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十七回 天龙绝学复见光

作者:令狐庸

钟鼓呜了三声,三更已到,殿外仍是俱寂无声,朱元璋面色有些苍白,张宇初也正身危坐,默运功力。殿外鬼魅般飘进一人,笑道:“朱兄弟,久违了,现今要见你一面真是大难。”  朱元璋霍然站起,心头怦怦乱跳,强自镇定道:“是张教主大驾吗?请示尊容。”、那人哈哈一笑道:“苦非张某,谁敢到这里撒野火。”随手在脸上一搓,揭下一张人皮面具来。  但见此人星眉朗目、俊鼻修挺,乃是一位神采飘逸、洒脱不俗的中年美男于。  朱元璋一见,果真是令自己寝食不安的正点子。自恃有张宇初和段子羽护驾,也不甚惧。况他脾性中颇有光棍泼皮气。事到临头。虽粟粟危惧,仍很硬朗。长长一揖道:“果真是教主莅临,朱某无限荣光,这么多年来,可令我想煞了。”  段子羽蓦然一震,开口道:“你就是张无忌教主吗?”  那人笑道:“小可张无忌,闲云野鹤一位,教主云云已是陈年旧迹了。小兄弟,你的功夫俊得很哪,只是太过手辣些,我随你一路,原想将你除去,以免荼毒武林,可后来见你心地不错,渐渐地倒顺眼了。”  段子羽恍然道:“在君山上救走范遥,一路尾随我的就是你?”  张无忌笑道:“不错。”对朱元漳道:“朱兄弟,想当年武林盛传‘宝刀屠龙,武林至尊。倚天不出,谁与争锋。,朱兄弟现今已成天下至尊,不知可还记得这四句传语吗?”朱元璋心中骇惧,应声道:“岂敢忘怀,但朱某并未对不起天下苍生,也不惧倚天之锋。”  张无忌道:“昔年我在大光明顶曾立下教规,凡与本教兄弟斗殴砍杀,同室操戈者,杀无赦。你虽贵为天子,仍是明教中人,何以对本教兄弟大肆屠戳,甚于外敌。我虽无倚天宝剑,腰中这柄屠龙宝刀便杀你不得吗?”语声森冷如冰,张宇初和段子羽听了也均觉心中一寒。  张宇初笑道:“皇上乃是天下至尊,明教亦当在臣子之列,他们不守臣节,公然造反,皇上当然要除暴安良,以利苍生了。朝廷有三尺法在,明教教规焉能约束皇上。”  张无忌道:“你就是新任的张天师吧,我现今处分明教事务,你无权干预侍我了断此事后,再领教天师的本领。”  张宇初自他一进来,便骇然心惊,殿外遍布恃卫,虽知派上不用场,亦可用作警戒耳目。孰料张无忌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来,外面侍卫一无察觉。  张无忌的威名数十年前便震慑武林,被公认为当世第一高手,张宇初虽目空四海,对之也微有忌惮,是以迟迟不敢发难。眼见张无忌于九重深宫内,如倘祥林泉之间,说不出的神定气闲,的是绝世高手风范,令张宇初心折。  段子羽久已倾慕张无忌的声名,但他少年气盛,又罕遇敌手,听闻张无忌要除去他之语,大是不服,心中便起了争雄斗胜的念头。  张无忌不理会张宇初之言,冷冷道:“朱兄弟,你随我至大光明顶,咱们在明尊灵前,大集全教弟兄,只消你说得对,我保你夷然无损,再回来做这天子之位。”  朱元璋心知杨逍之辈恨他入骨,若随张无忌回去,不将之食肉寝皮才怪。慌慌向张宇初瞥了一眼,意示动武。  张宇初方慾发难,段子羽一振而起,拱手道:“久闻张教主神功盖世,华山后学段子羽斗胆领教。”  张无忌微恼,不想自己这些年没在江湖走动,说出的话也无人听了,朱元璋虽作了皇帝,在他眼中仍不过是洪水旗下的一名教众,居然请人来对付自己。微微一笑道:“大理段氏威震西南百余载,张某得与段家后人交手,幸甚,请。”  段子羽道声:“有僭了。”一剑刺出,紫芒乍吐,空中霎时现出几朵耀眼的剑花。  张无忌久已不用兵刃,见这一剑威势骇人,也不敢空手来接,取下腰悬的屠龙刀,连鞘格去,运起乾坤大挪移心法,向外引去。  “段子羽蓦感剑势一偏,心中诧异。张宇初赞道:“好个挪移功。”却是提醒段子羽防范。  段子羽心神一凛,凝力不发,剑势稍偏,便定在空中,反手一挽剑花,复向张无忌右肩刺去。  张无忌见自己百试不爽的乾坤大挪移神功,居然没将他剑格飞,也是一惊。忙用刀鞘去搭他剑脊,意慾再运神功。  段子羽剑至中途,蓦然折向,改刺他咽喉,这一式变招迅疾无俦,乃是独孤九剑的心法。张无忌“咦”了一声,一掌向剑上拍去,他也料不定这一掌能否将剑震开,但这一剑实是来得太快,除了以掌相击外,别无良策。  段子羽知他神功盖世,剑势一斜,剑尖径刺他手腕,张无忌趁此一缓之际,回刀横断,刀剑相交,将段子羽震退一步。  张宇初暗叹“可惜。”方才这一剑如不转向,纵不能将张无忌伤在剑下,亦要弄得他手忙脚乱。  段子羽清啸连声,脚下先天禹罡步法熟极而流,绕着张无忌身周游走,剑气弥空,嗤嗤作响。  张无忌不敢怠馒,拔出屠龙刀,左手持鞘,右手持刀,展开太极剑法,招招成圆,意在剑先,以静治动,霎时间在身周舞起一个个似乎有形有质的圈子,段子羽剑如疾风,中宫直透,但每剑都似刺在棉上,居然刺之不入。  勤政殿上刹时间风雷大作,宛似雷雨奄至一般。殿外大内几大高手早已闻声而进,不由得愧惊交加,深恐朱元璋降罪,但见朱元璋紧盯着殿中战况,略略放心,忙环布朱元璋左右。  二人大战有顷,张无忌身影已为双方剑气笼罩,模糊不清。段子羽身形愈转愈快,啸声和剑上的风雷声震得大殿嗡嗡作响。  忽听喀喇一声,而人托地分开,却是张无忌以屠龙刀削断了段子羽的长剑,余下半截也被九阳神功震碎,仅余剑锷在手。  段子羽面上徽汗,一弃剑锷道:“张教主果然好功夫。”  张无忌笑道:“不想几日之别,你功力又精进许多,我是恃仗宝刀之利,并未在招数上赢你。我重出江湖,得见如是俊杰,颇堪心慰。”他确是以屠龙刀之沉重锋锐击退段子羽,他素来轩昂磊落。是以直言出来,不肯暗中占人便宜。  张宇初站起道:“本座再来领教。随手从坐下翻出一柄桃木剑来。张无忌本待到得宫中,抓住朱元璋即走,大内侍卫虽多,可没放在眼中。前几次他闯入宫中,无奈宫殿太多,朱元璋又居址不定,几次都没得手,索性留柬约定,料他以天子之尊,不致示弱逃遁。哪料他请来两位高人,段子羽的功夫他在君山见识过,虽已是以骇人听闻,较他仍逊上几筹,心下不甚在意,本拟百招之内便可将之拾夺下,哪知他数月之别,勇猛精进,与君山时所比,实是判若两人。剑术之高更是他生平所未见,心下骇然,五六百招后,不得已仗宝刀之利削断剑刃。天师教本以奇人异士最多名显于世,张宇初身为少天师,自亦非同小可,眼见侍卫环立,今日能否全身而退实无把握。张宇初持剑凝立,张无忌将剑鞘挂在身上,以刀作剑,摆出太极剑的起手式”万岳朝宗“。二人凝视良久,均不抢先出招。大内侍卫们见了张无忌与段子羽的一场大战,已然膛目结舌,实不信武学之道能精妙如斯。眼见二人对峙而立,均屏息敛气,心中怦抨乱跳。知这二人不动手则已,出手必是雷霆般一击。朱元璋见段子羽果如张字初所言,武功之高已难以想象,心下略宽,有这二人护驾,料应无事,是以并不作逃走之计。张宇初身形略动,一剑刺出,剑尖闪烁不定,直如花枝乱颤,虽隔丈许远,剑尖遥对张无忌身前大穴游走不定。张无忌端凝不动,一双眼睛直盯在剑尖上,情知稍有疏虞,露出空门,必难当他雷霆般一击。二人蓦地里刀剑相交,锵然一声,张宇初倏然抢进,一掌拍出,张无忌左掌迎上,轰的一声,殿中如炸开一个巨雷,众人耳中俱是嗡嗡作响,几名功力弱的侍卫登感头目眩然,跌倒于地。两人俱被对方雄浑掌力震退,张无忌借这一震之势,疾飞向朱元璋这边,一名侍卫抢上拦截,张无忌一掌拍出,正打在这人胸口上,砰的一声,这人直如遭雷击般,五脏尽碎,皮焦肉黑,却是张无忌以乾坤大挪移神功,将张宇初的天雷神掌移注到他身上。侍卫们拼死抢上,张无忌屠龙刀舞动如飞,当者无不刃折身分,顷刻间十八名侍卫毙在屠龙刀下。张无忌伸手去抓朱元璋,斜刺里紫芒又现,却是段子羽抢了侍卫的一柄剑飞身拦截,张无忌一刀挥去,段子羽知他宝刀锐利无比,身子在空中一折,避过一刀,又刺出一剑,张无忌单手持刀,向剑上砍去,另一只手仍向朱元璋抓去,两人霎时间交换十余招,若非段子羽忌惮他宝刀锋锐,又在空中盘旋往来,殊无借力之处,全仗一口真气。提住,断不容张无忌腾出手来提人。;饶是如此,张无忌分心之下,出手慢了片刻,待将人抓到手,竟尔是名侍卫,原来张宇初见势态危急,忙忙将”凶朱元璋拉出,反手抓住一名侍卫送至张无忌面前。  那名侍卫武功虽不弱,但在张无忌一扣之下焉有还手之力,张无忌见抓错了人,正慾随手抛出,张宇初在侍卫背上突发“天雷神掌”,侍卫如枚肉弹疾撞向张无忌,“张无忌不虞有此,慾待闪避已然不及,怦的一声,被这侍卫撞退几步,蓦感胸腹火热,低头一看,衣袍已然焦黑,所幸九阳神功护体,未伤到皮肉。那名侍卫中了一记”天雷神掌“全身焦黑如炭,又在张无忌九阳神功反撞下,全身骨骼尽成碎片,一个好生生的活人刹时间变成了从火堆中扒出的遗骨。恃卫们见了,无不心寒,恨张宇初手段大毒,为伤张无忌,不惜牺牲自己人。朱元璋微笑吟吟,张字初的个性实与他相近,两人方默契无间,依朱元璋之意,只要能将张无忌除去,莫说死上几个侍卫,便是堆骨如山,也是大快之事。侍卫们虽粟粟危惧,惟恐张宇初再抬出谁作隔山打牛的中介,却也无人敢退后,个个股粟不止。段子羽轻轻跃下,见此惨象也不禁黯然,又见殿上十余具被屠龙刀砍作两截的尸体,血流汩汩、治国平天下的勤政殿,变成了惨不忍睹的修罗场。冷冷道:“张教主,你说我手段太辣,尊驾还要杀多少人方称得上毒辣二字。”  张无忌胸中兀自气血翻涌,第一记天雷神掌他有备而接,旋即转注到一名侍卫身上。这一掌他却毫无防范,虽有侍卫中隔,但张宇初用的乃是隔山打牛劲,掌力透过侍卫悉数击在他身上。若无九阳神功护体,当真也要与侍卫一般了。  眼见横尸满地,他心地最为仁厚,虽说不得已,心下也不忍,暗忖若不杀尽侍卫,恐难将朱元璋带出皇宫,而为朱元璋一人杀如是多人,恐非仁人之举。况且张宇初和段子羽这一关自己未必闯得过,还有陷在宫中之险。  张宇初虽知他中了一掌,必不好过,但毕竟他名头太大,惟恐他上来伤了朱元璋,是以不敢继续抢攻,守在朱元璋身边。  张无忌乘隙调匀气血,厉声道:“朱元璋,你虽保得住命,却未必留得下我,当年明教能号今天下,驱逐鞑子,今日未必不能重举义旗,再复河山。”言罢,腾空而起,向殿外直掠而去。  殿外侍卫群起拦戳,却被他在肩上、头上、乃至‘十人般兵刃上略一借力,脚不沾地,一留轻烟般鸿飞冥冥了。朱元璋此际才放下心来,喝令侍卫将死尸施出,以待重殓、在养心殿上摆酒,答谢张宇初、段子羽护驾丰功。马皇后得讯,也忙忙赶至,见朱元璋无恙,心下喜慰不胜,她与张宇真最为熟络,当下亲为二人斟酒,值谢不已。宴后己是天光大亮,张宇初被留在宫中,段子羽独自回到天师府。张字真一夜未睡,直等到他回来才放心。待得知对头是张无忌,惊呆了半晌,方恨恨道,“皇上也是歹毒,我若知是张无忌寻他晦气,才不能放你去呢,天下有儿人是张无忌的对手。”段子羽回想张无忌的神勇,也是心折不已,笑道:“他虽厉害,我和大哥也将他逐走了。”  张宇真恨恨道:“大哥也是多事,没来由树这强敌作甚,张无忌一重出江湖,魔教立时会聚在他麾下,纵然举国之力也未必敌得过,你小小华山派可有得苦头吃了。”  段子羽年少气盛,颇不以为然,二人回至楼中,二名侍婢忙上来为之拔靴宽衣、这二名侍婢乃张宇真心腹之人,一名彩云,一名也云,虽非国色绝姿,却也具上上姿色。善解人意,此即是张宇真所云慾送与段于羽的两名美婢。  段子羽虽敬谢不敏,这两婢却认定要跟随他终身的,均怀不二之心。段子羽素性风流,虽无收之入室之意,但平日里亦是调笑无忌,虽不及于乱,但色授魂与,犹盛于颠倒衣裳矣。一张宇清闻讯赶来。这些日子张宇初被朱元璋拉住不离左右,天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回 天龙绝学复见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