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八章 尔虞我诈

作者:令狐庸

8-1

淮水帮在小沛的紫龙分舵大堂上,一人独自坐在太师椅上,这人左手支颐,右手不安的在桌面上轻轻敲着。这人正是淮水帮的少帮主尚文野。

自从三日前在梁府见过梁钰琳后

,那娇美的面容一直萦绕在尚文野心中挥之不去。以他率性而为的个性,早该采取行动。但是他忍着澎湃的心情,静静的在等待探子的消息。

昨日才回到分舵的巴东喜,听到梁府发生的事,心中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在泗水上遇到的那个年轻人。只是他没预料到少帮主会和此人照面。巴东喜告知上情后,急忙吩咐属下四处查探,但是城府甚深的尚文野,竟然镇日失魂落魄,名义上是他叔叔的巴东喜真是感到不可思议,尤其巴东喜是个大老粗,完全猜不到尚文野是为情所惑。

好不容易在这第三天,绝命双剑的大哥胡不归终于跚跚归来。巴东喜不知道尚文野心中在打什么主意,此时在门外见胡不归回来,于是尾随入内,想要一探究竟尚文野见两人自门外走进,笑颜一展,拳掌相击啪的一声,站起身来迎接胡不归。

胡不归走到尚文野身前,躬身一揖道:“少主神机妙算,那蓝珏城果然去而复返。”

尚文野露出象牙般的贝齿,微笑着问道:“总共死伤多少人?”

胡不归道:“总共伤了十八人,不过,那十八人全部都在今早死在城外。”

“全死了?怎么会这样,那十八人是怎么死的?”事情出乎尚文野的预料,他的脸上充满困惑的表情,双眼凝视着胡不归,心中急迫的等待他的回答。

胡不归也是一脸困惑,他犹豫了一下,道:“属下不知发生何事,只知道这群人住在祥春客栈,昨晚毫无动静,没想到今天早上那伤者就全部都死了。属下曾亲自检查过伤者,他们受的全是皮外伤,但是死时筋脉俱断,显然是被人用重手击毙。属下无能,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何种手法。”

尚文野眉头一皱,问道:“那个人呢?”

胡不归额头见汗,语气颇不自然的道:“属下胞弟盯着那人,应该是在梁府附近吧!属下不敢确定。”

尚文野见胡不归眼神闪烁,双目一瞠,叱道:“你所言不实,多有保留,难道不知欺骗我的后果。”

胡不归心里一惊,身子一挫,右膝跪地道:“那个人身法有如鬼魅,属下兄弟两人根本无法靠近他。不过他确实是一直在梁府附近徘徊,这个属下敢以性命担保。”

巴东喜亲眼见过荆天云的轻功,他在一旁附和道:“那个年轻人轻功真的惊人,这我可以作证。”

尚文野听巴东喜出言相助胡不归,眼角瞄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巴叔叔早知此人,为何不及早防范?”

巴东喜听尚文野言中有责怪之意,一张黑脸涨的发紫,虽然尚文野嘴上称呼恭敬,实际上只是把巴东喜当做是下属而已。巴东喜心头虽然忿忿不平,但是碍于身份,只好忍气吞声的道:“我当时正在处理三江帮越区抢盐的事,一时分心没有留意此人,这是我的错,请少帮主依帮规处置。”

尚文野哼的一声,右手一挥道:“算旧帐又有何用?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出杀害三江帮众之人,否则这黑锅就要咱们背了。”

巴东喜闻言正好藉机发口怨气,他大声道:“三江帮最近老是到咱们地盘挑??,这回正好杀杀他们的威风。”

尚文野根本不理会巴东喜的发言,低头自顾自个儿的沈思起来,心想当时左氏兄弟死时口中喊的,寻思:“金?还是荆?或者是另有他意?这个人到底是谁?蓝珏城又是谁杀的?”种种疑问让尚文野陷入了迷雾之中。

让尚文野陷入迷雾的人正在梁府外的竹林中,他的背脊靠在冷冷的亭柱上,口中啜饮着陈年的女儿红,沁凉的冷风窜入衣袖,一股冰凉的寒意直上心头,此时正是将入白雪纷飞的时节。

虽然梁儒文示意让荆天云离去,但是荆天云知道对方已经色心大动,假意离去必有所图,于是暗中埋伏在梁府周遭,果然第二天就发现蓝珏城的踪迹。

荆天云对付这些人时,用了截心拳中的精妙招数。这招式有个名目,叫做“三日追魂”。将阴毒掌力打伤对方,外表上看不到明显伤势,但是三日后伤处阴毒掌力发作,届时经脉俱断。这招式不仅荆铁山没用过,连他的师祖三绝真人也没用过。究其原因固然是两人功夫已臻绝顶,能与之匹敌者寥寥无几。另一方面,根本没有使用这招式的机会。

荆天云考虑很久才决定用这法子,趁尚文野伤脑筋的时候,再想其他方法帮助梁家,这是荆天云心中打的如意算盘。如果能让三江和淮水两帮起冲突,那就更妙了。他心中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出招的时候,林外枯叶发出????嗦嗦的声音,荆天云侧身注视着来人,月下一人缓缓靠近,虽然身影朦胧,但是步伐轻盈,似乎是个女子。

银匹般的月光??将下来,柔柔的光影中,沈鱼落雁般的面容渐渐显露出来。荆天云脸上出现诧异的神色,暗暗忖道:“现在已过子时,为何梁家二姑娘会来这儿?”

潜藏在竹林中的胡不言目光也被梁钰琳吸引。忽然间他感觉身后一阵微风忽起,拔剑已经不及,胡不言双足一蹬,右手连着刀鞘往身后使出风起柳摆,瞬间三道寒光刺向后方上中下盘。手上长剑无着,胡不言知道此刻生死一线,他去势未停,只见林中一道黑影迅如惊雷般往梁钰琳扑去。

梁钰琳从父亲口中得知荆天云暗中保护梁家,心中想亲口向他道谢,并对当日无礼之过赔罪。这一晚梁钰琳在房中听守夜的护院提起荆天云正在凤栖亭中,于是悄悄的从后门溜了出来。她远远的看到亭中隐隐约约似乎站着一个人,这般深夜私自外出,而且还是会见单身男子,她心跳随着脚步越跳越快。只是万万没想到第一个迎接她的,是从黑暗中出现的一个面目狰狞的丑恶汉子。

梁钰琳还来不及惊叫,枯槁的五指离她玉雕般的脸颊不过咫尺。忽然梁钰琳腰间一紧,身子犹如腾云驾雾般的往后飘去。她惊魂未定,忽然耳边听到一人柔声道:“别怕。”梁钰琳尚未回过神来,月下两人却已经缠斗的难分难解。

寒光忽明忽暗,丝丝之声不绝于耳。荆天云施展凌空虚渡的轻功,足不点地的悠游于剑影之中。两人交手十余招,胜败已分。只是荆天云手下留情,胡不言宁死不屈,依旧咬紧牙根苦撑,清风随柳三十六式本是清灵飘逸,此时胡不言招式散乱,剑上威力大减。

荆天云大袖飞扬,右掌中宫直入。胡不言见状奋力往前一刺。荆天云中途招式一变,双手轻展,拂花散手初试啼声,一招花前月下,胡不言虎口一麻,长剑当的一声宛如流星般划破黑暗,长剑在空中发出一道银白的弧光,露在泥土外的剑身入犹自颤动不已。

胡不言往后了数步,失声道:“你是邺城飞龙荆大侠的什么人?”

荆天云微笑道:“正是家父。”

胡不言脸色惨澹,摇头苦笑道:“早知阁下是荆大侠的公子,小人万万不敢与公子动手。”

荆天云面容一整,严肃道:“家父对两位深感敬佩,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梁老爷是家父好友,得罪之处,还请两位原谅。”

胡不言闻言低头沈思不语,过了半晌,抬头凝视着荆天云道:“我兄弟两人受荆大侠大恩,梁府之事包在我兄弟两人身上。”

荆天云大喜,双手抱拳道:“还望两位鼎力相助。”

胡不言点点头,走过去拾起长剑,语气落寞的道:“真是虎父无犬子。”

荆天云道:“阁下过奖了。”

胡不言还剑入鞘,转身道:“请公子代为问候令尊,小人告辞。”说完不等荆天云回话,转身一纵跃入竹林之中。

黑暗深邃的竹林,好像是同情胡氏兄弟的遭遇般,将胡不言的身影护卫住,让人无从追寻。荆天云想起很久以前,父亲外出归来,有一段时间心事重重。有一天荆天云无意中听到父母亲两人的对话,那是关于胡氏兄弟的事情。

蓝衣剑客封随缘人品端正,交游又广,他被杀的消息因此迅速传遍江湖。荆铁山并不认识封随缘,只是受人之托协助捉拿两人。荆铁山亲访江西了解案情,没想到此事并不寻常,抽丝剥茧之下,终于水落石出。原来胡氏兄弟年届及冠,风随缘先帮胡不归提了一门亲事。风随缘一人亲自造访该户人家,以他的名声,这门亲事绝不是问题。当晚封随缘受对方招待,喝的酩酊大醉。没想到封随缘酒后乱性,等到他清醒后,这户人家一家七口都已经横??当场。封随缘大惊之下为了掩饰罪行,纵火湮灭证据。正好江西这时出了一个飞贼,于是封随缘金口一出,这案子便由这飞贼担了下来。

胡不归一桩美好姻缘就此被破灭,心有不甘,于是兄弟两人四处捉拿这个飞贼。

没想到这飞贼竟然是个女的,一场激斗之下,胡不言和这女飞贼竟然情愫暗生,而且两人由这女飞贼口中得知,当时女飞贼并不在江西。两人感觉事有蹊跷,于是回到案发现场明查暗访,竟然发现师父当日夜宿在此地。两人回到封府才知道,封随缘将前来找胡不言的女飞贼杀死,图个死无对证。胡不言心痛之余,找师父对质。封随缘见纸终于包不住火,心中有愧之下,当天夜里仰葯自尽。

胡氏兄弟被封随缘扶养长大,没想到事情会如此收场。万一师父心虚自尽的是传了出去,那师父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两人心意相通,从此背负弑师之罪亡命天涯。荆铁山在两人受围困之时出手相救,两人恳求荆铁山千万不能说出事情真相。

为此荆铁山才闷闷不乐。韩云娘劝告荆铁山要体谅两人心意,既然事已至此,他两人自有打算。后来两人加入淮水帮,荆铁山虽然感叹两人大好前途就此断送,但是荆铁山心中唯一感到安慰的是两人终于有了栖身之所。

荆天云心中一丝同情油然而生,暗道:“污秽沈沦的池里,竟然有皎洁无瑕的荷花。尚文野永远也不会知道身边的人重情重义的一面吧!”

8-2

夜已经深了,月光虽然明亮,但是冰冷的秋风轻轻吹来,梁钰琳浑身起了一阵哆嗦。眼前之人一动不动的站着,在月光下更显的凄凉诡异。刚刚生死搏斗的余悸犹存,梁钰琳有些惶恐,她不知道该不该出声呼唤荆天云?只好就这样陪着荆天云站在林中。一朵乌云悄悄蒙上月儿,林子里一下子漆黑一片,梁钰琳衣衫单薄,寒冷加上恐惧,她的身子起了寒战,牙关也不禁格格作响。

身后发出声响,荆天云这时才回过神来。他急忙转身藉着星光看着梁钰琳,关切的问道:“梁小姐,时候已经这么晚了,你这么单独外出,梁老爷会担心的。”

此时乌云飘过,梁钰琳的头发光滑柔美,月光下看起来就像缎子一般。梁钰琳听到荆天云说话,松了一口气,嫣然一笑道:“荆公子日夜守在庄子外,小女子代替我爹爹多谢公子大恩。前些日子小女子冒犯之处,请荆公子原谅。”说完盈盈一福。

荆天云赶忙回礼,谦虚的道:“区区棉薄之力,何足挂齿。至于当日情势混乱,小姐与在下素昧平生,无心之失,小姐不必耿耿于怀。”

梁钰琳轻柔一笑,身上紫色罗杉随风摆动,薄薄的轻纱好像是透明一般,荆天云眼前的美丽佳人就像罩着一层淡淡的雾,飘渺宛如仙女。荆天云看的有些心荡神驰,双眼竟然舍不得移开一会儿。

梁钰琳看他痴痴的瞧着自己,心头小鹿乱撞,双颊浮起淡淡红晕。梁钰琳轻咬红chún,轻轻道:“荆公子,刚刚那人是谁啊?”

荆天云闻言一震,赶紧收回目光,心中暗自悔恨:“我怎么这样失礼,还好我不是真的想入非非,不然怎么对的起巧儿。孤男寡女在这时候同在一处,被人撞见可是百口莫辩。可是我总不能留她一人在此吧?”

荆天云见梁钰琳难耐夜风沁凉,心念一动,道:“深宵露重,在下送梁小姐回府,以免小姐受了风寒。”

梁钰琳双眸湛亮如星,瞟了荆天云一眼,语气哀怨的道:“荆公子还在生我的气啊?不然为什么要赶我走?”

荆天云没料到梁钰琳会这样想,心中吃了一惊,急忙辩解道:“这个。那个。不是,在下说的不是你想的意思,那是。我真的是为了小姐着想。”

梁钰琳看荆天云脸上慌乱的表情,不由的暗自窃笑,又有些埋怨,心想他真是一个不解风情的鲁男子。梁钰琳存心要耍耍他,小嘴儿一噘,道:“我都不怕,你堂堂一个大男人,却比我这弱女子还矫揉做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八章 尔虞我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