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第九章 人心叵测

作者:令狐庸

9-1
东郡(濮阳)也算是个大城,笔直的青石板堆??叠成的街道,左右往来络绎不绝的贩夫走卒,此起彼落的叫卖之声不绝于耳。木制的推车发出喀喀喀的声响由远而近,车上的旗子迎风猎猎作响。大小孩童在街道边追逐嬉戏,旁若无人。

荆天云出了客栈后左顾右盼,右手摸了摸后颈,心中正想着该往哪儿去才好?

忽然左方街口一阵騒动,继而喊声震天,叫骂声中夹杂着女人哭声。

荆天云大感好奇,举步往前穿过层层人墙。只见许多人拿起手边的东西往同一个方向扔去。荆天云惦起脚尖,看见一名穿着灰色破布的妇人蜷缩在墙角。众人不知为何往她身上砸东西,那妇人左手张开不知罩住什么东西。荆天云虽然不明究竟,但是这么多人欺负一名妇人,荆天云见状激起侠义心肠,轻吒一声跳过众人头顶挡在妇人身前,右手一捞接住迎面而来的木棒。荆天云木棒上翻下滚,劈哩啪啦的将众人扔过来的东西原物奉还,众人纷纷躲避,惊叫声中一哄而散。

众人散去后,荆天云转身看着全身颤抖不已的妇人,轻声道:“这位大娘无须惊慌,那些人已经散去了。”

那妇人脸庞微微一侧看着荆天云,荆天云见她年纪不过三十左右,油头垢面,鬓发杂乱,身上破布污秽不堪,脚上也没着鞋袜。荆天云心下怜悯,蹲下来恭敬道:“大娘有何委屈,在下能力所及,必当效劳。”

那妇人还是怯生生的不敢答话,偶而眼角偷瞧着荆天云。毕竟这样一个相貌俊挺的青年侠士出手相助,对这身世坎坷的妇人而言,还是头一遭遇到。

荆天云软言相询,那妇人却不答话,他无奈的耸耸肩,从怀中取出一锭金元宝,塞在妇人手中,道:“这些钱虽然不多,但是足够让你安定一段时间,若是还有困难,到云来客栈找张掌柜的,就说是荆天云要你去的,他会想办法安顿你的。那妇人盯着手中的金元宝,忽然手一推,将元宝交还到荆天云手中道:“我不是乞丐,不需要别人施舍。”

荆天云没想到这妇人这样高傲,一愣之后,急忙道歉,道:“大娘您别误会,这不是施舍,而是在下的一点心意。”

那妇人哼的一声,转头不答他话。忽然妇人怀中一个少女探出头来,对着荆天云嘻嘻一笑。

这女孩面貌清秀,双眼更是灵动有神,只是脸色过于苍白,大概是三餐不继的关系。

荆天云对着她做了个鬼脸,那女孩子笑着吐了吐舌头又躲回母亲腋下。忽然一阵寒风吹来,那妇人紧拉着身上的破衣,巍巍颤颤的站起身来。那少女此时走到母亲身旁,脸上两个浅浅的梨窝,笑容可掬的看着荆天云。荆天云笑了笑正想劝那妇人收下金元宝,忽然见那少女左手里着白布,往母亲怀中靠去。

荆天云见状,失声叫道:“你是拳娘?”

那妇人闻言全身一震,转身拉住少女往巷子跑去。

这妇人被称做拳娘夫人,她的娘家非常贫穷,拳娘的父亲早亡,自小随着母亲四处流浪。拳娘夫人流浪的原因,其实并不是贫穷,而是她的女儿天生畸形,左手掌一出生便紧握不放。她为了不想让女儿被人取笑,所以才四处漂泊。少女的左手一直里着白布,因为三绝真人云游四海时,曾经遇过这女孩儿。拳娘夫人心中一直记着三绝真人的话:“这女孩子有机会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无上地位。哪天遇到她的真命天子,她的手就会打开。不过世间福祸难以预料,有了崇高的地位未必是好事。平淡也未必是坏事。”

拳娘夫人只管记得三绝真人前半段的话,而不管他劝告。虽然后来有多位太守,将军前来一试,但是全都败兴而归。这些人心中不忿,于是口不择言。以讹传讹之下,最后流传成这少女犹如妖魔鬼怪一般,因此俩人才四处遭到歧视。

荆天云曾听师祖提及此事,没想到此时真的遇上了。他曾对这女孩心生同情,于是大步追了上去,大声喊道:“夫人别慌,在下是三绝真人的徒孙。”

拳娘夫人慌乱之中一转身,进了一间巷底的一间破屋子。

破屋内残垣破壁,窗门破败,大梁倾斜,满地的碎裂瓦砾,毁坏的屋顶??下几许光华。

荆天云跨入屋内,那妇人坐在大梁旁,拳娘嘟着嘴儿看着母亲,又转头看看荆天云。

荆天云上前弯腰看着拳娘道:“小妹妹,你别怕,哥哥是三绝真人的徒孙。你们四处游荡也不是办法,不如让哥哥帮你们找个安身之处,好吗?”

拳娘吐了吐红红的嫩舌,道:“我娘不会同意的。”拳娘的声音清脆悦耳,荆天云听了心中一股暖意直上心田,不由的感到全身舒泰。

拳娘夫人两眼瞪着荆天云,疑惑的问道:“你真的是真人的徒孙?”

荆天云微笑道:“如假包换。我师祖带我爹去找仙丹妙葯了,不过师祖有交代,一定要我好好照顾你们俩人。”荆天云当然是骗她的,不过这少女这般讨喜,他也不忍让这女孩再经风霜之苦。

此时妇人陷入沈思,她心中犹豫着是否要接受荆天云的好意。

不过拳娘心思灵敏,看母亲脸色就知道母亲已经心动,高兴的露出贝齿盈盈一笑,右手握住荆天云道:“好哥哥,你叫荆天云是不是?”

小手柔嫩滑腻,宛若无骨。荆天云虽无邪念,但是男女授受不亲,他轻轻挣脱她的小手,轻声道:“小妹妹听到刚刚我说的话了,跟哥哥回去好不好?”

拳娘脸色一沉,语气无奈的道:“可是我怕替你添麻烦啊!”说着举起左手,气道:“都是这只手啦,害的我们多躲西藏的。”

荆天云摇头笑道:“这可是千金难求的玉手喔。”

拳娘听荆天云取笑,鼻中哼的一声,右手解开缠在左手的白布,高举左手道:“你看,没什么不同啊!”

拳娘的左手握拳不开,肤色因为长年不见天日,所以显的有些惨白。荆天云毕竟还是年轻人,他好奇的看了半晌,问道:“小妹妹,哥哥可以摸摸看吗?”

拳娘左手往前一伸,右手握住荆天云的左手,嘟着小嘴儿道:“你不相信,你摸摸看就知道了。”说完将左手塞入荆天云左手,道:“你看,没什么不一样吧?”

荆天云没想到这拳娘说做就做,心中着时吓了一跳。他赶紧缩回左手,随口回答道:“是没什么不同。”

忽然间那拳娘大叫一声,声音中充满惊喜和兴奋之意。拳夫人被这声音惊醒,只见那拳娘白晰如雪,纤长如葱花般细嫩的五指缓缓打开,她的手掌散发出浓郁的香味,刹那间满室馨香。

拳娘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往前扑进荆天云怀中,又叫又哭的道:“就是你,没想到就是哥哥你,你是我的真命天子。”

荆天云心中茫然,暗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她不是有位高权重的命吗?”

拳娘夫人露出狠毒的眼光,上前一扯那少女,对着荆天云道:“这件事你别说出去,你知道吗?”

荆天云一愣之下,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吞吞吐吐的道:“夫人,您这话从何说起?”

拳娘夫人用力将拳娘拉了出去,少女挣扎着回头看着荆天云。荆天云啊的一声回过神来,接着大步追了出去。

拳娘夫人一面快速离去,一面对着荆天云道:“我女儿将来要作皇后的,怎能跟你在一起。”

拳娘哭喊着道:“娘,女儿是哥哥的人,您别这样。”

荆天云一时间踌躇不知道该不该追上去。拳娘哭声渐渐远去。荆天云心念飞转,寻思:“既然是上天注定的,我不该逆天而行。”他打定主意后,双足一蹬追了上去。

街道上人潮汹涌,荆天云举目望去,极尽之处不见俩人踪影。他心中怅然,暗自打算在这儿多待几天,仔细寻找俩人。

荆天云万万没想到,从此以后再也没见过拳娘。

后来拳娘的事传到汉武帝的耳中,汉武帝好奇的找来拳娘。一摸之下,拳娘依照母亲的吩咐打开左手。由于拳娘的事流传已久,满朝文武百官齐声恭贺皇上。汉武帝大喜之下封了她婕妤的女官。她替汉武帝生了一个男孩子,取名弗,这孩子就是后来的汉昭帝。不过正当要母凭子贵之时,汉武帝下了到昭书将拳娘处斩。

拳娘入宫后一直战战兢兢,纵有犯错也都是小错,没想到平日宠爱她的皇帝会忍心将她处死。原来汉武帝当时已经六十多岁,他有心立弗为太子,又怕自己天命不长,不知到时候是否会重演外戚乱政的祸事?未雨绸缪,只好狠心将拳娘处死。

荆天云有些失望的往城外慢慢走去。忽然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靠近。他身子一侧打算让道,没想到这脚步声竟然停在身后。

荆天云一转身,心中登时明白,原来是刚刚在客栈见到的那五个三江帮众。

段水柔一双锐利如刀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荆天云。寻思:“为何尚文野要三江帮捉这人,难道他自己没把握吗?这人到底是谁?”她看了半晌,冷冷道:“阁下尊姓大名?”

荆天云对三江帮殊无好感,此时段水柔又不客气的开口询问,好像自己是她的俘虏。荆天云哼的一声,双眼瞧着天空,语气冷漠的道:“江湖多歹人,恕不相告。”

段水柔身后的一个方脸汉子大喝一声,往前一站,怒道:“臭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三江帮做事还没这样低声下气过。他妈的,rǔ臭未干的小伙子,今天我铁手姚霸非给你一些教训不可。”姚霸反手抽出身后的两支黝黑的铁爪,爪尖闪着湛蓝色的光泽,显然爪上??有剧毒。

姚霸大声叫骂,一些百姓好奇的围了上来。荆天云眉头一皱,心想不能伤及无辜,不理会他的挑??,转身离去。

姚霸哪受过这等侮辱,大吼一声,铁爪往荆天云背后抓来。荆天云冷笑一声,双足一点,飕的一声,身子如箭离弦般往前窜了出去。眼前之人眨眼间失了影子,姚霸心下一愣,随即迈开大步追了上去。

段水柔心中也暗自讶异荆天云的轻身功夫,只是三日期限转眼便至,此时丝毫不能大意,于是脚下也施展轻功,两个起伏便超过姚霸。其余三个人连同姚霸紧追在后。

荆天云一口气奔离五十余哩,轻松的一抬腿,纵身跳上路旁一颗大石上,盘腿闭目养神,静待三江帮众到来。

万籁俱寂,路旁芦草摇曳生姿,猛地一阵狂风吹起一片尘沙,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段水柔等一帮人终于来到荆天云身前。

荆天云好整以暇,以逸待劳。段水柔吐了一口气调云呼吸,耳听身后众人鼻息依旧杂乱。这一段路实在折腾人,她不知道眼前之人到底是什么来历,轻功竟然如此高强。

荆天云缓缓睁开双眼,张口打了一个哈欠,疲倦的道:“你们怎么这么久才来,找不到路啊?哈。哈。”他说完哈哈大笑,三江帮人个个咬牙切齿,似乎恨不得扑上来将荆天云碎??万段。

段水柔养尊处优,未曾受过这般奚落,俏脸一扳,怒道:“你别得意,我们有五个人,难道还拿不下你?”

荆天云双手往下一撑,腰一挺,轻巧的从石头上下来。荆天云拍拍双手,一脸疑惑的道:“像你这么美的姑娘,一直追着我跑,不怕别人说闲话吗?”

段水柔双眸一瞠,叱道:“废话少说,抓了你交给尚文野,他便会释放我们三江帮的人,你乖乖束手就擒,别自寻死路。”

荆天云讪然一笑,语多无奈的道:“你们黑帮的事,怎么扯到我的身上来?你这么听尚文野的话,看来你们关系匪浅。”

段水柔更不答话,锵的一声,长剑出鞘往荆天云足下削去。其余四人见二小姐出手,亦揉身而上。

荆天云见段水柔剑尖来势巧妙,暗道一声:“好,越女剑法。”他一个回身,右脚往后踢中姚霸手腕,双掌和其中两名汉子一拍,砰的一声巨响,掌风激起阵阵尘沙。

双方交手数招,荆天云暗自惊讶。这其中未知姓名的三人,拳法精湛,内力浑厚。虽然自己仗着轻功东躲西闪,但是时刻一久难免落败。

“好汉不吃眼前亏”荆天云右手食指轻弹,一缕劲风打中姚霸笑腰穴,姚霸往后一退,哈哈大笑起来。荆天云趁着众人眼光瞧向姚霸之时,脚下运劲反身一跳,身子有如脱兔般迅捷,倏而不见踪影。

段水柔脸色一变,急呼道:“别让他逃走了。”只是荆天云消逝的无影无踪,众人只得分成三拨去找荆天云。

段水柔在众人之中轻功最好,往前奔了一阵子后,忽然丝的一道闪光从天空劈了下来,接着轰隆一声巨响,不一回儿开始落下黄豆般的雨点。她看见前方有一间破屋子,便奔向破屋避雨。

破屋内已经有人生了一堆火,炽热的火舌吞吐不定,屋内本来阴湿,这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人心叵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柔情》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