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二章

作者:令狐庸

市集的广场上聚集了数百人,有的是来递军帖的,但是大多数是来送行的。虽然人很多,场面却显的哀凄,毕竟这不是奉天祭祖的典仪,而是生离死别的一刻,想那大军征战厮杀,究竟能有几人生还归来,大概是寥寥无几吧!忽然人群中有轻微的哭声,接着哭声像瘟疫一般扩散开来,刹时间哭声震天。

荆铁山听到哭声,心中也兴起一股哀痛,他想到母亲孤苦无依,还有深情款款的云娘,如果自己真的就一去不回,那她们怎么办?他心中暗暗默祷,希望幸运之神能眷佑自己。他看着众人相拥而泣,触景生情之下,眼中慢慢湿润,他怕别人看到自己落泪,急忙走到旁边,用手拭去溢出眼眶的泪水。

忽然一人叫道:“铁山,你怎么也来了?”荆铁山平日很少离开家里,或许是荆夫人保护过度吧,其实荆铁山认识的人不多。他听声音就知道是邻居的张大叔,他循着声音看去,果然是张大叔。荆铁山看他穿着黄杉,背着包袱,寻思:“张大叔是来受招的么?不是吧!明明张大叔家中有张大哥和张二哥啊,难道是来送行的。”想到此处,他不禁问道:“张大叔,你来替张大哥送行啊!”

张大叔摇摇头道:“不是,我是来从军的。”

荆铁山奇道:“张大叔,您年纪那么大了,还要忍受奔波之苦啊!”

张大叔叹口气道:“我的两个儿子都有妻子小孩,年纪又轻,我怎么忍心让他们分离呢?何况我这把老骨头又能活几年,所以我就来从军了。”

荆铁山不太明白他的用意,伸手抓抓头发道:“那张大哥怎么没来送行?”

张大叔摇手道:“我最讨厌哭哭啼啼的场面了,是我叫他们不要来的。”

荆铁山喔的一声,似乎明白他的意思。他平时很受到张大叔的照顾,而且他不曾单独出过远门,先前虽然信心满满的出发,但是心中还是忐忑不安,而今有认识的人同行,他心中不禁起了依靠之意,于是荆铁山道:“张大叔,我等会儿跟您同行,好吗?”

张大叔哈哈一笑道:“好啊!你没上过战场吧?我可是打过两次仗喔,等一会儿路上说给你听。”

荆铁山大喜,道:“多谢张大叔,您的包袱我帮您背。”

张大叔看他高兴的样子,心想这是上战场,还那么欢天喜地的,真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孩子,于是颔首道:“多谢你了。还是年轻人有朝气,我老了,能多杀几个匈奴陪葬也不错。”

张大叔说完忽然看了看左右,悄声道:“这次是由贰师将军领军,生还机会渺茫啊!你可得自己当心。”

荆铁山听不明白,问道:“贰师将军,那是谁啊?”

张老口中的贰师将军指的是刚从大宛凯旋而归的李广利。

汉武帝为了对匈奴作战,听从大臣建议,派使节前往大宛要求购买或交换贰师城名驹。大宛国王不愿,大汉使节出言不逊被杀。汉武帝勃然大怒,如此被挑战,以汉武帝高傲的个性,岂有不回报之理。

他询问众臣意见,其中曾经以使者身份出使大宛的姚定汉奏言道:“大宛国力甚弱,派三千精兵已经足够。”

汉武帝寻思:“前年楼兰国对汉使者无理,赵破奴仅仅以七百轻骑大破楼兰,还俘虏楼兰王。想那大宛也是丛迩小国,有了,派李广利去吧!”

李广利靠裙带关系平步青云,当时大司马卫青刚去世两年,汉武帝心想再恢复往日强大国力,以为李广利的能力和卫青,霍去病一般,于是授予李广利贰师将军名号,派出精兵六千及各属国不良少年数万,于太元出年初玉门关,远征军于敦煌集结,敦煌一词源由于此。

军队由盐水出发,由于路途遥远,沙漠之中多咸水湖,湖水不能饮用,于是汉军一路遇到绿洲国家便强索硬要粮食,若有不从则挥兵攻打,如此好似强盗土匪一般前进,终于到了大宛国。

李广利首先遭遇东方的郁成国王,他就是杀害汉使者之人。李广利毫无军事长才,根本是不能和卫青,霍去病比较的庸凡之才,而郁成又出乎意料的顽强,结果这支远征军被打的狼狈而逃。

李广利上书汉武帝道:“路远食乏,士卒不以交战为患,却以饥饿为忧。此外更因兵员不多,甚难攻陷大宛,尚盼停止作战计画,准予退兵。”

汉武帝阅毕大怒,明明是督战不力,却寡廉鲜耻的要求退兵,于是下令:“逃亡越过玉门关者格杀勿论。”

震摄不已的李广利只好将军队驻扎在敦煌,但是当时所残存的兵力不过原来十分之一。隔年汉武帝再派出兵员六万,其中还不包含从卒和夫役。规模之浩大,令人瞠目结舌。

这次汉军阵中有了大将,他将大宛城水源切断四十余日,大宛人献上国王头颅。

尔后又追杀郁成国王至康居,康居献上郁成头颅,汉军至此凯旋而归,这一战并无多少战役,可是归来将士却只剩一万多人。汉武帝终于求得名驹,龙颜大悦,又急着封已故爱人兄长,因此诏书天下,封李广利为海西侯,其实明明是打了一场大败仗,却加官进爵,天下人暗笑汉武帝真是老糊涂了。

此时汉武帝经过休生养息后,打算一口气歼灭匈奴大军,于是命令李广利为远征军总司令,徵召壮丁再次进攻匈奴。

荆铁山虽然脑筋不是很灵光,但是听完张大叔一番说明后,他的心中一凉,寻思:“看来这带兵的将军好像不是挺利害的,这一去是不是凶险无比啊!”

张大叔看他面有忧色,安慰他道:“不用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安心啦!”

荆铁山无奈的一笑,随着前来带领的军官离开从小生长的地方,投向波涛汹涌的赤壁滩。

天汉二年,汉武帝命李广利率三万骑兵到祈连山和天山讨发匈奴右贤王。

荆铁山入营后一直担任伙夫的工作,虽然与战争没有直接关系,但是随军队而行,毕竟是十分危险。

荆铁山被编入路博德的殿后军,一路开拔到东浚稽山之南,龙勒河畔。关内关外两种景致截然不同。荆铁山从没见过这种荒凉的景观,只见沙砾土石与天同线,大风吹起阵阵黄沙淹没人马锱重,沙尘灌入耳鼻,令人浑身不舒服。白昼赤焰当空,热风炙人。夜里沁凉如水,偶而笳笙远远传来,引人思乡落泪。这一日夜里,一轮明月高挂天空,月亮大的像在眼前的车轴一般,皎洁的月光扑洒下来,照的四周黄沙一亮一亮的,至为动人。

荆铁山为人挟质,大家伙儿出身不正的人都欺负他,所以每天晚上他都最晚就寝,还好荆铁山身强体健,多做些粗活儿也不在意。他做完了事,慢慢走回营帐,忽然从营帐内闪出一道人影,那人脸庞在月光下一现后快速跑开,荆铁山看的明白,原来是同营的张四同。

张四同是赘婿,倒楣被徵召入伍,反正他传宗接代的任务已经完了,家人也不在意他的死活,不过他待荆铁山却有如兄弟一般,大概是同为贫苦人家的关系吧。

荆铁山心想:“这么晚了,张大哥要去哪儿啊?”他好奇心起,蹑手蹑脚的跟过去,营帐后头竟然聚集了二三十人,他心中一惊,以为是众人相偕逃走。

李广利其身不正,麾下自然有样学样,行军之中,不仅打劫过路商贾,至于原本在原野上无拘无束的游牧部落,更是惨遭池鱼之殃。由于治军不严,走卒火役逃走事件时有所闻。荆铁山知道阵前逃亡被抓到只有死路一条,想到张四同平日待自己不薄想要劝他。他刚起步,众人忽然弯身曲腰急行,荆铁山往前想拉住张四同,却苦于被众人隔开,老是差张四同一大截。

众人走了一段路,荆铁山终于一个突步往前拉住张四同。张四同袖子被人一拉,心里感到奇怪,回头看到荆铁山,忽然脸上浮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道:“你真厉害,我没告诉你,你竟然跟来了。既然来了,一齐去乐乐吧!”

荆铁山满脑子都是自己的想法,根本没听懂张四同的话,他紧张道:“张大哥,别偷跑啊!被捉到要砍头的。”

张四同闻言一愣,奇道:“谁要逃跑?”张四同说完看到荆铁山焦虑的神情,失声笑道:“你这蠢小子,我哪是要逃走啊!你看,我身上又没带包袱,能逃哪儿去啊!”

荆铁山看了看张四同周身确实没带包袱,不禁狐疑的问道:“张大哥你不是要逃走,那这么晚了,你要上哪儿去?”

张四同神秘的笑了笑,道:“有好玩的,要不要去?”

荆铁山少年天性,听他说有好玩的事儿,连忙点头道:“好啊!我跟你去,不过不能太晚喔,明天还要早起。”

张四同笑道:“等会儿包管你乐的不想回营。”说完往前跑去。

荆铁山听他说的有模有样,心中好奇心大盛,心想反正不是要逃走,又有这么多人,胆子一壮,大步向前跟去。

没想到走没几步,忽然前方不远处哀嚎惊喊之声大作,尤其在空旷寂静的大漠,声音远远传了出去,有如黑暗中的恶魔想要撕裂人的心肺一样。荆铁山听那声音有如鬼嚎一般,心中一寒,心想:“会不会是遇到敌人?”他害怕的转身想走,可是张四同却一直往前走去,荆铁山心想不能丢下张大哥,虽然双脚发软,他还是咬牙忍耐,往前想叫回张四同。

岂知荆铁山右手攀上章四同的肩膀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的呆在当地,张大嘴巴作声不得。原来这些人在日前经过时发现这儿有个部落,原是起了歹念。有人带头约齐了人马,趁着明月照路,偷袭这座村落。荆铁山眼前十数具尸体横躺在地上,有男有女,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肢体残缺,这些尸体身上还泊泊流着鲜血。

这些摸黑而来的人,捉住部落里的少妇少女,大肆姦婬,若有不从,则拳打脚踢,完全不管这些可怜的女人凄惨的哭声。

荆铁山脑中一片混沌,望着眼前残酷的景象,胸中一股怒火慢慢升起,全身血液似乎沸腾了起来,紧握的双拳喀喀作响。

张四同回头见到荆铁山站立不动,心想这小子没见过这场面,大概是吓到了,于是往回走拉着荆铁山道:“别怕,一回生二回熟,下次你就会求我带你来了。”

荆铁山被张四同一拉身子一震,双眼发出愤怒的火焰听完张四同的话,他难以抑制胸中的怒气,口中发出沙哑的声音道:“他们都是无辜的人,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滥杀无辜,难道不怕报应。”

张四同无视荆铁山的反应,轻蔑的道:“干嘛一副假道学的模样。这些人蠢如猪牛,死不足惜。今天有幸让我们玩玩,这。”

张四同尚未说完,荆铁山愤怒的一拳往他面门打去,张四同没想到荆铁山会忽然施暴,被一拳打的翻了个跟斗,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荆铁山大步往前,将一个趴在女子身上蠕动的汉子提起来抛了出去。这个举动惹火了正在兴头上的众人,虽然荆铁山孔武有力,但是猛虎难敌猴拳,他勉强打倒了十多人,最后还是被众人制服。其中带头的叫吴通,本是江洋大盗,生性残酷,本来在狱中等待秋决,恰好此时出征需要兵员,于是被改判充军。他适才被荆铁山打了两拳,心中怒火难平。他从地上拾起一柄大刀,对着荆铁山恶狠狠的道:“臭小子,有福不享偏想当英雄,老子成全你。”说完一刀当头砍下二铁骑五千荆铁山眼前白光一闪,侧身想躲避却苦于手脚被制住动弹不得,眼看就要横尸当场,他生平第一次心中咒骂的看着眼前之人,心想就算是做鬼也要找眼前之人报仇。

吴通大刀高举过头,面目狰狞的微微冷笑,他双臂一紧正待猛力挥下,忽然咻的一声,吴通猛地手臂剧痛,惨叫一声,大刀把握不住,当啷一声掉落在地。一枝箭斜斜的插在他的右臂,箭尾的翎毛犹自颤动不已。

众人见事出突然,往箭的来势瞧去,只见在小陡坡上,黑压压的一片,竟然有数百之众聚集,他们个个身穿盔甲紧胄,编队井然有序,森然罗列,不似荆铁山看过的散漫部队,月下旗帜迎风猎猎作响,上面写着斗大的李字。

那吴通虽然臂上被射了一箭,额头冷汗直冒,可是这时候却顾不得身上痛楚,他大喊一声,众人警觉到有性命危险,发足四下奔逃。

那部队当前一人,手挽铁弓,看来刚才的一箭是他挽弓射出的。那人右手一扬,后方数人立即搭弓射箭,陡然之间箭破虚空,飕飕之声从荆铁山耳际呼啸而过,惨叫之声不绝于耳,仅在须臾之间,众人一一就戮。

荆铁山心中惊骇不已,只觉得全身发冷颤抖,刚才的狠劲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前之人见众人纷纷倒地后,一拉手中缰绳,慢慢向荆铁山踱了过来。

荆铁山早已吓得六神无主,四肢发软的别别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