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十三回 陡振雄风败幅王

作者:令狐庸

段子羽一掌击灭烛火,悄声道:“且看来人是什么路数。”  只听门外一人怨声道:“他奶奶的,咱们兄弟们打下的江山,让人家坐了不算,现今连路都走不得了,偏得选这样的鬼天气才敢出来。另一个苍老的声音道:“老弟,这事儿是气不得的。朱元璋那混蛋倒也罢了,好歹也是咱们明教出身,他坐了龙庭,将国号定为‘大明’,总算没混尽天良。武林这群混帐王八蛋,先前张教主在时,哪一派不惟咱们明教马首是瞻,现今也墙倒众人推,又和咱们作起对来。”  段子羽心中一凛,知道是明教中人,不再迟疑,悄然推开门扉,来至两人身后,倏出左爪,噗哧一声插入一人脑中,这人猝然中击,又是至命要害,两眼珠凸出,声都没出,便已毙命,仍挺立不倒。  另一人兀自喃喃道:“兄弟,咱们也快些动身,赶到君山听令,晚了要受责罚的,”段子羽又一爪出,那人也不明不白中魂赴幽冥。  段子羽对明教也不甚了解,只是因张宇真之事遂和明教结了怨仇,他两番都差点死于韦一笑和殷野玉之手,对明教自是恨极,是以一见明教中人,便辣手相向,绝不容情。  段子羽对史青道:“咱们须得尽快赶往君山,莫让这些魔崽子着了先鞭。、史青一听魔教倾巢而出,要在君山大闹一场,早已惶急无着。两人稍稍打点些行装,不顾夜深风大,匆忙上路。这日来到岳阳城外的一处树林中,遥见几人被吊在树上,手脚乱动,挣扎不脱,口中兀自乱骂乱嚷。段子羽见是葛氏五雄,心中大奇,忙近前放了他们下来,笑道:“五位葛兄在这儿练什么奇功呢?”  老二葛无病大窘道:“这儿日我们兄弟心中一乐,吃得大多,怎么也消化不了,便想出这么个法子来。”  史青笑道:“这法子虽然是费事些,倒也奇妙有趣,若非葛氏五雄聪明伶俐,换了旁人是再也想不出来的。”  五人不住大点其头,先时的一点窘迫登时化作得色。  史青又道:“不过这法子见效迟些,我这里有几粒巴豆丸,便是你吃得再多,再硬,一粒巴豆丸下去,也立时消化无余,几位何妨试上一试?”  葛无忧忙摆手不迭道:“多谢姑娘好意,我兄弟们这阵子已是肚子空了,姑娘丹葯练制不易,还是留作大用吧。”  其他四人也谦谢不遑,无论史青怎样劝,也不敢试上一试。  段子羽道:“我那两位师叔到何处去了?”  五人又是一顿快嘴快舌,夹缠不清。段于羽半天才听明白是被少林、武当派人请去,想必是各派首脑要先拟议一番,寻不到他只好将二老请去了、至于这五雄被何人吊在树上,饱受冷风灌肚之苦,段子羽也懒得问。这五人浑浑噩噩,多嘴多舌,必是得罪了哪位前辈高人,将之倒吊起来,略施薄惩。  史青却是不依不饶,追问道:“五位大哥,把别人吊在树上的功夫我见得多了,稀松平常得紧。但如你们这般自己吊上树去,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门功夫可奇妙高深,不知能否再练一遍,给我们开开眼界。”  五人登即愕然,五双斗鸡眼,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俱作声不得。半晌,葛无忧方道:“姑娘莫怪,这门功夫虽然浅陋,却是我们伏牛派不传之秘,外人面前是练不得的。”  段子羽笑道:“既是人家祖传秘功。不看也罢。”五人这才大放其心。“笑逐颜开。几人一齐进了岳阳城,街道上熙熙攘攘,热闹非凡,酒楼、客栈人满为患,较之过节、过年还要热闹几分。段子羽心中有事,不慾在城中停留,直趋洞庭湖边。早有丐帮弟子备好船只,专门渡送各派人众,此刻撑了一只大舟过来,顿饭工夫便至丐帮总舵君山。段子羽等走至中途,山上已得传报,丐帮史红石帮主,武当四侠齐来迎接。双方施礼毕,史红石怒目横了史青一眼,碍于众人面前,也不好大加数落。史青忙笑着上前,搂住史红石脖子道:“妈,女儿此次出去,可查知了一件大事,这回好可要给女儿记上一功。”  史红石见女儿撤娇亲热的样子,心下登时软了,佯怒道:“你除了胡闹,还会什么,待回去先给你顿板子吃。”  几人到得山上,在丐帮议事大厅中坐地,少林圆觉、空智、崆峒虚舟、昆仑詹春等已然在座。  史红石笑道:“段掌门来到,敝帮上下若有怠慢不周之处,尚请鉴谅。”  段子羽起身回道:“岂敢,晚生路遇一事,迟至几日,令诸位前辈等候,已然不恭。”  詹春忙问:“段师兄,遇到何事耽搁住了?”段子羽心下暗道:“此事可万万说不得。”笑道:“在下沿途遇见几个魔教中人,探听到魔教已然倾巢出动,要对付我们的武林大会。”  殷梨亭冷冷道:“段掌门没探听到天师教要如何对付我们吗?‘他岳丈杨逍乃是明教教主,殷梨亭爱妻情重,兼及明教,听段子羽一口一个”魔教“,心头火起,出言讥刺。段子羽霍然站起,怒声道:“殷六侠,在下敬你是前辈,望你言语自重。”  殷梨亭淡淡道:“不自重又如何?”  段子羽森然道:“在下此来是应四位前辈之邀,前辈如慾教训晚生,就请出厅。”  殷梨亭方慾站起,宋远桥喝道:“六弟,不得无礼,段先生乃是我们兄弟请来的贵宾,武当派是这么待客的吗?‘’殷梨亭见大师兄动怒,那是少有的事,登时唬得不敢作声。俞莲舟笑道:“段先生,我六弟性子急,莫见怪。敝教与明教大有渊源,段先生与天师教也关系匪浅,这都是武林皆知之事,也无需遮遮掩掩。今日我们既来至此问,便当将此节揭过,咱们对事不对人,且莫管是明教还是天师教,只要有倾覆各派、荼毒武林之举,我们联手共诛之。”  段子羽缓颜坐下,笑道:“俞前辈之言甚是。”向殷梨亭望去,殷梨亭虽满面怒色,却不敢再出言讥刺。  宋远桥、俞莲舟和张松溪均疑虑重重,此次武当派主持召开这武林大会,主旨乃在对付天师教。只是明教素为武林公敌,若不将之署在前面,实也说不过去,不料明教的朋友竞尔认了真,慾前来扰犯,倒是大出意外。  段子羽来至为华山派预备的客舍中,二者早从屋中接出来。三人坐下后,岳霖怒道:“掌门,我看这大会咱们华山派退出为好。”  段子羽不解道:“这是为何?”  岳霖道:“自我们到后,表面上倒是将我们当客待,暗下里却派人监视,倒象我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何苦受这龌龊气。”  段子羽神色凝重,倏至窗前,向外一望,果见不远处人头绰约。心中大怒,道:一都是堂堂武林英雄,却作这等下三滥勾当。“说话间,丐帮执事弟子奉上茶来,段子羽笑道:“这位大哥,请回禀你家帮主,在下三人虽然武艺不精,尚自保有余,四周的护卫便撤了吧,天寒地冻的,也太过辛苦。”  这名弟子乃是总舵专司札仪之人,何等精明。闻言便知其意,既诧异又惶恐,向窗外望了几眼,道:“段掌门,这些人都不是本帮弟于,此事小的即刻回禀帮主得知。”  段子羽淡谈道:“既非贵帮弟于,就由他去吧。段某人光明磊落,却也不惧这个。”  这人唯唯退下,三人揭开茶盖一看,沏的是本地名产“老君眉”,淡香宜人,饮之醇然。  一杯茶尚未饮尽,窗外忽传呼叱喝斗声。三人愕然,出去一看,竞是史青与几名武当弟子喝斗起来。  这几名弟子都是宋远桥、俞莲舟、张松溪座下弟子,武功已大有根基,出手隐隐然有几分名家凤范。史青以一对几,本来不敌,但武当弟子岂敢伤这位丐帮小主人,是以均只守不攻。史青一套降龙十八掌打完,也是娇喘吁吁。  史红石和俞莲舟等人闻讯赶来,大是差愕,两下喝住,俱不明所以。  原来那名执事弟子退出后,半途上遇见来探望段子羽的史青,史青见他神色愤愤然:“一问方知”武当派居然派弟子监视华山派。心头火起,径行到这里,二话不说,出掌使打。使的是丐帮镇帮掌法“降龙十八掌”,武当派若非人多,猝然之下当真要折在她手里。  史红石和俞莲舟问明情由,史红石倒还罢了,俞莲舟脸色阴沉得滴出水来。少林寺的圆觉、空智僧提议对段子羽严加防范,但俞莲舟一世行事光明磊落,从未作过偷偷摸摸的事,便是他的仇人、对头也深服其为人,当下便回绝了,不想此刻真有此事发生。他知大师兄早已万事淡薄,不会作这等事。四弟张松溪计谋百端,或许有之,便向张松溪望去,张松溪摇了摇头,又向殷梨亭望去,殷梨亭也意示无此。俞莲舟知道这二人从不推诿掩过,既示意无之便是当真没下过监视华山之令,而自己更是没有。  岳霖见他们兄弟四人望来望去,俱不作声,心中恼怒,大声道:“俞二侠,你们若对华山派不放心,何必邀我们来,既邀我们来了,又将我们当贼对待,此是何故?华山派虽小,也不是任人欺侮之辈,武林大会未开,咱们两派倒要先了断一下了。”  段子羽忙笑道:“师叔言语太重了。此事想必是误会,武当弟子,名门高弟,岂能作这等下三滥的勾当。”  史青嗔道,“好啊,我出力替你打发这些人,你倒从中作起好人了。武当弟子们规谨严,行事端方,倒是我惹事生非了?”  段子羽苦笑,本想杂以笑语混乱了此事,不想史青不依不饶的,史红石也连声喝叱,对武当派以客凌主,在自己家里遣人监视客人大是不满。  俞莲舟眼中电光一闪,向几名弟子望去,几名弟子登时跪倒在地,心头鹿跳,俞莲舟冷冷道:于是谁叫你们作此等事来,据实讲来。“俞莲舟的大弟子嗫懦道:“是徒儿擅自主张,怕有夭师教妖人混入。”  段子羽冷笑道:“这位仁兄何出此言,天师教虽然有符咒役鬼,仗剑驱邪之举,是否灵效谁也不知,现今也未公然与武林为敌,何以叱之为妖人?”那名弟子被他抓住语病,一时语塞。  俞莲舟惨然道:“段掌门。史帮主,都是俞二骛钝无用,门规松驰,致有此等事出,俞二自会还出公道。”  段子羽笑道:“俞前辈言重。些须小事,何足挂齿,贤高弟虽不免忒煞多疑,也是为武林着想,其意可嘉。”  段子羽愈是说得轻松,俞莲舟脸上愈是挂不住,沉声喝道,“呈上剑来人。”  武当弟子入门之初,先授以基础功夫,待得根基牢固后,方授以剑术,授剑之时,每人剑上都有自己的名字,“剑在人在,剑亡人亡。”这几人一听呈剑,登时魂飞天外;嗑头道:“掌门开恩,弟子等绝不敢再犯。”  俞莲舟缓缓道:“一之为甚,岂可再乎,呈剑上来。”几人见其意决绝,个个面如土色,双手捧剑过顶,眼中泪水簌簌而落,有两人已哽咽出声。这几人中有宋远桥和张松溪的弟子,二人俱不忍看,背过身子去。  段于羽虽不明细故,却也知俞莲舟要施以竣严门规,见几人如待宰之牛犊般,大是不忍,向前一揖道:“俞前辈,此番便算是华山得罪了武当,晚辈给您赔罪如何,请看在晚辈薄面上,放过他们一马。”  俞莲舟长叹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等教训不严,致有劣徒弟子冒犯尊长之事,如不严加惩处,何以对天下武林。”  史青笑道:“不知怎生个严惩法?”  俞莲舟森然道:“废除武功,逐出门墙。”  饶是史青胆大,也嘘得一吐舌头,竟尔收不回去。这等严惩实与处死无异,蒙羞更深。  段子羽又一揖道:“武当门规谨严,天下谁个不知,此事也不过细枝小节,俞前辈如是严惩,倒令贵我两派生出嫌隙,殊非精诚团结之本意,晚辈斗胆,向前辈讨个情。”  武当四侠调教这几名弟子不易,平日待之更如亲子一般,若非怕人耻笑门规松驰,再引起武当、华山的仇隙,岂愿施以最厉之门规。见段子羽殊无幸灾乐祸之意,反倒苦苦求情,大是诧异。俞莲舟处罚之意本绝,但段子羽的面手也不好不给,坚慾责罚倒近乎娇情了。是以拱手还礼道:“段先生宅心仁厚,既是段先生金口相请,权且饶这几人。大会期间,不许踏出房门半步,否则格杀勿论。”  几名弟子磕头谢了恩,又向段于羽磕头道:“多谢段师叔大恩。”满面羞惭,回房去了。。  宋远桥、张松溪、殷梨亭都松了口气,这三人都见过段子羽格杀明教五行旗人众的辣子,是以认为他是心地歹毒之人,虽见他当上华山掌门,心下颇不以为然,眼见几名心爱的弟子要受门规严惩,慾救之却是有心无力,这等门规之事纵然宋远桥也无法出言干涉,心中惶急无着。不想段子羽居然不计嫌隙,以一派掌门之尊,苦苦为之求情,保全下了几大弟子,既感匪夷所思,又惊喜逾恒,对段子羽更是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回 陡振雄风败幅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