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10章 凶劫险谋侠女心

作者:令狐庸

外面的两个人贴着窗子听了一听,然后打开了窗户。极小心地向里面扔了一块石子,觉得万元一失之后就跃了进去。

外面房子上的几个人见下面的两人已经得手,急忙从房顶上跃了下来,都从外面向房间之中跃进去。

可是他们刚刚跃进去就又都一个一个地跳了出来。

他们进去时是一声不响地进去的、他们出来时却是如见鬼脸一般。哇哇大叫着。纷纷抽出了兵刃。

独孤看到他们进去的时候身穿黑衣。不知为何,出来的时候,竟有几个人变成了穿着白衣出来。

这当真是怪异之极,同时也是骇人之极。

外面的人们大叫大嚷的却是不敢进去、而先前进去的那两个人却是一直无声无息了。

猛然之间,里面有人披赤条条地抛了出来。

众人惊呼声中,又有一个被赤条条地抛了出来。人们正在上前去查看那两人的时候,不提防屋里跃出了两个庞然大物。

那两个庞然大物发出怪异之极的低吼声,一个巨大的头颅足有车轮大小,身子却如人的身子般大。

两个怪物—出窗子就跃起来向那些围攻的人们扑过去。那些人急忙惊叫着散开了。

那两个怪物却—扑出圈子就再也没有回头,竟是人立起来一路大笑着去了。片刻间没有了踪影。

独孤分明听得出来那是人的笑声、竟是惊说不出话来。

可以说。若那两个人当真是人的话,独孤想象不出他们的武功会有多高。

因为他们的轻功太高了。独孤从未见过跑得这么快的人,整个客店立时闹得沸腾起来。

在人们的喧闹声中,香姑却返身将窗子关上了。笑眯眯地问道:“好看么?”

独孤疑惑地问。”到底是怎么同事?”

香姑道:“明天早上你自然就知道了。”

独孤道:“这两天你天天为我安排得好好的。为什么却不肯见我?”

香姑道:“我为你安排的好好的?我也正要问你呢!你想想看,若是我给你安排。会是这么大张旗鼓的么?我想帮你隐藏行踵都来不及,怎么会这么大张旗鼓地把你的行踪宣扬出去?”

独孤道:“都是那匹白马。他们都是看马认人的,否则店小二怎么认识我?”

香姑道:“把白马卖了罢。”

独孤道:“我不卖。”

香姑道:“你先前可是想卖的。”

独孤道:“那是跟你说着玩的,也是为了骗几个银子花,你知道。那马无论卖给谁、卖多远。听到我用啸声唤它都会回来。”

香姑道:“我是贼、你是个骗子。咱们俩扯平了、好了。

现在好好睡觉,明天好接着赶路。”

独孤道:“睡觉?怎么睡?只有—张床。”

香姑道:“那就不睡了么?”

独孤道:“这两天见不到你挺想你。够跟你说说话。”

香姑道:“这两天没见你你好象变了。”

独孤道:“怎么变了。”

香姑道:“变得会说话了。我爱听你这么跟我说话。”

独孤道:“古语说。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看来有些道理,我觉得你也变了”。

香姑道:“我怎么变了。”

独弧道:“我不知道:“反正是变了。变得我想跟你说话了”

香姑道:“你想跟我说甚么?”

独孤道:“你再不会不辞而别罢?”

香姑道:“不会。”

独孤道:“我的话说完了。”

香姑道:“可是我的话还没完。从现在起,你得听我的。

不能让别人再知道我们的行踪,你知道:“那样太危险了。”

独孤道:“好。我听你的就是。”

第二天一早,那家客店中走出两个阔商模样的人,钻进了一辆带篷的马车之中向东进发了。

这两个人便是独孤和香姑。

当地带篷的马车极为罕见。因此这辆马车从官道上一走,立即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香姑今天亦着男装,一件华丽的藏蓝色丝绸长袍,再加上一柄折扇和一顶紫金镶边的文士幅,使她看上去既象一个商人,又象一个富家俏公子。

这打扮实际上有点不伦不类。但她觉得这样打扮起来很合适。

独孤则刚好与她颠倒过来。他穿了一身白衣;却扎了一条镶金的宝蓝色腰带、为的是把软剑藏在里面。

他的脸在内衣的衬映之下更显苍白,但却把他显得高贵之极。

香姑开玩笑说。他的这一身装束看上去有帝王之相。

独孤没有笑,脸上却掠过一抹忧色。

将近午时,两人来到了一个村口。

独孤道:“我们把白马寄养在村中罢?”

香姑道:“不用,让它跟着咱们走好啦。”

独孤道:“那咱们的这些做作只怕是白耽误了工夫了。”

正说着话,忽听得村口有人大声叫:“师妹来啦,是我光看见的。”

另一个沙哑的声音道:“你先看见的是车,我才先看见的师妹。”

前一个响亮的声音道:“师妹是坐在车中,看见了车就看见了师妹,你连车都没看见,却如何能看见师妹。”

那个沙哑的声音道:“你没听说相马相骨。看英看土么?

能不见而见人,那才叫真本事,真学问、真能耐、真功夫呢。”

响亮的声音道:“你牛不光吹得大,也吹得多、吹得广:吹得死。你看见师妹在车中么?”

沙哑的声音道:“自然看见,她就在车中,正在与那青年男子相亲相爱。”

响亮的声音道:“小声点。不要让师妹听见了打你耳光。

那你还看见甚么,师妹穿甚么衣服。”

沙哑的声音道:“师妹么,师妹没穿衣服。”

响亮的声音道:“啊!”

这时香姑已然从车上跳了下来。脸气得通红,喝道:“你们两个瞎说甚么?看我不打你!”

说着当真过去。在那个矮胖的大头人脸上打了一掌。

这一掌虽然响亮之级,但显然并不如何疼痛,那个矮胖的大头人非但不怒。反而傻笑起来,道:“就是我眼力好,我就看出师妹没穿衣服……是穿着袍子呢。”

那个声音响亮的,是个瘦高个,见了那胖子挨打。也傻呵呵地笑了起来道:“还是我有眼光,我早就看出你要挨打!”

独孤走下车来,被他们搞得糊涂起来。

香姑道:“这是我的两个师兄。说完了指着那个高的道:“他叫公羊渊。”又指着那个胖面矮的道:“他叫公羊博。”

转过头向独孤道:“昨天晚上就是他们两个捉弄了那些想要暗算你的人。”

独孤向他们一抱拳道:“多谢两位相助。”

那兄弟两人一见独孤如此客套。竟是楞了一下,但随即来了精神,公羊博道:“没甚么没甚么,这只是举手之劳,也就是在那些人身上扒这么几件衣服,好说好说。”

公羊渊道:“这行当我的轻车熟路之极;每天都练习那么一遍两遍,三遍四遍的,举指之劳,举指之劳,不劳公子柑谢。”

公羊博道:“不劳独孤公子相谢,是独孤,你知道么,我记住了而你没记住。”公羊渊道:“我也知道他叫独孤,直呼其名乃是不懂规矩的小儿所为,你记性还可以,就是不太懂规矩,只怕又要吃些耳光甚么的。”

香姑知道他们辩起来要没完,打断了他们道:“东西呢?”

瞬时间灰影一闪,独孤还没有看清是怎么一回事,那两人已然不见了踪影,在他错愕之际,两人已然从一棵大槐树上跃了下来、各提着一个巨大的包袱。

这两个大包袱显然便是昨日夜间两人的大头了.香姑把包袱打开,把衣服一件件地拿出来。

独孤顿时明白了香姑的用意。

他亦过去看着。

但他们几乎一无所获。在这些衣服上面没有任何帮派的标记。

这些衣服都是日常百姓穿的衣服.香姑皱起眉头来。显然这个对头比她想象的要狡猾得多.香姑道:“公羊渊、公羊博,你们两个牵了白马在前面走。记住了,装做好象是不认识我们的样子。”

公羊渊道:“这事情我是记得牢的;只怕是他到时候要跟你们打声招呼,那我也就不能再装了。”公羊博道:“我记性比你好,怎么会先打招呼;定然是你怕记不住先往我身上栽。”独孤唤来了白马。那马对独孤甚是亲热。

公羊兄弟见了,一致要求独孤教他们这唤马的法儿。

香姑道:“你们须得寸步不离白马;若是把马看丢了,我定然找你们算帐。”

公羊渊道:“这么好的马,自然不会丢。”公羊博道:“就是,我丢了,马也不会丢,小师妹只管放心好了。”香姑道:“马既然不会丢。你们也就不用学这唤马的法儿了,快去要。”奇怪的是,那两兄弟之间尽管缠夹不清。香姑说的话,他们却都奉为圣旨一般,听了香姑如此说。牵马向前面去两人便坐进车中,亦是打马向前行走,吃晚饭时,他们刚好来到了一个集镇。

那镇子甚大,独孤本来以为随便找—家餐馆吃些便饭。

晚上好趁凉再赶些路程,香姑却道:“我们已经几日没好好吃饭了,今日咱们找一家最好的酒店。好好地吃上一顿,想喝酒时,就喝得尽兴一些,若喝得酒醉时。就在这镇上歇宿罢了。”

独孤道:“晚上多赶些路,明日天午时我们再喝你看如何?”

香姑道:“你道这镇叫甚么镇?”

独孤道:“太白镇。”

香姑道:“是了,这镇还有别一个名字叫醉仙镇,若是在这个镇上不饮酒,可是称不上雅士,若是在这个镇上不醉倒,便算不上仙人呢。”

独孤听了大笑起来。

他几年从来没有大笑得这么开心过。自从在鸣凤庄上被蛇咬之后、他从来没有大笑过。

两人来到了镇中的醉仙楼。

才到楼下,就听得楼上大声叫:“找已经喝到第十八腕,自然是我胜了!”听声音正是公羊渊。

接着公羊博的声音传出来:“你喝了十八腕。你没见我还在喝么?你知道我还能喝几碗?你的十八碗好比是太行王屋二山,而我、我呢,则是那个挖山的老头,那老头每日挖山不止,而山却不再高,最后是那老头,老头胜了。你喝了十八腕,我一碗一腕地喝,总能喝到十九碗,二十腕、那自然是我胜了……”

公爷渊道:“那山不再高。因此处挖山的老头胜了,若是那老头挖山一尺而山长高—丈,那么就会越挖越大。你喝一碗我也喝一碗。我现在比你多三碗,再喝下去就会比你多六碗。六十碗、六百碗,那自然是我胜了……”

公中博道:“你能喝六百碗?你真能喝六百碗我就算是你胜了,否则就是你败了!店家,给他上六百碗!”

香姑和独孤这时走上楼来,见那兄弟俩坐在中央的桌子上,两人身前各摆了老大的—摞碗,正自赌酒赌到兴头上,根本没有看见两人上来。

那店家听说要上六百碗酒。马上跪了下来。

旁边的桌上各坐了一些商旅行人之流。都在饶有兴致。

地看那两人赌酒,也没在意两人的到来。

香姑似是早就料到这个结果、拉着独孤到靠窗的一个空桌前坐下,小声把小二叫来。要了一坛酒和四样小菜。

太白镇地处山西,小菜是当地的美食、极为有名的。因此香姑只点了小菜。

看那公羊兄弟时。却大鱼大肉地摆满了桌子。

店家走到公羊兄弟桌前,赔笑说道:“两位当真豪饮,当真是海量。这六百碗酒么……”

公中博道:“怎么啦。你怕我们给你银子是不是?”说完了满身掏银子。可是掏了半天也没有掏出来。

独孤就要过去。却被香姑拉住了。

香站小声道:“你好好看着。”

店家见他掏不出银子来。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敛了,说道:“这六百碗酒么,我上是上得来。只是二位客官须得把这三十三婉的洒钱先付足……”

公羊渊道:“你当我们要吃你的白食是不是?”

公羊博道:“你当我们两个没钱是不是?”

公羊渊道:“我们钱是多得很的。”

公羊博道:“都在我们师妹那里。”

这边香姑气得险些把一口酒喷出去。

店家马上顺藤摸瓜道:“那么你们师妹在哪里。快把她找来、她不吃饭可别饿坏了。”

公羊渊道:“我师妹自然跟一个镖亮公子在—起。”

公羊博道:“自然是有得吃有得穿。有得喝也饿不坏。”

店家道:“你们师妹有钱我是知道的。可是她几时能来付你们的酒钱?”

公羊渊道:“她自然会来。何必几时。”

公羊博道:“她就是不来。也用几时。”

店家道:“她不来你们怎么讨这酒钱。这可得说出道理。”

公中渊道:“我们定然会付你酒钱。办法是有的。”

公中博道:“决不了亏欠”

公羊渊道:“比如说,我们有衣服。”

公羊博道:“对。衣服也是银子。”

店家道:“那几个银子可是不大足……”

公羊渊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凶劫险谋侠女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