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27章 奇门五行斗风雷

作者:令狐庸

猛听得剑魔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接着纵身而起,但见红光暴涨,断刀残剑四散飞射,立时十几名明教徒众受伤倒地。

香姑看时,见剑魔一双眼睛发出疯狂的光芒,头发披散开来,不断地发出凄厉的惨嚎,面对明教近千名高手的围攻,作困兽之斗。

明教众多高手,此时却也再不向前进攻。他们知道只要剑魔不运功驱毒,必将毒发身亡。

此时的剑魔,好似已然变得神智不清,知道今日难逃一死,是以疯了一般的向那些明教众多高手发出攻击,竟是抱了多杀一个是一个的心理。

明教徒众虽是不断地倒在地上,但知道剑魔只是强留之末,撑持不了多久,是以在明教五奇的率领下,牢牢地将她困住,防止她突围逸出。

香姑眼含泪水,缀缓地将手伸入怀中。

明教徒众困住了剑魔,乾阳道长暗自庆幸,知道若不是他的一番话使得剑魔心神慌乱,剑魔定然不会中了任干手的毒雾,那么明教再是人多势众,想要将剑魔除去,必得付出惨痛十倍的代价。

正在乾阳道长心中暗自得意之时,猛然听得空中传来“鸣鸣”的响声,抬头看时,见香姑将一只牛角号,放在嘴中吹着。

那是一只银质的牛角号,响声甚是奇怪,不似是海螺之声,也不象是真的牛角号之声,清越响脆之极,声传数里。

乾阳道长正自不知香姑此举是何用意,猛然看见渔村的后面尘沙弥漫,人声吼叫连连,情知不妙,忙对欧阳善道:“快将这女子拿下。”

欧阳善闻言,立刻向香姑奔去。

香姑见欧阳善奔到近前,不待他出招,便已挺剑向他刺去。

但欧阳善的钢鞭一挺,香姑便觉一般大力,将她的长剑向钢鞭吸了过去,“当”的一声和那钢鞭粘在一起,她用力回夺,手中长剑却如同生在钢鞭之上,心下震骇,猛然间觉得一股大力自剑柄上传来,立刻半边手臂酸麻,紧接着人影一闪,竟是已被欧阳善点了穴道。

那欧阳善只是一招之间便制住了香姑,禁不住得意万分。哈哈大笑,将手中钢鞭举起来。香姑的长剑,竟然仍是粘在钢鞭之上。

香姑此时才明白,原来欧阳善的钢鞭,纯是磁铁打造,剑魔乃使赤玉剑,因此欧阳善和剑魔交手时,香姑在旁并没有看出来;及至自己的长剑猛然间被他的钢鞭吸住,还道他的内力深厚之极,慌乱之间,竟已着了他的道儿。

这里香姑的穴道被点,却听得有人高声喝道:“黄河帮的各位英雄、快把人放了,丐帮决不与你们为难。”

乾阳道长环目一扫,见竟有近千名的丐帮弟子,又将明教教徒和明教五奇以及剑魔和香姑一发的围在中间。

他并没有将这些丐帮的弟子放在眼里,听得丐帮中人问话,也不答话,只将沸尘一摆,便有近百名的明教高手,反身向丐帮的弟子杀去,其余明教徒众却仍是将剑魔和香姑牢牢困在中间。

那些冲向丐帮的明教高手,个个身手非凡,显然明教的奇门五行阵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大阵,是专门用来对付江湖上的高手和帮会门派的,用它来困任谁,便等于给谁判了死刑。

猛然之间听得一个响亮之极的声音大吼道:“布阵。”

那些丐帮的弟子,.听到这声号令,立刻奔行起来,他们脚下不停,快速奔跃,如同一座巨大的圆环,将明教徒众牢牢的圈在中间。

那些冲向丐帮的明教徒众,撞到丐帮不停奔跃的人墙上,不是命丧当场,便是身受重伤。那些侥幸没有受伤的,立刻跌跌撞撞地退了下来,脸上神色,如见鬼脸。

乾阳道长心下奇怪,看那些丐帮的弟子,都是背上负着五只六只袋子,并不能算是武林中的高手,可是片刻之间,就将明教数十位高手屠戳在海滩上。

乾阳道长看着看着,脸上渐渐现出惊骇之色,脱口惊呼道:“风雷水火阵?!”

那些丐帮的弟子,一经运行,脚下便难再停留,但见他们奔行如飞,手中兵刃交错纵横,好似组成了一面铜墙铁壁,明教徒众凡是撞上这面铜墙铁壁的,任你是多高的高手;便都命丧当场。

香姑心中一直忐忑不安,见了此等情形,心中大慰。本来她见了明教的众多高手,知道丐帮的弟子定非其敌,是以她迟迟不用银号唤他们出来相助,但她见了剑魔疯狂的情状,听了她凄厉的惨嚎,心中大是不忍,才将这些丐帮的弟子唤了出来,那也是迫于无耐,本来没料想这些丐帮的弟子,会敌得过明教这些众多的高手。

却不料这些丐帮弟子一上来,就拿出他们的看家本领,竟然以少胜多,非但敌住了明教的众多高手,而且将他们牢牢地困住了。

这些丐帮的弟子是丐帮的帮主洪七受香姑之约带来的,是香姑用来对付黄河帮帮众的,却不料在此时派上了用场。

香姑约黄河帮的第一高手屠门英和他们的老帮主荣夷公在海滩上相见,害怕他们在恶行被揭穿之后恼羞成怒,杀人灭口,所以就预先防了一手。

本来香姑说有洪七和龙长老也就够了,是洪七非得要聚集大批帮众前来相助,他知道黄河帮号称江湖上第一大帮,害怕香姑吃亏,就带了这许多人来。这风雷水火阵本来也是丐帮用来对付极强的高手和强大的帮派的,若不是遇到强大的敌人丐帮从不使用。

虽然黄河帮号称江湖第一大帮派,与丐帮相比,毕竟是稍逊一筹,丐帮能够延续千年,自然有其独到过人之处,除了帮中高手众多,弟子善于使毒用蛇之外,这风雷水火阵便更是丐帮隐藏不露的煞手绝招。

明教徒众的奇门五行阵用来对付一般的武林高手,那是游刃有余,可如今被风雷水火阵围上了,顿然施展不开。

一时间海滩上杀声震天,尘土飞扬,那些丐帮的弟子,不但将明教徒众紧紧困在中间,而且在逐渐地向里收缩他们的包围困。

紧靠外围的明教高手,不断地有人受伤倒地,而在里边围攻剑魔的明教五奇,见了风雷水火阵的骇人声势,再也没有心思对剑魔进行围攻,一时间都停下手来,怔在那里。

剑魔借此时机,稍事喘息,却也不能坐下运功驱毒,当此之境运功驱毒那当真是危险万分之事,适才若不是她一时不慎,深深吸进了任千手的毒雾,以至于毒气攻心,命在倾刻,也就不至于在大敌当前的情形之下,旁若无人地运功驱毒了。

她刚刚将任督二脉上的毒气驱除到奇经八脉之中,尚且不及排除体外,便已遭到明教徒众的围攻,至使她身受极重的内伤。好在;她现已离危境,一时半刻不至于毒发身亡。

饶是如此,她在那里强自撑持,额头上已是滚下大滴冷汗。丐帮帮主洪七见到明教徒众已经住手,不再围攻剑魔和香姑,亦是想让这风雷水火大阵停下来。

但是,无论他怎样呼喝指挥,丐帮的徒众却仍是运作不息,继续奔行,机械一般地挥舞兵刃,每个人的脸上都肃穆庄严,全神贯注,好似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风雷水火大阵,他们再也不知道别的。

这正是风雷水火阵的弊端,一经发动,便难止歇。

因为那些丐帮弟子听到帮主的号令之后,便即全神贯注开始运行,投入到风雷水火阵之中,每个人都是脚下踩着固定的步法,手中兵刃按着固定的套式规范挥舞运作。

不管敌人攻向他们某一个人,自有其前后左右的人,为他补上了招式中的破绽,所以阵中之人只须按着自己的意念行事,不必考虑自身安危、敌之来路去向,便能自然地安然无恙,并致敌于死地。

这也是江湖上的高手,听了风雷水火阵之名,便谈虎色变的原因。

因为这风雷水火阵虽是人力所组成的,然非人力所能抗拒,以乾阳道长武功名头,听了风雷水火阵之名,尚且脸上变色,也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也正是因为风雷水火阵中的每一成员必须全神贯注按着他们的意念行事,便再也听不到别的命令了。

他们只能够在将敌人完全消灭的情况下,才能自发地停下来。

因为那时风雷水火阵已经缩合为最小的范围,阵中成员兵刃相接,再也不能运行,不停也得停了。

可是眼下香姑也被困在风雷水火阵之中,你让洪七如何不急。

危急之间洪七挥掌将一个丐帮的弟子托了出去,但那名丐帮的弟子所留的空缺,立时被另一个丐帮的弟子补上。

洪七自己却被一股巨力,震得向后倒退了三步,肩上也被兵刃划破,只惊得他脸上变色,怔在当地。

那风雷水火阵由于圈子越来越小,运行收缩得也更加快了。

明教徒众纷纷有人倒在地上,而风雷水火阵中的丐帮弟子也是有人不断受伤,但立刻有其他丐帮弟子补了上去。

由于风雷水火阵的圈子越来越小,丐帮弟子伤得虽众、风雷水火阵的威力却不见减弱。

眼看着一场旷世惨剧就要在沙滩上发生。

明教徒众和丐帮弟子,就要用尸首将这片沙滩覆盖,而香姑和剑魔,也难脱此困境,猛然间,一种奇怪的声响,自海上传来,回荡在海滩的上空。

海滩人众,尽皆一惊。

这声响势力宏大,骇人已极,如海潮、似雷鸣,撼人心魄。

明教徒众纷纷有人拾起头来向空中望去,却见天上一碧如洗,没有一丝云彩,看海上,见海上一波也无。

可是猛然间他们惊骇了,睁大了眼睛,但见距他们所在的海滩不到二十丈远的海面上,不知因何竞掀起了滔天巨浪。

那巨浪涌起达四五丈高,正自发出轰轰不绝的响声。

一时间明教徒众竟自忘却了身处险境,停下手来,看着海上的巨浪。

乾阳道长、明教五奇、剑魔和香姑诸人,也是被这神奇的景象,震骇得呆住了。

剑魔见那巨浪越升越高,直向海滩上扑了过来,使得明教徒众和丐帮的弟子都纷纷停下手来,再也无心他顾,马上抓住时机,盘膝坐在地上,运功疗伤驱毒。

猛然之间,海上巨浪消失了,可是让众人更加吃惊的事又出现了。

但见海水之中,缓缓走出一个白衣青年,这白衣青年浑身洁白,腰带上插着一柄黑悠悠的玄铁重剑,缓步从海水中走出来,身上衣衫竟然是滴水不沾,纤尘不染。

众人既惊且骇,此情此景,若不是亲眼目睹,任谁也不会相信,以乾阳道长这般见多识广的人,看了那白衣青年从海中走出的情状,也是满腔疑惑。那白衣青年,见到海滩上竟有数千人众在厮杀,脸上微微一惊,但旋即他的目光就定定地看在一个人身上。

这个人就是香姑。

这从海上走来的人,就是独孤了。

他依仗怀中有宝珠避水,竟然在没有船只的情况之下,硬生生地从海底走了回来。将近海边,一时兴发,挥起玄铁重剑,搏击海水,掀起滔天巨浪,在无意之间,阻止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

独孤一踏上海滩,在千余人众之中,一眼便发现了香姑。

一别数月,骤然相见,一时间百感交集,只是定定看着她;口chún微张,却说不出话来。

香始见是独孤,目光中含满万般柔情,却苦于穴道被点,身子挪动不得,只在口中哺哺说道:“是你么?当真是你么?我总算又见到你了。”

独孤一步一步地走到香姑近前,闻声言道:“香儿,怎么你也会在这里?”

千余人众一直默默地看着独孤,此时听了独孤说话,方始缓缓地透出一口气来,知道他也是凡人之躯,并非神仙之体。

香姑道:“是你么?你总算回来了。”她一时间神情痴迷,只是喃喃重复这两句话,不知说什么好。

独孤怔怔地看着香姑,正慾说话,猛然间看到香姑神色大变,接着一股巨力袭体而至,他想也没想,挥掌向后一拍,身体借着这一掌之势,便已转了过来。

猛听得“轰”然一声巨响乾阳道长偷袭不成,竟然被独孤的掌力震得向后退了两步,脸现苍白之色,蹬目看着独孤,惊骇于才只六年之间,中原便又出现了此等少年高手。

独孤也在这一掌之间,知道遇到了强敌,他料不到在如此众多的人众之中、会隐藏着此等高手,及到看清了乾阳道长的面目、顿然想起来他便是六年之前临安城外短松岗上,将自己捉住了弄得自己极为难受的那个道人。

独孤看清了乾阳道长的面目、虽是心下气愤,但仍自镇定着心神,冷声说道:“道长之举,只怕有欠光明磊落。”

本来乾阳道长见到他从海中出来,身上衣衫滴水不沾,知道他定然是个身怀奇能之士。及至见到他与香姑两人相见的情形,知道他是敌非友,只盼能一掌将他毙了,免得他插手明教与剑魔之事,多生出许多麻烦。

没料到自己全力施为的一掌,竟然被他轻描淡写地化开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奇门五行斗风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