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24章 黄葯师鸳梦重温

作者:令狐庸

那片红色的剑光势力宏大,光芒耀目,挟着那一声雷鸣,当真是令人闻之断魂,见之失魄。

隐身菩萨万没料到完颜伤会暴起突袭,一怔之间,那片红光已是罩了下来。

香始和毒姑惊得没有了呼吸。

猛然间破空之声劲疾,但听得啪的一声脆响,完颜伤跃开了。

隐身菩萨仍是那般好端端地站着,只是脸上已由潮红变为苍白,眼中的幽怨之色尽除,代之以淡谈的,媚人的微笑。

香姑和毒姑终于喘出这口气来。

香姑把眼看着地上。

地上是一枚独特的暗器,银质、鱼形、三寸余长短。

完颜伤亦是怔怔地盯着地上的银鱼漂。他向同围扫了一眼。眼中一丝惊惧之色一闪而逝;代之以先前那般儒雅的微笑。

隐身菩萨此时也是极为吃惊地看着地上的银鱼漂。她不相信自己是被这样一枚暗器所救,或者是她不相信能够在这种场合看到这样的一枚暗器。

这时只听得咕略的一声。香姑抬头,拿时惊呼出声;向着已摔在地上的独孤奔了过去。

隐身菩萨没有阻拦。

独孤倾尽最后一丝气力射出银鱼漂、顿觉头晕目眩,终至撑不住摔在了地上。朦胧之中,他的鼻中忽然灌满了他日思夜想的香气,睁开眼来,见自己正躺在香姑的怀中。

香姑的泪水滴在独孤的脸上,泣问:“你没有事吧?”

独孤凄然一笑,道:“你这么抱着我,不怕你师父罚你么?”说完了,向隐身菩萨看过去。

隐身菩萨道:“香儿,过来。”

香姑慢慢地放下独孤挪到了隐身菩萨跟前。

完颜伤道:“难道阁下想自己亲自去向独孤大快表达谢意么?”

隐身菩萨微笑道:“我该谢谢堂堂金国第一高手给我创造这样的机会。应该说我很少有这样的机会,报答别人的救命之恩。”

独孤道:“不必了。”

隐身菩萨道:“你先不用客气,有两笔帐我要跟你算,你先说,这银鱼漂是你的罢?”

独孤道:“不错。”

隐身菩萨道:“那我先谢谢你的救命之思,这是第一笔帐……”

猛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帐算得太多了人会得病的,命乃生之本,这笔帐就够人算一辈子了,何必再算?”

不知何时一个青袍老者已然站在了场中;长须飘飘,手持白玉短笛,神态洒脱之极。独孤好似瞬间有了力量,猛地从地上站了起来道:“前辈,是你?!”

这老人正是那日在山谷之中独战混世三魔的妙手医圣“老人家”。

完颜伤道:“原来是黄葯仙黄老前辈到了。”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皆惊。

隐身菩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在黄葯仙脸上。

香姑和独孤几乎是同时惊呼出声:“原来您就是黄葯仙么?”

黄葯仙冲香姑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转目看了眼笑魔,又看了眼独孤,问道:“他已经做了你的师父?”

独孤点头。

黄葯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盯着独孤看了一会儿,方始缓缓说道:“少侠真乃奇人,武林中能将这许多奇遇集于一身的;只怕唯少侠一人。”说完了走过来,伸手将独孤的右手握住了。

独孤顿感手掌上似是被寒冰裹住了一般,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完颜伤看到隐身菩萨看黄葯仙的眼神,又看看地上打坐的笑魔;微笑说道:“各位都在忙,难有我是闲人,既然如此,请怒在下先走一步了。今日一睹中原各位高人尊范,真乃三生之幸,他日再会,定当一一讨教。”说完了,转身便行。

黄葯仙道:“阁下留步。”

完颜伤微笑转过身来。

黄葯仙看也不看完额伤,继续说道:“阁下号称金国的第一高手,想来定有许多过人之处,那偷袭的本事已领教过了,能不能再显露一点其他的本事,也好让中原武林开开眼界?”

完颜伤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但听到最后一句话时瞬即变得苍白,才只一瞬,就又恢复了原来的微笑一道:“黄老前辈刚才提到了中原武林,在下虽为晚辈,但亦知道武林原本一家,并无中原金国之分。况且在下也绝对没有与中原武林为敌的意思,请不要误会了。”

黄葯仙仍是头也不回地道:“与中原武林为敌?谅你也不配!你不是专能乘人不备实施偷袭的么?我今天就是想领教阁下的这项绝艺来的。”

完颜伤的脸上仍是接着微笑,道:“黄老前辈是想惹起公愤,让大家一同出手么?好吧,在下奉陪就是。”

黄葯仙终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完颜伤,冷冷地说道:“没想到大金国的高手是这样的高手,中原武林人想都不愿想的问题你也能够说出来。好吧,既是你不愿意趁我给独孤少侠疗伤的时候展示你那项偷袭的绝艺,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我让你十招;若是你在十招之内胜不了我,那就只好认命了。”说完了伸指点了独孤肩上的两处穴道,又在两腿的环跳穴上各点了一指。

完颜伤道:“常言道,败军之将,不敢言勇,我既然已经败给了前辈,与前辈动手,那不是自取其辱么?”

众人这时才知道原来两人在此之前已经交过手了。

隐身菩萨一直盯着黄葯仙看着,目光半点也没有离开过。

黄葯仙冷笑道:“我劝你别要错过了机会。你上次败给我,那只是一招之失,之后你不是又练了许多的绝艺么?我说这次让你十招自然会让你十招,下次见面的时候,可就没这样的事了,你看我这一把年纪,九十多岁了,我死之前,是不会让你这样的败类留在世上的,所以……”

完颜伤道:“那好!”

他的这两个宇是跃起在空中的时候说的。话音未落,断魂剑一荡,已是刺了出来。

黄葯仙本来是知道完颜伤会偷袭的。但仍没有想到他是这样的偷袭法。见那剑光弥漫,发出一种尖细的响声,知道完颜伤已经尽了全力,当下便凝立不动。

完颜伤的宝剑没做丝毫停留,径向黄葯仙的胸前大穴上刺过去。

但是他眼前一花,第一剑便刺空了。

独孤此时忍受着煎熬。黄葯仙虽然已为他点了穴道,毒血暂时被阻在双臂上,但他的两条腿却仍在颤动,胸膛里好似有一块烧红的烙铁在那里炙烤着。

但他并没有因此就放过了完颜伤和黄葯仙的决斗。

他知道若不是黄葯仙恨极了这个金国的第一高手,是不会中途停止为他驱毒而与完颜伤决斗的。

完颜伤一连刺了四剑,都被黄葯仙用同样的身法避开了。到第五剑的时候,他仍然没有看清黄葯仙是如何避开的。

完颜伤跃开,道:“能不能请前辈告诉我,这是甚么绝艺?”

黄葯仙松了一口气,道:“终是蛮人,连堂堂的中原乾坤易位都不知道……”

完颜伤已是跃了起来,一片剑光弥漫,但见红光暴涨,只听得完颜伤道:“请前辈看一看这招鬼神泣!”

这正是适才偷袭隐身菩萨的那一招,红光耀目,挟着巨大的雷鸣之声,令人见之断魂、闻之失魄的一招剑法。

黄葯仙原可以用乾坤易位之术躲开这致命的一击,但是适才他的一口真气已然松了下来,危急之间不及凝聚,那完颜伤的一招鬼神泣已经攻了过来。

危急之间黄葯仙不及细想,身体向后便倒,在身体将要贴近地面的时候忽而后移,平平地飞出了五丈余远,躲开了完颜伤的致命一击。

黄葯仙立身之处无声无息地立时出现了一个文许方圆的深坑。

隐身菩萨轻轻地咳了一声。

但是谁都没有留意此时的隐身菩萨,因为接下来的变化更是令人心胆慾裂。

黄葯仙虽是避开了完额伤的一击:但不知为什么,竟是满脸愤怒与懊恼之色,恰在此时,他听到了隐身菩萨那轻轻的“咦”地一声。

这对于黄葯仙来说,不蒂是一个炸雷。

但是没待黄葯仙去看隐身菩萨,完颜伤的又一剑攻到了。

这时不知为什么,完颜伤那红色的断魂剑竟然悄无声息地发出一片盛大的蓝光。

黄葯仙一见那蓝光袭近,想也没想就飘身纵了起来。

完颜伤唱道:“鬼神惊!”

黄葯仙纵起空中尚自发现完颜伤的剑光已是笼罩了丈许方圆之内。但见蓝光层层选选,有如海浪汹涌,涛涛不绝。

完颜伤脸上终于真正流露出一丝笑意来,可是他的笑意瞬时在脸上凝住了。

跃身空中的黄葯仙不知因何竟是平平地向右飞出了丈许,眼看就将脱离险境,平安地落下地来。

这真是骇人之极。

纵是完颜伤的“鬼神惊”使众人真的大吃一惊,也没有众人看到黄葯仙在空中无所凭借地横移丈许感到吃惊。

但是猛然之间,更加令人吃惊的事又出现了。

完颜伤不待这招鬼神惊使老,手腕一抖,深吸一口气,炸雷也似地吼了一声,又是一剑刺了出去。

但见那柄断魂剑顿即化做了一道彩虹,散射出赤、橙、黄、绿、蓝五色剑光,发出龙吟般的一声长鸣,又向黄葯仙攻了过去。

隐身菩萨发出一声叹息。

独孤此时亦是惊得睁圆了眼睛,浑忘了自身所中的剧毒。

黄葯仙的身子已开始下坠。

完颜伤唱道:“鬼神魂断去来生!”

但是黄葯仙并没有丧生在他的“鬼神魂断去来生”之下。

黄葯仙在无所借力又无法闪避的情形之下,突伸右手,向他身侧的一株柳树上抓过去。

众人只道这是黄葯他的一个本能反应,济不了甚么事的。因为他的手臂伸直了,距那柳树的枝条亦尚有近二尺的距离。

可是不知为什么,他的手臂忽然暴长,硬生生地长出了几近二尺,刚好抓到了那条微微颤动的柳枝。身体顿即一个转身,曼妙之极地飘落到地上。

一时间场内静默,接着是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并非来自完颜伤。

这声叹息竟是黄葯仙发出来的。

完颜伤怔在当地,没有叹息,但是也不再微笑了。

黄葯仙脸上亦是无尽的落寞之色。

完颜伤终于缓缓地说道:“我败了,任凭前辈处治罢!”说完将断魂剑抛在了地上。

黄葯仙道:“你还有两招没使,何不一发的使出来呢?”

完颜伤猛然跪了下去,道:“但求前辈赐我速死!”

黄葯仙惨然一笑,向前跨了两步,衣袖一拂,一股劲风立时将完颜伤托了起来。”

突然之间,黄葯仙轻轻地哼了一声。

众人皆惊。

谁都能够听得出来,黄葯仙显然是受了伤。但是如何受伤却是谁也没看出来。

黄葯仙道:“这就是阁下的最后两招么?”

完颜伤道:“不错。应该说我并没有输给前辈。前辈言明了要让我十招的。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黄葯仙轻轻地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完颜伤向隐身菩萨点一点头,扭身便行。

这时一个压抑着的声音喝道:“站住!”

完颜伤再次回过头来,把目光投向了独孤。可以看出他的目光之中有些犹疑。

独孤脸上的冷汗不停地流下采,他一步一步地挪到了黄葯他的面前,低声道:“前辈,给我解开穴道。”

黄葯仙略一犹豫,伸手拍开了独孤的穴道。

独孤但觉通体一阵舒泰,不由得感激地看了黄葯仙一眼。

黄葯仙道:“余毒没有尽除,但我葯仙徒有虚名,已经尽了全力了。多亏你练的是笑仙的自然神功,否则只怕是早已经命归黄泉了。因为你无论是意守任何部位,都会在那个部位留下毒灶,唯有自然神功不会在你的体内留下毒灶,并且能够帮助你驱毒。十香酥心散能够中而不死的,只怕你是第一人。”

隐身菩萨惊问;“他中的是十香酥心散么?”

黄葯仙点了点头。

隐身菩萨冷冷一笑,道:“他是个地道的傻瓜,因此才会中毒,只怕是世间除他之外,再不会有别人能够中此奇毒!”

黄葯仙吃惊地抬头看隐身菩萨。

香姑和毒姑亦是奇怪地转目向隐身菩萨看过去。

猛听得一人叫道:“谁是傻瓜?你才是傻瓜,我的徒儿把自然神功练得那么好,自然不是傻瓜!”说毕一阵大笑。

原来是笑魔疗伤已毕,跃身起来。

独孤见笑魔无事,心中一宽,便向完颜伤道:“阁下的鬼神泣、鬼神惊、鬼神魂断去来生当真可以算是一项千古绝学,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够抵挡得了。”

笑魔道:“傻小子,你自然抵挡不了,你没见这个老头快九十岁了,仍然被他的筒中箭所伤么?”

众人尽皆一惊,方知黄葯仙是被暗器所伤,不约而同地看那完颜伤,又转目看黄葯仙。

黄葯仙微微一笑,道:“剑也好,箭也好,总是十招之内的,只能怪我习艺不精,怪不得旁人的,独孤少侠,放他走罢。”

独孤恨不得一剑将这个阴毒虚伪的金国高手杀了,但听了黄葯仙的话,却又不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黄葯师鸳梦重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