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18章 色劫重重侠魔战

作者:令狐庸

笑魔虽内力深厚,武功高超,但是他怕极了毒蛇,眼见那条毒蛇向独孤的身上落上去,独孤就要命丧当场,真好比那毒蛇就要落到他自己的身上还要让他恐惧,他惊恐万状地惨号出来,其声令人不忍卒闻。

当此危难之际,公冶红突伸白玉短笛将毒蛇挑了开去。

这一下笑魔当真是感激万端,直是恨不得给公冶红跪下磕几个头才好。但他害怕欧阳明再行出手袭击独孤,竟是呆在了那里甚么话也没说,两只小眼睛亮亮地睁着,露出哀怜而又恐惧的光来。

欧阳明也是一代宗师,一击不中.自然不会再行出手。再说,他并非真心要把独孤怎么样,他知道笑魔怕蛇,只是想试试笑魔是不是真心爱惜这位新收的徒儿,另外也是想调笑他一番罢了,不料却把他吓得成了这付样子。

欧阳明见公冶红把毒蛇挑了开去,立时把目光盯在了她的脸上,审视良久,方始缓缓地一手一字地说道:“他是甚么人,你那么护着他?第一美女出面帮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这可是天下第一大奇闻,你就不怕传到江湖上去丢了你的面子么?”

公冶红道:“我的面子并不重要,我虽身为一帮之主,毕竟算是一个晚辈,倘若江湖上人们听说一个前辈趁一个后晚辈练功之际突施偷袭,不知人们会是一番甚么想法。”

欧阳明默默在盯了公冶红一会儿道:“你虽然年轻漂亮.但身为一帮之主,所以不能算是一个晚辈。女人就是女人,没甚么前辈晚辈之分,倘若有一天有人叫你前辈的时候,那可当真是大煞风景了。”

公冶红听了他的几句话,不知为什么竟是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她想了想,忽然笑着向那个紫衣女子招了招手道:“小妹妹,你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那个紫衣女子听了竟是动也不动,仍旧蹲在那里守着那只已经冰冷下来的白雕,其它三只雕这时也都已飞了下来站在紫衣女子身周,如婴儿啼哭一般凄厉地叫着,把头伸向那只已死的雕身上挨擦着。

公冶红并不在意那女子过不过来,但她却好似认准了那女孩子,又好似是对她产生了无尽的好感一殷,仍是耐心地叫着那女子,但那女子显然生了她的气,头也不回地蹲在那里,对公冶红的呼叫好似充耳不闻。

欧阳明听到公冶红一声一声地叫着那女子小妹妹,好似是感觉到了甚么来,他的眼睛闪了闪,盯着地上的独孤看了一眼,又抬起头来,把目光盯在了公冶红的脸上。

公冶红仍是叫着那紫衣女子道:“你那只雕儿还没有死,我这里有解葯给你,你不要么?”

紫衣女子听了立时站了起来,盯住了公冶红问道:“你当真给我解葯么?你不骗我么?”

公冶红取出一个小包来拿在手里,向那紫衣女子举了举道:“我不小心伤了你的雕儿,心里也很难过,自然不会骗你,只是你须得过来把解葯取了去,这解葯怕风,抛不得的,只好委屈你了。”

紫衣女子听了立时向公冶红及笑魔处身之处奔了过来,但才只奔得两步,就被欧阳明叫住了,欧阳明道:“雪儿,不要听她骗你,雕儿已经死了,救不活的。”

雪儿站住了,犹豫着问公冶红道:“你当真是骗我的么?这雕儿当真救不活的么?”

公冶红见那雪儿如此问,禁不住心下一动,诚实地说道:“我是想骗你的,但现在我不会骗你了,我的那毒针有一个特异之处,你过来,我教你一个法儿,定然能够将那只雕儿救得活了。”

雪儿看了欧阳明一眼,再也顾不了许多,竟是真向公冶红跑了过去,

大声喝止,雪儿如同没有见。径直跑到公治红跟前。

欧阳明料不到公冶红几句话就当真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哄到了她跟前,想要阻止时已来不及,再说既便是来得及阻止他也无法阻止,他身上的绿草剧毒无比,只怕是比地上的毒蛇毒性还要大些,他自然不能让这些毒草沾到了她。

雪儿跑到了公冶红跟前。

欧阳明禁不住叹了口气,为失去大好时机婉惜,

但公冶红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止,而是当真将一包葯粉交了给雪儿,并在她的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半晌,一面不停地用手指着那葯,又抬起手臂来指了指那些死的活的雕儿。

雪儿待她说完了,迫不及待地跑了回去。把那只倒地的白雕扶了起来、用力把已经僵硬的雕嘴掰了开来.把葯粉小心地倒了少许在那雕口之中,然后把剩下的葯粉小心地包好了。

这边欧阳明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扫了一眼公冶红,向笑魔道:“是你出来呢,还是我进去。”

笑魔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独孤又看了一眼圈外的毒蛇,当真是处在了踌躇难决之境。

公冶红道:“他怕蛇、并不怕你,若是你把蛇都驱开了,凭真实本事你未必便能胜得了他。”

欧阳明道:“当真么?你睹甚么?”

公冶红一笑道:“你们两个打架,那是你们前辈高人之间的事,与我有甚么相干,我只是说一句公道话罢了。”

欧阳明道;‘我也说句公道话,这些蛇我管不了,若是你能让它们退开了,你便驱开它们便了。”

公冶红道:“你管不了?为甚么你又管不了呢?”

欧阳明道:“我本来就管不了。这些蛇是那四只虎头雕赶来这儿的;现在那雕儿让你们打死了,自然再也不能管些蛇儿,你们只能认命了。”

公冶红听了亦不动气,轻声问道:“我赶开了蛇儿,你真的不管么?”

欧阳明的眼睛闪了几闪,但终于还是强硬地说道:“我说过我管不了,不是我不管。”

公冶红再不答话、把白玉短笛放在口中吹了起来,

短笛声中,地上的毒蛇忽然乱了阵脚,有的毒蛇继续绕着圈子,有的毒蛇则停了下来,昂起头来四处张望着。

欧阳明不动声色地看着毒蛇,又指起头来看了看公冶红。

笑魔则是又惊又喜地看着那些毒蛇,口中含糊不清地叫着,好似是适才给独孤授功时所叫的内容,但实在是分辨不清到底他叫的是甚么。

公冶红仍旧吹着短笛。开始时她的笛声分外柔婉动听,那些毒蛇的阵脚乱了之后,她的笛声则由柔腕渐变为刚硬,最后,笛声变得清脆之极,每个笛音都似是能够掉到地上之后拾得起来的一般。

那些毒蛇大部分停了下来,都昂起头来四下张望着。

公冶红的笛音忽然由清脆又变得极为锦软,立时间所有的毒蛇都静了下来,紧接着不由自主地互相绞扭到一起,在地上翻腾着,滚动着。先前的蛇阵再也不复存在了。

欧阳明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眼中竟是流露出钦佩之意来,但是瞬间他的脸上钦佩之意就被惊异取代了。

但见那些毒蛇绞扭了一阵之后,又慢慢地好展开来,竟是全都慢慢地向着欧阳明的脚下爬了过去。一时间万头攒动,把欧阳明围在了一片蛇海之中。

公冶红的短笛仍不住地吹着,这时已由绵软变为低沉,那些毒蛇顿时伏地不动了。

这一下笑魔当真是惊喜若狂,又蹦又眺地欢叫着,猛然间一脚险些踏在独孤的身上,立时间变得又安静了下来。

欧阳明虽是不致被毒蛇吸伤,但他亦是动不了。因为那些毒蛇密密层层地围在他的身周.哪怕是挪动半步,也势必踩到毒蛇的身上。他虽是涂了解葯,但若是踏到了毒蛇身上,只伯是也定然非被咬伤不可。

公冶红道:“欧阳明,现在你说是你出来呢,还是不出来?”

欧阳明道:“鸣风帮的帮主果然非同凡响,不但人长得美,功夫也不错,只是不知道有了如意郎君没有,若是有一个如意郎君便莫名其妙地死了,再有一个如意郎君又莫名其妙地死了,那我劝你还是嫁给我罢.无论如何,我这点微未的功夫虽是管不了蛇儿却不致于让你守活寡。”

公冶红见他终于说了出来,反倒并不十分害伯了,正慾开口,那边笑魔已是大声骂了出来道:“老不死的老毒物,你当真是该天杀地杀蛇杀的,叫人都不屑于去杀你,你一把年纪,骨头都快烂了,却说出这等话来,不害燥么?”

欧阳明道:“男人追女人,天经地义,便是那皇帝者儿,八十岁了也能够娶那三八娇女子,我又哪里比皇帝差了?若是哪个帝王老子敢来反对,我先揪下了他的头来痛打一顿再说。”

笑魔道:“不是帝王老子。便是我老人家看了你这付做派就十分的不顺眼!”

欧阳明阴着眼睛盯着笑魔看着,忽然冷声说道:“你道我不将你的丑脑袋瓜子揪下来么?”说完了振臂一抖,那些披在他身上的毒草倾刻之间都抖了下来,但见一道黄光闪过,紧接着,便是轰然一声巨响。

公冶红转头看时,见那欧阳明一身金黄色的服饰,竟是与朝庭中天子的服饰全无二致,站在那里如玉树临风,没有半点老态不说,甚至可以说是矫健之极,便在倾刻之间,已然与笑魔对了三掌,此刻笑魔亦是吃惊万分地看着他。

呆了一呆,笑魔方吃惊地说道:“你.你不是老毒物?你是谁?”

黄衫人道:“我姓欧阳,名霄,欧阳明是我家父,我今天胜了你,不但是我家父胜了你,而且是我父亲的儿子胜了你。你道只你会做这样的如意算盘么?”说完了,又是挥掌向笑魔拍了过去。

公冶红在那欧阳霄转身之际,看到他高鼻深目眼大口方,面色白净,最多只有四十岁的年纪,哪里是甚么老毒物的样子,禁不住脸腾地红了。

欧阳霄与笑魔则斗得愈来愈是激烈。

本来笑魔功力比欧阳霄深厚得多,但是一来他刚刚给独孤授了功,二来确实是上了年纪,不比欧阳正当壮年,虽说是他的自然神功随失随得,比之一般的功法不同,能够在瞬息之间纳天地万物之气归已用,以补丹之气不足,但他实在是消耗太多,一时间补充不上来,所以竟是与欧阳霄打成了平手。

公冶红盯着欧阳霄看着,觉得他甚是面熟,就如同听到了欧阳明的名字觉得耳熟一样,却是一时间不知在哪见过了,她转目看了看那些伏地不动的毒蛇,见竟是有近百条的毒蛇已是被那欧阳霄抛下的草衣毒得昏死了过去,禁不住心下骇然。

她看着那些毒蛇,猛然之间想起来初次见到独孤的那个下午,自己也是驱着毒蛇将独孤围住了,后来不知道为甚么,那些毒蛇竟是不听自已摆布猛然一同上去把独孤咬得昏死了过去。此后的一切事情几乎都是与那日的事件有关,鸣风帮与黄河帮的仇怨是因为那次而起。

突然公冶想红想起来欧阳霄象谁来了,他象那个使钢杖的欧阳锋!

那日公冶红怀疑是欧阳锋去后复回指使毒蛇咬伤了独孤,但后来欧阳锋一直没有露面,这一切也就无从证实了。

公冶红恨恨地看着欧阳霄,同时在心中暗自替独孤担忧着。因为笑魔与欧阳霄随时都有踏到独孤身上的危险。

本来笑魔自从给独孤传了功之后,便把独孤当成了儿子孙子一般地看待.心下对他极是珍爱。但他一生嗜武成癣,兼且好胜心极重,这番一与欧阳霄动上了手,便再也顾不上其他的一切,竟是好几次险些踏到了独孤的身上,吓得公冶红大声惊叫。

可是她这一叫不打紧,非但那笑魔充耳不闻,仍是在独孤的左右来回跳跃奔行着与那欧阳相斗,而且反倒是提醒了欧阳霄,给他以可乘之机。

欧阳眼睛膘着地上躺着的独孤,竟是一面与笑魔相斗.一面把脚步慢慢地向独孤身前移了过去。公冶红大急想也不想就抓起一把蝎尾针向欧阳霄打了过去。

恰好这时欧阳霄飞在躲避笑魔拍来的一掌,听到后面风声响动,急忙把头一低,身子一闪就让了开去,这一把竭尾针立时扑面向笑魔打了过去。

笑魔正自与欧阳宵相斗,万万没有想到公冶红的蝎尾针会扑到他的脸上,及到他发觉时闪避已自不及,急忙指起右掌,准备将蝎尾针逼开却忽然看见了躺在地上的独孤,只一犹豫之间,手掌上已然被钉上了三枚蝎尾针,其余的蝎尾针则打在了笑魔的衣服上,被笑魔的内力震落到了地上。

这下形势逆转、笑魔先前仅有的一点儿优势立刻丧失得干干净净,变得全力在防守不说,右掌倾刻之间就垂了下去,再也使不出力道。

笑魔一面尽力用单臂撑持着欧阳霄的功夫,一面用内力逼任了蝎毒使之不致继续上行。可是这样一来立时陷入了凶险万分的境地,转眼之间左肩便被欧阳霄擦了一掌。

但是笑魔在求胜之时神志昏乱,几乎忘记了身外的一切,此时已然落败全力守时神志反倒清醒得多了。他一面全力防守,一面脚下移动,把欧阳霄渐渐地引离开了独孤处身的地方。

公冶红终于松了一口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色劫重重侠魔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