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二十四回 昆仑三挫少林芒

作者:令狐庸

张宇真诧异道:“司徒妹子,这是你们教的什么魔功?”  司徒明月摇头道:“教主武功深不可测,我也不知是什么功夫。”  但见张无忌一屁股坐在地上,忽尔连捶胸膛,貌色凄苦,犹似死了亲人般,令人看了不禁为之心酸泪落。  众人无不匪夷所思,只有杨逍、韦一笑等才明白教主是以圣火令上武功制敌,均面露微笑。  张宇真拍手笑道:“张教主羞也不羞,打不赢人家便哭鼻子,连七八岁小孩都不如。”  韦一笑身形一晃,已来至她面前,骂道:“这是我们教主的独门武功,你懂得什么?”一掌拍下。他来得无声无影,出手又迅捷,用意也无非是吓吓她,稍惩她口齿轻薄。  不料斜刺里冲上一人,蓦然以胸膛接了一掌,韦一笑一怔,那人一口气喷出,居然是又黑又冷的寒气。  韦一笑如遇鬼魅,惶然退后,大声道:“阁下何人,报上万儿来!”  那人正是阿喜,众人见他以胸接寒冰绵掌,又以口吐出掌毒,俱感匪夷所思,恍然失笑。阿喜头也不抬,退回原地。对韦一笑丝毫不睬。  段子羽见张无忌如是模样,恻隐之心大发,走上前道:“张教主,咱们胜负未分,何必戚苦如此。”  张无忌此招正是诱敌而前,见他上来,两手抓起两把泥沙,劈面打去,身子如球般弹起,合身向段子羽撞来。  虽是两把泥沙,在张无忌打出,何啻百余枚暗青子,段子羽不虞有此,长袖一甩,袖子在内力鼓荡下,登时如铁板一块,将泥沙尽数打开。他心恼少林派,是以这两把泥沙彼他大力反拂向少林寺一百零八位罗汉僧中。登时哎哟扑通之声接连不断,罗汉僧淬然无妨之际,二十余人中沙跌倒。  段子羽拂开泥沙,张无忌已合身扑到,两手两足如车轮般攻到,段子羽身子蓦然后仰,如僵尸般倒地,浑身上下丝毫不动,直直向后滑开三尺,旋即直直站起。  众人见他这一手高妙至极,无不大声喝彩,杨逍道:“段少侠,你何时也会这一手,只是比杨某高明多了。”  段子羽惊魂甫定,拱手道:“承蒙谬奖,在下这一手乃是九阴真经中功夫,与杨左使的大有差异。”这手功夫确是九阴真经所载身法,只因从未被人打得这般狼狈,是以从未用过,杨逍的身法虽外貌仿佛,而功效实有上下床之别。  张宇真嚷道:“张教主,你号称天下第一高手,如此使好用诈,羞也不羞?”  张无忌尚未回答,圆觉方丈厉声道:“段大侠,本派纵与你有梁子,你也不该暗下毒手,岂是大丈夫行径。”  他手一挥,罗汉僧登即涌上,慾列阵对付段子羽,忽然华山派中涌出十六名弟子,四人一组,刀剑合壁,拦住罗汉僧。  宁采和森然道:“圆觉大师,你若慾群殴,华山派奉陪便是,毋需寻借口。这泥沙分明是张教主打出,你因何不找张教主而硬栽在段大侠头上?”  武当四侠见两派剑拨弩张,一触即发,俞莲舟手一挥,两座真武七截阵闯入两派中间,将之隔离开来。俞莲舟笑道:“圆觉大师还请息怒,此事确怪不得段大侠,发暗器有准头,反拨暗器岂有谁头?纯系误会。”  圆觉不服道:“他为何单向我少林拨打,不拨打到别处。但微一思忖,段子羽纵然有心,那是他武功过于高强,强如杨逍、俞莲舟等,也没把握将既多且劲的暗器拨到一定地点,只得哑子吃黄莲,有苦难分诉。张无忌见连环怪招均被段子羽巧妙避开,后面这记贴地滑行,虽然狼狈些,却是极精妙的武功,较之自己坐在地上捶胸连连雅相得多了,心下亦啧啧称奇。笑道:“九阴真经果然奇妙精绝,张某用诈也未恰到好处,咱们再斗上一场。”  他揉身复上,用的皆是圣火令上武功。圣火令上武功乃波斯大盗“霍山老人”所创,源出乾坤大挪移心法,较诸中原武功逊色多多。但此套武功大异武学常轨,专走诡异、狠辣一路,尤在诡异难测上实有独到之处,纵然武功高过几倍的人猝遇此套武功也不免着道儿。  当年张无忌集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功、太极神功于一身,初遇波斯二十宝树王时,犹连连着道儿,直待小昭将圣火令上所载武功译出,张无忌方得尽败十二宝树王。他隐居海外,这套武功钻研得益发出神入化,思忖单以乾坤大挪移功难以取胜,便使出此功来。  但见他身子东摇西晃,浑如醉酒一般,出手更是杂乱无章,每一招均大出众人意表。段子羽险险避过他使诈的一招后,不敢怠忽,凝神对敌。  张无忌忽尔头撞、肩靠、时打、臀坐,忽尔膝顶、脚踏、甚则合身撞击,身子如风中荷叶,摇摆不定。每一招在中原武林名家眼中,都似是市井无赖的打法,但张无忌指东打西,诡异莫测,实是极高明的武功。  段子羽被他一轮怪攻打得左支右绌,若非脚下禹罡步法精妙,九阴真经中所载诸般身法更是奇妙,倒真要着了道儿。饶是他内功之强放眼武林已不作第二人想,身法更是如鬼似魅,但几十招下来,无不是险险避过,大处劣势。  张宇真在旁大声道:“张教主,你怎么用起‘醉八仙’功夫了,这可不是明教功夫,你既已犯规,还不认输?”  杨逍叱道:“小娃娃懂得什么,此乃我明教正宗功夫,‘醉八仙’的功夫哪有这么高明?”  张宇真焉能不知此理,不过故意混缠罢了。还声道:“怎么不是?张教主是用乾坤大挪移心法将醉八仙改个样,使将出来。你看这一招是‘吕洞宾醉戏白牡丹’,这一招是‘张果老倒摔长板桥,。”她煞有事介事地乱指一通。明教以外的人登时疑窦丛生,见张无忌的招法果真与张宇真所言差相仿佛,群相耸动,窃议纷纷。段子羽连避过几十招后,对这套武功的路数窥知一二,趋避起来便容易许多。手上九阴白骨爪迭施,大力反攻。张无忌一脚踏至,接着膝项、臀坐,肘打、肩靠、头撞一气施出,段子羽脚下疾飘,犹如踩着风火轮,待他以头撞来,九阴白骨爪倏出,直向他头顶插落。众人均惊叫出声,张无忌一掌探出,慾用乾坤大挪移功将之反击回去。一掌一爪在空中倏然间交换八式。段子羽利爪堪堪已抓到张无忌头顶,张无忌大骇,蓦地里长吸一口气,头如龙蛇般直升而起,段子羽一爪抓至他胸前。杨逍等人不骇然汗流,眼见教主要遭破胸腕心之祸,齐地抢出。段子羽一爪抓至。却觉他胸部坚逾精钢,自己开金破石的九阴白骨爪居然抓之不入,大是骇异。张无忌乘他一分神,一掌拨在九阴白骨爪上,九阴白骨爪登时倒戈相向,抓向段子羽左肩。段子羽对他乾坤大挪移功早有防范,只感一股大力将爪拨回,友手倏出,架住自己右爪。段子羽笑道:“张教主何时将少林寺的金刚不坏神功练成了?恭喜,恭喜。”  圆觉看在眼里,心中早已起疑,世上若有能硬受段子羽九阴白骨爪一抓的,除金刚不坏神功再无别个。可此乃少林不传之秘,千载之中,练成此功的屈指可数,上几辈高僧中也唯有名居“见、闻、智、性”四大神僧之首的空见练成,张无忌焉能无师自通,练成此等神功?  张宇真笑道:“张教主输了,金刚不坏神功可绝非明教功夫,张教主犯规,便当作负。”  张无忌身上冷汗洋洋,暗叹天幸,从怀中摸出两块牌子来,正是明教至宝圣火令,笑道:“金刚不坏神功,张某心仰已久,只是无缘见识过,更甭说练成了。,张某饶幸在这两块金刚不坏的令牌上。”  众人方始恍然,亦均替张无忌庆幸,这一爪若非恰恰抓在令牌上,张无忌绝无幸理。张无忌一看令牌,桥舌不下,这令牌便用利刃砍剁,烈火焚烧,亦夷然无损,而现今却五个指痕宛然,有寸许深浅。  张无忌朗声道:“张某虽侥幸无伤,段少侠的九白骨爪实可谓天下第一,张某已然输了一招,情愿认负。”  段子羽笑道:“承让。在下占了爪功之利,张教主若是手持屠龙刀,在下未必抵得住。”  张无忌淡淡一笑道:“段少侠不必为张某开脱,‘武功天下第一’不过是江湖朋友抬爱,往张某脸上贴金,张某从未敢自居此位。段少侠神功无敌,倒真可谓是天下第一。”  两人相对一礼,各自退下,都有惺惺相惜之意,段子羽对张无忌的胸襟磊落、淡薄名势大为心折,对他那套诡异武功更是兴致盎然,默默记在心中,以待回去后详加思忖,想出破法来。  华山派人欢声雷动,齐声欢呼:“段大侠武功天下第一。”张宇真等人自也欣喜逾恒,张无忌既亲口称段子羽武功天下第一,自是将自己名头让了出来。  武当四侠对此并不在意,段子羽武功之强早在世上二三名之内,便赢得天下第一的名头也不为奇。圆觉却恚怒异常,少林武学向称武林之尊,这天下第一的名头焉能落在外人头上,但见了张无忌与段子羽一场恶斗,心中戚然若丧,知凭自己的修为绝非这二人敌手,心中思忖再将哪项绝技练成,夺回这夭下第一的美誉。  段子羽拱手嫌让不遑,笑道:“武学之道浩如烟海,在下不过略识皮毛,焉敢贡高我慢,自居第一。”  张宇真娇笑道:“段大侠何必谦光,张教主一言九鼎,他既说你是天下第一,你便是天下第一。”夫婿得了天下第一的名头,她自是比自己得了还高兴百倍,喜悦不胜之情洋溢言表。  张无忌退回明教教众中,韦一笑悄悄道:“教主,华山派既不肯化解过节,坚慾为敌,不如待会教主先退,属下率洪水、烈火两旗灭此后患。”  张无忌沉吟道:“不可,灭华山虽不太难,但如此一来,各派人人自危,咱们与中原武林携手之举便付诸流水了。”  杨逍道:“教主之言甚是,且让他们张狂几天,待咱们灭了朱元璋这贼子,华山鼠辈还不柬手就范,现今小不忍则乱大谋。”  当下张无忌率人徐徐后撤,武当的两座真武七截阵亦撤开。少林僧人忙于救死扶伤,罗汉阵早撤。  宁采和问道:“段大侠,咱们追是不迫?”  段子羽笑道:“宁兄,现今你是掌门,我岂敢擅作定夺。”  宁采和道:“这话太过见外了,你虽辞退掌门,华山上下仍奉脸色号令。”  一人忽道:“昆仑派也唯段大侠马首是瞻。”  段子羽一看,竟尔是詹春率十几名弟子来到。忙施礼道:“詹女侠何时进的中原?”  詹春还礼笑道:“师门大仇,铭心刻骨,一日不报,寝食难安。”  段子羽看看圆觉一众少林派人,又看看詹春这十几人,苦笑道:“现今中原武林极荡,詹女侠慾报师门之仇,来得可不是时候。”  詹春恨恨道:“我也并非单为此事,听道路传闻,段师兄被逼退掉掌门之位,昆仑上下无不义愤填膺,是以倾派而至,愿为段大侠效前驱之劳,出出这口恶气。”  段子羽一揖到地道:“段某铭感五衷,只是段某个人进退何足数。只望詹女侠凡事料定而后动,切勿贪功冒进,而为好人所算。”  詹春心领神会,道:“多谢提醒。”又向圆觉道:“大师,我们两派恩怨终须了断,不知大师何时有暇,小女子要讨教少林武功。”  圆觉冷冷道:“主随客便,詹掌门何时有兴,贫僧奉陪便是。”詹春道:“那就后日上午,敝派至嵩山请教。”  圆觉“哼”了一声,率同门下弟子徐徐返回少林,段子羽若非不慾与武当大起冲突,真要将他们截至此处。  宋远桥笑道:“段少侠,听闻最近要有大婚之举,到时老朽可要讨杯喜酒吃。”  段子羽一揖道:“宋老前辈如肯赏光,段子羽至感荣宠。”  宋远桥哈哈一笑,武当派人也迤逦而返。段子羽遂约詹春等昆仑派人至府上住下,詹春等对段子羽感慕至极,更思向他请益,道声“有扰”,便率众来至段府。  华山二老、宁采和、成楠也被约过府,当下宴开百席,为昆仑派人接风洗尘。众人尽兴畅饮,恭贺段子羽得了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说至武林大势,华山、昆仑两派坚不慾与魔教联手,两位掌门议定,两派之去向均由段子羽一言而决。段子羽丢了一个掌门,却俨然成了两派的太上掌门。  华山派人尽兴而去,詹春等自有人安置招待。段子羽回至房中,张宇真接着,敛衽一福道:“妾身接天下第一高手大驾。”  段子羽笑道:“你就认棒槌当针,你大哥、二哥若是知道此事,还不找到头上来,将我打得落花流水,夺去这名头。”  张宇真粉面含春,道:“他两个敢。不用你出手,我就把他俩打个落花流水。”说笑着为他宽衣净面,两人解衣登榻。  两个亲热一阵,张宇真忽然两颊酡红,娇羞不胜,小声道:“喂,你和司徒妹子的双修法如何练的?告诉我听听可好?”  段子羽脸上一热,不想这事被她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回 昆仑三挫少林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