闪,心神恍恍惚惚的尚文野大惊之下,剑尖来势端是巧妙迅速,他侧身闪躲已经不及,只听的嘶的一声,白刃透肩而入,红色雪花沿着剑身喷射而出,瞬间殷红的鲜血染红半边衣衫。

尚文野肩头剧痛,心中不及思索,左掌一拍,啪的一声,长剑断为两截,不过此时他左肩上亦中了一掌,尚文野胸口气息一窒,登登登的退了三步,咬牙抬头一看,恨声道:“原来是你--段水柔。”

吵杂的人声一下子静止,忽然间不知谁大喊一声:“杀人啦!”围观的人批哩啪啦的走个精光,连场中的夫妻也不见了。

空空旷旷的大街上刹那之间只见到段水柔和尚文野对峙而立。

尚文野喘着气息,肩头的血一滴滴的流下,他知道多待一刻,便多一分凶险。不过段水柔也不是省油的灯,此番而来,不外是报杀父灭帮之仇,这下偷袭得手,想必不会这么轻易收手,尚文野额头冷汗直冒,心中苦思脱身之计。

段水柔一身雪白的衣衫,鬓发上配着白色的花朵。一双冷漠湛亮的眼眸看着受伤的尚文野,语气冰冷的道:“尚文野,三江帮的仇,我要你血债血偿。”

尚文野忍着双肩传来的阵痛,勉强的露齿一笑,道:“江湖上还有三江帮吗?可怜你势单力孤,和淮水帮作对,不迭是螳臂挡车,白白送死而已。”

段水揉鼻中哼的一声,道:“就算我报不了仇,顶多一死而已。不管今后如何,今天你是非死不可。”

额头的汗水滴落尘土,街角一阵冷风传拂而来,尚文野感到浑身渐渐发冷,心中大感不妙。尚文野淡淡一笑,道:“像你这么美的姑娘,不好好享受人生,何苦以死相搏。三江帮气数已尽,是老天爷要灭三江帮,怨不得旁人。”

段水柔银牙一咬,道:“现在讨饶,不嫌迟了些吗?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不会轻易放过。”段水柔一掷手中断剑,反手从怀中取出两把匕首,玉足一点,白衣飞掠,剑尖寒光直逼尚文野胸膛。

尚文野身形迟缓,勉强躲过第一剑,随后而来的第二剑又到眼前。尚文野目露凶光,左掌往段水柔门面拍去,图个两败俱伤。

掌风未及段水柔,匕首寒风已经迫近尚文野眉宇之间。对水柔正高兴大仇得报,忽然身后劲风袭道,段水柔脸色微变,柳腰一扭,当当两声清脆悦耳,段水柔格去身后两剑,右脚向后??出,砰的正中尚文野小腹,藉势往前一窜,寒冰般的锐利眼神瞪着来人,道:“胡氏双绝剑?你们不是被驱离淮水帮吗?”

胡不言全身戒备,长剑护胸不敢大意。胡不归则忙着帮昏厥的尚文野包扎伤口。

段水柔心中知道这机会一失,以后想再杀尚文野可难如登天。双手一错匕首一扬,上前和胡不言兵刃相交生死相斗。

胡不归眼见尚文野伤重若此,不禁眉头深锁,忧心忡忡。胡不言勉强挡住段水柔一波波狠辣的攻势,不过时间一久必定落败。可是胡不归心中也知道,两人一齐上也要和段水柔缠斗一段时间才能分的出胜负。如此一来,必定加深尚文野伤势,说不定还会有性命之忧。

胡不言刷刷刷连环三剑逼退段水柔,转头对胡不归道:“救危之情,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胡不归听兄弟如此说,点头道:“正是。”说完俯身抱起尚文野,双足运劲猛地窜出。

段水柔见状心中大惊,不加思索的力贯于臂往前一纵,奋不顾身扑向尚文野。

胡不言见状亦揉身而上,剑尖直逼段水柔后腰。

段水柔听得身后风声猎猎,心头一凉,暗道:“两命换一命,我不吃亏。爹爹,柔儿力有不逮,未能杀光仇人,心中有愧。请您原谅女儿吧!”

拼着一死也要报父仇的段水柔,忽然腰间一麻,身子向旁飞去。胡不言吃了一惊,脚下一定侧头一看,喜道:“少公子。”

荆天云看到众人一哄而散,好奇上前一瞧,看到段水柔凄然的神情,他的心里头百般滋味杂陈。他对这女子并不怨恨,或许是同情他失了父兄,还是其他原因,他心里头并不明白。不过双方血溅四步,却不是他乐于见到的。经过了悟的教导,荆天云的功夫更上层楼,连胡不言都暗自诧异道:“短短时间,没想到邵公子的功夫进步如此神速。”

荆天云笑着点了点头,道:“胡大叔快点送尚文野回去吧!万一迟了,可就是后悔莫及的。”

胡氏兄弟感激的看着荆天云,点头示意后快步离去。

荆天云抱着段水柔往反方向离去,到了一处废墟后,段水柔轻声道:“你到底要抱着我走多久?”

荆天云低头看了一下段水柔,道:“到了。”段水柔双颊晕红,眼光中有些埋怨,亦有些欣喜,荆天云心中一动,轻轻的让她倚梁而坐,右掌一拍她的肩头,往后一跃道:“三江帮覆灭,正是你重新做人的好机会,何必枉送性命。”

段水柔全身一热,腰间穴道立刻解开。她不禁骇然,寻思:“短短时间不见,他怎么功力突飞猛进?”

段水柔虽然心头讶异,脸上却不动声色,柔声道:“你不怪我当初刺你一针?”

荆天云听她竟然敢提起这件事,不由的脸色一变,微怒道:“你还敢说?你恩将仇报,我怎么可能不怪你?”

段水柔看着荆天云,眼波荡漾,樱chún微张,柔媚一笑道:“你喜欢我,难道我不知道?不然你也不会抱着我走这么远?云。云。哥哥,我当初刺你一剑事不得已的,我的心里头也很难受。”

荆天云听她叫的亲密,脸上一红,佯怒道:“你这蛇蝎女子,别以为我会再吃你这一套?想再暗算我,门儿都没有。”

段水柔神情一黯,道:“我爹很讨厌官府里的人,若是他知道我喜欢你,非杀了你不可。我知道那一针杀不了你,不过姚霸那一掌却出乎我意料之外,我很担心,一路上跟着你回到邺城,没想到你这负心人一回到家中就左拥右抱。看到你们夫妻恩爱的样子,真恨当初没补上一剑杀了你。不过我打不过你,只好回三江帮去。”

段水柔一口气说完,荆天云听的一愣一愣的,没想她竟会当面赤躶躶的说出来。

荆天云吱吱呜呜的道:“这。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段水柔脸色凄恻,道:“三江帮都灭了,我骗你做什么?我帮帮众都被鄱龙和淮水帮剿灭。我孤掌难鸣,好不容易有这机会能报仇雪恨,没想到又遇到你来捣乱,难道真是老天爷的意思吗?”

荆天云怜悯之心油然而生,劝道:“其实三江帮灭了,你反而没了负担。不如重新做人,找寻自己的新生。”

段水柔眼光在荆天云脸上一转,柔声道:“新生?我的仇家多如牛毛,想要重新做人谈何容易。”

荆天云想想也对,不过凡是总有转寰余地,荆天云道:“你可以化名,找个好人家嫁了,不再现身江湖,以你的聪明才智不是轻而易举吗?”

段水柔看了他一眼,脸上一红??首一垂,低低的道:“你有这么多妻子,难道还会要我吗?”

荆天云顿时不知如何是好,摸了摸后颈,讪讪道:“比我好的男子多的是,你用不着委屈自己。”

段水柔咬着红chún,缓缓上前哀怨的道:“我虽然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不过却不会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难道你要我嫁给别人,心里头却念着你吗?”

荆天云见她慢慢逼近,却显的无力招架,只是一昧的摸着颈子,道:“这。好像不是。”

荆天云话未说完,段水柔皎如白雪的玉臂缠住了他的颈子,火热的红chún不让他有分辩的余地。

一股柔香缠绕着两人,荆天云一时意乱情迷,双手轻轻搂住她的纤纤细腰,寂静中只听到两人恩爱缠绵的声息。

忽然段水柔用力推开荆天云,笑道:“傻瓜,我是骗骗你的。难道要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皇位之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