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后记

作者:令狐庸

从《风流老顽童》出版,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这两多年来,我一直想着两个问题:

汉文化的传统在香港还是大陆?

艺术的目的和最高境界是什么?

那第一个问题之所以苦恼我,是因为我要用自己的笔名写作时,曾经遇到了许多困难,也遭到了许多人的反对,那其中有我的朋友和我所尊敬的人。

大陆的读者在书摊上翻书时,往往先看看作者的籍贯。

因此好多文笔相当不错的作者,在写完了自己的作品之后,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能署上。他们必须冒充哪个成名的大侠,戴上面具,在江湖上行走。

那么这些戴着面具的人便几乎不用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了。

于是那些真的假的港台武使小说作品,有许多是让人不忍卒读的。

再加上印刷质量上存在的一些问题,有些作品简直就是惨不忍睹的。

有人说武侠小说是成人的童话,面对现在这滨纷的世界和人类的困境,我相信这话是对的。

最起码,武侠小说作为文学的一个种类,和其他的文学样式是在原则上截然不同的。说艺术在于模仿,这句话也许对于武侠小说之外的艺术都有几分道理。

那是说模仿现实。

而在武侠小说之中,想象力则是被奉上至尊王位的。

人们用想象力构筑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有扬过、小龙女、老顽童和独孤求败。

我写老顽童和独孤求败可能犯了一个错误。我但愿我没有损坏了读者已经认识的这两个人。

人们都喜爱金庸先生。我对他更加喜爱到了崇拜的程度。他几乎达到了武侠小说,甚至所有艺术的最高境界。

那是宗教和哲学的境界。

面对的是生死爱慾和生命本身的逻辑,生命在运行过程中所受到不敬都被有意地忽略了。

我所以写老顽童和独孤求败,那是因为感情。

我多年以前认识的朋友.无论是他们发达了还是陷入了困境,都会给我带来许多感情。而在武侠小说当中,我们这样的朋友太多了。

金庸先生介绍我们认识了他们之后,便不再告诉我们他们的行踪了。

但再次提起他们,并不是我写作的目的。

我的目的是写女人。

《风流老顽童》中的汪碧寒、有琴闻樱、杨执和这部小说的公冶红、香姑、雪儿、毒姑以及楚天姬和隐身谷萨一一

写她们是我的目的。

我希望我的努力没有白费。

她们肯定是这个童话世界以前所没有的公民。

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的差别就是女人。

因此成人童话之中便少不了各类的女人。

也许今后我只写她们,或者介绍几个新朋友到这个世界中来,而把那些我们所认识的老朋友搁置在一边。

算是一种忏悔罢。

令狐庸

九四年八月一日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剑魔独孤求败》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令狐庸的作品集,继续阅读令狐庸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