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五章 情义两难

作者:令狐庸

荆铁山漫步在城北的小道上。这条石砌的小路,相传是和周文王时所建。这一路蜿蜒而上,远远的一座道观巍巍耸立。古来帝王莫不求仙问佛,想要长生不老。所以假借神佛之名诈财骗色之事,从未间断。甚至英名远播的汉武帝也赔了女儿又得臭名。

荆铁山逃离太守府,问道附近有座着名的上清观,他本来不信仙佛的,此时却宁可信其有,尤其他想打听师父下落,毕竟师徒分离已有好一段时间了。

荆铁山来到上清观前,匾额上的上清观三个字落的有如龙飞凤舞般,笔力深湛,锋芒毕露,与出家人无为而治的心境颇有出入,这恐怕是某位高权重之人所题。

荆铁山见这里环境清幽,殿前香烟袅袅,淡淡的檀香扑鼻而来,荆铁山感到心旷神怡,全身舒坦。

荆铁山见一个小童从身前走过,亲切的问道:“小师父,请问观主在吗?”

那童子道:“施主您找我师父有事吗?”

荆铁山道:“我想打听我师父了尘道长不知有否到过这儿?”

那童子听了以后张口结舌,快步往内跑去通传。

观主天虚道人一听荆铁山是三绝真人的徒弟,急忙出来迎接。荆铁山见天虚道人郑重其事,不由的哑然失笑。

天虚道人年纪也有六十多,面色红润,下巴稀稀落落的长了几根胡子,笑容满面的走来,荆铁山,道:“真人云游四海,半个月前听说在泰山之颠,现下不知仙履何处?施主是真人的入室弟子吗?”

荆铁山点点头。

两人相谈甚欢,荆铁山此时才知道师父不仅名震武林,在道家地位甚高,天虚照辈份还得称了尘为师叔祖。

荆铁山求无所得,虽然天虚道长极力挽留他,可是荆铁山显的意兴阑珊。

荆铁山辞别天虚道长,离开上清观,往山下走去。夹道风景秀丽,他却无心观赏。待到山脚下,荆铁山坐在路旁大石上稍歇。忽然从旁边林中小道走出一人。荆铁山看那人秀发遮面,身穿青色道姑服装,猜想可能是个带发修行的女子吧。

那女子提着两桶清水,显的很吃力。忽然脚下一个踉跄,水桶绷的一声重重落在地上,水花溅湿了那女子的衣服和脸庞,那女子轻轻抖落身上水珠,接着伸手将秀发挽到身后。

荆铁山见了那女子侧边脸蛋,忽然之间四周变的晦暗,他倏然站起身来,喉中艰难的吐出两个字:“云娘。韩云娘听见旁边有人叫她,转头一看,脸上表情登时凝结住。两人对看半晌,两人声息相系,耳中不闻的虫鸣鸟叫。韩云娘胭脂未施的脸变的苍白,泪水扑簌簌的流了下来。荆铁山心情激汤的大步往前,韩云娘一声惊呼,转身往林子里跑去。荆铁山急忙追了上去,岂知林中岔路满布。他飞驰在林中寻找韩云娘。这时天色已晚,荆铁山心中一急,大声叫道:“云娘,你别躲着我,我是铁山啊!难道你忘记我了吗?”荆铁山充满内劲的叫声远远传了出去,惊的林中百鸟振翅高飞。

荆铁山耳中听到阵阵哭泣的声音从旁传来,他急忙循着找去。果然在左侧不远处的小小草地上,看到韩云娘坐在地上哭泣。

荆铁山走到韩云娘身前,跪了下来道:“云娘,你爹很担心你,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韩云娘摇摇头,泣道:“我不想回去,你别管我!”

荆铁山神色黯然道:“是因为我娘的事吗?”

韩云娘吃了一惊,抬头看着他道:“你知道了?都是我的错,你别为难我爹爹,他都是为了我好,请让我替父亲洗去罪孽吧!”韩云娘脸上涕泪纵痕,荆铁山感到心痛不已,柔声道:“我娘这么做都是因为你啊!她一直当你是她的。她的。她的女儿,当时我生死未明,我娘怎忍心再让你受苦,我娘是自愿的,没人能逼她做她不想做的事,你也很清楚,不是吗?”

韩云娘掩面哭道:“事情不是这样的,是我背弃了你,你不用再安慰我了。请让我在这儿安安静静的修行,了却俗事,好吗?”

荆铁山见韩云娘如此无助,心痛如绞,寻思:“我岂能眼睁睁的看她常伴青灯,可是我若带她走,云娘就要背负不孝不贞的罪名,我到底要如何做呢?唉,情比金坚,能破的了世俗的桎梧吗?我对她的情爱,能填补她心中的遗憾吗?我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荆铁山柔肠百转,一时之间理不出头绪。

韩云娘见到荆铁山,心中的震撼比荆铁山更大。她曾望穿秋水等着荆铁山回来,可是荆铁山回来了,但是人事已非。韩云娘扪心自问过,到底是因为自责还是伤心而选择离家出走。她本来无法得知,现在她清楚的明白,她愿意抛弃一切随荆铁山而去,可是荆铁山陷入沈思之中,韩云娘一颗心渐渐沉了下来,“原来他还是在怪我,嫌弃我。可是,这是我咎由自取的,他寻我至此,已是仁至义尽了,我怎能再奢求什么。”

韩云娘挥袖抹去眼泪,盈盈起身,韩云娘举步有如千斤之重,痛心的缓缓离去。

荆铁山看到韩云娘单薄的身影,他心中在呐喊着:“她就在你眼前,难道你要再次失去她吗?这些年她苦苦等的是什么?荆铁山,你竟然害怕肩负爱人的担子,你心里到底当云娘是什么?她是比你性命更重要的人啊!不行,我不能再失去她,她的痛楚就让我来承受吧!”

荆铁山心中有了抉择,神情从混乱迷惘中变成坚毅果决,他全身忽然充满力气,语气坚定的道:“云娘,跟我走吧!”

韩云娘闻言心中悲喜参半,悲的是从此无颜再回韩家见父亲大人,更对不起小沛梁家。喜的是终于得到荆铁山的谅解,此生不再为情所苦,韩云娘自己也不知道是喜极而泣,还是悲痛不能自抑,她的眼泪犹如黄河决提,宣泻不止。

荆铁山上前将韩云娘搂在怀中,道:“哭个够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韩云娘紧紧抱住荆铁山,只怕眼前这一切只是幻境而已。

荆铁山将韩云娘横抱在胸前,走到旁边树下坐着,韩云娘坐在荆铁山怀里,抽抽噎噎哭了半个多时辰,哭的荆铁山胸前衣衫尽湿。

韩云娘哭声渐歇,荆铁山握着韩云娘玉手,粗造的感觉让他感到心疼,荆铁山疼惜的问道:“云娘,这些日子苦了你了。你是怎么到这儿的?”

韩云娘玉颊贴着厚实的胸膛,此刻她心中感到无比的平静,韩云娘轻柔的说道:“当初离家后,我不知要去哪儿。那时正好遇到家乡的师姐要往泰山而去,我一直跟着她们,后来就到这儿了。”

荆铁山暗自为她庆幸,心想世途险恶,还好云娘福大,荆铁山心有所感,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韩云娘经历这么多事,感触良多,韩云娘嗯的一声当作回答,整个人紧紧依偎在荆铁山怀中。荆铁山吻着乌黑秀发,渐渐往下吻到泛红的玉颈。韩云娘羞的垂下??首,心情紧张的全身绷紧,尤其荆铁山炙热的拥抱,让韩云娘的玉体起了共鸣。

荆铁山双手拥抱软热娇躯,鼻中尽闻女子体香,腹下一把*火熊熊燃烧起来。韩云娘醉心的坐在荆铁山怀中,阵阵男子气息薰的她芳心蠢动。这时她感觉到荆铁山热烈的反应,不禁飞霞扑面,赧然道:“铁山哥,你好坏。”荆铁山听的心中甜甜的,凑嘴过去吻上朱chún。韩云娘双手紧抱着荆铁山,重温爱情的滋味。

荆铁山双手温柔的在韩云娘身上游走,轻柔的褪去云娘衣裳。宛如冰雕玉砌一般的玲珑躯段呈现在荆铁山眼前,韩云娘肌肤胜雪,白里透红。荆铁山感到口干舌燥,狂乱恣意的吸吮香津玉液。韩云娘意乱情迷之际,忽地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传来,韩云娘啊的一声,双手紧紧抱住荆铁山,不准他移动身子。荆铁山感觉到怀中可人儿娇躯不断颤抖,表情痛楚,荆铁山惊慌的问道:“云娘,你怎么了?”

韩云娘脸色苍白,浑身颤抖,嘟着嘴儿埋怨道:“都是你不知轻重,只顾自个儿快乐,不管人家死活。”

荆铁山被韩云娘小女儿姿态弄得不知所措,尤其韩云娘尖挺的双峰在压在自己胸口,两人呼吸之间肌肤接触,肉体摩擦使的*火更炽。荆铁山稍稍抬起韩云娘的身子,韩云娘又是秀眉一蹙嗔道:“别动。”荆铁山感到无所适从,一双眼睛忽上忽下的打量韩云娘,他低头看到两人相爱处有血丝渗出,他又惊又喜道:“云娘,原来你还是处子。你怎地不早说?”

韩云娘红着脸嗔道:“这么羞人的事,我怎么说的出口,你啊!一点都不知道疼惜人家,弄的人家好痛。”

荆铁山嘻嘻一笑,右手搔搔头,不解的道:“怎么会这样?”

韩云娘看他傻呼呼的模样,噗嗤一笑,在荆铁山耳边悄声道:“梁公子说要等到我心甘情愿从他,他才会碰我,没想到,便宜了你这傻瓜。”

荆铁山没想过韩云娘是完璧之身,虽然暗骂自己粗鲁,不过他身子实在忍不住,只能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滑腻的冰肌玉肤,焦急又无奈的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韩云娘松开皓皓玉臂,在荆铁山耳边娇羞道:“反正这一下是一定要忍的,随你的意思吧!”韩云娘说完双chún紧闭,准备迎合荆铁山的怜爱。

荆铁山虽获首肯,但是韩云娘痛苦的模样让他心疼不已,动作更是小心翼翼。韩云娘痛楚过后,阵阵蚀骨销魂般的快感如海朝般袭来,此时她体会到身为女人的愉悦,随着荆铁山的摆动,口中不禁呻吟起来。荆铁山见韩云娘春情荡漾,娇喘声息刺激他原始慾望,动作开始肆无忌惮,双手紧抱佳人一逞男儿雄风。

两人初尝云雨,难舍难分。鏖战两个多时辰后,韩云娘全身香汗淋漓,软软的贴在荆铁山身上,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

荆铁山抚弄着韩云娘乌黑的秀发,嘴角带着幸福的笑容。寻思:“古人说声名富贵险中求,我是娇妻美眷险中求。声名富贵哪比得上真心人呢?”荆铁山低头看着娇美的脸庞,韩云娘樱chún泛起淡淡的微笑似乎做着好梦,只是眼角还挂着晶莹惕透的泪珠。荆铁山知道云娘甘愿为他背负罪名,抛弃一切,他心里对天发誓,此后必定用尽全心全意来疼惜她。

过了一个多时辰,韩云娘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荆铁山轻吻着韩云娘的秀发,闻着甜腻的体香,韩云娘缓缓睁开凤目,笑吟吟的看着荆铁山道:“你怎么不叫醒我?”

荆铁山笑道:“海棠春睡最美了。我舍不得破坏眼前美景。”

韩云娘柔媚一笑,眼波一转,心念一动,开口吟道:“海运催雨惊山鹊,翠碧风清鹊还巢。荆铁山笑道:“考我啊?”

韩云娘笑眯眯的道:“谁知你是真的变聪明,还是装的。”

荆铁山凑嘴过去亲了她一下,韩云娘坐起身来催促道:“别赖皮啊!”

荆铁山搔了搔头,张口道:“朔风激雪寒归人,皑皑月明人入梦。”

韩云娘句中之意是:海风吹向陆地,带来丰沛的雨量。大雨打在山鸟的巢上,山鸟被惊吓的四处躲避。一直到了雨水洗净树叶上的积尘,还与青山绿树原有的翠绿颜色。此时凉风吹拂,被惊扰的山鸟也回到自己的巢中了。

荆铁山对的是:北风带来猛烈的冰雪,侵袭着急着要回家的旅人啊。等到大地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白雪,此时风雪已经停了,乌云散去,黑暗深邃的天空,明月高挂。而回到家中的旅人却已经早早进入梦乡了。

韩云娘取的惊是荆的谐音,荆铁山对的寒是韩的谐音。

韩云娘笑靥如花,道:“原来你真的变聪明了,快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

荆铁山亦坐起身来,将从军时的经历一一说给韩云娘听。

韩云娘听的心惊胆战,她抚摸着荆铁山身上的伤痕,万般不舍的道:“铁山哥,你为了我受了这么多苦,我用尽一生也无法报答。”

荆铁山深情款款的道:“我不苦,你日夜替我担忧才是苦。”

韩云娘感动的垂首无语,珠泪暗滴。

荆铁山轻抚柳腰,问道:“你心中想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韩云娘道:“我一切都听你的,你决定就好了。”

荆铁山贼忒嘻嘻的在韩云娘耳边轻声细语一番,韩云娘听完面红耳赤,撒娇道:“你怎么学的这般油腔滑调。好不正经。”

荆铁山翻身将韩云娘压在底下,笑嘻嘻道:“传宗接代怎么说是不正经呢?”

韩云娘大羞,紧闭双眼不敢正视荆铁山。荆铁山乐的上下其手挑逗韩云娘,两人再赴巫山,共享鱼水之欢。

朝阳初升,天色渐明,金光照耀的满山灿烂辉煌。荆铁山带着韩云娘,往邺城缓缓而行。

路途遥远,荆铁山体恤的将韩云娘放在肩头上,两人心中充满柔情蜜意。

韩云娘两脚在荆铁山胸前晃汤,荆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情义两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