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魔独孤求败》

第05章 阴阳阵前决生死

作者:令狐庸

这一声喊不仅使公冶红惊讶,在场的所有人都立时惊得睁大了眼睛,明明独孤就与公冶红坐在一起.为甚么却说他回来了?

趁着大家惊愕之际.独孤纵马进阵,带着鸣风四香来到了公冶红身边。

独孤看着公治红身边的独孤剑客也楞住了。

公冶红见了独孤,脸上神色变幻不定,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道,“你是怎么熬过来的?”

地上的独孤冲马上的独孤嫣然一笑。独孤从这一笑之中立即认出了那是小翠。

秋香与夏香都下了马。秋香忙不迭地向公冶红讲述五人的经历。

公冶红一直看着独孤微笑着。

独孤周遭看了一下,问道:“这是阴阳五行阵么?”

公冶红道,“你怎么识得?”

独孤道:“我也只是识得,运用却是不行。”顿了一顿.看着小翠笑道,“这五行阵是不错.阴阳鱼却是假的。”

小翠一听、嘴顿时撅起老高,把袍子一脱摔了过去道:“还你!”

独孤接了袍子披在身上。

外面顿时一阵喧闹,大家此时才知道真的独孤到了,适才只是在与假的独孤相斗。公冶红道,“这回五行齐了,阴阳鱼也是真的了,叫这些……尝尝咱们鸣风帮的厉害!”

秋香叫了声;“帮主。”.公冶红看了眼秋香,见她眼睛盯在独孤的腿上。瞬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回头向冬香道:“抉独孤公子下马。”

不待冬香去扶,独孤己然从马上跃了下来,那马立时卧在了地上。

公冶红惊奇地看了那白马一眼,见那白马毛发尽焦,忍不住睁大了眼睛。

独孤道:“我右腿的经脉没通,多亏了白马从外边竹林中冲了进来,只是把它烧坏了。”说完了心疼地抚了抚马头。

猛然间呐喊之声震天价响了起来。

外面的黄河帮众及其他诸派人等又向鸣风帮众展开了攻击。

公冶红冷冷一笑,吹动白玉短笛,身穿赤衣的女子立即从阵外向内退了下来,身穿绿衣的女子则补了上去,走到阵前忽然向两边一分,将黄河帮中的数十人让进阵来。

黄河帮众人冲进了五行阵之后,开始时尚自不明,仍旧向前冲去,以为已然将鸣风帮的防线攻破了,待到冲进阵中忽然觉得有些不妙,慾待回头时退路已然被蓝衣女子切断了.正自惊惶失措,忽然有人惊叫掺号连连,已经被毒蛇咬伤了。

还不到盏茶工夫,冲进阵中的黄河帮众已然尽数毙命。

外面的黄河帮帮主荣夷公见到帮众已然冲进了五行阵中,正自高兴,忽然见到从后冲上前去的帮众被挡了回来,立时知道不妙,想要抢救已自不及,眼睁睁地看着数十名帮众就那样死在阵中,被鸣风帮众无声无息地歼灭了。

荣夷公气得说不出话来。

荣夷非道,“一个臭娘们能懂甚么高妙的阵法了,定然只是个唬人的玩艺儿,我就不信咱们破不了!”

荣夷公叫道:“你懂甚么,我们在这里耗了将近两个时辰了,只伯是天黑下来之后就更不好办了!”

羊舌之微微点了点头道,“公冶帮主的阴阳五行阵确也不能说是个唬人的玩艺儿,当今之世,能懂得此阵的,只怕只有两人。”

荣夷公尚自不及问,荣夷非已然抢先说道,“哪两人,我们去捉了来,让他帮我们破阵。”

荣夷非道:“胡闹,怎么能说捉来,象这等有识之士,我们去请尚且不及,何谈捉来!”

羊舌之微微一笑道:“一个是东海之滨的葯仙,此人年近九十,鹤发童颜,精通奇门之术,养生之道,各家武功更是无有不晓,若他在此,定能破得这阴阳五行之阵。”

荣夷非已然听得张大了嘴说不出话来。

荣夷公道,“我亦听说此人,但我向来不信世上竞能出此奇人,大多是以讹传讹,最后传成了这等模样.若是果真如此,岂不成了神仙么?”

荣夷非道:“正是。”.羊舌之不答,继续说道:“第二人就是堂堂的丐帮帮主病仙翁。他若在此,这阴阳五行阵法定然是不攻自破。”

荣夷公这次听得也不言语了。‘荣夷非道,“你尽用这些可望不可及的人物来搪塞;那是说这甚么阴阳五行鸟阵是定然破不了的了?”

羊舌之道:“也不能就说是破不了。”.荣夷公已然听出了羊舌之的话中之意,道:“羊前辈,如何能破此阵,但说不妨,若是今后前辈有求得到荣某之处,荣某定当尽力,绝不推三阻四。”

羊舌之道:“为帮主尽力,乃是份内之事,帮主何必这般客气?”

荣夷公道:“前辈说得是。”

羊舌之道:“这阴阳五行阵乃是由阴阳及五行两部分组成。外有五行,内含阴阳。外部五行只有不住地变化,才能保得住坚如城墙,难以攻破,你们看到的身穿五色彩衣的女子是谓五行了。五行相生,则坚如盘石。五行相克,则攻如利刃。现在她们取的是守势,守势定然是取的五行相生。五行之中,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那身穿紫衣的女子为金,身穿蓝衣的为水,身穿绿衣的女子为木,身穿赤衣的女子为火,身穿黄衣的女子则为土。适才紫衣女子少其四,现今那四个紫衣女子到了。紫为金,乃攻守必备之行也,所以在五行之中,以身穿紫衣的女子武功为最高,此是阴阳五行阵中的外五行。”。

这一番话把荣氏兄弟听得目瞪口呆,隔了半晌,荣夷公才回过神问道,“那么内含阴阳怎么说?”

羊舌之道:“外物生变皆由阴阳,因此阴阳五行阵中的阴阳乃是相生根变之机也。此阵中阴阳由一男一女主持,踏在太极盆中的阴眼和阳眼之上,两人通常是此阵中武功最高之人,也是布阵之人。他们两人根据周围形势的变化调动外面五行,或攻或守.或进或退,或者调动五行相生,或者指挥五行相克。可以说此阵的关键所在就在此处。”

荣夷公听得直是点头,道:“若是除掉此阴阳二人……羊舌之接道:“那么此阵不攻自破。”

荣夷公道:“只是五行在外而阴阳在内,若想除此二人还得先破五行。”

羊舌之道:“这就是阴阳五行阵不易攻破的关键。”

荣夷公道,“那么这阵就破不了了吗?”

羊舌之道:“破还是能破的。”

这句话一出口,荣夷公和荣夷非顿时来了精神,适才的颓丧气一扫而光,都是两眼急巴巴地盯着羊舌之。

羊舌之微微笑了,莫测高深地说了一句:“常言道,兵不厌诈么!”

荣夷公急道:“还请前辈快些分说详细,只怕天黑尽了她们要突围出去。”

羊舌之道:“只要能够除掉阵中的公冶红和独孤二人,这阵自然就破了.或者不除掉他二人,只要迫得他二人无暇挥动五行,此阵也是不攻自破,所以当务之急是派出得力的武功高乎.混入阵中、佯装被诱入阵的败兵,待到接近了他们二人,再现出本来面目,缠住他二人相斗,此阵也就运转不灵.外面的各大帮派,趁势攻击,此阵定破无疑。”

荣夷公极为兴奋.两眼熔熔闪光,但随即又变得暗了下去,道:“英儿中了那独孤贼子的毒.说话颠三倒四,显然是不能上阵的了,其他各坛的坛主胜得过独孤的人,可是实在没有人了”

羊舌之道,“并非是独孤功力深厚,武功高强,实在是他们的毒太过厉害,若是能够防得了他们的毒,我倒是可以为帮主稍效微劳。”

荣夷非听了,抢先言道:“大哥,咱们那颗碧血珠……”话没说完就被荣夷公打断了,荣夷公道:“羊前辈还怕他小辈的使毒么?”

羊舌之道:“帮主有所不知,表面看来他们的阵中只是五行变比,其实以公冶红的为人,她定然还会在阵中再布蛇阵,那么光是看到她的阴阳五行阵的人。定然会死在毒蛇的口中,适才被困在阵中的孩子们并没有受到攻击便纷纷地倒下了,那定然是被毒蛇咬伤无疑。”

荣夷非刚慾说话,又被荣夷公伸手阻住了,荣夷公道,“好.羊前辈若是肯于冒此大险.黄河帮上下愿感大德,我荣夷公就将碧血珠借羊前辈一回,望前辈大功告成时将此珠还给荣某.不是荣某小气.此殊乃祖上所传,若是在荣某手中失去了,荣某实在愧对祖宗!”说完了从怀中拿出一颗碧绿的宝珠。

那宝珠碧绿晶莹。一见可知定非凡品。

羊舌之伸手接过了.手掌微微有些抖动.道:“此珠这般珍贵.定然有许多妙用的了。”

荣夷非终于抢到了话头,“那是自然,将此珠含在口中.百毒不侵,将此殊……”刚刚说列此处.猛然又被荣夷公打断了。

荣夷公道:“宝物纵有干能.备取其一.此时多说无益.羊前辈当知含此珠百毒不侵就是了。”

羊舌之道:“多谢帮关照!”说完准备去了。

公冶红中停地吹动短笛。身穿五色彩衣的女子来往穿梭.看看天色已然完全暗了下来.庄中的火光映照着相斗的人们,人影幢幢之中.更增了几分骇人的气氛。

公冶红向独孤道:“独孤公子,我们该突围出去了,总不成陪着这些饭桶一辈子。”

独孤道:“你是主。我是客。客随主便。”

公冶红道:“我们向南走,南面行人接应我们,而且南面的长枪会根本就不堪一击。”

独孤道,“你带人走,我断后。”

公冶红道,“我们—同走,用不着断后,有人给我们断后。”

独孤尚自没有答应,外面已然乱了起来。

公冶红看了看,鼻子里哼了一声道:“又是黄河帮的人.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总以为我们是好欺的!”说着将白玉笛放在了口边吹奏起来。

紫衣女子听到笛声。脚下踏着方应向前面插上去,前面的绿衣女子则退了下来。

紫衣女子来到阵前.突然之间冲出了本阵,向黄河帮众中冲进去,片刻之间黄河帮中数人已然中剑倒地,待得他们明白过来慾要反击时。紫衣女子已然退了回去。

黄河帮众追到阵前仍自不舍、突然阵中又杀出了—队红衣女子,手中长枪变幻莫测。好似火舌乱舞.黄河帮众又倒下了数人,阵中吹着玉笛的公冶红脸上微微的含笑。瞥了独孤一眼。

独孤此时亦正在看着她,公冶红猛然—顿、又吹了起来。

黄衣女子们突然向两旁散开、正在向前冲去的黄河帮众前呼后拥,收势不住.又有二十余人闯进阵中,顿时啊起一片惨号之声。

猛然之问从黄河帮众之中纵出一个长须老人.双目如鹰,凌空跃起,双脚刚一着地又紧接着跃起空中.只两个起落就跃到了公冶红近前,伸掌向公冶红头顶拍落。

惊呼声中,小翠的长剑。独孤的银鱼镖同时向那老人递了过去。

老人伸指弹开小翠的长剑,对银鱼镖却不敢掉以轻心,猛然间双掌向空一举啪的一声合在胸前,将独孤的银鱼镖硬生生地夹在了掌心。

但是只在这片刻之间,紫衣女子的十柄长剑同时向那老者刺了过去。

老者料不到五行阵中会有此一变。急忙纵身而起,可是还是稍慢了一步,裤腿被春香的长剑穿了一洞,腿上皮肉也被擦破,立时一阵剧痛,流出血来。

老者尚在空中、十名紫衣女子的长剑立时在下面组成了一个剑林。

独孤知道遇列了强敌,第二枚银鱼镖又脱手飞了出去。

银鱼镖尖啸着向那空中的老者射了过去。

眼看那老者身在空中,定然不是中镖就是中剑,决难逃脱一死,外面的黄河帮众人忍不位惊呼出声,一时忘了攻击。

突然寒光一闪,独孤的银鱼镖被劈成了两半,紧接着又是一阵断剑落地之声。紫衣女子的十柄长剑竟然被那老者在片刻之间削断了大半。

那老者落下地来,手中拿着的.竟然是—柄闪着紫光的长剑。

在场之人皆惊得呆了。

明明那老者适才手上没有任何兵刃.可是在跃起空中又从空中落下之时,手中却多了一柄长剑,这不是怪么?

可是马上众人就明白了。

但见那老者把长剑横着向上一举、那柄剑竞然象布条一样地弯了下来,又刷地一声响,顿即变得笔直。原来这是一柄软剑,在此之前,一直缠在那老者的腰间的。

公冶红看到老者手中的紫藤软剑,禁不住脸上露出一丝惊色,焦急地向阵外看过去。

阵外此时已然杀声震天,无数只火把从外面涌了过来,从后面向黄河帮众及其他帮众发动攻击。

黄河帮众顿时乱了。

只见那些手拿火把的人众都是手拿棍棒.如驱赶羊群一样地把这些围攻鸣风帮的人赶开去了。独孤奇怪道:“怎么丐帮忽然来了这么多的人?”

公冶红尚自不及回答,忽见空中人影一闪,那个手使紫藤软剑的老者已然凌空向独孤扑了过去。

公冶红惊叫:“公子小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阴阳阵前决生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剑魔独孤求败》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