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25章 独孤重剑会毒魔

作者:令狐庸

公冶红仍然是一身红衣,嘴上说着话,眼睛却只盯在独孤一个人身上,好似这个世界上就只独孤一个人一样。

独孤道:“公冶姑娘何时又有了这么多师父?”

公冶红道:“师父多了只是多学一些本事,总比有些人情人多了好一些,到头来总是一个负心薄幸的下场。”

独孤默然,他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想起那火龙潭春宫洞中两人一起度过的时光,尽管那时他心中时常想着香姑,但仍然觉得和公冶红在一起是那么美好,想不到才只一个月的时光不到,面前的公冶红尽然是满脸的冰霜。

公冶红道:“你后悔了吗?”

独孤终于道:“若是你只为了我一个人,那么请你把解葯拿出来,让这些人走吧。”

公冶红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这个面子?”

毒魔哈哈大笑,道:“我的徒儿才跟了我几天,本事没学到家,我为人处事的方法倒是学到了,真让我开心。”

隐身菩萨道:“人之向善,如逆水行舟,人之向恶,如江河归侮,那也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毒魔道:“恶亦善,善亦恶,世上善恶本就没有分别,自古有言:“胜者为王,败者为僧。’不能一概而论,为王即恶,为僧即善,有时候为善也要杀人,为恶却要救人。那要看行为本身的目的了。”

独孤道:“多说无益,前辈今日定是要我们几人性命的了?”毒魔道:“那要看我的女徒儿怎么说。”

公冶红冷冷一笑。

独孤道:“若是我胜了前辈,那要怎么说?”

毒魔道:“你说什么?”

独孤道:“既然是你的女徒儿要找我,那么就由我们两个人来决一胜负好了。”

毒魔猛然间暴发一阵笑声,良久方止,道:“就算你真的有一些本事,太也小瞧了我毒老儿的九毒白雾了,你喘一口气看看,难道你真的还有力气打架吗?”

独孤原本身体并没有什么异样,闻言禁不住心下暗惊,深深吸了口气,却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心中奇怪,脸上却不露声色。

隐身菩萨听了九毒白雾几个宇,脸上微微变色,看了眼香姑,又把目光盯在独孤的脸上,不知为什么,眼中竟是流露出浓浓的怜爱来。

毒魔道:“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

独孤道:“不用说是九毒,十毒、二十毒我也中过了,前辈既然是名满江湖的高人,就不该把这些下三滥的勾当,当作是本事。”

毒魔怔住,眼睛盯盯看着独孤,缓缓点了点头,道:“怪不得我的女徒儿那么巴巴地要来找你,看来你这小子真的有点邪门,好,我今天就给你这个面子,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独孤什么也没有说,从背上抽出玄铁重剑;踏上两步;道:“前辈用什么兵刃?”

毒魔正要张口,公冶红抢着说道:“师父当心、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把重剑。”

独孤仍然看着毒魔,好似没有听到公冶红说什么。

毒姑道:“贱人,从来没有看到象你这样不要脸皮的人。”

公冶红道:“看来你也爱上了这个人,不过不管怎么样,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两个人正在说着话的时候,独孤已走到毒魔的面前,脚步沉稳、思毫没有中毒的迹象,毒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疑。

公冶红道:“师父不用伯他,他并没有什么高深的内功能抗毒雾,只是他怀中藏着避毒的宝珠罢了。”

毒魔的脸上那一丝惊诧消失,带之而起是一丝宽慰和一抹贪婪,手中拆扇一摇,笑吟吟地道:“想不到!想不到!”

独孤道:“想不到什么?”

毒魔道:“想不到我今天还能有这样的福分。”

独孤道:“前辈若是胜了我,我自当把宝珠奉上;若是我胜了前辈,那又怎么说?”

毒魔道:“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独孤再不答话,玄铁重剑一挥,便刺了上去。

毒魔想不到独孤说打就打,看他来剑极是缓慢,却不明白是什么招势,怔得一怔,那剑已是刺到面前,顿然感到劲风袭体,忙挥折扇向那剑上磕去,立时手上剧震,竟是没有磕开,那剑仍是向着面门刺来,这一下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腰身一摆,向后便倒。

旁观的众女子见此情形,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但瞬间又都惊讶地张大嘴巴。

看那毒魔时,不知怎地,却仍是好端端地站着,适才独孤那凌厉的一招;没有伤到他一丝一毫,只是他站的地方,又距独孤一丈之外了,好似两个人没有交手一般。

独孤亦是心下暗惊,不及细想,重剑一挥,又攻了上去。

这次毒魔再也不敢大意,脚下微动,人已闪开,折扇一张,欺近身来,抬手向独孤胸间大穴点了下去。

独孤重剑一沉,虽是来不及收剑,剑柄却已向毒魔肩头撞去。

毒魔欧阳明毕竟是一代大豪,见到独孤变招奇速,脚下微动,闪电般的竟是转到独孤身后,手上折扇去势不变,又向独孤的笑腰穴点去。

旁观的众女子又是一次惊呼。

独孤在瞬间不见了毒魔的影子,正自奇怪,听到众女子的惊呼声:知道不好,不及转身,重剑一折,从腋下向背后刺去,但听到“当”的一声响,刚好挡开了毒魔的精钢折扇,同时腰上一疼,衣服已被撕裂一道口子。

他的重剑虽然将折扇磕开了,笑腰穴没有被点中,但腰上还是被划伤。

毒魔哈哈一笑,折扇一挥又是点了过来。

独孤不及细想,重剑一横,便迎了上去。

可是猛然间又不见了毒魔的影子。

独孤几乎是想也设想就纵身跃起,一片黑色的剑光向毒魔罩去。

毒魔料不到才只交换两招,这小子就已经摸到了自己的路数,一时间被他迫得手忙脚乱,连使三招,方才避开这一击。

若不是独孤手中握的是玄铁重剑,只怕是已经败了,两人在内力上虽是不相上下,但独孤在经验上显然比毒魔差得太多,全仗手中的重剑之利,才迫使毒魔不敢冒然欺近,饶是如此,已是迭遇险招。

毒魔却是再也不给独孤任何机会,脚下不停,绕着独孤奔走,手中折扇幻成一片白光,将独孤罩住。

旁观众人直是看得透不过气来。

公冶红初时一直冷冷地微笑看着,此时也是收敛了笑容,脸上竟然有一丝懊悔之色。

香姑也是面有忧色。

只有雪儿仍然是那么无忧无虑地看着,不为她自己的爷爷担心,好似更不为她的大哥哥担心。’

这时候场中相斗的两人已是起了变化,毒魔的身形快速旋转着,但无论他怎样快速旋转,也终是沾不到独孤的一丝一毫,众人都是非常奇怪,不知为什么毒魔那么飞快地奔行出招,而独孤只是站在原地,却竟然伤不到他一丝一毫,只有香姑心下明白,低头向独孤的脚上看去。见独孤脚中正是跺着八卦方位。

隐身菩萨见到毒魔的轻功如此高明;禁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初时她还想凭着自己的轻功,同毒魔游斗!此时见了毒魔的身法,方知那当真是危险万分之事。

独孤但见毒魔的身形越奔越快,脚下虽是踏着八卦方位,仍是感到背上袭来阵阵凉意,禁不住长啸一声,催动内力,挥动重剑,胸中豪兴顿发,剑光激荡,竟是隐隐发出海潮之声。

雪儿听到海潮之声,脸上露出宁静的笑容。

其他诸女尽皆惊诧。

公冶红脸上懊悔之色消失,又泛起冷冷的笑容。

隐身菩萨脸上带着疑问,扭头向香姑看去。却见香姑全部神情都倾注在独孤身上。

独孤剑上的海潮之声,却越来越大。

毒魔越斗心下越惊,不明何以这小子年纪轻轻却有如此内力,听到他剑鸣之声越来越大,禁不住引发胸中豪兴。掌上加力,扇中加掌,更加凌厉地向独孤攻去。

但是,无论他攻势多么强烈,却始终攻不到独孤丈许方圆之内。

独孤此时心无旁逸,倒是觉得是在练剑一般,玄铁重剑在手中渐渐地好似没有了份量,身体也好似变得越来越轻,一个多月来体中的不适之感,已荡然无存,内力更如江河澎湃,滔滔不绝。

初时独孤亦是感到奇怪,但随即明白是黄葯仙给自己疗毒的同时,亦为自己加了内力,禁不住心下对他充满了感激。

但是,不知为什么,尽管他心中感激黄葯仙,却总是觉得不满足,因为什么不满足,他却是不知道了。

这个人从一见面就对他充满了好感,他也对这个人怀着一种特别的敬意,但是,今天听到了他和隐身菩萨的对话,他隐隐地觉得这两个人和他有着某种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他却怎么也不明白了。

因此,不论黄葯仙和隐身菩萨用怎样的态度待他,他都觉得自己是受了欺骗。那是一种不真实的存在。他自己也无法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心里。

尽管心里这样想,他手上却丝毫没有放松,剑上涛声也没有中断。

毒姑这时候发出了惊疑的一声“咦”声,眼睛盯着地上的毒蛇。

香姑等人顺着毒姑的眼光看去,亦是惊得呆了。但见地上那些毒蛇,不知为什么,此时都僵卧在地上,再过得片刻,竟是慢慢的化了,化成了一摊一摊的黑水,再过得片刻,那一摊一摊的黑水,也都渗入到地下去了。

地上倾刻间什么也没有了。此时,雾已散尽,阳光照在地上,微风吹来,几茎枯草在地上滚动,好似世界原本就是这个样子,没有毒蛇、没有毒物,什么也没有,只有阳光和微风。

但是,香姑却感到一丝凉意,那不是因为风,那是因为背上出了冷汗的缘故。

公冶红见到那些毒蛇瞬间就消失了,再回头见到独孤剑上所发出的煞气,马上就明白那些毒蛇是被独孤的煞气激化了;心中这份震惊直是比在场的每个人都要更甚些。

毒魔本来以为纵是独孤没有中他九毒白雾的毒气,功力也自有限,没料到内力竟是这般深厚,比之当世的任何高手也绝不逊色,愈斗愈是心惊,心下不免焦躁起来,掌力加重,但听得轰轰之声不绝,极是骇人。

猛然间激斗之中的独孤亦是出掌,两人掌力相撞,尘沙弥漫,真气激荡,隐身菩萨仍是站在那里,其他众女却忍不住向后退去。退到三丈之外;仍觉劲风扑面,极是疼痛。

两人掌力相交,拼了足有二十余掌,仍是一个不了之局,毒魔心下更是暴燥,猛然怪叫一声,一柄折扇好似一瞬之间化成千万柄折扇,向独孤罩了过去。没料到,被独孤重剑一挥,举重若轻就给破了。

本来两人斗掌之际,独孤心下极是震骇,但料不到毒魔竟是沉不住气了,若是两人比斗内力,时候一长,独孤自是非败不可,现下两人又动起了兵刃。

对于独孤来说,这正是求之不得。

而对于毒魔来说,这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但这番短兵相接,比之适才的游斗,却大不相同。

适才欧阳明对独孤的童剑心下颇为忌惮,因此依仗轻功过人,形如鬼魂一般的只是围着他游斗。是以两人在招式上,并没有见出高下:

现在则不同了,但见毒魔手中一柄折扇,点打勾挑,刺划劈盖,极尽变化,其中不但有点穴撅,判官笔的精妙招式,而且尚有刀剑矛盾的诸般变化。

隐身菩萨是用剑的大行家,看了毒魔折扇中所蕴藏的剑法,也禁不住暗自钦佩。

雪儿本来脸上一直都是非常宁静的,此时见了自己爷爷的神情态势,一张面孔已涨得通红,显然极为焦急。

但是当众人都为独孤担忧的时候,独孤自己却暗暗松了一口气,当下展开灵蛇剑法,其中四分是羊舌之所授,倒有六分是自己在中了十香酥心散之后,从蛇那里悟出来的。

羊舌之号称混世三魔之中的老二,自然在武功招式上比之毒魔逊色不了多少,这一套灵蛇剑法若是用紫薇软剑使出来,那更是非同小可;但是武功之道愈是到得高级境界,愈是朴直率真,正所谓返朴归真,反倒没有那么多繁复变化,因此同世上极高的高手过招,那些旁人看来奇妙精奥的招势,反倒起不了多少作用。但是也是合该毒魔命有此劫,独孤现在所使的灵蛇剑法,既是多半从蛇那里悟出来,正是应了大道自然那句话,其中的招式虽然比之羊舌之所授的招式没有那么诡奇玄奥,却气势宏大,刚朴纯正,不但与笑魔所授的自然神功暗合,而且使得玄铁重剑如虎添翼。

独孤与羊舌之不同,恰好玄铁重剑也与紫薇软剑不同。

但是这样一来,毒魔可就要倒霉了。

但见毒魔的折扇奇招选出,招招不离独孤身上的要穴,而独孤的玄铁重剑大开大合,刚好克住了毒魔的拆扇,任是毒魔怎么样挖空心思改变招式,独孤挥起玄铁重剑,横劈直刺,便即破了。

独孤实在是悟到了武学中的最高境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独孤重剑会毒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