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四章

作者:令狐庸

在后花园里,小二子本来一人坐在小亭中沈思,过了不久,小陆和戚平也来凑热闹,三人年纪相仿,平时也最投缘,不过小陆是最近才来到韩府的仆人,他听到戚平提起荆铁山,一时好奇来到后花园,由于韩老爷进城谈生意,府中除了老总管外,没人管的动他们。

戚平没见到荆铁山,心里不舒服,他对着小二子埋怨道:“小二子你太不够意思了,铁山哥回来你也不来找我,这下子铁山哥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

小二子侧头看着戚平,道:“我怎么知道铁山哥这么快就走了,我自己也有很多话要对铁山哥说,你骂我,我还没骂你呢?为什么你带人到溪边去?大小姐好不容易又见到铁山哥,被你一搞,全玩完了。”

戚平不服气的道:“你自己没先说铁山哥回来了,那梁府的婢女要找大小姐,我当然领着她们,难道放由她们在府里乱闯。”

小陆听着听着,忽然插嘴道:“荆大婶的事,你对他说没?”

小二子叹口气道:“说是说了,不过只说一半,另一半我不敢说。”小二子想到荆铁山疯狂的样子,背上冷汗直冒。

韩云娘走到回廊尽头,本想斥责三人,可是此时听他们谈起荆家的事,心中突然有一股不安的感觉,韩云娘心念一动,躲在梁柱后面,偷听三人谈话。

戚平东张西望,确定四下无人后,道:“你不提荆大婶还好,你一提起我全身汗毛都立了起来。虽然我们是奉命行事,不过每到半夜,我还是会想起荆大婶的模样,小二子,你会不会?”戚平语气透着诡异,韩云娘感觉越来越不安,紧握的双手渐渐渗出汗来。

小二子瞪了他一眼,道:“谁叫咱们是下人,荆大婶人很好,若是她泉下有知,也不会怪我们的。而且铁山哥和大小姐注定是不会有结果的,大婶这样做,也是有她的道理的。本来我想将事情告诉铁山哥,可是他突然变的很厉害,万一他生气,恐怕我们挡不住他。”

小陆好奇的问道:“什么事让你这么害怕?”

小二子吞了一口唾液,浑身起了一阵哆嗦,仔细的说道:“你没看到铁山哥双掌一拍溪水,水花溅起三丈高……”小二子说完,其他两人斜眼看着小二子,一副打死不信样子。

小二子被两人怀疑,不禁气道:“我说的是真的,而且你们看到溪旁的树没,那个大洞说不定是铁山哥空手挖出来的。”

小陆听完终于忍不住的捧腹笑道:“小二子你白日梦做多了,满嘴胡说八道。那个洞用刀子挖也要挖很久,空手怎么可能挖出那个洞。”

小二子被小陆取笑,一时气愤,大声怒道:“你不相信我,那好啊,你去找铁山哥,告诉他说荆大婶是老爷叫她自尽的,看他能不能一巴掌打死你。”

戚平听小二子愤怒到口不择言,竟然说出韩老爷千交代万交代不能泄漏的秘密时,他急忙嘘的一声道:“小二子,你小声点,别被其他人听到了。”

小二子一时气愤失了理智,他自知失言,急忙禁声。可惜韩云娘已经听到了。

韩云娘听到小二子的话,顿时失了心神。她根本无法想像自己的爹爹会做这样的事,她心中感到茫然无助,全身无力的靠着柱子,双chún因为惊骇而颤抖不已。

戚平想到荆铁山以前待自己如兄弟一般,眼眶一红,语带悲戚的道:“谁叫我们是穷人家,大小姐虽然痴心一片,可惜门不当户不对,荆大婶早有觉悟了。铁山哥没能及时回来,荆大婶眼见大小姐日渐憔悴,荆大婶自己也耐不过煎熬,或许早萌死意。不过现在大小姐嫁了好人家,铁山哥也平安回来。两人现在不用为爱烦恼,这或许是荆大婶心中最理想的结果吧!”

小二子心有同感,也是喟然叹息。小陆不知两人恋情,双肩一耸,不置可否。

韩云娘泪珠儿滚滚滑落,举步维艰的回到房间伏案痛哭。她心中大声哭道:“原来是我害了大娘,铁山哥实践了他的诺言,我却背弃了他,他为韩家出生入死,我却累的他家破人亡,我对不起荆家,…”

韩云娘泪流如渠,心中伤痛又自责不已,忽然之间不知从何而来的勇气,她奋笔疾书,写了封书信给父亲,言明自己是不仁不义之人,趁着黑夜收拾简易行囊离家出走。

韩云娘一出走,韩府登时陷入愁云惨雾之中,韩府一方面暗中派人找寻韩云娘,一方面又要安抚梁家。但是纸包不住火,梁家要不到人,便指责韩府骗婚。韩府不堪受辱,反过头来说道梁家虐待韩云娘,双方一来一往势成水火,亲家变冤家争吵不休,这结果是韩汉生始料未及的。

荆铁山一路来到平原近郊,时值日头正红,他暂避赤焰,驻足在十里亭外的茶水铺小歇。他倒了杯茶水后支颐不语,寻思:“娘的个性刚直,绝不会为从军之事寻死。莫非是为了云娘?如果真是这样,倒是合了娘的性格。唉,娘心直若此,我回不回来都是一样的结果。云娘,希望你能了解我娘的苦心,早早忘了我。”

他心中想着要韩云娘忘了自己,但是他的心里是不可能忘的了韩云娘的。

荆铁山怔怔的发呆,忽然右手被扯了一下。他侧头斜视,发现身旁一个童子年约三四岁,身上穿着藏青色的衣服,头上扎了竖直的两个辫子,圆圆的脸蛋上,两颗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直盯着桌上的大饼。荆铁山心中诧异,微笑问道:“小孩,你爹娘呢?”

那小孩伸出小手指着桌上的大饼,道:“饼饼。”

荆铁山见他不怕生,铺子内又没其他人,以为这小孩是老板的孩子,他笑着将小孩抱起来放在桌上,又从碟子中撕一块饼给小孩。那小孩拿起饼就往嘴里送,吃的津津有味。荆铁山看他天真纯朴的模样,沈重的心情也开怀不少。

过了半晌,荆铁山将银子放在桌上,走到马匹之前想要离去。那铺子老板急急忙忙追了出来,叫道:“客倌,你忘了你的小孩了。”

荆铁山大奇,反问道:“这不是你的孩子吗?”

铺子老板连忙摇头道:“当然不是。”

荆铁山搔了搔头,皱眉道:“这下可麻烦了。”他弯下身来对着小孩问道:“小孩,你爹娘呢?”

小孩一脸茫然无知,鼓着腮帮子看着荆铁山。

荆铁山正感到不知如何是好时,远远一人气急败坏的奔到铺子前,对着小孩喘息道:“小兔子,你可害苦爹爹了。”

那小孩见到此人,跑了过去抱住他,口中直叫着:“爹爹抱抱……”

荆铁山和铺子老板都松了一口气,两人心中直骂道:“哪有这么糊涂的亲爹,连亲生孩子都会忘记带走。”

那人抱起小孩,口中抱歉连连道:“麻烦两位,真是对不住。”

荆铁山见那人眉清目秀,年纪大约三十岁,举止斯文有礼,他双手一拱回礼,道:“在下荆铁山,请问兄台贵姓大名?”

那人连忙放下小孩,回礼道:“在下姓成,单名邯。平原人氏。”

荆铁山原本就打算往平原而去,这时听成邯是当地人,喜道:“成大哥是平原人,小弟正要前往平原,小弟有个不情之请,想与大哥同行,可否?”

成邯见荆铁山不像是个坏人,让他同行也是无妨,答道:“荆兄弟切莫称我为大哥,在下愧不敢当。我是要回平原没错,荆兄弟若不嫌弃,便请与我同行。”

荆铁山大喜,右手牵着马,与成邯并肩而行。

两人一路闲聊,原来成邯是平原人士,从事杂货买卖为生,五年前娶了琅琊的姑娘做妻子,这回是陪妻子回娘家。他是个道地的商人,一路上见到奇珍异品就买,所以行李越来越多。只是没想到顾了行李却丢了儿子,他中途发现儿子失了踪影,急忙循着原路找来。

两人聊着聊着,成邯往前指着一座亭子道:“我内人就在前面等着。”

荆铁山内力深厚耳聪目明,远远的就听到有女子的哭叫声。这时听成邯说道,急忙道:“嫂子有麻烦了。”

成邯闻言心中一凛,其实他心里也知道这路上不平静,急忙迈开大步往前走去。

亭子里三男一女正在拉拉扯扯。成邯见到妻子受辱,急忙放下孩子跑到亭子前面,叫道:“娘子勿慌,我回来了。”成夫人见丈夫回来,哭着甩开三人躲到丈夫身后。

荆铁山看那三人虎背熊腰,手持大刀,满脸横肉,目露凶光,显非端正之人。他心里暗自戒备,两眼凝视着亭子状况。

那三人本来就是打家劫舍的盗匪,今日正巧路经此地,见到一名妇人单独坐在亭内守着货物,三人邪念顿起,想要来个人财两得。可是那成夫人抵死抗拒,这三个盗匪一时之间拿她没辄,成夫人好不容易终于捱到丈夫回来。

三个贼子仗着体型壮硕,手中又持有兵刃,根本不将身材瘦小的成邯放在眼里。

杀了这男子,正好可以霸占他的财产妻子。三人想法一致,面露狰狞的笑容,挥刀往成邯砍去。成邯长年在外经商,多少学了一些自保的武艺。这时争斗攸关身家财产安全,只有豁出去一死相拼。

荆铁山见四人缠斗不休,刀光剑影中想起当初问师父的话。“原来真的有人这般打架。”他脑中将眼前四人的出手招式和自己所学的功夫一一映对,渐渐的了解到师父武学的精妙之处。

成邯寡不敌众,一炷香不到,便呈败像。只是他想到若是自己一死,妻子儿子必定无法幸免,于是咬牙苦撑。三个盗匪知道胜利是迟早的事,此时有心在女人面前显威风,于是将成邯当成猴子般戏弄,并不急着杀死他。

三个盗贼只会初浅的六合刀法,荆铁山看了一会儿已经胸有成竹。这时成邯眼神散乱,渐渐不支。荆铁山往前一纵,运起十成功力使出催心掌中的绝招,损心伤肺三连环。三个贼人见荆铁山呆呆的站在一旁,本来还有注意他。后来戏弄成邯玩得兴起,就没再理他。三人万万没想到荆铁山竟然会功夫,而且一出手就是武林中的绝学截心掌。三个贼人瞬间中掌,肋骨尽碎,内脏破裂当场毙命。

荆铁山出手不知轻重,竟然使出全力对付不入流的盗贼。

成邯调匀气息,拱手做揖,谢道:“没想到荆兄弟功夫如此高强,成某多谢荆兄弟救命之恩。”

荆铁山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急忙回礼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成邯听荆铁山谦虚且不居功,有心结交,于是道:“请荆兄弟屈驾寒舍,让成某一尽地主之谊。”

荆铁山见成邯心诚意坚,他心想却之不恭,便随成邯到平原,一住月余。其间两人常彻夜长谈,同榻而眠。

成邯走遍大江南北,他的经验使荆铁山受益匪浅。荆铁山心想不能叨扰成邯太久,于是坚决辞别成邯,独自一人随风飘汤,浪迹天涯。

邺城太守朱亦谋在官邸中不安的来回走动,从他焦急的眼神中,似乎透露着将有大事发生。久等之后终于大门口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朱亦谋快步上前,一人下马飞奔而至。来人在单膝着地双手一拱道:“启禀大人,袁捕头他,他被人发现陈尸在城外蒋家废墟之中。”

朱亦谋闻言脸色一沉,眉宇之间哀伤和失望交错着。他重重的叹口气,寻思:“两个月来已经出现第五个牺牲者了。到底是谁干的?”

邺城最近连连发生大案子,使的朱亦谋头疼万分。盗贼不仅劫财,又强掳待字闺中的少女,美貌的年轻妇人。朱亦谋是个清官,对于自己辖区内发生这种事,当然全力侦办。只是府衙内的捕头查案时一一殉职,今天这是第五个。虽然朱亦谋贴出重金悬赏,可是案子依然陷入胶着。坊间议论纷纷,都说城外的巨驼山庄游氏两兄弟涉有重嫌,可是无凭无据的,朱亦谋无法查办,于是他派人暗中察看,可惜派去的人大多就此丢了性命,朱亦谋真是感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府衙的人将袁捕头的遗体送回城里,百姓们夹道驻足围观,人人心中都感到惶恐不安,无形之中似乎有着一双手掐着自己脖子,人人自危。

荆铁山对客栈外头的喧扰充耳不闻,他愁眉不展的坐在客栈一角,往日的豪迈神情荡然无存。“一年半了,音讯全无,难道。,不会的,她人这么好,老天爷会庇佑她的。”荆铁山口中的她,指的自然是韩云娘。自从半年前在陶安古道上遇到戚平,从他口中得知韩云娘离家出走。这半年来荆铁山马不停蹄,四处寻找韩云娘下落。只是人海茫茫,找一个人哪如此容易。万一云娘避而不见,纵使错身而过也不自觉。他喝着闷酒,心中完全没了主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客栈中的人从楼上探头看着棺木缓缓而来,交头接耳道:“唉约,这年头可真不平静,恶人盗匪横行,连官府都无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