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三章 三绝真人

作者:令狐庸

荆铁山归心似箭,一路直奔雁门关。这一日他夜宿在稽兰山的荒野中。明发晨曦照耀的满山光亮,他缓缓撑开沈重眼皮。东方渐白,他起身伸展一下筋骨,忽然从右方林中传来阵阵叱喝之声。“在这种密林里,会有人吗?”他心中犯疑,本想一走了之,但是那叱喝声中夹杂着不知名的野兽吼声,荆铁山本来已经走了几步,但是他实在按耐不住好奇心,心中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往声音来处走去。

荆铁山披荆斩棘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打斗咆哮之声随着脚步越来越大。荆铁山将前方草丛拨开,前方是一片被林木围住的圆形空地,当中有一个大沼泽。这种地形没什么好奇怪的,但是荆铁山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心中被眼前的景象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原来在沼泽旁烟消弥漫,飞沙走石的烟尘之中,一人一兽斗的激烈异常。一只身长十余丈状如大蟒,四肢张牙舞爪的野兽,身上红黑鳞片满布,双眼火红亮如星斗,面如巨蜥吐着蛇信,下颚一排獠牙淌着腥臭液体,头顶三颗肉瘤一伸一缩,吐着白色烟雾。那怪兽尾巴一甩打在水面激起一片水花,在一墙水幕中,一个三髻道人一飞冲天闪避怪兽攻击。道人身穿青色长袍,须长三尺,头上梳了三个髻子,高高耸立,白眉细长脸色红润,双目精光四射,全神贯注的注视怪兽。道人身上一柄拂尘一把钢剑交叉系在背上。道人右手一挥,数十点寒光激射而出,此时天将大亮,道人射出的暗器在阳光反射下,幻化成一片闪亮动人的流星一般打在怪兽背上,暗器碰到鳞甲发出当当之声四处飞散。虽然暗器伤不了怪兽,但是暗器上的内劲却令怪兽痛的大吼一声,往前张开血盆大口对道士咬来。

道人腿不动双足一点,身子轻飘飘的往旁闪去。怪兽扭动身驱,尾巴由上而下似一把巨斧般砍下。道人双手往下一拍,身子迅如闪电的跳到怪兽背上,怪兽在地上砍出一个大洞,地上黄尘飘扬,怪兽惊觉到背上有东西,四脚在地上一撑跳得老高,道人右手掀起鳞片正慾施力,此时怪兽猛然落地轰的一声,刹时间地动天惊。荆铁山被漫天价响吓心头大震,此时道人也被震的弹离怪兽背部。道人尚未落地,怪兽又是一尾扫来,道人反手抽出长剑,剑尖在地上一刺,藉力弹上丈许,分毫不差的躲过怪兽一击。

荆铁山看的胆颤心惊,心想这道士一定是神仙,否则怎么会高来高去,而且连这只恐怖的野兽都不怕。

怪兽往后退了几步,低吼着看清情势。道人此时心中也暗暗猜想怪兽的弱点到底在何处?

忽然怪兽下颚一缩,头上三颗肉瘤射出红黄绿三种烟雾,道人见状忙闭九窍往后急退,怪兽从烟雾中窜出,张口咬去。道人目不见物,凭着地上震动,知道怪兽逼近,双袖大力挥动之间,长剑激射而出。长剑宛如银白流星,夹着骇人的呜呜声响,快如闪电一般射入怪兽嘴中。长剑从怪兽后颈穿出,露出一尺剑尖。浓稠的绿色血液从怪兽口中泊泊流出。怪兽受了重创,痛苦的在地上翻滚,似乎全身的力量都要散尽,山谷中登时吼声震天,树木被怪兽撞击断裂,池水四下飞溅,地上留着怪兽滚过的斑斑痕迹。怪兽挣扎了许久,头上肉瘤不断喷出毒气,忽然怪兽身子一阵*挛以后,肚皮朝天四脚一伸死在池边。

道人听到毫无声响后,双手双脚掌心朝天在旁边盘坐了一阵子,运起内力将胸中吸入的毒气排出。荆铁山一动也不敢动,过了半晌,道人长吁一口站起身来,慢慢走向怪兽。怪兽好像死的透彻,道人双掌齐出,砰的一声将怪兽翻了过来。

道人脸上露出浅浅的笑容,往前走上怪兽头上,弯腰观看怪兽头顶肉瘤,忽然肉瘤一动,喷出红色烟雾。道人距离太进又无防备,被毒气一喷登时浑身一冷,身子摇摇晃晃的倒栽入池中。

荆铁山见那道人坠入池中,大惊失色,急忙跳入池中游向道人。道人颜面朝下似乎毫无知觉。荆铁山将道人拉上岸边,伸手探他鼻息,幸好道人呼吸粗重,恍若没事。荆铁山心情一松,转头看那怪兽,突然腹中一股血腥之气冲上喉头,荆铁山身子发颤,张口吐出一团黑黑浓浓的液体,荆铁山看那秽物很恶心又发出恶臭,举步想要离开时脑子突然一麻,随即不省人事。

荆铁山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有人对自己手脚按摩,胸口有一股郁闷之气压的他很难受,忽然间腹部大痛,他啊的一声醒了过来。

荆铁山睁开眼睛,那道人坐在他的左侧,面带微笑的看着他。荆铁山心中认定那道人是神仙,于是想起身参拜,没想到身子竟然不听使唤,他害怕的大叫:“神仙救救我。”

那道人摸着荆铁山的额头,安抚荆铁山道:“小兄弟,我不是神仙,你现在中了毒,不要使力,懂吗?”

荆铁山还是恐惧不已,满脸惊惶的道:“你一定是神仙,不然怎么会飞来飞去,神仙您大慈悲,救救小人吧!”

那道人捻须笑道:“我只是个道士,道号了尘,不是神仙,小兄弟你误会了。”

荆铁山听完还是怀疑,但是既然这对方这么说,他将信将疑的问道:“道长,我的身子为什么不能动,我是不是会死啊?”荆铁山说到后来语音发颤,只怕了尘说他没救了。

了尘道:“死生命也,其有夜旦之常,天也。人之有所不得与,皆物之情也。小兄弟,贫道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荆铁山听他文诌诌的说了一堆,还是没听懂,只是从对方语气中,似乎自己不是无葯可救,心中暗道还好。

了尘看他脸色稍安,询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汉人,在这儿做什么?”

荆铁山道:“我叫荆铁山,本是李陵将军手下,战败被俘,幸好蒙人搭救,现在正好要回乡,不料在此地遇上到道长降妖伏魔,真是三生有幸。”

了尘微微一惊道:“原来你是李将军手下,唉,世事如棋,胜败殊难预料。荆施主,你中的毒要自己化解,贫道只能每日用内力护住你的心脉。”

荆铁山不解,问道:“我自己要怎么化解身上的毒?”

了尘笑道:“贫道会教你法子的,你不用担心。”

荆铁山知道了尘不会舍己而去,喜道:“多谢道长。敢问道长这是什么妖怪?”

了尘道:“这野兽是鲲的幼子,以百毒为食,所以周身是毒。连那池水也是剧毒无比。此时这野兽虽然对人无害,但是蜕变成毒龙后就会危害人间,除非它永远在山中修行,为防万一只好在它尚未蜕变之前杀了它。”

荆铁山恍然大悟道:“原来我中了池水的毒。可是,道长,你怎么没事?”

了尘哈哈一笑道:“我用内功逼出来了。若不是施主相救,恐怕老道就要淹死在池中了。”

了尘从怀中取出红黄绿三颗珠子,道:“这三颗天珠是从怪兽身上得来的,红的解百毒,可惜就是不能解你身上的毒。黄色的可治百病,任何疑难杂症都是一服见效。绿色的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除了绿色的之外,其余两颗给施主。”

荆铁山从不贪图别人财物,他摇头道:“这是道长用性命换来的,我不能要。”

了尘微笑道:“这是我要给你的,不用客气。”

荆铁山坚持不收,了尘无奈的问道:“你四十一岁时有大劫将至,这黄珠子可救你一命,你当真不要?”

荆铁山不信,心想自己能不能活到四十一岁都还是个问题,明明是道长在骗我,于是他还是摇头道:“生死是上天注定的,我还是不要这珠子。何况几十年后的事谁能预料?”

了尘没想到荆铁山如此固执,既然他不要,只好将珠子收入怀中,道:“其实贫道人称三绝真人,其中炼丹为首,占卜武功次之。贫道师弟被武帝捉去求长生不老之术,这绿色珠子可延长武帝十年寿命,贫道要拿这珠子换回师弟。至于占卜,信不信因人而异,不过我的功夫可是真材实料,一试便知。”

荆铁山想起刚才惊天地泣鬼神的厮杀,道:“道长刚才杀死怪兽的功夫当真厉害。”

了尘挥动手中拂尘道:“这功夫分为体,用两种。体者,行于内,曰藏五真经,藏五分为五行,五府,五气,五心,五慾。所谓五行,金木水火土,五府,心肝脾肺肝。五气,阴阳天地人。五心,双手双脚掌心及丹田,五慾,爱恨贪嗔痴。这是我道家的内功修练法门。用者,行于外,曰双掌双拳一渡,双掌指的是阴阳掌,流云掌。拳指的是清风拳,截心拳。一渡指的是凌空虚渡的轻功,你听明白了吗?”

荆铁山听的一愣一愣的,双眼露出迷惘的神色。了尘叹口气,续道:“你身上的毒深入五脏六腑,要学这藏五真经的内功才能驱除干净,至于外功,等你手脚轻便后,我在教你如何以外功辅佐内功,达到相辅相成的功效。记住口诀:“明神于外,离形去知,坐忘唯一。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于耳,心止于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

了尘洋洋洒洒念了四百余字,荆铁山只记得前面二十余字。了尘心中黯然,喃喃自语道:“这只是上篇,还有中篇和下篇,这下子老道可能要在这儿归天了。”

虽然了尘知道荆铁山资质不佳,进步有限。但是想起救命之恩,却让他教悔不倦,日夜督促不停,两人相处日子一久,他也觉得荆铁山心地其实还不错,于是便收他为徒。

荆铁山上卷足足学了半年,可是中卷却仅仅只花了两个月就学会了。

了尘既惊讶又欢喜,奇道:“徒弟,你怎么突然开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荆铁山对师父的举动感到莫名其妙,他摇摇头道:“启禀师父,弟子不知。”

了尘仔细询问之下,才知道其实荆铁山并不是资质不佳,而是从小就被母亲保护过头,一切都依照母亲的命令做事,所以久而久之脑袋就闲置不用。

这时经过了尘悉心教导,总算开启了他的天赋才智,所以学习能力突飞猛进,甚至闲暇时还教导荆铁山习字赋诗。不到一年,荆铁山双手已能自由行动,只是双脚还是麻木不仁。

了尘见他双手已经可以活动,便将掌法拳法传授给他。

荆铁山坐在地上和了尘拆招,刚开始觉得很有趣,渐渐的他心中起了疑问,终于忍不住问道:“师父,真的有人会这样子动手打架吗?”

了尘笑道:“草莽之中,个个都会这么一手。只不过你没有行走江湖,所以不知道罢了。当然修道之人不与人争锋,平时练练功夫可以导气强身。不管任何东西,完全看使用的人如何用他。好皇帝使百姓安乐富足,恶皇帝则陷百姓于水火之中,一般江山两样情,这样你懂了吧!”

荆铁山心中想到李陵的遭遇,不禁问道:“汉武皇是好皇帝吗?”

了尘不置可否,道:“人非圣贤,熟能无过。何况皇帝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这一时的功过是很难评论的。”

荆铁山中琢磨师父的话,反问道:“师父常说仁为道,道不济人。圣人该行仁之道,皇帝不是也该行人之道吗?”

了尘颔首道:“古人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皇帝非圣非贤,若能照顾多数人就很好了,反观之,一般人能做到这样吗?与其等待圣贤救世,不如人人行仁之道,则入大通矣。”

荆铁山顿悟,道:“道,无求人也,反求诸己。”

了尘听了双眉一扬,微笑着点头称许。

春去秋来,其间经过一年半,荆铁山学完下卷后双脚已能自由走动。了尘再将凌空虚渡的轻功传授给他。

一日醒来,荆铁山发现师父在地上写了一行字“师徒缘未了,天涯苍苍再相逢。”荆铁山这些日子和了尘朝夕相处,心中不仅将他当成师父,还隐约的得到从未有过的父爱,此时师父忽然离去,荆铁山不禁感到落寞惆怅。

荆铁山收拾好心情,施展凌空虚渡的功夫,健步如飞的直达雁门关。

雁门关守将见一个穿匈奴服饰的人要进城,在牌楼上问道:“你是什么人,入关做什么?”

荆铁山看牌楼甚高,运起内力喊道:“我是逃离匈奴的汉军俘虏,想要入关。”

荆铁山内力深厚,这一用力喊出,牌楼上的守军耳边好像犹如响了个闷雷,人人被震的站立不稳。

其中一人听见他的声音,问道:“你是荆兄弟吗?”

荆铁山听那声音正是当初带他进部队的黑马将军,此时此刻遇见故人,他不禁大声叫道:“正是。”

不久城门缓缓打开,果然是那个黑马将军。两人此刻才互道姓名,那黑马将军姓马名成彦,??汗山之战后升为校尉,此时正好奉命驻守在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三绝真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