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28章 白衣少女迷侠士

作者:令狐庸

独孤正自驾着船在海上行驶,猛然间小船被巨浪掀了起来,独孤粹不及防,险些被巨浪掀入海中。

紧接着他听到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独孤惊骇万分。抬头看时,见天空晴朗无云,而海上一丝风也没有,他实在是不知道这巨浪因何而起,响声从何处而来。

举目看时,见远方的海面上,有一个黑点在逐渐的变大。

那黑点大到能够看清的时候,独孤方知那是一个岛屿。

那岛的上空,布满烟尘,而且仍有烟尘在那岛上不断地升入空中。

独孤知道,这就是熔岩岛了。

猛然间又是一个巨浪掀了过来,将独孤掀得跌入船中。紧接着他又听到了一声骇人心魄的巨响。

看那熔岩岛上,一股浪烟冲天而起,喷入高空达数十百丈。

这时独孤方始明白,那响声是来自熔岩岛上;而这巨浪,显然是与响声有些关连。

独孤渐渐地接近了熔岩岛,巨浪越来越高,响声也越来越大。

距离熔岩岛将近百丈之时,独孤看到,海上漂浮着大大小小的物事,禁不住心下奇怪,不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及到近前,距离那熔岩岛将近五十丈远近时,独孤方始看得清楚海上所漂浮的物事,禁不住心下大惊。

这些海上漂浮的竟然是大大小小的鲨鱼,这些鲨鱼显然是被这巨大的响声震得晕了过去。

独孤慾要伸手捞了一条鲨鱼,上来看个究竟,把手伸人海水,又猛然缩了回来。

不知为何,这海水竟然是变得滚烫之极。

岛上飞起的尘雾,遮蔽了太阳,天空变得一片阴暗。

不断地有灰尘从空中飘落下来,落到独孤的身上,竟然也是灼热的。

独孤不知道熔岩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显然一场巨大的灾难正在降临,从日期上看来,剑魔和香姑早就该到了熔岩岛上。

独孤这样想着,禁不住心中大惊,但是此时,岛上炎热之极,气压升高,而海岛四周,气压反倒变得低了,无论南风、北风、东风、西风,都是由岛上吹向海面。

因此上,独孤要想靠近熔岩岛,当真是干难万难,那船非但不靠近海岛,却反倒向后退去,距离那海岛竟然是越来越远了。

独孤只得将船帆降下来。

巨浪掀起不断,巨大的响声也更加频繁,独孤再也按耐不住,竟是将玄铁重剑插在腰带上,弃了小船,纵身向海上跃去。

此时海水如滚沸的油锅,若是掉到海里,哪里还有命在?!

但见独孤腾身而起,这一下跃起足有七八丈远近,看看将要落到海中之时,伸脚尖往那漂浮在海面上的一条巨大的鲨鱼背上一点,身体旋又纵了起来,如此这般七纵八纵,竟然给他纵了上去。

一踏上海岛,独孤顿感气闷灼热,如同进了火炉一般。

但见海岛之上,处处烟尘弥漫,原先的鲜花、草坪此时已然变得焦枯溃烂;原先的野兔、山羊,都变成了一团一团黑色的焦炭;更有一股巨大的岩浆,发出轰轰不绝的响声,在距他二百丈远的地方,流入海中。海水因为这股岩浆的注入,泛起蒸腾白雾,发出巨大的尖啸之声,熔岩岛此时已然变得成了人间地狱。

独孤来不及细想,一踏上海岛便向海岛的冰泉岩洞奔去。

他来过这里,知道剑魔正是居住在那个冰泉岩洞之中。

那个岩洞之前,有一冰泉,景象奇丽,堪称岛上一绝,无论春夏秋冬;那冰泉之中的泉水都甘凛清凉之极,而且四周都结有一层薄冰,想那冰泉之名便由此而来。

可是此时独孤到得冰泉之前,见那冰泉水气蒸腾,如滚沸一般。

转目再看那岩洞,顿然脸上色变,那岩洞竟然已经不在了。

但见七八块巨石,如同小山一般,堆砌在那里,将岩洞紧紧地堵住。’

山颠之上,仍有巨石轰轰不绝地滚下来。

独孤心下焦急,却也不能在此久留,想到这里已经变得成了人间地狱,剑魔和香姑定然已经不在岩洞之中,躲到别的地方避难去了。

这样一想,独孤转身便行,但才只走了两步,他便又猛然站住了。

虽然是山石滚动的响声轰轰不绝,但独孤却好似仍然听到了有人声传来。

这人声似求救、似哀鸣,显然甚是凄厉,但却好似来自地底深处。

这人声本来独孤不可能听到的,但是在这荒岛之上,一个人影也没有,独孤正身历极大的凶险,整个的一颗心都是悬着的,况且他正全身心的在想着香姑,是以这人声便让他听到了。

也可以说这人声不是被他听到的,而是被他感觉到了。

独孤一怔之间,转身向那些岩石之中奔去,挥掌拍向一块巨石,但立时石屑纷飞,那块岩石纹丝不动,独孤却被震得退了七八步远;脊背撞上另一块岩石。

独孤被那岩石震得倒飞出去,身体飞向另一块岩石,料定自己非受重伤不可,却不料脊背撞上岩石,竟然发出“当”的一声响,身体丝毫没有受伤。

独孤这才想起来,后背上插有玄铁重剑,适才慌乱急切之间竟自忘了。

他反手抽出玄铁重剑,反身一纵又扑上了那堆岩石,重剑挥处,将一块巨大的岩石竟是劈成了两半,反手一挑,一块干余斤重的岩石,竟然被挑得飞了起来,扑通一声,落入那眼冰泉之中。

这一下成功使独孤信心大增,他剑劈掌击,不到盏茶时分,竟然已将堵在洞口的岩石大半清除,半边洞口显露出来。

独孤迫不急待地从半边洞口中钻了进去,急切地呼叫着:“香儿,香儿,前辈,香儿!”

可是洞中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才只行不到四五文远,便已感到气闷灼热之极。

这山洞之中,显然比外边又热上了两倍,独孤心下焦急,神智似乎也不清楚了,径自向洞中摸去,双手摸到岩石之上,猛听得“吱”的一声响,顿然觉得剧痛钻心,接着他鼻中闻到了皮肤被烧焦的气味。

这一下他虽是吃了大亏,却顿然变得清醒;转身向洞口行去。

岩洞之中热到这般田地,任你是傻瓜,也不会待在洞中,独孤适才只想到洞中找人,因此上没有想明此节,此刻他转身走向洞口,距离岩洞洞口不到两丈远近时,只觉脚下一绊,伸手一摸,果然是一人躺在地上。

独孤的手指触到那人的皮肤,觉得那人的皮肤滑润细腻,显是女子无疑。

独孤心下一喜,抱着那女子,便纵了出去,一出岩洞见他怀中所抱的女子果然是身穿白色衣裙,独孤再也不及多想,抱着她转身便行。

他想那剑魔武功高强,当此大难临头之际,定然已不在这座岛上,所以他救出了香姑,一颗悬着的心便落了下来。

可是,他才只行出了不到五十丈远,便猛然定身站住,因为这个他怀中所抱着的女子身上并没有那般香姑身上所特有的使他迷醉的香气。

他扳过那女子的脸来一看,这女子虽然也是艳美之极,却确然不是香姑,他急忙将那女子放了下来,如飞一般地再次奔回原地。

这一次他很快地便找到了香姑。

因为他一进岩洞之后,不似先前那般的伸手去摸,慢慢去寻,而是只管用鼻子来闻了,只嗅得一嗅,他便在那洞口三丈远的地方,找到了香姑。

独孤将香姑抱起来,再次蹿到岩洞之外,来到先前他放着白衣女子那个地方,亦是将那白衣女子抱了起来,瞬间如飞地奔向海边。

尚且没有到得海边,独孤便听得巨响声声传来,烟尘遮天蔽日,知道将有更大的灾难降临到这座岛上。

他脚下不停,如飞奔向海边,到得海边之后,见自己的那艘小船,仍自在五十丈外的海面上,随波起浮,时隐时现。

他心中一喜,没有余暇细想,竟是挟着二位女子,重施故技,向海上跃去。

这一下他肋下挟着两人,纵跃之际,自然是比先前费力得多,待得他纵上小船之时,已然是大汗淋淋,浑身酸软,将两位女子刚刚放在船上,他已是站立不稳,同样地摔了下去。

他觉得身下一软,竟然是摔在了那名白衣女子身上。

那名白衣女子醒睁地一声,竟然是醒了过来。

独孤慌忙站起,但是他尚且没有站稳,猛听得一声巨响,又是一个大浪掀了过来,小船被高高地托起来,又向下一跌,独孤被这巨浪掀得竟是又跌在那女子身上。

他心下对自己甚是恼怒,才要站起身来,却听得耳边一个声音道:“趴着别动。”

独孤转目一看,见那个白衣女子,眼神明亮之极的,正自看着自己。

独孤感到窘迫之极,但他实在是没有力量站起来,只好就那么卧在那里。

由于小船狭窄,他的多半边身子,倒好似卧在那女子身上。

若是在平时,就是比这再大一些的巨浪,独孤也不会惧怕,他自是能用千斤坠的功夫,在小船上站得稳稳的。便是他用玄铁重剑掀起的巨浪,也比海上掀起的巨浪要大一些。

可是此时他的内力经过适才的那一番折腾,几乎已然耗尽了,当此巨浪汹涌的海上,却教他如何能够站得起来。

虽是如此,独孤半边身子贴在那女子身上,却感到尴尬之极,脸色不知是因为累的,还是因为羞傀,竟然涨得通红。

那白衣女子好似是看透了独孤的心思,脸上微露笑意,缓声说道:“不必性急,待你内力恢复了,再站起身来,也还不迟。”

独孤闻言心下稍宽,闭目运功调息,但当此之境,却让他如何能够静下心来,眼睛虽然是闭上了,身下却感觉得那白衣女子的身躯好似在轻轻颤抖。

独孤紧紧地闭着眼睛,运功调息,可是顿然觉得自己的真气乱走乱撞,不能寻经而行,知道再这样下去,非但不能恢复元气,而且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独孤强自忍耐着,不到盏茶时分,实在无法再继,只好睁开眼睛,却见那白衣女子已是将脸扭了开去,不再看他。

独孤心下稍慰,便再不再闭目调息,但也没有把目光转向别处,那女子青丝玉颈,竟然将独孤看得痴了。

但见那女子的皮肤洁白如玉,似乎自得有点过了分,虽然不能说是苍白,但确实是少了点血色,如玉雕一般的光滑柔润之极,只怕比之香姑的皮肤,在白的方面,犹有过之;再看那女子的青丝,虽然是有些凌乱,但经此大难却仍然是那么明亮,油黑之中,好似透着一种暗蓝,与她的皮肤相映,使她显得娇美之极。

独孤看着看着,猛然觉得自己身体之中好似是有一只猛兽在来回冲撞着,这只猛兽在控制着他,想让他伸手去搂抱这个娇美的女子。

但是烟尘之中,海的腥昧之中,独孤觉得香姑身上的香气幽幽不绝地传过来,使他心中一震,顿然变得清醒过来,身体里边的那个猛兽好似也在这一瞬之间逃走了。

独孤顿然感到羞惭万分,身体一挺,竟然是又站了起来。

但是他方自没有站稳,巨浪一掀,又是摔了下去。

这一次竟是结结实实的摔在了那白衣女子的身上。

那白衣女子呻吟出声,显然是被他砸得疼了,候然转过脸来,瞪目看着他,眼神之中满含怒意。

但她见了独孤脸上羞惭慌傀的神色,眼中怒意顿消,只是冷冷说道:“你不要再折腾了,没有用的,你再这么折腾几回,我虽是被你救了出来,却非得被你砸扁了不可。”

独孤听那白衣女子如此说,只得卧在那小船上不动,害怕自己站起来当真的站立不稳,再次摔在那白衣女子身上。

但是两个人就这么在那里躺着,肌肤相接,气息相闻,却是觉着甚是尴尬。

这一次他又不能闭着眼睛自去调息。

那白衣女子也不就此将脸扭开,只是定定看着独孤,好似独孤的脸上有什么值得她探究的奥秘。

独孤被她看得有些窘迫,张口说道:“没有风,为什么在这海上会掀起这么大的巨浪?”

那白衣女子道:“这海上的巨浪便不一定非得由风而起。”

独孤道:“那是因为什么?”

白衣女子道:“是海啸。”

独孤闻言大惊,他只是听别人说起过海啸,知道在海啸发生时,巨浪涛天,海水上涨,不下于百尺,那处在海边的渔村房舍,便常常因为海啸的到来,而淹没于汪洋大海之中,人畜尽催其难,悲惨已极。

想不到这么悲惨壮烈的场面,会被自己今日遇上。

独孤道:“这海啸是因为熔岩岛上的响声引起的么?”

白衣女子道:“火山喷发和海底地震,都能够引起海啸,你听到那巨大的响声,是由于熔岩岛上的火山喷发所传出来的。”

独孤道:“姑娘,怎么你也会在这熔岩岛上?”

那白衣女子听得独孤如此一问,顿时脸现怒意,挥掌向独孤打去,“啪”的一声,竟然打在独孤的脸上。

独孤粹不及防,被她一掌在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白衣少女迷侠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