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15章 辣女吃醋侠士情

作者:令狐庸

一时间全场哑然。执法长老亦是吃惊万分地看着独孤,好似听到了极为可怕的消息一般。

因为江湖上任谁一人若是背弃师门,都将成为众所不齿之徒,而独孤既承认跟羊舌之学过剑法,现在又说他不是混世三魔的弟子,显然已经有背弃师门的嫌疑。

但这并不是让他们最为吃惊的事情。

执法长老颤声问道:“你说甚么!”独孤一字一顿地道:“我说我不是那害死病仙翁的混世三魔的弟子。”

这一下众人听得清楚了,立时哗然。

龙长者问道,“你适才不是说过羊舌之是你师父的么?”

独孤道,“我是说过。但羊舌之是羊舌之,是一个人。混世三魔却是三个人,此其一;即便是我同羊舌之学过剑法,我拜了他为师父,我当时只答应了学他的剑法,却并没有答应说学他那么做人,此其二,有此二条,我所以敢说我并非混世三魔的弟子,而且我非但敢说不是他们的弟子,将来他们若是做下甚么有违天良的恶事,我定然会反对他们,与他们为敌!”

这番话说出来把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听得怔在了那里。

应该说这是一番义正词严的话,但由于内中对待师父的那么一种态度,使在场之人听了觉得极是刺耳,一时间众人都哑口无言地怔在那里。

洪七本想应和独孤说几句,但亦觉得对这样的见地无法赞同。

执法长老已一阵哈哈大笑,之后指着洪七道:“你自己听一听你都结交了一些甚么人,帮主会把大任交给你这样人么!”

洪七道:“我结交了什么人?”

执计长老道:“欺师灭祖之徒!丐帮帮主的大任历来由德高望众之人掌管,根本就与欺师灭祖之徒毫无干系!”

独孤冷眼看着执法长老.他实在是已经忍耐到了极限。香姑见了他的脸色,忙把他的银鱼镖收了过去,纳入自己怀中,

洪七亦气愤异常,但他强自压住了火气,因为他知道若是此时他出手毙了执法长老,必将在丐帮的弟子心中留下一个疙瘩,从此以后便再也无法解开,他的帮主之任也就不会让众人心服,那可是愧对者帮主病仙翁的。

执法长者亦是看出了这一点。但他并不是知道洪七出手之际就能立时毙了他,他只想激得洪七出手,好趁混乱之际寻求机会,夺到打狗棒。对于他来说,只要有了打狗棒,就相当于是做了帮主。

洪七看着执法长老,忽然灵机一动,道:“执法长老,你依你说,独孤应该怎么做?”

这一下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执法长老身上,想看看这位德高望众的执法长者如何回答。

执法长老料不到洪七会有此一问。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处于主动地位的,虽然在细节上流露了一些无赖作风出来,但丐帮弟子显然极是宽宏大度。并没有因为他将竹棒骗到手中又被夺去而责怪他,现在他都不能不正面回答,因为丐帮的弟子绝不会敬重一个拿不定主意的人。

但是他果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了。因为他若说独孤该尊敬他师父,那显然会令丐帮弟子愤怒,因为丐帮弟子已经恨透了混世三魔,但若是他说独孤应该大义灭亲,与混世三魔为敌,替恩人报仇,那又显然是在打自己的耳光,因为自己刚才还说此等作为属欺师灭祖。众人全都盯着执法长老,执法长老脸上的汗水立时流了下来。

洪七见“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已然奏效,心下暗喜,正慾开口揭穿执法长老妄图篡夺帮主之位的意图,猛听得周围的丐帮弟子惨号之声接连传来,只片刻之间,就有近十人摔倒在地上,在地上连连滚滚动着。

独孤正自奇怪,猛然间闻到了一阵腥臭之气,抬眼看去,也一时间惊得呆住了,不知是悲是喜。

只见不远的树林之外站着一人,手中牵着他的白马.一袭红色衣裙,却素淡不饰雕琢,面容美艳之极.两眼如雾,正自蒙蒙陇陇地盯着他看着,却是鸣风帮的帮主公冶红到了。

洪七亦看到了公冶红,但他惊异之极,不知公冶红如何会赶着蛇阵来到此地,并且向丐帮的弟子发动攻击。

洪七道,“公冶帮主,我们两帮素来交好,你这是何故?”

公冶红冷声道:“素来交好是不错,那是因为我爷爷做帮主。我爷爷尸骨未寒,你们丐帮就大举冒犯本帮,将帮众掳去十之二三,你却来问我这是何故.我爷爷将帮主之位传你,没料到你这么不成器,竟让属下帮众做出这等事来!”说完了,将白玉短笛又举在口边、悠悠地吹了起来。

一时之间腥风大作,成千上万的毒蛇又向前扑了上来,将丐帮的弟子挤在了一团,又有几名丐帮弟子倒在地上翻滚惨号。

丐帮弟子也往往在布袋之中装有毒蛇,以备在遇到强敌的时候使用,但那只是三条五条,最多也只是十条八条,纵是把数百名丐帮弟子所带得的蛇放在一起,也不过是上千条的蛇而已,却如何见过如此巨大的蛇阵?当下吓得个个睁大了眼睛,脸色紫涨,想逃跑时却已无路可跑.只是两眼盯着那些渐渐驱近的毒蛇、心中默念着老帮主保佑。

洪七道:“公冶帮主且住!”

公冶红将白玉笛放下来,看了一眼独孤,又把目光转到洪七脸上。

洪七道:“你且将那些无耻之徒指出来,主指是谁.我身为帮主自然会严惩这些无耻之辈!”

公冶红道:“你问问你的执法长老就知道了!”

洪七将目光转向执法长老,但他立时怔住,因为执法长老已然了无踪影。

洪七道,“公冶帮主是说那执法使者是主使?”

公冶红道,“不错,正是他在主使。”

洪七道:“好,我定当照帮规办事。这执法长老不但做此无耻之事,还勾结金狗,意图夺取帮主之位,当真是罪大恶极,他日拿获,我亲自押他到贵帮请罪,如何?”

公冶红道,“你话说得好听,却是在变着法儿护短,我适才明明看见他与你在争执.你为何不拿住了他照帮规办事,现下却要这样说,那也不过是因为你们都陷身在我的蛇阵之中罢了!”说完了又慾吹动短笛。

洪七急道:“公冶帮主且住,我实在并非有意放他逃走。实在是适才混乱之际他趁机溜掉了的,请公冶帮主看在老帮主面上,体恤这些无辜弟子的性命,赐予解葯。”

公冶红道:“我并没有说要饶你们性命,你自身尚且不保,如何却替他们讨起解葯来?”说完了,又将白玉短笛吹起来。

那些毒蛇又在慢慢地向前驱动,又有数名丐帮弟子倒在地上。

洪七又是吃惊又是焦急,却没有丝毫办法,只好跃身到前面,挥竹棒击打那些毒蛇。

丐帮弟子见了,终于相信洪七确是他们的帮主,一时间群情振奋,都是手提兵刃上前宰杀毒蛇,更有几名丐帮弟子主动跃过去护在洪七的同围,惟恐他们这位年轻的新任帮主有甚么闪失。

公冶红见下,微微一笑,短笛忽然变了调子,那些毒蛇瞬即好似有了灵性,都停住了不再向前驱动,却偶而地跃起来去攻击那些丐帮弟子。

独孤仔细地观察着蛇阵,看着看着,猛然之间心中大震,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

香姑觉出狼孤有异,急切地问道,“你怎么了?你没事罢?”

独孤仍是看着那些毒蛇,并不掉转目光,过了一会儿,方缓缓地说道:“这些蛇并不是公冶红驯出来的。”

香姑听了顿时松了口气,但马上觉得极是奇怪,她盯着看了那些毒蛇半晌,并没有看出些什么异样来,忍不住又问独孤道,“你怎么知道这些蛇不是她驯出来的?”

独孤道:“她没有那么高的功夫。”

香姑听了更是奇怪.道:“功夫?驯这些毒蛇也需要多么高的功夫么?”

独孤道:“驯蛇自然不需要功夫。”

香姑道:“那你说的是甚么功夫?”

独孤叹息了一声道:“这蛇阵之中隐藏着一套极高明的剑法,这套剑法由蛇使出来,已是这样难以抵敌,若是由一个武功极高的人使出来,那当真是惊世骇俗之极了

香姑听了,亦是心下大震,向那些毒蛇看过去,看了半晌,却仍是困惑地摇着头,不明白那些蠕动着的蛇阵之中到底隐藏着甚么剑法,再看一刻,觉得甚是没趣,便不再看那些毒蛇,而是将目光移向了公冶红。

公冶红这时虽仍是吹着白玉短笛,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独孤片刻,好似她不是在驱动那些毒蛇向丐帮的弟子们发动攻击,而只是在吹奏一支动听的曲子供独孤欣赏一般。

但这支曲子实在是难以令人欣赏的曲子,这期间又有几名丐帮弟子被蛇咬伤跌在地上,丐帮的守御圈子变得愈来愈小不说,那些被毒蛇咬伤的弟子被拉入圈子中间,惨号之声不绝,极是扰人心神,令那些在圈外抵敌的丐帮弟子手忙脚乱,被咬伤的人因此愈见增多。

金长老、石长老都是奋力与毒蛇拼斗着,但他们使用的是随手捡到的兵刃,极不称手,功夫自然是大打折扣。龙长者的钢杖已经被独孤用银鱼漂击飞,尚自没有来得及取回来、只好拾了那名被咬伤的八袋弟子的钢叉来用。金长老和石长老刚各捡了一柄长剑,拼命地挥舞着,显然两人对剑术都没有甚么深研,只是那么挥舞,仗着内力深厚,把剑舞得山晌,令那些毒蛇不敢接近,却毫无章法可言。

独孤只是那般呆呆地看着毒蛇,深然忘了周围的世界,更是想不起来用自己怀中的宝珠替那些丐帮弟子疗毒。

香姑忽然道:“公冶红在等你出面求她!”

独孤听了一怔,抬眼看公冶红时,见她虽是吹着白玉笛在不住地向丐帮弟子进攻,两眼却是一直雾蒙蒙地盯着他看着。他的心下一动.正慾开口时,却听得那边洪七已经开了口。

洪七道:“公冶帮主,你真的要将丐帮弟子斩尽杀绝么?”

公冶红放下短笛道:“这些脓包笨蛋留有何用,好事做不来,坏事却做不尽。”

洪七道:“我怎样做才能让你饶得了他们的性命?”

公冶红顿了一顿,眼睛向独孤扫了一眼道,“其实你有办法让我停下来的,只是你那些受了伤的弟子在两个时辰之内没有解葯,只怕终归耍倒霉的。”

洪七道:“我有什么办法让你停下来?”

公冶红道:“你只须让你的朋友用银鱼漂打死了我,我自然就停下来了,银鱼漂是暗器之王,谁也躲不过去,我自然也不例外。”

香姑听了,恨恨地哼了一声。

独孤却是从来没有想过要用银鱼漂打她,听她这么说,不由得楞住了。

洪七道:“我自然不会要他用银鱼漂打你,我须得怎样做,你才能给这些弟子解葯?”

公冶红仍是那般不喜不怒地道:“你怎样做我也不会给他们解葯的,除非是你的朋友打死了我,或者……”

洪七到此时方始明白这些丐帮弟子是借了谁的光,忍不住也把目光向独孤瞧了过去。

那些丐帮弟子见了帮主的神色,也都一齐把目光投向了独孤。

独孤道:“公冶姑娘,我求你放了这些丐帮弟子。”

独孤说完了这句话,所有的人一同把目光投向了公冶红。

公冶红道:“他们这么围攻你,你不是叫你的白马来救你的么?现下为甚么却替这些粪土不如的东西求起情来了?”

丐帮弟子听了公冶红如此说.脸上均现愤怒之色,但心下却都顿时觉出了一丝宽慰。因为他们从公冶红的话中感到了一线生机。

那些被毒蛇咬伤的丐帮弟子也都强自忍住了不叫出声来,把眼光可怜兮兮地投向独孤。

独孤正慾说话,却听得龙长老道,“我独眼龙活了大半生,当真是今日才知自己眼睛是全瞎了,独孤大侠,我在这里向你赔罪了!”说着竟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然后拜了下去。

金长者和石长老一见,亦是尽皆跪在地上。

这三个老人为自己之事绝不会求人如此的,今日为了本帮弟子却向一个少年行此大礼,足见对丐帮的赤诚之心。

独孤自然知道他们的心意,禁不住暗自替洪七高兴,便道:“三位长老请起,在下实在难以承受如此大礼。洪帮主有三位长老这样全心全意不计自己一身荣辱的前辈相助,他日定可光大丐帮,公冶姑娘、我求你是因为丐帮的帮主洪七是我的朋友。至今为止,他是我结交的第一位知名知姓的兄弟。”

独孤这一番话使丐帮的弟子从此后对新任帮主洪七感恩不尽,拥戴倍至。

公冶红听了,亦忍不住暗中点头,道:“想不到几日不见,你说话变得这么好听了。昔天之下,所有的人都叫我公冶帮主,只你独孤叫我公冶姑娘,所以我本该给你这个面子。但是你这次为你的朋友求得的面子,和你的朋友上次去我的面子正好两抵了,所以我这次虽然给你面子,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辣女吃醋侠士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