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二十一回 起死回天仗一阳

作者:令狐庸

原来王保保造这宫殿之时,便预防到有一日倘若强敌攻进,难以应付,便与敌偕亡。是以在四周埋下几千斤火葯,机关便在他寝宫不惹人注目之处,手法更惟有他一人会。  段子羽虽不明细故,又岂敢让他乱动手脚,见他微动,迅即出手将之定住。  窗外诸人听得屋内说僵,立时破门,跃窗而入。  王保保手下有十八番僧,号称“十八金刚”,已被段子羽毙了两人,仅余十六金刚了。其余武士虽不少,但似这等高手却没有。玄冥二老被段子羽毙于剑底,方东白不敌自杀,阿二、阿三两名金刚高手又被制上面,王保保手下较有功底的便是这十六金刚了。  室内狭窄,段子羽六脉神剑发出,剑气纵横,逼得十六金刚忙不迭跃出,有几人还被剑气所伤。  段子羽一把将定在门外的卫壁抓进,叱道:“狗贼,也让你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先一指废了他的武功,随气抛起,剑气如电,待卫壁落地,亦和他妻子一般无二了。夫妻二人并躺一起,武功既失,筋脉又尽被击穿,痛得如置身油锅中,偏生连嚼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  王保保骇然若死,正慾开口求恳,外面一铜轮飞进,段子羽顺势一转,铜轮疾向王保保飞来,王保保慾避不能,眼睁睁一条右臂被斩落,惨叫一声。  段子羽笑道:“番狗,你们还有多少废铜烂铁、一并向你们主子招呼吧。”  十六金刚气得哇哇乱叫,却当真不敢再向里抛掷兵刃了,慾破窗而入,又惧他剑气太厉,叫道:“姓段的,你也是武林中大有字号的人物,我们王爷不会武功,你如此下手太不合道义了,有胆子出来与我们较量。段子羽气得发笑,暗道:“你们居然也懂什么武林道义?”见武青婴和卫壁之惨,比死还逾百倍、千倍,心中大快,并不补指,只让他们受尽苦痛,慢慢死去。  抬头见王保保惶惧若死的样子,道:“你虽与我家仇无关,父债子还,也饶不得你,给你个痛快吧。”王保保眼中大是喜悦,实是求之不得。  段子羽拔出倚天剑,剑锋一扫,王保保大好头颅飞起空中,颈中血溅喷一墙。  段子羽倚天剑横扫,飞出窗来,十六金刚以戒刀、铜轮当之者,均被削断,不虞他有此利器,纷纷避其锋锐。  段子羽长啸一声,追逐起十六金刚来。这十八金刚对敌时向来将敌手困于核心,在外游走围攻,也是一座阵法。  但处此廊芜之间,地势狭窄,十六人无法围攻,反被段子羽逐个追杀。他手中利器无敌,左手一阳指又可远攻,十六金刚虽慾结阵困之,亦呼负负,顷刻间被他以倚天剑劈开三僧身躯,一阳指击穿两僧太阳穴。  府中武士亦有几十名,段子羽除娇弱婢女外,见人便杀,如入无人之境。他轻功极高,趋退若神,番僧们追他迫不到,反倒被他一个突然倒纵击毙一僧。他不与番僧恋战,顿饭工夫,王保保手下武士已死尽,十六金刚也被他乘隙杀了十个,仅余六人了。  段子羽与六名番僧道:“现今我以一对六,咱们公平一战吧。”  六名番僧见他如煞神一般,已被他毙了近百人,均怒吼连连,在他身周游走,戒刀、铜轮向他轮流攻击。  段子羽静如山岳,觑得奇准,每一剑出,不是戒刀、铜轮被削断,便是一条手臂落地,片刻间已有两僧断臂,余偕也只持半截兵刃,段子羽忽然一动,向一僧扑去,迅捷无俦,反手一剑刺死一名番僧,剑势一回,又削断一人颈管,另四名番僧早已胆裂,狂吼一声,向出口奔去,尚未逃出三十丈,已尽数被段子羽削作两截。  段子羽长啸连连,襟怀殊畅,这一番大战家仇国恨皆得耻雪,快意思仇,莫此为甚!只觉为人如此,虽死无憾矣。  府中近百名婢女吓得晕了一半,十几个胆大的近前来磕头不止,乞哀活命。  段子羽道:“我杀敌报仇,与你们无关。你们随我出去,我当为你们安排后半生生计。”婢女们闻言大喜,遂唤醒同伴,告知此意,王保保的十余位嫔妃却早已自尽。  段子羽领着众女由甬道而去,上面的人早已焦灼之极,若非惮他严命,便下去助他了。此际见他浑身浴血,却领了一大串女人出来,均诧异之至,匪夷所思。  段子羽将战况略述一遍,大家均听得惊心动魄,矫舌不下。  司徒明月在他耳旁悄声道:“你个贪心不足的,弄这么多女子,真要设三宫六院啊?”  段子羽笑道:“天地良心,我可不敢有丝毫异念。”又叹道:“这些女子多是被这群恶贼买来或抢来的,也都受了不少苦,现今得见天日,倒应替他们好生打算一番。”  他忽感头目眩然,虚乏之极。六脉神剑最为耗费内力,他只慾以家学报家仇,是以一夜之间迭施六脉神剑,饶是他神功通玄,内力之强已凌古烁今,不在乃祖段誉之下,现今也感内力虚竭,身子摇晃数下,适才大仇全歼,快畅之下,犹有一股虚火顶之,时候一久,便已支撑不住,跌坐地上。  司徒明月大骇,忙盘坐他身前,两手对着他双掌,将内力从劳宫穴中输将过去。  成楠也忙上来,两手搭在他后背灵台、至阳两穴上,将紫霞神功输送进去。  两人摹感段子羽体内似是无底的深谷,抽力极大,两人内力如河床堤溃般,汹涌注入段子羽体内,两人心头微惊,自己内力如此失散,大有内力被吸尽之虞。但两人都不肯撤掌,均愿舍却自己以保全段子羽。  盏茶工夫,段子羽手背一颤,司徒明月与段子羽双修已久,犹不觉怎的,成楠只感这股内力较诸自己所负强逾数倍,霎时间几条一直未打通的脉络经此一激轰然震开,周流循环不止,内功又增进一层,心下感激无比。  那些婢女面上犹有悸色,望着这一群黑衣大盗,抖战不已,惟恐虎穴甫出,又入狼窝,所遭蹂躏或许较前犹甚。  段子羽笑着向她们解释,他们乃华山派人,为捕杀蒙。  古鞑子才假扮大盗。令弟子们录下这些妇女的籍贯,有家人父母者,俱发给二十两黄金以作缠用。近百名妇女均踊跃欢喜,有二十余名少女却不愿离去,一问均属无家可归,无亲可投者,段子羽哀怜不已,遂决议带上华山,充作弟子,也免受道路流离之苦。  段子羽向成楠道:“成师兄,你派人即刻向江湖传言,有一批被蒙元余孽所占妇女现今投奔家乡,凡有敢加害者,有派者灭派,无派者灭门。”成楠即刻遣弟子四处传言,丐帮、天师教与华山交好,势力雄厚,耳目遍及江湖,段子羽此令一出,未出十天,江湖上已知晓无余,绿林、黑道人物一者惮华山之威,二者也不愿向弱质女流下手,沿途又多有天师教、丐帮中人递相保护,倒也大多平安抵还家乡,与家人团聚,江湖各派得知,更赞此为一大善举。  成楠见段子羽顷刻间将此事办得干净利落,心折不已。  司徒明月笑道:“段郎,这儿还有两个带毛和尚,你要怎生处置。”  段子羽淡淡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当下真用一阳指力将阿二。阿二从足至脑,骨骼一一捏碎,并不击毙,抛于外任其生灭。  成楠意慾将庄子一把火烧掉,段子羽摇头道:“这虽是好贼巢穴,但一砖一木。一器一物莫不是民脂民膏,纵火焚烧岂非暴疹天物,且留以待后用。”  当下将出口处封实,庄外仍悬着华山别院的匾额,以备将来派众繁多,亦可在此住人练剑。  段子羽独力扫灭蒙元余孽的消息传扬开来,华山派声势益壮,有凌驾少林、武当之势,朱元璋也会凑趣,亲笔书就御札,旌扬其功,遣重臣送至,并将华山地界尽数赐与华山派。段子羽一笑置之,不以为荣,反以为忧,深知如此一来与各派不免要生隔阂,武林中人与官府交结乃一大忌,朱元璋此举实有深意。  段子羽家仇国仇一并得雪,胸中畅快,遂有退隐之意,虽不能即刻辞去掌门之职,但派中大事多交与宁采和处分,意慾逐步将掌门之职移交与他。  这一日忽想起当日百劫师太约自己去峨嵋,自己因多方阻滞,未能成行,以后百劫师太又多次上华山,自己何不趁无事走一趟峨嵋,既补前咎,亦可览名山胜迹。当下心意既决,便与司徒明月下山,并向峨嵋而去。  二人行至宝鸡郊外,忽听得叱喝连连,二人大奇,临到近前,却不禁讶然失笑。  只见一人闪展腾挪、窜上伏下,自己一人左手与右手斗得无比激烈,妙在这两手同时而出,招式却截然相反,拆招化招,直如两名高手过招无异。二人看得目眩神驰,直感匪夷所思。  段子羽笑道:“周兄,怎地自家与自家过不去了?”,那人正是周四手,乃当年王重阳师弟老顽童周伯通一脉所传。周氏一脉辗转延至周四手,他们祖孙数世均以务农为主,并不涉足江湖。周四手习练武功既久,自难免与人动手过招,他双手使出左右互搏来,等闲武师不是他的对手,渐渐也闯出万儿来,人均称之:“周四手”,隐其本名,以示称赞。周四手久而久之,亦如乃祖周伯通一般,竞尔忘了本名,自己也称起“周四手”来,虽一者武功,一者本名,却也异曲同工,大肖祖风。  这一日周四手忽想出一套拳法来,却又寻不到对手,技痒难熬,逼不得已只好左手斗起右手来。他斗得酣畅入神,连两人临近也不觉,待得段子羽说话方始憬醒。  他一见段子羽,笑道,“段世兄,来得正好,陪我练练招儿。”不由分说,人如大鸟向般段子羽扑至。  段子羽飘身闪过,笑道:“双拳不敌四手,小弟甘拜下风。”  周四手哪里肯听,揉身而上,道:“咱们只练着过瘾,不论胜负。”左手一记新创的尚未起名的拳法,右手却是空明拳的,‘妙手空空。“两拳一击段子羽左胸,一击他后背,真如两人一般。段子羽无奈,只得随招拆解,斗了几招,自己也兴致盎然,对周四手这等打法甚是心折。周四手一遇对手,兴致弥高,双拳呼呼作响,口中叱喝连连,打得不亦乐乎。段子羽以华山派的七十二路”鹰蛇生死搏“与之过招,一式之内鹰之夭矫、蛇之灵动尽寓其中,招式飞动间,更是飘洒俊逸。二人霎时间对攻了四五十招,段子羽心中凛然,周四子左手拳刚猛威烈,吞吐开合之间罡风激荡,右手拳却若有若无,柔如绵,虚如影,触之即失,旋即复生,甚是精明,段子羽若非身法迅捷,趋闪如电,倒真要挨他几拳。二人翻翻滚滚直拆了近千招,段子羽虽不知此人乃周怕通玄孙,从自己先祖一灯大师那算起,确可说是世交,却也不愿以重手对付他,九阴白骨爪、蛤蟆功、一阳指、六脉神剑尽皆弃而不用,只用这七十二路”鹰蛇生死搏“拆解,虽然激烈无比,却无半分凶险,两人斗得旗鼓相当。周四手打至千招,托地跳出圈子,满头满脸的汗水,大叫道:“过瘾,过瘾,段世兄,多劳了。”  段子羽笑道:“兄弟武功高明之至,佩服。”  周四手拭去汗水,道:“你别哄我,我知你未出真实本事。你只须使出一阳指来,我便是八只手也不管用。”  段子羽暗道:“这人倒有自知之明,我便九阴白骨爪出,你也抵敌不住。”笑道:“周兄,今儿个怎么自己练起招来了,那使双剑的大哥,大姐怎地不和你比了?”周四手道:“他们是……”蓦然间止口不说,似是有甚隐密。有些尴尬道:“不谈他们,我不过是无事闲得慌,找人练上几式罢了。”  说完,一拱手又跑没影了。  段子羽匪夷所思,不知那无所见使双剑的男女是何来路,周四手怎么也不肯道明。  司徒明月笑道:“段郎,左右不过是个武痴,理会他作甚,天色不早,还是尽早上路吧。”  段子羽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得不想,上马继继赶路。  两人当晚在一家客栈投宿,食毕,便在床上相对盘会,四手相对,练起双修功来。  司徒明月每次与他练毕双修功,都自感内力增进不少。  较之自己单练的进程,可真有千里马与蜗牛之别了。,二人练至子时,缓缓收功,旬徒明月以女身而习九阳神功,本身即有阴阳调合之妙,只不过身禀之阴较之九阳神功实是微乎其微,得段子羽以至阴、至阳两种神功龙虎交会而成的绝世神功相助,体内阴阳自行调合,进展既速,又无后患,委实是修练内力的最佳捷径。  二人收功毕,均感疲劳尽消,全无寐意,便躺在枕上闲话。  司徒明月道:“段郎,你近些日子几乎不理派中事务,是不是有心退让?”她与段子羽双修既久,心意隐隐相通,段子羽此举虽极加掩饰,以防派中弟子再为争夺掌门之位而大动干戈,但司徒明月本就冰雪聪明,看在眼里,已猜出八九分。  段子羽笑道:“这掌门我本不愿做的,是两位师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回 起死回天仗一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