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16章 春宫床上逢笑魔

作者:令狐庸

公冶红的嘴chún向独孤吻了上去,顿时两人如遭雷击一般地怔住了,停住片刻,终于独孤忍不住张臂向公冶红抱了过去。

公冶红好似是觉出了独孤的这一个动作,整个身体都似是欢呼着迎接独孤的这一动作,从灵魂深处发出了一声低鸣。

这是荡人心魄的一声低鸣。

但是接着两个人都僵住了,再没有发出那般焦灼的声音,只剩下粗重的喘息之声。

独孤的手并没有抱住公冶红,而是停在了空中,就那么两手张开着僵住了。

他被人点了穴道。

公冶红也被人点了穴道。

两人片刻之间便明白发生了甚么事情,不约而同地问道:“谁?”

没有任何声息。

公冶红问道,“你怎么了?”

独孤道:“我象是被人点了穴道。”

公冶红道,“我也被点了穴道。”

狼孤顿了顿,问道:“是哪一位前辈在这里,还请出来说话。”

黑暗之中还是没有任何声息。

公冶红正慾说话,猛然之间一阵刺耳之极的笑声响了起来,好似是来自地底深处,又好似是来自很远的地方。

这笑声好似是一个内力极高的人用手将长剑一截一截地折断的声音。

这笑声不绝地传来,二人初时但觉得这笑声只是难听之极,刺耳之极,到得后来,那笑声便好似是那发笑之人用利刃在两人的脏腑之上用力刮割一般。

独孤听了禁不住心下大震,低声说道:“是笑魔。”

这三个字虽是说得声音极低,但显然已流露出了恐惧之意。

公冶红听了亦是心中一震,轻声道:“会是他么?我听爷爷说过,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独孤正慾插话,那折断利刃似的笑声忽然停了下来,一个同样难听声音传了出来:“你爷爷是谁,他怎么知道我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

公冶红和独孤都是一惊。

两人听得那人的笑声传自很远的地方,却不料这么小声地交谈却被他听了去。

公冶红道:“我爷爷是丐帮的帮主病仙翁。”

笑魔道,“他么,那个病鬼还活着么?”

说话之间风声响动,两人均觉出是有人站在了床前。

公冶红没再说甚么,她不知说出病仙翁已经故去这件事是祸是福,因此她甚么都没有说,只是喘息着。

笑魔又笑了起来,两人被他的笑声搞得难受之极,但又没有办法可想,因为穴道被点,半点也动不了。

笑魔笑够了,于黑暗中说道:“好,好,这当真是天赐良缘,你们两个做了好事没有?”

独孤尚自没有听懂这句话是甚么意思,公冶红已是愤然骂了出来道:“你老不要脸,为老不尊,胡说八道些甚么?”

笑魔又是一阵大笑,道:“听你骂得中气十足,看来是尚自没有做出来,亏得我来得及时,哈哈,及时!”

独孤奇道:“甚么及时?你不是早就在这洞中的么?”

笑魔道:“若是我早在洞中,便不会让你们这般双双睡在这春宫床上啦,你道我会冒这样大的险么?若是我迟来一步,你们两已经做了出来,那可真是千古恨事,哈哈……

这下两人都被他说得糊涂了。

笑魔一阵大笑之后,又继续说道:“这真是天助我也,老天有眼,老天有眼,送来这么好的两个娃娃,哈哈,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说完了就听得哧的一声响,笑魔点燃了火绒,没有去点石上的灯烛,先自迫不及待地举着火绒向独孤和公冶红脸上照过去。

独孤与公冶红亦是向那笑魔看过去,这一看不打紧,公冶红竟是如见鬼魂一般地尖声叫了出来,独孤亦是惊得寒毛直竖。

但见眼前的一张脸孔说不上是人是兽。头发赤红,蓬乱地披散下来遮去了大半个脸,那剩下的半个脸说不上到底是甚么颜色,黑黄当中好似混着蓝绿,兼且皱纹密布,纵横交错,在这交锗的皱纹之中有两个深坑,那坑底有两个大珠样的暗红色的眼球闪亮闪亮地在盯着两个人看着。

瞬即那火绒又熄灭了,那个怪物看罢了两人竟是半晌没有出声。

独孤仍然被公冶红抱着,明显地感到了她的心因为恐惧而咚咚地跳着,在这一个瞬间,他觉得好似顿时与公冶红近了许多。

过了良久,那笑魔方始叹息了一声,道:“可惜呀,可惜,多么好的一对壁人,不过,既是上天已是这样安排,你们两人须是怪不得我。”

他愈是这样说,两人心下便愈是紧张,一时间不知那笑魔要如何对待他们。但听那笑魔的口气,两人都知道定然是凶多吉少。

黑暗中公治红亦是叹了一口气。

笑魔听到了,惊异地咦了一声道:“小姑娘,你也叹气,看来你定是有甚么心事,不妨说出来,我老人家给你把事情办了,心里好踏实一些,不然这般无端地受了你们恩惠,可是不太好受。”

独孤道:“你受了我们甚么恩惠?”

笑魔道:“我自是受了你们恩惠,到时候你们自然就知道了,只是现下不能告诉你们,你们须得暂且忍耐一下,小姑娘,你不妨把心事说出来。”

公冶红道:“我的心事么,你来得早了一些,若是你再迟来片刻,我便是死了也甘愿了。”

笑魔怔住了,隔了一会儿方道:“世间当真便有你这样的女子,你是想让我迟来片刻你的心上人便抱住了你么?”

公冶红道:“正是。”

笑魔道:“可是现在我已然来了,这事情却是不大好办。”

公冶红道:“我看也没甚么不好办的,只要前辈帮他解开了穴道,让他抱我一抱,纵是前辈要杀我时,我也心甘情愿了,现在这样子死了,到了阴间,我定然去找你讨命。”

笑魔听了,又是哈哈地笑了起来道:“好,好,我便偿了你的心愿!”说完了不知如何动作,独孤便觉一阵轻风吹在后背,被封穴道顿解。

当此之际,他脑中电光石火般地一闪,并没有伸手去抱公冶红,而是将手伸人了怀中,但听得破空之声劲急,一枚银鱼镖已是向黑暗中的笑魔射了过去。

笑魔立时惨呼出声,挥手拍向石床,却立时发觉落了空,待要跃起拦住洞口的时候,第二放银鱼镖已是尖啸着射了过来,他伸手将银鱼镖便抄在手中,反手向洞门口掷了过去。

独孤在掷出第二枚银鱼镖时,立即带着公冶红跃下了石床,但是一来公治红穴道被封,仍是抱着他,使他行动起来不太方便,二来他的腿上伤口顺他骤然跃起之时立刻裂了开来,他腿上力道顿泄,落在了距离洞口三丈远近的地方,知道不好,立时又回身射出了一镖。

但那笑魔武功实在太高,第一枚银鱼镖纯是偷袭,又是在他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所发,因而射在了他的石肩上,第二枚银鱼镖却被他顺手抄住了反射回来。

独孤灵机一动,并没有向洞口逃过去,而是返身向洞内跃去。

果然,那笑魔向洞门射出一镖之后立时返回身来,一跃就拦在了洞口,待他落下之后方始听得脚步声急促传来,独孤竟是带着公冶红向洞内逃进去了.笑魔立时睁目大叫,“回来,去不得,快回来,时辰就要到了!”

独孤哪里理会得那笑魔的话,只是带着公冶红一路向洞内逃进去,初时听那笑魔在后面追赶,待到后来,那后面追来的脚步声竟是听不到了。

独孤姑下来,仔细地听了听,那后面的脚步声确然没有了,他禁不住心下暗自奇怪,不明白那笑魔何以竟是不追进来。

一停下来,他立时双腿发软,禁不住坐到了地上,公冶红仍是抱着他,他一坐下来,公冶红亦是靠到他的身上,身子热热的,急促地喘息着,不知是因为骇伯笑魔还是因为那张石床。

公冶红道:“他不会追过来了罢?”

独孤道,“不知道,我先帮你解开穴道。”说完了伸手在她的背上拍了一下,公冶红被拍得一震,腿上动了动,可是双手仍是紧紧地抱着他。

独孤暗自惊疑那笑魔的点穴功夫端的奇妙之极,适才明明是笑魔用托穴手法托中了他背上的膏盲大穴,他被封的穴道才解开的,现下他运丹田之气冲开了公冶红的穴道,她的两臂仍是牢牢地抱在他的身上。

“难道那笑魔在一瞬间点了中我们两个人用的竟是不同的手法么?”独孤这样想着,却只好停下手来,惟恐乱拍乱捏不但解不开公冶红的穴道,反倒将她弄坏了。

两人都定下心来,各自喘息着,这时独孤方始想起自己方才竟是带着公冶红逃到了山洞深处来了,至于如何逃到这里面来的,却好似在梦境之中一般,再也想不起来。

此时在黑暗之中向四下里看着,却是甚么也看不见了,除了背后靠着的岩石,他再不知道这洞中究竟还有一些甚么物事。

独孤道:“你还能走么?”

公冶红哑声道:“我想要待一会儿。”说完了竟是自己也吃了一惊,然后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这笑魔在二十年前同江湖上一个叫剑魔的高手决斗,两个人打了一日一夜,最后是这个笑魔败了,然后他就跳进了一个深谷,却不料他竟是还活着。”

独孤道:“那个剑魔呢?怎么没有听说过?”

公冶红道:“听爷爷说自从笑魔被他打败了之后,他从此便失去了踪影,世人再也没有人见过他,想来他早已故去了,但他的对手却又活了转来.若是爷爷在世,大概也未见得能够胜得了他,他长得也当真是骇人之极。”

独孤道:“他好象是要杀我们,不知是为甚么。”

公冶红道:“总之他是不想让我们活着,我们也不用管他为甚么了。”

独孤道,“你歇好了么?若是歇好了我们须得看看有没有路出去。”

公冶红道,“走罢,只怕是凶多吉少。”说完了,松开独孤站了起来,伸手拉住了他的手。

独孤奇道:“咦,你的穴道解开了么?是怎么解开的?”

公冶红道:“自然是你帮我解开的。”

独孤道,“我怎么给你解开的?”

公冶红道:“你一拍我的膏盲穴就解开了,是我故意抱着你的,我不想放开你。”她说得坦诚而又真实,毫无虚饰之态,令独孤听了心中抨然而动。

当下独孤牵着公冶红继续向洞中摸去,两人愈走愈深,走了将近半个时辰,也没有看到甚么光亮,但觉得洞中却是愈来愈热了。

再走片刻,独孤已是热得汗水淋漓,伸手所触的岩石,竟然也变得炙手起来。公冶红忽然停住了,道:“别再向里走了,只怕是里面更热,根本没有出路的。”

独孤道:“好,左右也是个死,我们就回去与那笑魔拼命便了。”

正说着,猛然之间洞内传来一声巨响,接着,一股巨大无比的热力迎面扑来,两个人都被那股热力冲得向后退了几步,勉强站定了,却见黑漆漆的洞中忽然之间亮了起来,整个山洞也颤抖起来,两个人晃动着,再也站立不稳,接着传来了不绝的隆隆的轰雷似的响声。

公冶红吓得紧紧地拉住了独孤的手,神情紧张地看着洞内,极力控制着不使自己摔倒。

独孤的腿上受了伤,再加上适才的一阵奔跑,此刻在急骤的晃动中却再也难以站稳,终于跌坐到了地上,立时觉得地上的岩石滚烫无比,刚慾站起身来,公冶红已是将他一把拉了起来,急切地叫道:“快走,快,你看!”

独孤抬头看时,只见洞内竟滚滚不绝地涌出红色的火流来,远远地轰轰不绝地流过来,立时把洞内照得通亮,也立时把洞内烤得火热。

公冶红扶着独孤飞快地回身跑着,身后红色的火流在后面追上来。

独孤看到,那些突出的岩石在红色火流的冲击下也立时就溶化了,就成了新的火流,汇入汹涌的火流之中向前流来,这景象真是骇人之极。

两人已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后的火流仍是在后面追着,又勉强地向前奔了一段,终于把火流抛在了后面,可是洞内仍是炽热难当,独孤禁不住把身上的破衣脱了下来,赤着两臂仍是一瘸一拐地跑着。

公冶红脸上已是汗水淋漓,眼也睁不开,可是她仍旧搀扶着独孤向外跑着。

猛然前面一阵掌风袭来,笑魔那刺耳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过来,“我料定你们必然会回来的!”

独孤见那笑魔的掌风凌厉之极,哪敢硬接,忙把公治红一拉让了开去,却听得身后的岩石轰地一声巨响.紧接着落下来一些碎石。

独孤挥手射出一枚银鱼镖,趁那笑魔一闪之际,拉着公冶红就跃了过去,却听得风声劲急,那枚银鱼镖已是被笑魔抓在手中反手向公冶红的后心射了过来.独孤忙回身将那枚银鱼镖抄在了手中,却觉胁下一麻,已是被点中了穴道。公冶红亦是在同时被点中了。

那笑魔立时哈哈大笑起来,随着岩石的晃动在那里摇晃着手舞足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春宫床上逢笑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