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22章 洪七公夺刀断指

作者:令狐庸

独孤一惊,回头看时,见夺刀的人却是洪七,禁不住大是疑惑,正慾相询,那洪七已是宝刀一转,快捷之极地将自己的一只食指斩了下来。

独孤只道是那洪七饿得实在急了,急忙出手,飞快地点了他的穴道,然后将宝刀夺了下来。一面又替他点穴止血。

不料洪七竟是大笑起来;一面吸着凉气,一面喘息着说道:“总算斩了它,总算是斩了它。它不但坏我大事,尚且坑害朋友!”

独孤顾不得听他说话,只道是他饿得神志已不清楚了,急忙给他将手指包了起来。一面回头向道:“这门适才是怎么开的?”

香姑道:“是我开的。”

雪儿接道:“这里不是写着‘地狱之门’怎么你却要打开它?若是那条毒龙不被大哥哥杀死了,你打开了这门,它不进来吃了你么?”

香姑道:“我先时也不敢打开。她把我们放在这石室之中,言明了给我们留了一扇门,若是我们想走时便可以将这门打开了。我不知道这地狱之中当真有多么可怕,还道是她故意说出来吓人的,便将门打开了一次,可是才开得一半就急忙关上了,吓得我再也没有打开过。今日听了里面的剧斗呼喝之声,我听得好似是有人在里面,但一时不知是不是真的有人在里面,所以没敢把门打开,直到里面的恶斗之声停下来了,我才敢打开门来看一看,万万没有想到是你们在里面,你们是如何走到那里面去的?想起来真是吓人。”

雪儿听了香姑问,便一五一十地从他们被黄五带路,中了毒龙教的埋伏讲起来,一直讲到他们四人相见为止。

这一番经历自是比之香姑的姐妹相残的骇人之事更要惊人,香姑听得惊心动魄不说,洪七亦是睁大了双目听着,浑然忘了手上的剧痛。

独孤待雪儿讲完了,对香姑道:“把门打开罢,我进去给洪七弄点吃的来。”

香姑竟是惊得呆了,道:“我不要你进去。”

洪七道:“待会该有人送饭来了,每次这时候,都是我最难熬的时候,现在有独孤兄在此我可要大大地吃上一顿了。”

正自说着,独孤忽道:“有人来啦。”

香姑与洪七一怔,独孤已将宝珠纳入怀中,拉着雪儿隐在了墙角。

过了一会儿,果然听得外面传来了脚步之声,一阵响动之后,顿然室中一亮,面对地狱之门的那面墙上呀地一声开了一个小窗,一个头从那小窗伸进来看了一看,细着嗓子道:“适才闹腾了半天,我道你们已经给那毒龙吃了,却原来还在这里猫着。你们两人也太是愚笨,旁人看来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你们却硬是不肯做,受罪也是你们活该,却连累我们一天跑这两趟冤枉路。”

一面说着,一面把两碗饭两碟菜递了进来。

香姑也不言声,只把饭菜默默地接了过来。

那细嗓子又是一阵嘟嘟哝哝地走了。

那细嗓子的脚步声尚自没有消失,洪七已是跃了上去,把那饭碗抓起来就向口中倒去,独孤尚自没有来得及阻止,一碗饭已被他全都倒完了。

独孤害伯他久不果腹,突然之间这般的吃法会难以消受,急忙伸手阻止他。不料洪七只在片刻之间就将另外一碗饭也倒了下去,伸手拍了拍肚子道:“没关系,你放心好了。”

然后把一碟菜端起来,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品尝起来。

独孤只道他也会如吃饭一样地很快把莱吃掉,却不料他竟是如此吃法,禁不住摇了摇头,不明白到底是何道理。

雪儿道,“你怎么又吃得慢了?”

洪七一面慢慢地品着菜,一面道:“这菜若是也一般的吃法,半点味道也无,却是吃得糟踏了,只这般的慢慢吃才有味道一些。”

不曾想刚说到这里,猛地一下子跳了起来,手中那盘他视为珍馐美品的菜也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他发疯一殷地撕着自己,猛地向香姑冲过去,将到她的面前时却突然顿住了,口中含混不清的叫着,把头一下一下地撞到墙上。

独孤中过十香酥心散之毒,自然明白现在洪七的处境,他跃起身来,伸指点了他大腿外侧的环邱穴,他立时跳不起来了。

独孤一指点住了他,急忙把他扶着躺了下来,拿出宝珠镇在他的丹田之上,一面镇摄心神,为洪七驱毒收心。

雪儿过来帮忙,洪七霎时又是一阵悸动,香姑见了,立即将雪儿叫了过去。雪儿虽是走在了香姑的跟前,却仍迷惑地看着洪七,不明白为何自己一到他身边,他反而会悸动得更加厉害起来。

独孤全力用功,片刻之间洪七便慢慢地安静下来,再过得片刻,洪七竟是打起了鼾声。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洪七一跃则起?忽然见到了地上打破的盘子和菜肴,忙俯下身去捡拾着向口中送,一面说道:“可惜,可惜,这么好吃的东西却都洒在了地上。”

独孤待洪七吃完了,说道:“我们出去罢,总不成在这里待一辈子。”

香姑和洪七一同惊呀地看着独孤,不明白他到底有甚么妙计,能够这般胸有成竹说走就走。

雪儿则信任地看着独孤。

独孤伸手拿剑,却略微皱了皱眉头,香姑忙问:“你受伤了么?”

雪儿已是走了过去,撕下一幅衣巾给他将虎口包了起来。

独孤提起重剑,对雪儿道:“雪儿,照顾好洪七哥哥。”雪儿应了一声将宝刀提在手里,护在洪七身侧。

洪七只有苦笑。

独孤对香姑道:“你行么?”

香姑笑笑;却甚么都没有说。

独孤再也不说甚么,伸右臂将她抱住,左手挺起玄铁重剑便向那有着小窗的墙上撞去,但听得轰然一声巨响,那面墙立时就坍了一个大洞。

香姑和洪七惊得说不出话来。

洪七顿感这些日子来所受的种种折磨和屈辱在这一瞬之间立时变得烟消云散了,竟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本来独孤可以带着他们从地狱之门中出去,他知道那后面一定能找到出路,地狱宫中的巨怪都被他们打败了,因此可以说那是一条极为安全的通道。

但是想到洪七身为丐帮帮主,受尽了诺般羞辱和折磨,若是这样不声不响地带同他们从地球之门中走了,洪七定然难出胸中恶气,这才决定位剑杀出三宫洞,为好友洪七出气,也为香姑平冤,同时也为自己找那毒姑算帐。

在那白衣人从小窗送饭时他便打定了这样的主意。

在他进来的时候,若是他这样做,那自己也认为是十分莽撞的事,而现在种种情由集到一起,使他觉得唯有这样,才会心中感到畅快。

他的功力也与进来之时相距天差地远。

当下独孤奋然挥动玄铁重剑一路行去,一时之间墙倒屋塌之声轰轰不绝,重剑到处,所向披靡,虽是他左手使剑不若右手使剑时那般灵活和威猛,但已然将香姑和洪七看得心神激荡,热血奔涌。

又行片刻,独孤不知已然毁掉了多少房屋,突然眼前一亮,竟是来到了阳光之下,拾头看时,日已偏西,大约到了酉时光景。

几个人在洞中都有几日没有见到太阳了,这下来到太阳下面,顿时感到心情舒畅,都是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忽然,香姑睫了一声道:“奇怪,怎么我们这一路过来,没有看见一个毒龙教的人呢?只怕是有些不大对头。”

洪七道:“这有些甚么不对头,定然是他们早就被吓跑了,他们几时见过等声势了!”

独孤环视了一下,发现这正是那日夜间他们经过一个黑洞之后的洞内天地,他向左看过去,一看便看见了那个被称为“天宫”的大厅,一股豪气顿然而生,他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等,我去把他们的天宫毁了再说!”

洪七一听,定要一同前往,于是雪儿带着洪七,独孤拥着香姑又向大厅杀来。到得门前也不答话,举剑便刺,只,听得一声巨响,那门立时向厅内飞了出去,竟是没有碎裂。

四人刚一踏进大厅,立时觉得情况不妙。

只见厅中的炭火已是暗淡之极,空中飘着一层谈谈的绿气,围围人影幢幢,显是毒龙教的教众已是齐集此厅。

但是既已踏入厅中便无所畏惧了,独孤高声赐道:“毒姑,你出来!”

但是周围仍是人影撞撞,半点声音也没有,独孤又叫了几声,仍是没有回应,他对三人轻声道:“绿雾有毒,我们退出去,放把火把这大厅烧光算了!”

洪七应道:“正是!”

忽听得一个娇媚之极的声音传了出来道:“独孤大侠,你好福气呀,人说太难不死,必有后福,看来这话果然不错。”

几人定神看时,但见绿雾掩映之中,毒姑身着物色衣裙,又是几乎半躶着身子走了过来,她的脚似是踏在云上一般半点声息也无。

独孤道:“你亮兵刃吧,我来找你算帐。”

毒姑道:“不要这么凶么,干嘛一见面就杀啊,打的,我们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鸳鸯尽管没有做成,情份还是有的,再说,我没有做甚么对不起你们的事,几样事情都是为了你们好,是你们放着天堂之路不走,非要到地狱之中去的,这可怪不得我。”

香姑已是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

独孤见了,再也不愿同这个女魔头多言。冷声说道:“你取兵刃也好,不取兵刃也好,我今天是定要与你算帐的。”

毒姑不理会独孤,却对偎在独孤怀里的香姑道:“姐姐你好幸福是罢,我只道你今生今世做定了尼姑,却也原来只是清白给别人看的,到头来还是搂在了一个花子的怀里,好罢,我说话算数,你们两人到我的龙床上去睡上两个时辰,我便饶了你们不死,让你们好好的从这洞中出去。”

香姑已是气急道:“你……你真是不要脸!”

毒姑道:“要脸有甚么用,还不是为了要男人?若是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却不用来勾引男人,那不是同没有一样么?”

独孤不待她继续说下去,已是一掌拍了过去。

毒姑虽是魔头,究竟是女子,又是手上不带任何兵刃,所以独孤终是不便一上来便用玄铁重剑去劈她。

毒姑正慾出言讥讽,猛然间觉得一股大力压了过来,顿时觉得呼吸困难,忙展开轻功向后避了开去。她人虽是避开了,独孤这一掌却是已然把她吓得面色惨白,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独孤不待她喘匀了呼吸,又是一掌招了过去。

毒姑见独孤的掌力实在是太雄猛,实在是她生平所未见,再也不敢轻薄大意,急忙提气凝神,与独孤拼斗起来。

但说是拼斗,其实只是独孤打她,她则倚仗绝项轻功纵跃闪避。

独孤一面发掌,一面仔细地盯着她的脚下看着。

毒姑的轻身功夫当真可以说到了炉火纯青的之境,但见她脚不沾地一样地在厅中飘行,忽东忽西,身形婀娜,衣裙飘飘,姿态曼妙已极。

独孤竭力抑制着愤怒的内心,出掌愈来愈是沉雄有力,掌风所及的范围也逐渐加大,最后几乎是狂风暴雨一般将毒姑罩在了掌下。

但是独孤每次愈下杀手时,看到了毒姑的面孔都强自忍住了。

毒姑与香姑长得如同一人一样,几乎是没有任何差别,尽管两人的心思相距天差地远,但从面上又有谁能够看得出来呢?

这时独孤久战不下不说,那边的香姑三人已是被绿雾完全里住了,接着传来了雪儿的惊呼之声。

独孤听到雪儿惊呼,回头看时,见绿雾掩映之中洪七与香姑好似都已摔在了地上,只有雪儿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这一下吃惊不小,待得转身回来,毒姑已是不知去向。

独孤暗怪自己太也大意,竟是又中了这女魔头的姦计。

他急忙跑到三人身边,见洪七双目紧闭,已是晕了,香姑亦是委顿在地上,半点力气也无。

独孤急忙将香姑扶起来,香姑急道:“快,快抓住了够,要解葯。”

但是绿雾浓浓,想要抓到那女魔头却是谈何容易。

独孤猛然想起一事,问雪儿道:“雪儿,你觉得怎样,没有中毒么?”

雪儿道:“我没有,我只是进来时觉得略略有些头晕,现下完全好了。”

独孤顿时有了办法,轻声道:“雪儿,快躺下来。”

雪儿虽然尚自没有明白独孤的用意,但听了独孤的话,很快就依言躺了下来。

独孤自己亦是躺下身来,他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骗得那些毒龙教的人出来,同时也是为给香姑和洪七两个人疗毒。

他默动起自然神功,将怀中宝珠的光华汇入自己的丹田之中,然后向他们三人身上散过去。

才只片刻之间,他便听到洪七轻轻地哼了一声。

独孤心下甚喜,又默默地散着功。

猛然之间他听到了一阵异常的响动,接着他的鼻中闻到了阵阵的腥气。他尚自没有明白过来,已是听见雪儿尖声叫了起来。

独孤急忙一跃而起,四下里一看,立时惊得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洪七公夺刀断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