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十四回 英雄大会九阴功

作者:令狐庸

史红石听殷野王出言挑战,却是大费踌躇,自忖自己于降龙十八掌的精要不过得了四五成,实非这殷野王之敌,却也不堪示弱,扬头道:“本座奉陪便是。”  少林方丈圆觉合什道:“阿弥陀佛,鹰王若感手痒,贫僧领教一二。”他也知史红石比不过殷野王,是以出面接过。  杨逍道:“野王,咱们并非生事来的,待范右使的过节一了,咱们便下君山,一切旧帐等武林大会后了断不迟。”  殷野王见圆觉出头,知非善与之辈,范遥已成如此模佯,自己若再折在少林手上,四人恐怕都要埋尸此处了。躬身颌首,恨之不已。圆觉见他不再出言,也不坚持,又望向段子羽。  范遥调息了顿饭工夫。情知内伤颇重,挺不过二、三掌了,伤势虽重,豪情却增,缓缓站起身来、又向段子羽走来。  众人都不禁为他难过,霎时间似乎忘了他是人人慾得而诛之的大魔头。  范遥缓缓拍出掌去,段子羽也颇服其豪勇,若非欧阳九死在他手上,实也不愿再出重手。  两掌相触,范遥直飞出去,如断了线的凤筝,一大口鲜血喷在地上,淋淋漓漓,足有一丈,雪地上红白相对,煞是恐怖。  人群中忽出一人将之接下,放在地上。众人见此情状,俱知他已内脏破裂,纵然此时罢手救治,恐怕一身武功也将失去,遑论再对掌了。但十掌之数未满,只要范遥不死,或不出言认输任双方处置,殷野王等也无法出面。  武林群豪见段子羽神威凛凛,连败韦一笑、范遥两大绝世高手,却无一人喝彩,隐隐都有些惧怕,有些人竟盼出言饶了范遥。  大家正怔神间,范遥忽从地上站起,片刻之间红光满面,宛如好人一般,连杨逍等也愕然,武林群豪更感诧异莫名,匪夷所思,不知这是什么魔功。  段子羽击出他时,已感他内力衰竭,一掌必震得他五脏碎裂,不治而死,已不想再发掌了。不虞他重又站起,居然没受伤似的,震骇更甚,凝神望去,已明白了几分,却不相信会有这等奇事。  范遥精神一振,缓步走过来,一掌击出,居然罡风涌荡,段子羽一掌击实,连退了五步,双脚连环旋转,踏着天禹罡步风,御下这威猛无侍的掌力。  大家齐感咄咄怪事,段子羽忽然飞起,怒鹰攫食般扑向对面人群中,喝道:“吃我一掌。”此时范遥却虚脱般委顿于地。  人群中突地抢出一人,伸掌相对,段子羽被腾空震回,那人来至场中,背起范遥,腾空而起,一个起落间已不见踪影。  在场中人无一人看清此人面目,但见其来去如龙,出手似电,功力高绝,都怔住了。  杨逍、韦一笑、殷野王忙衔尾直追,虽知来人绝无恶意,却也不能任由右使落在外人手里。  华山二老、史青、史红石忙来至段子羽身边,纷纷问他有无受伤。  段子羽运气暗察,倒一无异状,真气运转自如,略无窒滞,摇了摇头,却仍是满腹疑窦,心下兀自惊骇不已。  他来至宋远桥面前道:“宋老前辈,武林中若论见闻广博、见识丰瞻,自然当推前辈了,不知武林中可有这样的奇人,能于一丈之外将真力透入一个重伤慾毙之人,使之能刹那间重为高手?”  众人均感他问的匪夷所思,世上哪会有这样的奇人,但默思范遥重伤慾毙后,陡然振发神威,将段子羽震退,又都觉得或许确实有之。尤其那位抢走范遥的高人,不但:掌震飞段子羽,而且来去如风,在场之人无一看清他的面目,都心中骇绝,此人之武功当真已至不可思议之境界。  宋远桥沉吟有顷,缓缓道:“说句托大的话,放眼武林,或许只有老朽的恩师有此深不可测的功力。可他老人家早已屏绝世缘,不着俗尘,断不会作此等事。天师教张正常教主、张宇初少教主亦是两位不世奇人,只是无缘见识过这两位的武功,推断起来,或许也有此能。但这二人断不会与段掌门为难,老朽见闻寡陋,实在想不出还有哪位高人。”、宋远桥想不出,旁人更是难测端倪,虽然满腹狐疑,也无可如何。好在段子羽大败韦一笑、重伤范遥,大挫明教锐气,除武当派外,无不扬眉吐气,愉悦无限。  段子羽籍此一战、声震武林,身济绝顶高手之列,少林圆觉、空智、武当四侠和丐帮传功、执法长老亦成服其功力之猛,艺业之精。华山派衰落数十年的名头一夜间达至巅峰,隐隐然已与少林、武当、峨嵋、丐帮相抗。  第二日上午辰牌时分,中原武林大会如期举行,武当四侠和史红石共坐主位,主持大会,左首侧位是少林、崆峒,右首侧位是峨嵋、华山、昆仑,其余小门小派则趋下风而坐,峨嵋百劫师太虽未到来,但其席位仍虚设,以免失了礼数。自然也不会有人斗胆抢这席位来坐。  宋远桥先申明大会的宗旨,乃在消解各门派间前嫌旧衍,天下英雄面前,无论门派强弱,自会得还公道,一俟此会一了,各门派间便不得再转相寻仇,殴杀不止,如有犯者,天下共诛之。  群雄来此之前,便已尽念此宗旨,此时一体赞同,不少力弱人少的小门派,更慾籍武当、丐帮之势向强敌讨还公道,更是鼓掌欢呼不绝。  有人从坐中而起,大声道:“宋大侠,若有人与武当派有梁子,能否诉诸大会解决?”  众人无不讶异,循声一看,乃是葛氏五雄中的葛无忧,不禁失笑不止。此话若是旁人所说,无异于与武当派过不去,但这五兄弟一向嬉闹惯了,谁也不以为异。  宋远桥捋髯笑道:“武当派有什么了不起,便是有人与宋某有过节,尽可在天下英雄面前,将宋某之过数说出来,只要大家都认为宋某该死,宋某人当即自刎谢罪。”  众人哄然大笑。宋远桥为人和气,处事公正,虽行侠数十年,却从不伤人,他修真养性,涵养极深,与人相处更是一蔼然长者,可敬可佩,若说有人与他结有梁子,倒是笑谈了。  宋远桥又笑道:“这位仁兄与武当派有何过节,何不直说,让天下英雄评个理?”  五兄弟登时抓耳挠腮,五双斗鸡眼相互看个不停,你推推我,我推推你,倒似真有话要说。众人这倒真的诧异了,凭这五兄弟怎配与武当结梁子?都注目五人。  半晌,葛无忧方面红耳赤,蹑懦道:“前两天,我们在岳阳城外的树林里玩,忽然来个老道,把我们倒吊在树上了,我们想,这老道必是武当派的。”  众人无不大笑失声,张三丰虽以道人身份创武当一派,门下七大弟子都是俗家人,此番所带的弟子也无一是道人。  葛无忧等以为武当乃道家洞天福地,便将天下的道人都划归武当派了。  俞莲舟忍笑道:“葛大侠,道人都是天师教管的,我们武当派虽也有几名出家弟子,此次却是没来,葛大侠误会了。”  葛氏五雄虽面皮厚如城墙,也都微感羞惭,坐下后你埋怨我,我埋怨你,争个不休,群豪粲然不止,但听宋远桥如是说,知道武当派是锐意要为各派消解宿怨了。  詹春站起拱手道:“宋大侠,敝派与少林的大仇几位前辈都已知悉,各位武林同道也均有耳闻。敝派自忖敌不过少林,杀师血仇又不能不报,惟有请天下英雄主持公道。”  宋远桥微微皱眉,不想詹春如此阴魂不散,死纠不休,少林已数度手下容情,昆仑派却近乎不识好歹了,看了眼张松溪,知他腹笥良丰,必有应付之善策。  张松溪笑道:“詹掌门,武林各派均是门户自理,武林大会不过是慾在天下英雄面前,使双方依武林规矩公平解决,免得有恃强凌弱、以众欺寡之事发生,却非借助旁人之力为自家寻仇。詹掌门何不与少林圆觉方丈共拟一解决办法,尔后由天下英雄监督施行,办法公道与否,也自有公论。”  詹春原拟能激起几派人对少林围攻,不料张松溪一番话却使昆仑派只能与少林寺一对一的了断,连想惜助华山之力都不可能了,一时茫然不所所措。  有顷,她牙关一咬、决然道:“圆觉大师,少林既不肯交出杀害先师、先师伯的凶手,昆仑与少林便势难两存。昆仑此番东来,便没想活着回去,在下先请大师成全了吧。”  与苏习之掣出长剑,跃至场心。  圆觉合什而出,施礼道:“当年为屠龙宝刀之事,武林大乱,丧生失命者多如恒河之沙,铁琴先生何掌门和班淑娴女侠也是一念贪慾,夜潜敝寺,冀慾夺得宝物,敝寺防范有责,不得不出手驱逐,乃至有此惨事发生,敝寺实难荷承杀人罪责。”  西华子怒道:“臭和尚,依你这般说。我师傅、师伯就白白死了不成。”  圆觉冷眼一翻,道:“西华道兄,若有人闯入贵派三圣坳中夺取宝物,道兄如何对待?”  西华山恚怒更增,“三圣坳”乃昆仑派根基重地,骂道:“他奶奶的,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到三圣坳夺宝,道爷的一剑就把他宰了。”  圆党觉微笑道:“要是那人的徒儿寻你报仇,道兄又如何办?”  西华山虽然憨直,陡然问也发党中了这和尚的圈套,竟尔张口结舌,接不下去。  詹春、苏习之见越描越黑,不再分说,双剑齐出,刺向圆觉。圆觉身形一转,已轻灵避开。  圆觉见识过这二人的两仪剑法,实是徒具模式,威力不大。也不出掌,只在两剑交叉中闪动身形,詹春、苏习之连发二十余剑,连他的袍角都未碰到。  人群中有人道:“昆仑派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想当年‘昆仑三圣’何足道创派时,何等的威势,便到了铁琴先生何太冲手上,也还有名门大派的风范。哪知教出的这几个徒儿除了拼命外,什么都没学到。这般死缠拦打哪还有一点名家气度。”言下唏嘘慨叹,不少人也心有同感,窃议之声四起。  詹春、苏习之相视一眼,凶光暴盛,双剑齐出后,两人左手一扬,两团黑乎乎的暗器打出。俞莲舟、史红石、段子羽等大惊失色,喝道:“不可!”  圆觉见暗器飞来,日光下蓝汪汪的,居然喂有剧毒,心头无名火起,双袖一拂,叱道:“贼子敢尔!”两团暗器陡然问反射向苏习之、詹春二人。  段子羽道:“身子已电射而出,一式”苍鹰搏虎“,伸手抓起詹春,在空中一折,越落另一边。一蓬暗器齐打入地下。苏习之不虞暗器倒戈相向,圆觉这一拂上用的是佛门”金刚般若功“,还未及闪躲,满头满脸被暗器打开了花,惨叫一声,倒地毙命。卫四娘和西华子怒吼而上,双剑使出昆仑剑法,玩命价攻上,圆觉杀戒即开,再不容情,两记”大力金刚掌“向两人拍去。两人剑至中途,便觉罡风涌来,气息一窒,胸口陡然间如中锤击,倒飞出丈余,倒在地上,生死不知。昆仑弟子个个目毗慾裂,挺剑而上,慾与少林拼命。忽见一人闯入昆仑派人众中,身法飘乎,出手似电,片刻间将昆仑一干弟子点倒在地,众人一看,竟尔是段子羽,大为不解。詹春嘶声道:“段师兄,你也与昆仑为敌?”  段子羽凝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詹师姐等这般作法,除了多伤人命,毫无益处,昆仑派当真要绝灭无遗吗?”  詹春和众人一看,圆觉身后立着三十名罗汉僧,只待一声令下便行布阵格杀,若非段子羽出手如电,先行将昆仑派人点倒,这些人怕是要尽数丧生在罗汉阵中人昆仑一派也就此灭绝。  段子羽来至西华子、卫四娘身边,出掌一探,心下黯然,这两人心脉已被震碎,纵是大罗天仙也救之不得了。两人睁眼望望,一句话未说,速尔陨命。  众人见圆觉霎时间连毙三人,都觉出手太辣,但细细一想,昆仑派如此死缠烂打,连剧毒的暗青子都招呼上了。  若不如此痛下杀手,也难有了局。若非段子羽轻功高绝,应变奇速,詹春也难逃一劫。昆仑一派实是段子羽大力保全‘下来。武当四侠和史红石不禁摇头叹息,不想大会伊始,便惨酷如此,却又说不出少林派理亏之处。詹春刺激过度,晕厥过去,由史红石的侍女抬至自己房中护理,昆仑派人也都在寝居外面席地而坐,静待掌门人醒来。三具死尸也已抬下装殓。段子羽行至圆觉身旁,喝道:“大师好金刚掌。”  圆觉心中一凛,冷冷道:“段掌门好轻功。”  两人凝视片刻,段子羽飘然身退,坐回椅子上。众人这才放心,这二人若是交上手,武林大会就更加热闹了。武当四侠心中诧异,他怎么不替昆仑出头了?段子羽若非那晚巧听詹春和苏习之的一番对话,现今真要与少林寺打个落花流水,不亦乐乎。  接下去便有一些小门派解决纠纷,不过是你伤了我的弟兄,我劫了你的镖银,由武当四侠出面调停,不少人便化干戈为玉帛了,间或有小打小闹的,但少林、昆仑这般大战去没发生。不知不觉已至正午,众人暂时休会,各进午餐去了。  段子羽走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回 英雄大会九阴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