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30章 独孤求败美名传

作者:令狐庸

群豪见了屠门英这种神态,心中尽皆一惊。

因为适才公冶红献,赤玉马的时候,屠门英也没有这般地向她鞠上一躬。

那么看来这个被称作香姑娘的人,所献上的贺礼,只怕比公冶红的赤玉马还要贵重一些。

屠门英向香姑鞠了一躬之后,马上把那蓝玉盒盖上了,却听得群豪有人说道:“屠帮主何不把香姑娘的礼品让我们看上一眼”

众人之中,倒有大半以上随声附和。

屠门英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手捧玉盒竟是僵在那里。

香姑道:“屠帮主,是不是公冶姑娘是帮主你便把她的礼品,拿来向众人展示,而小女子人微言轻,送你的礼品你便私藏之,便是有人要看时,也不能够了?”

群豪听香姑如此一说,更为活跃。

屠门英一时拿不定主意,求救似地回头看了完颜伤一眼。

完颜伤微笑着向他点了一下头,道:“义儿,既是众位英雄要看,便拿出来,又没有人要偷你的、抢你的,再说,众位英雄都是贵客,岂有不遂众位英雄之愿之理?”

屠门英只好把玉盒再次打开,向众人展示一圈。

众人顿即变得哑口无言。

原来玉盒之中,并非放着价值连城的宝物,而只是放着一枚心形的玉坠,那玉坠色蓝、半透明,虽然也可以说是一件宝物,但比之适才公冶红所送的赤玉马,却可以说是相差得远了。

内中有知道底细的人,小声说道:“这蓝玉坠,也是一件能避百毒的宝物,但明明是黄河帮的东西,却如何到了这位姑娘的手里?”

屠门英好似没有听到一般,只作不知,伸手将那玉盒盖上了。

却听得一人说道:“英儿,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物事?”

众人听得说话之人又是一个女子,齐都一惊,回头看时,却见一个女子身穿艳服,浓妆丽色,站在厅中,正是新娘子荣萍。

众人只顾看那玉盒中的物事,却不知她是何时进来的,此时见了她,立时欢声雷动,有向她贺喜的,亦有向她调笑、敬酒的。

这荣萍是屠门英的浑家,又是老帮主荣夷公的女儿,算得是个江湖人物,因此众位群豪竟是不避男女之嫌,见她来了,大声吵嚷,纷纷要她吃酒。

但荣萍对众人的吵嚷之声只作不闻,径自走到屠门英的面前,问道:“英儿,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屠门英道:“是客人送来的礼物,你怎么也跑到大厅上来了?”言语之中竟是颇为不快。

荣萍顿即觉得甚是委屈,眼泪汪汪半晌说不出话来。

香姑走过来,把手抚在荣萍的肩上,对屠门英道:“屠帮主,今日是你们夫妇大喜的日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嫂夫人说话?”

荣萍立时泪水就流了下来,情不自禁地靠在了香姑的身上。

香姑道:“嫂夫人不要生气,男人们就是这个样子,当着众人之面,指东喝西,为的就是要那点面子,在没有人的时候,他就该对你软语相求了。”

这下不但荣萍心里甚是受用,屠门英也是心下一宽。

不料却听得香姑继续说道:“嫂夫人,这蓝玉坠你认识是不是?”

荣萍抹了把泪水,点头道:“是啊,可是不知为什么.他却瞒着我,说是客人送来的礼物。”

香姑道:“你说这蓝玉坠不是客人送来的礼物?”

众人尽皆诧异,不明白香姑问荣萍到底是何用意,却听得屠门英道:“萍儿,你快到后边去吧!”

荣萍同香姑正自说得亲近,听了屠门英如此说,嘴一撇道:“我偏不,我要同这位姑娘说话。”

香姑道:“是啊,我们两个说话与他们男人没有干系,你说那蓝玉坠到底是怎么回事?”

荣萍道:“那蓝玉坠是我们黄河帮的宝物.是我爹爹送给我的,我送给了他,却让他给弄丢了,不知今日被哪个客人给送了回来,他却在那里骗我。”

荣萍的话清脆之极,众人尽皆听在耳中,顿觉心下大奇。

屠门英道:“你再不回去,我可要生气了。”脸上神色竞自颇为焦急。

荣萍见了屠门英的神色,有些犹豫,却听得香姑继续说道:“这蓝玉坠是我带来的,你想不想知道,我是从哪里得到的?”

荣萍道:“是啊,我想知道。”

香姑道:“那么你先告诉我,那蓝玉坠当真是你家的么?你真的看仔细了么?”

荣萍道:“当然是我家的,我自小戴在身上的东西,怎么会认错?”

屠门英喝道:“回去!”脸色已是涨得通红、

香姑道:“屠帮主这么急着逼嫂夫人回去,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屠门英道:“香姑娘待屠某人如何,屠某人自会牢记在心,今日香姑娘大思,他日屠某人必报,但今日乃众位英雄在此聚会,还请香姑娘不要当此众多英雄之面,拉些琐碎家常,惹得众位英雄笑话。”

香姑道:“屠帮主报恩的方式,小女子早已领教过了。”说完转过脸来,仍是向着荣萍柔声说道:“我告诉你,这蓝玉坠是我从一个女子手中拿到的。”

荣萍闻言大惊,道:“一个女子?她是谁?”

香姑尚自没有说话,屠门英已是一掌拍了过来。

但是,他的那一掌才只打到中途,便被公羊兄弟四掌齐出,化解开了。

公羊博道:“这小子憋了半天,终于憋不住了,只怕要尿到裤子里。”

公羊渊道:“他做了那么多坏事,却栽在别人头上,自然伯他老婆知道,便是尿到裤子里,那也没法儿。”

这里公羊兄弟挡住了屠门英的偷袭,香姑却将声音提得高些,对荣萍道:“你想知道那女子是谁么?我告诉你,那女子便是我的好友梅香君,她是被姦杀的,她死的时候,手中紧紧撰着这枚蓝玉坠。”

这段话香姑不急不徐地说出来,清晰之极地送到群豪耳中,群豪听罢,脸上尽皆惊得变了颜色。

荣萍也惊得呆住了,但她好似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香姑,半张着口,说不出话来。

香姑道:“嫂夫人,你的蓝玉坠丢了有多长时间了?”

荣萍一谔,呐呐地说道:“有半年多了。”

香姑道:“我的好友梅香君,正是在半年之前被人姦杀的。”

荣萍大叫一声,晕了过去,仰面便倒,但却被香姑扶住了。

屠门英脸色苍白之极,颤声说道:“我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却不料你竟是这般的来陷害于我。”说完手一挥道:“将这妖女拿下了!”

立即有十几名黄河帮众扑向前来,但被公羊兄弟挡住了。

那些黄河帮众适才见了公羊兄弟的手段,对他甚是忌惮,竟是不敢上前。

香姑道:“你们两个退开了,让他们过来拿我好了。”

公羊兄第依言退开。

屠门英道:“你们还楞着干什么!”

那些黄河帮众便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来,慾要擒拿香姑。

猛听得群豪之中,有人仰天大笑。

那些黄河帮众神色一惊,便即站住不动了。

但见群豪之中站起一人,手持巨大的折扇,正是铁掌帮的帮主上官剑南。

众人齐把目光投注到上官剑南身上。

上官剑南道,“在下不才,虽是没有本事行侠仗义,锄强扶弱,但也不愿与禽兽为伍!”言罢,踢翻座椅,扬长而去。

一时间但听得椅凳僻僻啪啪,群豪之中竟是走了有二十余人。

但是仍有大部分的人,神情木然地在那里端坐,更有几人竟然为黄河帮呼喝助威。

巨斧帮的帮主公孙立道:“这小妖女来历不明,显然是受了哪个仇家的指使。”

长枪会的大龙头青也道:“今日是屠帮主的大喜的日子,这小妖女竟然来此胡闹,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公孙立接道:“我辈人众,被屠帮主奉为贵宾,屠帮主大喜的日子,不便与人动手,我们却不能眼看着屠帮主受人欺负。”说着,竟是离凳起身走向前来。

群豪之中,竟然有大半跟着起哄响应,立时又有几十名江湖汉子走向前来,将香姑围在中间。

香姑见了此等情形,顿即想到了在东海之滨剑魔所说出的一番话来。

她神色忧伤,万念惧灰,竟是闭了眼睛,存了一死之心,缓声说道:“公羊兄弟,你们走吧。”

那公羊兄弟,一直对小师妹唯命是从,此时听了香姑的话,却是怔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那公孙立和青也哪肯错过如此良机,双掌一错,一齐攻了上来。

看看他们两人的手掌,就要抓到香姑的肩上。

猛然听得一声长啸,破空之声劲疾响起。

公孙立和青也双双惨嚎,其声骇人已极。

众人看时,尽皆惊得目瞪口呆,半晌透不过气来。

但见公孙立和青也四只手臂上,不知给插进了多少只筷子,那筷子透臂而出,把他们两人的四条手臂弄得如同刺猖一般。

香姑睁目看时,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得呆了。

众人惊骇之间,群豪之中已是站起一个青袍老人来。

那老人虽然是须眉尽白,腰板却极是硬朗,一面仰天哈哈笑着,一面走上前来。

香姑知道是这个老人出手救了自己,正慾出言相谢,却听得那老人笑声之中,好似隐藏着极大的悲愤,禁不住怔住了。

老人笑着笑着,竟然变得有如嚎哭一般。

他一直走到香姑跟前,伸手一抹,竟然把脸上的眉毛胡子全都抹了下来。

这一下众人皆惊。

香姑一惊之下,竟是流了满脸的泪水,颤声说道:“孤儿,怎么会是你呢?”

此人正是独孤。

他亦是满眶的泪水,对香姑说道:“香儿,我再也不要离开你了,让你受这些无耻之徒欺负。”

香姑道:“你早就在这里了?”

独孤道:“是的,一切我全都听到了,一切我全都看见了。”

公冶红的一张脸已是涨得通红。

自从香姑出现,她一直紧紧盯着门外,但是没有想到她急慾一见的人,却早就坐在座中,此时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独孤,再也不肯离开。

独孤抬头之间,正与公冶红的目光相遇,轻声言道:“多谢公冶姑娘,为在下找马。”

公冶红仍是盯着他看着,好似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这时群豪已缓过神来,他们手中没有带兵刃,呼喝叫喊的又是赤手向独孤攻了过去。

独孤将身上的青袍脱了下来,里面穿的仍然是一身白衣;青袍挥处,立有六七名江湖汉子,被独孤的内力击得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再也不哼一声。

香姑道:“孤儿,你饶了他们吧。”

独孤道:“好,那我就饶了他们,他们能饶得,他们的罪魁祸首却不能饶得。”说完了。抬头向屠门英看了过去。

屠门英哈哈大笑,高声说道:“想不到独孤大侠,也来给在下捧场,请怨在下不知之罪。”

那些江湖汉子,见了独孤这等声势,哪里还敢插手,都灰不溜丢地各自退回座位上去了。

独孤道:“屠帮主,我既是来给你贸喜,就不能不带来礼物。”言罢,仰首发出长长的啸声,群豪被独孤的啸声震得耳鸣眼花,顿时之间,厅上大乱。

但是,马上他们又安静下来。

因为独孤已经停止了啸声。

众人正自疑惑,但听得马嘶之声阵阵传来,紧接着马蹄声渐渐地近了。

猛听得“哗”地一声响,一匹白马竟是撕下门帘,冲进大厅之中。

黄河帮的弟子猝不及防,竟是给那白马撞翻了两人。

白马直冲到独孤的面前,在他身上埃挨蹭蹭,神态亲热之极。

独孤从白马背上,拿下一个红布包,双手捧着,走到屠门英的面前,放在了屠门英面前的案上。

独孤道:“在下的礼物,虽然比不得公冶姑娘的赤玉马和香姑娘的蓝玉坠那么贵重,但却正是屠帮主眼下所最为需要的。”

屠门英心中疑惑,却早有黄河帮的弟子不知趣地上前将那红包打开,把内中的一个红色物事拿了过来,双手捧到屠门英的面前,让他过目。

屠门英一看那红色物事,立刻脸色大变,反手“啪”的一声,打了那名黄河帮弟子一记耳光。

那名黄河帮的弟子被屠门英一掌打得蒙了,神情怔怔地,不知为什么会挨打,待他低头看手中所捧着的物事,立刻大叫一声,把手松了。

那物事立刻跌在地上。

群豪此时也已看清,那跌在地上的红色物事,竟然是一只精巧的红色棺木。

立时之间,人人脸上变色。

须知,喜事送棺木,可算得江湖大忌。

此举定然会结下永远也解不开的死仇。便是与仇家有着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也很少有人这么做。

独孤孤身一人,居然给号称江湖上第一大帮派的黄河帮送此“礼物”,那不是自取灭亡么!

独孤道:“这可是屠帮主的不是了,便是在下的礼物,值得不了几两银子,那毕竟是在下辛辛苦苦送来的,怎么可以就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 独孤求败美名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