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04章 香风艳阵血如海

作者:令狐庸

独孤很快转了头.把衣服穿上了,笑道:“死鬼,谢谢你的衣服。”两女都扑哧笑了,换衣给独孤的女子道,“我叫秋香,她才是死鬼!”

两女虽是言笑,但脸上神色凝重之极,显然必有重大变故发生。独孤尚没来得及相询,两女已然架着他冲出了屋子。

曲曲折折穿过了几道回廊,又过了几道门,才进入一个花园之中,独孤忍不住暗中惊叹。躺在屋中养伤。本以为出了那屋子定然已经到了外面、没料到尽有这许多曲折。

一进了花园,远处立时听到喊杀之声不住传来,火光映红了天空,浓烟遮日,明明才近酉时,却好似已到了夜间。

独孤道,“是甚么人与鸣风庄为敌?”

秋香道,“黄河帮、巨斧帮、长枪会、万兽神魔,多啦,但主要是黄河帮。”

再向前走,—向沉稳持重的独孤亦是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只见庄中到处是身穿赤衣、绿衣、青衣和兰衣的女子、显然都在来回奔跑。收拾东西.眼看着好好的一座鸣风庄就这样毁在烟尘之中了。

再向前行,景况更是惨烈,只见不断有身穿彩衣的女子身上带着伤退进庄中。

再行几步,隐隐地传来犬吠之声和兽吼之声。

独孤明是被两个女子挟着跑动,实则说是被秋香挟持了奔行也不过分、因为他的两条腿实在是没有始毫力气。

猛然间前面传来一声断喝:“独孤大侠,只要你交出解葯,我就免你庄上男女老少一庄人性命,你何必再这般强自撑持!”

独孤听了,猛然停步,却发觉自己还在如飞一般地向前奔行。猛地想起,原来自己的两腿已然全部失去了知觉、只能任两女子挟持着奔行。

独孤道:“放我下来,有人叫我!”

秋香道:“快走罢.那不是叫你……”啪地一声秋香挨了夏香一巴掌.立时住口不说了。

独孤奇怪之极,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在甚么地方得罪了这么多的帮呀派的.还有甚么万兽神魔。让他们追着自己要解葯。

可是适才明明是听到有人向自己要解葯,喊自己的名字.难道会是错了么?想到对方找的是自己.自己出面或可解了鸣风庄之危,独孤立时厉声言道,“夏香。秋香.我听到是有人叫我的.事关重大.你们快点扶我过去。”

秋香有些犹豫.夏香道,“是叫你的么?怎么我们没有听见?”

独孤道:“你们没听那人说只要我交出了解葯.鸣风庄的人就可以没事么?快扶我过去!”

秋香已经站住了,夏香道:“帮主要我们带你出去的,我们怎么可以私个做主,你快不要为难我们.跟我们走罢,一旦你有点甚么事情,我们四姐妹可就没有办法交待了呢。”

秋香听夏香如此说,两人竟是脚不停,直把独孤架了起来。

可怜独孤七尺男儿,竟是半点力道也使不出来。

看着到了庄边竹林,三人猛然始住了,只见竹林已经燃起火来。那日欧阳锋只是将竹林烧了一个缺口,今日鸣风庄周围的竹林却已然变成了一片火海。

竹林中火势渐盛,火中不时有长箭射出,发出怪异之极的尖啸之声。想来那定是林中的机关,本是用来防御外敌的.却在熊熊火焰之下尽数破了。

独孤面上甚是焦虑,看来今日之敌非但有备而来,更是志在将鸣风庄一举全歼,想要鸣风庄从此消失。

三人正自焦急,苦于无路可出庄去,忽然听得地上一阵蟋簇声响,—阵阵的腥气被一股股热风吹送过来。

独孤顿时感到一阵晕眩。

秋香道:“快走,是蛇!”

一说是蛇,独孤顿时感到一阵恶心。又是一股热风吹来。这次的气味更是难闻之极,腥臭之中更带有一股焦糊的臭气,显然那些毒蛇平时都隐在竹林之中,一旦竹林火起,躲避不及,便有许多的毒蛇便就此葬身在火海之中了。

独孤闻到了焦蛇的臭气.终于忍不住一口吐了出来,顿时喷在了夏香的身上。独孤歉意地抬起头来刚慾说话.猛然之间忍耐不住又是喷了一口.尽都喷在了夏香的衣襟上。

秋香忍不住笑了出来,道:“这下好了,夏妹妹,你也脱了衣眼,岂不公平么?”

夏香也只好把衣服脱去,伸手去挟独孤,可是不知为何.独孤竟是站了起来.自已向前迈了两步。

夏香和秋香惊奇得睁大了眼睛。

猛然之间,独孤又吐了一口,顿时觉得腹中空空如也。

刚慾开口说话。猛觉腹中剧痛无比,好似万千条毒蛇在腹中钻动.顿时痛得出了一身冷汗,蹲下身来。

秋香忙过来道:“怎么啦,独孤公子?”夏香也走了过来,却没有如秋香那般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只是轻声言道:“别是这焦蛇的气味引发了体内的蛇毒罢。”

独孤虽是听到她们说话,却已然无暇回答了。此刻他正经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只见豆粒大的汗珠子不断地从他的头上滚落,他的脸色也愈见苍白,嘴chún已然被自己咬出血来了。

两女焦急地守在他身旁。不知如何才能帮得上他。

正在此危急关头,忽听得兵刃撞击之声传来,伴随着沉重的喘息之声,竟是向着三人处身之地而来。

两女急忙拔剑在手,在独孤的左右两边护定了。

猛然之间两女同声喊道:“冬香!春香!”

那边亦有女子喊道:“是你们?怎么还不快走?”

独孤睁眼看去,只见两个与夏香、秋香一样装束的女子正被三个手持巨斧的人追着,逃到了这里。猛然见到三人,想要躲避时已经晚了,那三个手持巨斧的人竟是撇下了两名紫衣女子直奔独孤三人而来。

夏香和秋香忙跃身挡在了独孤的前面。

当先一名红脸汉子见了,脸上顿现喜色,大叫一声:“胡子.在这里了,上啊!”说完了挥动巨斧霸道强横地劈了过来。

眼见那汉子的巨斧带着风声猛劈下来,力道少说也有四五百斤,独孤料定两女非躲避不可,不料夏香与秋香对视一眼.竟是不约而同地挺剑上举,两剑在半空同时划了—个半圆,“啪”地一声交叉在一起,与此同时,那红脸汉于的巨斧正好也到了,只听“当”的一声响,火光进溅,夏香和秋香同时向后退了一步,那红脸汉子也是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

两名娇弱的女子竟是用两柄长剑硬生生地挡住了那红脸汉子的巨斧。

不待那红脸汉子再行出手,夏香和秋香已然双剑齐出,分刺那汉子两胁。那汉子虽然斧重力沉,一斧却难挡双剑.只得向后退了一步。一步才退,二女双剑又已齐到.那汉于只得再向后退。

片刻之间,夏香和秋香已然把那汉子迫得退了五步.但是由于挂念独孤安危。只好做罢。双剑一封,挡住了来势。

那红脸汉子被二女双剑迫得极是狼狈,他的两个伙伴赶上来时,仗着人多势众,三人一同挥斧又杀了上来。

那被迫赶的冬香和春香本拟逃往别处将三个敌人引开.见三个故人竟是一同转身杀向独孤三人。二女急忙跃了过来、从后挥剑攻上。

使巨斧的二人立时陷于前后受敌的被动处境之中。

夏香和秋香的两柄长剑端的是配合得妙到毫颠,转瞬之间,两人分别在那红脸汉子的肩上和腿上刺了一剑。

三名巨斧帮的人最初尚自试图取胜。待到三人都分别中剑受伤,才知已然身处险境.此时再想试图脱身已然不能。

冬香和春香两柄长剑尽数封住了三个敌人的退路。适才她二人被三个巨斧帮的人追杀显然是窝着一肚子气的。

此时可就尽数发泄出来。只见二人趁他三人手忙脚乱之机.频频出剑。也不知在那红脸汉子的腿上腰上刺了有多少剑.眼看那红脸汉子身上已是剑花点点,二人义转身去刺另外的两人。

四个女子正杀得性起.猛然问那红脸汉子扯起嗓子悲号起来,其声甚是骇人。

红脸汉子一号,另外两名汉子亦是出声相和。

起初夏香以为他们三个男人打不过四个女人就这样放声大哭太是有失风度.但瞬即四人都不约而同地明白过来,知道他们这般大声悲号是在呼救,是在招唤他们的同伴。

秋香急道:“快,我们快把这三个臭男人杀了,否则他们人来多了可就糟了。”

其实她们何尝不想快点结束这场战斗.可是那三个巨斧帮的人知道已然身处险境,竟是再也不想取胜。只是一面背背相靠一味防守,一面大声悲号呼唤救兵。

四女虽是拼命抢攻,无奈剑短斧长,剑轻斧沉,二个汉子将三柄斧子抡开了,四个女子竟是无论怎么纵跃击刺也难以近身。

这当头把秋香急得似慾掉下泪来.回头看独孤时,见他脸色更见苍白.已盘膝坐在地上,身体摇摇晃晃.汗水似已湿透了紫缎上衣,仍是不断地顺着他苍白的脸颊流下来。

猛然之间又是传来脚步声响,三个巨斧帮的人立时停了悲号,挥动巨斧反扑上来.四个女子却是不约而同地叹息出声,齐把目光投在独孤的身上。

三个巨斧帮的汉子已然听出奔来诸人是友非敌.当此之时同是挥动巨斧反扑上来,四个女子转头去看独孤的同时,突然一转身,又同时仰身出剑.身体如虹、剑势如电,好似是看出局势不妙要转身逃走,却在万不可能的情况下同时出剑,转身时避开了巨斧不说,四柄长剑亦同时刺中了三个敌人。

这次三个巨斧帮的人当真是悲号出声了,之后就象布袋一样地摔了下去。

红脸汉子中了夏香和秋香的两剑.都是刺在胸口。

另外两名汉子都是丹田被刺中了。

四个女子返身跃到独孤身边,各挺长剑护在他的周围。

奔到近前的是黄河帮的人众.足有二十余人,为首之人是青龙坛坛主屠门杰,他是屠门英的弟弟。

屠门杰与其兄相较,倒更应该称为是哥哥,他比屠门英长得更为老成不说,更是长了一脸络腮胡子,身穿青衣,但束的却是黄色腰带,正是黄河帮坛主标志。

他手中拿着—把钢叉,钢叉的头上分叉之处是一个古怪的铜球、里面放了两只钢珠.钢叉挥动之时,钢珠撞击铜球,发出刺耳的响声。四女一见屠门杰,都是暗暗—惊。

屠门杰走上一步.看了地上三个巨斧帮的汉子一眼,脸上神色微变,但随即冷冷一笑,钢叉一挥,黄河帮人众立时将四女及独孤围在中心。

屠门杰道,“鸣风庄四香今日肯于为一个男人护驾,这个男人定然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啦,能不能站出来,让我们讨教几招?”

鸣风四香中秋香最活泼,但要数冬香最为火性、听了屠门杰话中带讽,早就按萘不住,讥刺道:“黄河帮人多势众,光是这群殴的本事别人就学不去。也不用向别人讨教了。”

屠门杰看了眼冬香、把眼光却落在秋香的脸上,冷笑道:“你们想用话挤住我、单打独斗,是么?好。我今日就来领教一下鸣风四香的剑上高招,你们谁先上来罢?”

冬香正慾挺剑出阵,夏香一把拉住了,轻声道:“等一下,我们得拖时间.待独孤公子调理好了,我们就突围出去。”夏香这几句话说得极轻,不想那屠门杰内功已有很深造诣,竟给他听去了部分内容。夏香话音刚落,屠门杰已然笑了起来,朗声道:“鸣风四香今日想拖时间么?但是我告诉你,你们鸣风帮死的死,逃的逃、只怕就剩下你们四个人了,你们拖时间也是没有用的,不会有人来救你们,那中间的男子就能救你们么?我看他脸色不大好,只怕是命在倾刻,自己活命尚且不能,就更谈不上救你们啦!”

秋香道:“我们帮主会来救我们!”

屠门杰道:“你们不是本来跟着公冶红的么?现在连公冶红都丢了,还指望她来救你们,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么?”

夏香道:“单打独斗也好,群殴也好,反正现在我们是逃不掉的,都说黄河帮的屠门兄弟号称是龙兄鼠弟,哥哥是河南第一高手,弟弟却是脓包一个,我看这种说法只怕是有些道理,若是你有些异议、我们不妨划下道儿来比划比划。”

明知夏香是在使用激将法,屠门杰仍是气得胡子根根倒竖,钢叉一挥、哗朗朗一阵响,厉声喝道:“好罢,我今日就用这柄钢叉斗斗明风四香,看看声名远播的四香和我这黄河帮的鼠弟谁的本事更大一些!”

夏香见屠门杰动了气,仍是笑眯眯地道:“屠坛主.你当真要一个人斗我们四个么?”说完了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巨斧帮的尸首。

屠门杰亦是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地上,顿时火气没有适才那么壮了,但仍是强硬地说道:“就是我自己斗一斗你们四个,也没有甚么不可以,你当我怕你们么?”

夏香道:“我知道你若是带着二三十人壮胆定然是不怕我们,这样罢,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香风艳阵血如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