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29章 剑魔战败离魂岛

作者:令狐庸

独孤紧紧地盯着地上的树枝。

那树枝笔挺刚直,因此,若是太阳直照下来,那么树枝就不会再有影子了。

此时已近午时,地上的枝影在慢慢地缩短,到剩下钱币大小时,独孤抬头看海,海上仍然是苍茫一片,没有半点船的影子。

独孤心下渐渐地感到焦急起来,他不知这段树枝是何人留下来。

若是楚天姬留下来的,那么楚天姬定然已去找寻剑魔,无论剑魔在什么地方,她午时必然会赶到这个海岛。

也可能这段树枝是剑魔留下来的,那么剑魔的武功当真已到了深不可测之境,她不但带走了楚天姬,而且留枝遗简,自己于沉睡间却毫无所闻,若她想要向自己暗施偷袭,自己只怕是早已成了这离魂岛上的游魂。但是这树枝无论是楚天姬留下来的,还是剑魔留下来的,独孤都不担忧,他所担忧的是这段树枝不是楚天姬和剑魔留下来的。

那么楚天姬定然是被掠走了。

独孤正自胡思乱想,猛然觉得身后发出“曝”的一声轻响,这响声轻微之极,有如一粒细沙落在地上,又好似人们常说的“一叶落地”,但是却被独孤明显地感觉到了。

独孤不是听到这响声,而是感觉到了这响声,他知道有人来了,但不知来人到底是不是剑魔,低头看时,插在地上的树枝恰好已经没有任何影子。

独孤没有回过身来,但却把手放在玄铁重剑的剑柄上,他知道来人若是剑魔,他此举自是多余,但来人若是其他武林高手,他冒然转身便可能会遭到致命的一击,那无疑是拿生命作赌注。

是以他只是把手按在剑柄之上,凝立不动,却听得身后一个声音说道:“在这离魂岛上,你不必这么小心在意,那些惯使偷袭伎俩的人,不会有胆子到这小岛上来。”

独孤听到说话之人,噪音嘶哑尖细,正是自己在海边上所见到的那个剑魔的声音,便放心地转过身来,将手垂在身侧。

来人正是剑魔,她站在离独孤五丈远的地方,丑陋的面孔上一双明亮之极的眼睛紧紧盯着独孤,那眼神之中竟然隐含着淡淡的忧伤。

她穿的也是白色衣裙,但她的白色衣裙却甚是洁净,不似楚天姬的衣裙,经历了熔岩岛上的那场磨难之后,被弄得满是脏污,又经海水一泡,留下盐渍,若不是楚天姬天生丽质,只怕是有碍观瞻。

剑魔道:“我们非要动手不可么?”

独孤道,“是的。”

剑魔道:“可是我们已经动过手了。”

独孤道:“那时强敌环伺,你我形同鹤蚌,都没有尽到心力,所以不能算数。”

剑魔叹了口气道:“江湖人事,称我是剑魔。可是在我看来,这剑魔的称号我是不配的,倒是独孤少侠更配一些。”

独孤道:“前辈分什么会这么说?”

剑魔道,“剑中之道,可以修身、可以养性、可以寄怀、可以求名,凡人练剑,必在此四项之中,求得其中一项,唯独独孤少侠.全不为此,只为剑之本身,那还不能称作剑魔么?”

独孤从没想过.自己练剑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入江湖以来,不到—年时光、自己便经历了诸多坎坷。

他还没有明白,自己想要干什么,便被推到今天的地步,若说他练剑是为了修身养性,他没有这个必要;若说他练剑是为了寄怀,那也是毫不相干的事情,因为在他的思虑之中,有着滨纷的心事和诸多的面孔,他更没有想到要用剑来求名。

那么他练剑当真只是为了剑的本身么?

想到此节。独孤言道:“我也不知我练剑到底是为了什么,从我十二岁开始.我做的每一件事,几平都是被别人、强迫着做的,唯有—件事不是被强迫的,那就是和前辈比剑。”

剑魔听了独孤的话,怔了半晌,说道:“据我所知,这件事你虽然不是被迫的,但也是为了遵守诺言。”

独孤道:“我仔细地想过了,即便不是为遵守诺言,这件事我还是要干的。”

剑魔道:“为什么?难道独弧少侠也热衷于江湖上的虚名么?”

独孤道:“我自问不是为了虚名,但是人做一件事情,既然他做了,他就要知道自己这件事情做得好还是不好,不管他做这件事的最初动机如何。”

剑魔道:“好。我明白了,那么说你若是将我打败了,还会再去找别人?”

独孤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我会那么做。”

剑魔道:“那么你若是败了呢?”

独孤道:“我若是败了。我倒并不是很在乎,因为那证明这件事情我没有做好,没有做到尽善尽美,因此我还可以继续做这件事情,直到把这件事情做好为止。”

剑魔叹息一声道:“你这样想,当真是很不幸的一件事情,因为终有一天,你会觉得自己很孤单,到天下所有的人,都被你打败了,你更会觉得了无生趣,因为我猜对了,你单单只是为了剑本身,才练剑的,而不是为了别的。”

独孤默然,他心中想着香姑、想着雪儿、想着公冶红,甚至想着最近认识的楚天姬,因此他觉得自己思虑重重。

但是,一旦这些人谁都不想的时候,他应该干什么呢,他当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因为从小的时候,没有人教他博取功名,及到拜师学艺,那些教他本事的人,都怀着自身的目的,没有人告诉他学好了本事应该去行侠仗义、惩恶扬善或者是为民造福,他自己也并没有一个长远的目标,觉得自己学好本事之后,应该去做一件什么事情。

他所要最想做的事情,就是为他心爱的人做事,那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并非是一件很长远的事情。

想到这里,独孤道:“我希望前辈能够打败我。”

剑魔点头道:“这也是我所希望的,因为那样的话,我们两个人就都有事情可做了。”

独孤将玄铁重剑抽出来,看着剑魔,剑魔却走上几步,走到独孤面前,将地上紫桐树枝拔出来,握在手上。

独孤一惊,问道:“怎么,前辈要用这段树枝……”

剑魔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独孤顿时心下愤然,若是剑魔带得赤玉剑来,以独孤现在的心境,独孤未必能胜得了剑魔,可是眼下剑魔所用的一段树枝,虽是刚挺之极,终竟是一段树枝,在任何武林人物看来,那都是对自己的轻视,独孤亦不例外。

这一下立时激起了独孤豪情,独孤将玄铁重剑一挺,说道:“前辈小心了。”

剑魔道:“请吧。”

独孤重剑一挥,“鸣”的一声,便已攻了上来。

但一招才使到中途,却不禁脸色大变。

不知为什么,他的玄铁重剑在这一刹那之间,好似丝毫没有了分量,倒似是他手中所拿着的是一段树枝一般。

惊诧之间,那剑魔手中的紫桐树枝已是挟着一股劲风,劈面刺到。

独孤急忙闪避,但是沧促之间,人虽然闪开了,衣服却已被剑魔的紫桐树枝“噬”的一声刺开了两个洞。

剑魔站开,眼睛盯着独孤看着。

独孤怔住了。

他料不到是这个结果。

他看看剑魔手中所拿着的紫桐树枝,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玄铁重剑,不相信似的将重剑拾起来,挥动了几下。

那重剑同适才一样,仍然是没有半点分量。

独孤抬头望空,心中恼怒之极,只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前,他尚自以为自己对胜败是无所谓的,可是眼下自己在一招之间便即败了,那份伤心难过及沮丧的心情,令他几乎不慾再生。

他若是已经倾尽了全力,被剑魔打败了,他的心情或许会好受一些。可是眼下他心中只能有太多的懊悔和沮丧。

独孤挥起玄铁重剑,恼怒之极的向一块巨石上劈去;那块巨石被他一剑劈为两半,玄铁重剑虽然已经没有了分量,但却仍然是玄铁重剑,威力不减,独孤恼怒之间,乱砍乱所,乱石滩上的大块巨石,倒有一半被他劈碎了。

独孤劈了一阵,停下手来,却听得剑魔说道:“你并没有失败,我们可以再来比过。”言罢,不待独孤说话,竟是挺起那段树枝刺了过来。

独孤挥玄铁重剑迎了上去,重剑和树枝相交,非但没有将树枝削断,反而发出“当”的一声响。

独孤心下一惊,却再也不敢大意,展开灵蛇剑法和自创的玄铁重剑剑法,同剑魔相斗。

这一下独孤有了心理准备,小心应付,五十招之内,居然再也没有让剑魔占到便宜。

但是剑魔手中的一段紫桐树枝凌厉之极,又轻巧灵动,而独孤手中的玄铁重剑,却沉重之极。

只要独孤将内力运于剑上,那剑顿即好似没有了分量,与往常大异。

因此两人斗得愈久,独孤吃亏愈大。

那玄铁重剑独孤初用时,觉得沉重之极,极到用得称手,便如普通兵刃无异,不但灵动之极,而且有重剑的威力。

可是此时重剑在这离魂岛上,猛然之间,怪异之极的减轻了分量,却让独孤感到极是别扭,招式使出来,也变得极不准确了。

平时刺出的一剑,刚猛凌厉之极,因此是一招攻守兼备的妙招,可是,同样是一招“蛇吐双信”,此时刺出时却轻飘之极,顿感胸前门护大开,留下老大破绽。

独孤心下气恼,不再向剑魔发出攻击,而是挥起玄铁重剑,向一块石上劈了过去。

那块巨石立刻被他击得石碎纷飞,有如暗器一般的,劈面向剑魔打到。

剑魔将紫桐树枝一挥,数十块石块,立刻在她一招之间,被打成了一片烟尘。

剑魔一惊,正慾出言安慰独孤,却见那独孤又是挥起玄铁重剑,向一块石上击了过去,又有数十块石头,向剑魔飞来。

剑魔只好挥起紫桐树条,又将石块击作一片烟尘。可是尚自没等她喘息过来,但听得尖啸之声不觉于耳,数十百块石块,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向剑魔飞了过来。

剑魔将紫桐树条舞成了一片光幕,将自己罩在其中,竟是将这些石块尽皆挡住了。

独孤将更多的石块,击得飞向剑魔,剑魔则用紫桐树枝条抵挡着独孤的进攻,两人就是这样以这种闻所未闻的方式展开了一场惊世骇俗的激战。

独孤击得那些石块不绝地飞来,剑魔便是想接近独孤也不能够,只好就这样挥舞着枝条抵挡着那些石块。

一时间但见石块纷飞,烟尘弥漫。

只一会儿的工夫,剑魔脚下便厚厚地堆积了一层石粉,那些石粉在不断增多、加厚,把剑魔的脚已埋在了里面。

可是独孤仍是不断地用重剑挑起石块。

那些被独孤劈碎的石块,己被独孤用剑挑得罄尽,独孤便一面用剑去劈碎那些巨石的岩石,把岩石剁成石块。一面将石块击得飞向剑魔。

这一下他虽然是做两项工作,但是那些飞向剑魔的石块却不见减少。

剑魔初时以为独孤用重剑击石,颇耗内力,他坚持不了多久,却不料他竟然越战越勇,那些飞向剑魔的石块,不但丝毫不见减少,而且破空之声好象越来越响。

剑魔心中惊骇万分,只好继续挥舞技条,但她却不再去击碎那些石块,而是将石块挑得向独孤飞了回去。

她只道这样不但可以省去自己许多内力,而且能够向独孤反攻。

不料被她挑得飞回去的石块,又被独孤用重剑击得飞了回来。

这一下剑魔大是吃亏、那些飞向她的石块,在瞬然之间,增加了一倍还多,剑魔再也来不及将那些石块击碎,更来不及将那些石块挑得飞回去,只好将那些石块用枝条接了,抛在地上。

只是片刻之间,剑魔脚下已是碎石遍地,纵跃起来也是极不方便。

这时候,那独孤不但将石块挑得继续飞向剑魔,而且脚下踏着五行步法,纵跃如飞。但见四面八方乱石尽皆飞向剑魔、有如满天花雨。

本来剑重技轻,独孤和剑魔两人相斗,独孤颇为损耗内力,现下独孤甩重剑碎石击石,重剑合当其用,为独孤省去了不少内力。

而剑魔用树枝拨石碎石,却是大为损耗内力的。

因此两人长久相战,剑魔大是吃亏。

剑魔也想明了此节,但她究是无法脱身。

那些石块不断飞来,不用说是让她停下手来,就是她稍有不慎,不是骨断筋折,便是皮开肉绽,你叫她如何能停得下手来。

剑魔正在苦思脱身良策,而此时独弧却象疯了一般,只顾用重剑击石。

剑魔脚下的石块越积越厚,简直已经到了令她无法立足的地步,剑魔再也忍耐不住,猛然间,一声长啸,纵身而起,向海滩跃去。

但是,她双脚刚刚落上沙滩,尚自没有站稳,猛然听得“膨”的一声响,一蓬黄沙挟着劲风,又是迎面击到。

剑魔只得跃起身来;这一次她却是跃向了海水之中。

但是,身体尚自没有落下来,剑魔已开始有些后悔了。

她想起了第一次见到独孤时的情景一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剑魔战败离魂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