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03章 欧阳锋初出江湖

作者:令狐庸

众人低头一看,顿时惊得冷汗直冒,只见火光映照之下,不知有多少条毒蛇从竹林中爬了出来,数十条毒蛇已然爬到了众人脚下。欧阳锋的四个随从之中已经有人被毒蛇咬伤,一个高大身躯在地上来回滚动着,正是那个巨大的小人。

独孤的自马甚具灵性,一面恢儿恢儿叫着,催促主人快走,一面踏动着路子,踩死了几条毒蛇。

独孤并不急于上马,他独出腰间宝剑,随手一挥,地上顿时一降抽搐,无声无息中,十几条毒蛇被拦腰斩为两截。

上官剑南见了,亦是把折扇张开,用力一扇,内力到处,地上的沙石连同毒蛇竟被卷了起来,飞落在一丈开外。

司马红云亦是学着独孤的样子,用剑在地上飞快地划动,将一条条毒蛇斩断,只是她没有如独孤那般的恰到好处地斩断了毒蛇,又不使剑尖触到地面。相反的,毒蛇不是被她斩得有皮肉相连,就是她用力过多,使宝剑的剑尖触到了地上、发出刺耳的沙沙声。

她暗暗地骂自己,其实这把宝剑在她手中向来挥动裕如,今天却让她丢尽了脸面。再挥几下,她气急败坏地将宝剑一把掷在了两丈外的一条巨蛇身上,把那条蛇钉在丁地上。

这时一个冷冷的女子声音道:“你这不是要脸不要命么,一会儿毒蛇将你围住了,看你如何出去。”

司马红云的脸腾地红了,她抬头瞥了一眼独孤,见他并没有看自己,而是全神贯注地向庄子方向看过去,这才略略宽心,同时也觉得有些气愤,忍不住也向庄子方向看过去,这才看清原来说话的人也是一个青年女子。

但见那青年女子也是一身红衣,只是身上绝没有司马红云那般多的饰物。

她没有拿任何兵刃,亭亭地站在那里,身形婀娜,面如桃花,两眼似雾一般地盯着众人。她面容略带一丝忧郁,因此使她与司马红云比起来显得更加抚媚多情。

那女子忽然从袖中拿出一只短短的白玉笛,放在口中轻轻吹动了起来、有细鸟鸣一般传出一串清音,那些毒蛇顿时原地不动,伏在地上纷纷昂头向上吐着信子。

那红衣女子道:“我就是你们要见的公冶帮主,单名一个红宇,你们非得逼我相见,对你们有甚么好处呢?”

众人虽已多半猜到她就是公冶红,但听她自己报上名来、仍旧不免吃惊,都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着她。

独孤看清了那女子面容,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温声言道:“无端打扰了公冶帮主?还请原谅t在下就此别过。”

说完了翻上马背打马慾行。

猛听得破空之声劲疾,独孤回身一抄,将一枚暗器抄在手中,回头吃惊地看着公冶红问道:“我不慾与公冶帮主为敌,为何用暗器伤我?”

公冶红温声道:“我还没让你走呢。”

独孤道:“在下有要事在身,你们庄上的事我也不想多插手,为甚么非要我留下来呢?”

公冶红道:“你刚才不是嚷着要见我么?怎么我一来了,你就要走呢?是不是因为这里又是蛇啊又是狗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玩了?”

独孤听到她话中在嘲讽自己胆小怕事,忍不住就慾开口顶撞.但他强自忍住了,仍是温声言道,“我适才是要见你的,但眼下我已见过,因此我也该走了,请怨在下冒昧!”

说着打马慾行,猛然间空中扑下两只巨禽,向那白马头上扑过来,白马受惊,人立起来,独孤坐立不稳,只好从马背上跃了下来;看着公冶红道:“在下不明白,甚么地方得罪了公冶帮主?”

公冶红道,“你就这么走了,不后悔么?”

独孤道,“我该做的事已然做了,何侮之有?”

公冶红道,“是不是你看我长得太丑了,因此就想走了,天下凡来此庄的男人,见了我没有不想娶我的,你就不想娶我么?”

独孤愕住了,说不出话来。

那边欧阳锋却干笑起来。

公冶红看了欧阳锋一眼,仍是温声对独孤道:“你是想呢,还是不想。”

独孤道,“我从来就没想过。”

公冶红微微有些奇怪,道:“那你为甚么来看我?”

独孤道,“我是要找一个人,好了,话我已经说清了,现在我要走了,请公冶帮主勿要阻拦。”说完又慾上马。

公冶红道:“等一下。你要找的人美么?”

独弧道:“在我看来,她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人。”

公冶红道:“因此你听说了我的美名就要来看看我?”

独孤道:“正是。”公冶红道:“你一看我不是你要找的人就想走了?”

独孤道:“是的。”

公冶红轻轻地笑了,道:“你是我所见过的最会编谎言的人,我真不知道咱们俩人如果不是在现在这样的场合相见,你的嘴里说出来的还是不是这样一番话。”

独孤终于动了气,冷声道:“我并没有骗你,再说我也用不着骗你,我很尊敬你,希望你也尊敬我。”

公冶红又一次怔了一下,盯着独孤看了一眼道:“好吧,那么你说,我与你要找的人比起来,哪一个更美一些?”

欧阳锋插话道:“当然是你更美。”

公冶红道:“我并没有问你。独孤侠士,我问你呢。”

独孤道:“我已经说过了。”.众人都自奇怪。他说过了?那么他说的甚么呢?欧阳锋却已经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说道:“他说他要找的人是世界上最美的,岂不是说过了么?”

公冶红睬也没睬欧阳锋,眼睛紧紧盯着独孤,好似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些甚么来。

独孤道:“我可以走了么?”

公冶红道,“你在江湖上只是听说我长得美,你可曾听谁说过亲眼见过我的?”

独孤道:“在下没有听谁说过。”

公冶红道:“你知道为甚么么?”

独孤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公冶红道,“可是我要告诉你,凡是见过我的人,我不会让他再在江湖上露面。”

这句话说得虽是极为温婉,可是众人却都是听得心中一震。

独孤道:“我不想得罪你,因此我也不会在江湖上说我见过你,你看这样好么?”

公冶红道:“不好。你或者死,或者死心塌地跟着我,没有别的路好走。”

独孤轻声笑了,道:“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我这人喜欢独来独往、我想有那么多人跟着你,已经够了。”

公冶红道:“好了,我们的事等一会儿再说,我现在定然是不会让你走的,但我暂时不会杀你,你也不用害怕。欧阳锋,是你放火烧了我的绿竹林么?”

欧阳锋道,“是我烧的。”

公冶红道,“你自刎谢罪吧。”

欧阳锋一楞。随即纵声大笑。

众人都是不解地看着欧阳锋,不知他因何大笑不止。

欧阳锋笑够了,得意之极地说道:“就凭你公冶红长得美、要我自刎可是还不够资格,要做我的老婆还勉强可以。”

司马红云和上宫剑南看了一眼欧阳锋,又看了看那成千上万条吐信的毒蛇,都是面有忧色。公冶红见了二人脸色,温声说道,“如果你们谁不想死.就将这个疯子杀了,否则毒蛇可是不长眼睛的。”

独孤本慾自行上马离去,此刻听了公冶红的话,禁不住在心中起了气愤之心,他想看一看这俊美丽之极的女子究竟能够狠毒到甚么程度。

众人惊愕之际,公冶红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她轻哼一声,将白玉短笛缓缓地举到chún边。

司马红云道:“等一下,我想代劳,只是我手上没有了兵刃。”

公冶红轻声笑了,仍是把短笛放到了chún上。两个极短的清音之后,是一长串傲耳动听的滑音、毒蛇仍是不动.却从空中扑下一只巨禽,将司马红云的长剑衔了起来,飞列她身边,特长剑抛到了她的脚下。

司马红云将长剑拾起来,看丁一眼上官剑南.那眼神充满爱意,抚媚之极。然后她向欧阳锋道,“我们不想赔着你去死,所以只好得罪了。”

欧阳锋在手中把玩着钢杖,笑眯眯地说道:“你可是比她美得多了,也可是比她高贵得多了.你这么听命于她,也不怕报应么?”‘司马红云道:“你自己知道.这不是听命。”

公冶红道:“我可没时间听你们讲理。”说完了,吹响白玉短笛,那些毒蛇立时蠕蠕而动,向前移来。

司马红云顾不得多想,百忙之中向上官剑南抛过去一个媚眼,挺剑便向欧阳锋刺了过去。

欧阳镑挥钢杖挡开了司马红云的长剑,正慾说话.不料司马红云的长剑一翻又卷了上来。欧阳锋连挡三次,司马红云都是瞬即又攻了上去,根本没有欧阳锋说话的机会。

欧阳锋的四个随从之中小人已然被毒蛇咬伤,昏了过去,生死未卜,其余的三人见少主被司马红云迫得没有说话的余裕,再也顾不上少主的面子,都是纵跃过去.伸掌便向司马红云拍过去,却被上官剑南挥巨扇尽数拦住了。

独孤把一切尽皆看在眼里,禁不住叹息了一声,直是摇头。

公冶红并没有去看那相斗的六人,而是一直把眼光盯住在独孤的脸上。

独孤叹息罢了,指头看向公冶红,见她正注视着自己,忍不住说道,“他们不该毁你的竹林,逼你出来相见,可是你也不该这么歹毒地对付他们。”

公冶红道,“我劝你少替别人操心,还是多替自己打算罢。”

猛然之间,相斗之中的司马红云惊叫一声跃了开来,吃惊地看着欧阳锋。

欧阳锋冷声道:“我并不想这样做.你逼得我太甚。”说完了,怪异之极地低啸起来。

上官剑南和三个随从也即罢手。上官剑南奇怪地看着欧阳锋,欧阳锋的三个随从则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众人正自奇怪,那伏地不动的万千毒蛇听了欧阳锋的低啸,忽然兴奋之极跃动起舞,景象煞是壮观。

公冶红一直脸上不露声色,此时见了这般情景,却是微观惊色,急忙把白玉苗放在chún下吹奏起来。

那些毒蛇顿时象是得到了慰籍,又慢慢地伏下地来,并开始向欧阳锋诸人身边爬动。

欧阳锋的啸声忽而变得尖厉刺耳起来.那些毒蛇再也不理会公冶红的笛声、又跃动起舞并在地上翻动着。.再过片刻,居然莫名其妙地排起方阵,再不是大片大片地向前涌动,而是极为驯顺地数百条涌做一团,顿时之间,一团一切的毒蛇竟是向着公冶红爬丁过去。

公冶红脸色苍白,慢慢地放下了白玉笛、盯着那些向自己脚下爬来的毒蛇。

欧阳锋停止了啸声、得意地对公冶红道:“公冶帮主,想不到吧?”

公冶红轻轻一笑:“我是没有想到,传闻白驼山的主人极善使毒,果真名不虚传,可是你回头看看,就知道该怎么对我说话了。”

欧阳锋回头一看,惊得险些叫了出来。

数百只巨犬已然不知何时掩至近前,在拒几人十米之处蹲伏在地上,二十几名白衣人此刻已然处身在巨葵后面了。

欧阳锋道:“我今日前来,就是为了娶你去白驼山,我们终究要成夫妻,现下就罢手言和如何?”

公治红道:“就凭着你的两手空空和满口胡言么?”

欧阳锋道:“死在狗嘴里总比死在蛇口中好受一些。”

公冶红道,“别忘了,蛇是我的蛇,它们可以听命于你,却不会张口咬我。”

欧阳锋亦是冷冷一笑,向他的三个随从点了下头。

猛然之间,三个随从向巨犬群中投了无数只火球,那些火球沽在巨犬身上顿时爆开,洒下大片火花,一时之间犬吠之声大作,那些巨犬顿时乱跑乱窜,再也不听白衣人的号令了。

欧阳锋对公治红道:“现在你也是两手空空了,我们总算平等了罢?不过我告诉你、蛇虽然是你的,我不能让它们张口,却能让它们活活地缠死你。”

这时庄中涌出了数十人,都是远远地站着,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帮主被困在蛇阵之中却无法相救。

独孤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欧阳锋老弟、我看今天的事就算了罢。”

欧阳锋斜眼看了看独孤,冷笑道,“刚才我就要找你算帐,后来又把你忘了,是你自己又提醒了我、这可怪不得我了。”说完了低啸一声,有两阵毒蛇立时一前一后将独孤夹在了中间。

独孤的白马不安地踏动着蹄子.独孤伸手在自马的额头轻轻地拍了两下,那马立刻安静下来。

独孤道:“欧阳老弟,你想要干甚么呢?”

欧阳锋道:“哈哈,我要干甚么?你难道看不出来,公冶帮主干方百计地不让你走,那是她看上了你,我要娶她做老婆,你道我会放你活着么?”

独孤道,“你不是当真的罢?”

欧阳锋道:“我自然是当真的,但你若发誓永远不见公冶帮主,我可以留下你的命,但要取你的一只手和两只耳朵。”

独孤道:“你只是口头上杀我,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欧阳锋初出江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