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二十六回 子羽大义存武当

作者:令狐庸

须臾,靴声橐橐,崆峒虚舟子和三老进来,人人身有血迹,衣袍上有剑尖划破处,神色颓丧,殊无生气,众人大惊,虚舟子剑术在武林中威名远扬,不知何人以剑击败他。  葛氏五雄随后施施然走进,个个满面红光,挺胸凸肚,大有不可一世之状。葛无忧进来便拱手道:“宋大侠,我兄弟五人给您道喜了。”  宋远桥为人谦和冲淡,颇不以武功高低待人,拱手道:“多谢贤昆仲赏脸,老朽倒忘了送发请贴,实是罪过。”  葛无病大量道:“您贵人事多,我兄弟不计较这个。”众人都忍俊不往,百劫也把一口茶喷了出来。  葛氏五雄向众人团团一揖,走至段子羽前道:“恩公,这等大事怎不知会我们一声,我们若是不来,外人说葛家兄弟不给武当面子。”  段子羽苦笑不已,惟恐他们再闹出笑话来,便让他们坐在自己下首。  宋远桥诧异道:“虚舟道长,何以成这副模样?”  虚舟子长叹一声,脸色难看之极,众人一看便知有难言之苦衷,葛无忧站起道:“宋大侠,天师教在山下堵人,不让虚舟道长上来。我五兄弟虽以前和道长有点过节,却也见事不公,当即亮出字号,把天师教人吓跑了,和虚舟道长也化敌为友了。”  宋远桥直感匪夷所思,葛氏五雄那点三脚猫的功夫焉配和虚舟子树敌结友,又岂能吓走虚舟子都打不过的天师教高手?直觉天下之事无有奇逾此者。  但大家向段子羽一望,登即了然,天师教威名素著的程汝可只因整治葛氏兄弟一番,被段子羽辣手弄得生死两难,此事江湖中人无不知晓,天师教众自然要对这五兄弟望风而逃了。  周四手早已等得不耐,向五兄弟打量半天,问道:“喂,你们兄弟哪个是四手四脚的人?”  葛无忧正扬足了威,露尽了脸,满面踌躇,视天下英雄如无物,闻言大怒道:“你奶奶的,消遣老子来着,四手四脚那是什么怪物。我娘虽说一下生了我们兄弟五个,却都是两手两脚的好汉。”他声若洪钟,众人齐向他们望来。  段子羽皱眉道:“噤声,你再乱说,我叫人给你们安几枚附骨蚀魂钉。”  葛氏兄弟登即骇然若死,个个紧闭双chún,唯恐不小心漏出声响来,周四手听说不是,大是失望,看着门口,专等着那四手四脚的人到来。  陆续又来了些武林豪客,厅中济济一堂。吉时一到,俞莲舟便扬声道:“今日蒙武林各位同道在驾光顾,实感荣宠,在此谢过。”拱手向客人施礼,众人还礼不迭。  俞莲舟又道:“在下禀恩师之命,执掌武当,多少年来蒙江湖朋友抬爱,幸无大错。现今邀各位莅临,也想问清以前是否有得罪之处,如有便请提出,划出道来,在下仍以武当掌门的身份了断,此虽武当重地,天下英雄在此,谅无不公之虞。”  群雄哄然喝道:“武当四侠仁心侠义,处事公正,哪有什么过节可谈。”  俞莲舟笑道:“既然如是,在下便御去掌门之位,由舍侄殷融阳接替,天下英雄作个公证,以后还望多多照佛。”  殷融阳向客人施札毕,直上高阶,俞莲舟正慾将掌门信物传于他手,忽听一人暴喝道,“且慢!”  大家震愕,却见房顶上落下一人,身形一闪已抢进门来,砰砰两声将两名拦截的武当弟子震飞。喝道:“奉正一嗣教少天师张真人法旨,殷融阳不许接掌武当。”  群雄哗然,纷纷嚷道:“天师教再横,也管不到武当山门户之事。”一人高声骂道:“天师教什么东西,也敢到紫霄宫撒野。”来人手腕一扬,几枚黑黝黝的物事电射而出,正打在那人任脉“漩玑”“膻中”“中院”“阴交”几大穴上,虽遥隔数丈,认穴奇准,厘毫不差,那人登即栽倒于地,惨叫不止。  段子羽见来人正是刘三吾,心道他来的好快。葛氏五雄一见有人中了附骨蚀魂钉,那中钉的滋味重上心头,满身抖战,两手塞耳,一听到那人的惨叫声便仿佛自己受罪一般。  群雄见他先声夺人,霎时间肃穆下来,惟恐被他如法泡制,给自己也来两枚。  俞莲舟缓缓收手。冷冷道:“刘祭酒,贵教怎地管起武当山户之事?手伸得太长了吧。”  刘三吾道:“少天师掌管天下道教,非止天师教主,亦是天下道教教主,武当紫霄宫属道教,自应奉少天师法旨。”  宋远桥见中钉那人在地上翻滚惨叫,心下不忍,俯身过去为之起钉,不料内力一拨,那人更痛得惨叫嘶声,众人闻此叫声,恍然如置身十八层地狱中。  段子羽轻声道:“这是独门手法,起不出的。”情头道:“刘兄,此人一时失言,略予薄惩也就够了,给他解了吧。”  刘三吾微微一笑,近前拍击几下,钉子应手而起,落入掌中,喝道:“滚下山去,再叫我见到,让你一生受苦。”  那人疼痛一解,如逢大赦,踉踉跄跄冲出门去,如避鬼进般。众人见他奔逃骇汗、神出窍的样子,心中无不感鬼气森森。  俞莲舟冷冷道:“天师教还来了多少位朋友,一并现身吧。”  只听得外面砰嘭、喀喇之声四起,霎时间房顶上跃下无数人影,那些声音自是天师教好手将监守各处的武当弟子击倒,从落地长窗向外望去,但见人影晃动,实不知有多少好手到来。  殷融阳拨剑慾出,俞莲舟一掌按住,冷冷道:“武当派不致就此被人挑了。”  忽听外面有人高声传报:“少天师驾到。”此起彼落,直从几百米外一直报到门口。俞莲舟不禁心头微凉,饶他定力如山,也不禁两手发颤,不想顷刻之间外面百余名武当弟子悉数被制住,生死不明,而紫霄宫四周居然已被人包围起来。  片刻间,张宇初龙骧虎步而入,他头戴金冠,身着紫袍,向大厅虎视一遍,他后面跟随张宇清、孙碧云等二十几人。  刘三吾躬身一礼,便退到后面。段子羽大是尴尬,虽早料知必有一番龙争虎斗,事到临头,仍不知怎样处置,只得默然不语。  俞莲舟冷冷道:“张少夭师,如此行事忒煞横蛮了吧?尊驾便慾灭我武当,何妨真刀实枪大干一场,猝下辣手未免不够光明磊落。况天下英雄在此,尊驾真视天下英雄如无物吗?”  张宇初拱手道:“不敢,这里便有一位我打不过,也不敢打的英雄,羽弟,你今日是来观礼还是被邀助拳?”  段子羽无奈,硬着头皮站起,迟疑道:“小弟是被俞掌门邀来观礼的。”  张宇初大笑道:“好,你若是助拳来的,说不得我只好走了。”又向史红石道:“史帮主,尊驾也是来观礼的吧?”  史红石点了点头。  张宇初笑道:“还有华山派英雄,昆仑派女侠,还有伏牛山葛氏五雄。俞掌门,我看到这么多英雄,怎说我视天下英雄如无物?”他故意将葛氏五雄提出来,偏不提少林、武当、峨嵋、崆峒、嵩山、泰山、衡山等门派,将之列在葛氏五雄之下。  葛氏五雄闻言列嘴大笑,甫一出声,立时掩口不迭,望着段子羽,见他未责怪,才放下心来,但终不敢畅怀大笑。  段子羽听他不提峨嵋,心中一惊,唯恐百劫师太立时发难,自己倒非助拳不可。见百劫师太低头饮茶,一无表情,心下略宽,却诧异她何以能忍住。  宋远桥沉声道:“张少天师,尊驾究竟要作什么?”  张宇初笑道:“宋大侠,我听说俞二侠慾退位。四位大侠纵横武林数十载,现今慾静修向道,亦是好事,武当在武林中举足轻重,本座怕后继者无能,损了四位的威名,是以特向皇上奏请,以孙碧云为武当住持。”  张宇清真的拿出一轴诏文,宣读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特准孙碧云为武当山紫霄宫提点,钦此。”  在座的俱是武林英豪,听他宣读圣旨也无人站起,却也知道“提点”便是“住持”“方丈”的官名,不想张宇初与朱元璋一商议,一纸空文便将武当山霸了去,端的阴狠毒辣而蔑以加矣。  俞莲舟呵呵冷笑,震得厅殿四嗡嗡回想,久久不绝,他自出道以来,侠名远播,以一介剑客而与各大派掌门分庭抗礼,近年来位望亦隆,俨然已是武林领袖。不想今日竟尔有人如此待已。  宋远桥也动了真怒,森然道:“皇上也管的太宽了吧,日理万机之暇,还照管江湖门派之事。”  张宇初拱手道:“皇上英明天纵,洞烛万里,宋大侠待如于别处自立门户,外人自是干涉不到,可武当山紫霄宫乃道家胜地,本座自能管得到。”口头道:“孙碧云。”  孙碧云应声道:“弟子在。”  张宇初道:“从现今起,你便是皇上赐封的紫霄官住持,你要对丛林戒律严加整饬,勿负皇上和本座厚望。”  孙碧云恭声道:“谨领天师法旨、”群雄无不愤然,但慑于天师教之威,倒也不敢猝然发难,何况武当四侠威名素著,既不出言相求,旁人也不好擅自替他们出头。  孙碧云走至段子羽面前道:“段大侠,小道蒙天师错爱,保荐任这武当山紫霄宫住持,实有如履薄冰之感,还望段大侠多多照拂。”  段子羽冷然道:“不敢当。”亦不以张宇初之举为然,心下忿忿。  俞莲舟知道今日实是武当派生死存亡之秋,处置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忍气道:“张少天师,我等不过一介武夫,门户亦是自行组成,尊驾之命恕难奉从。”  张宇初笑道:“此事易办,只要你们迁出紫霄宫,武当门户之事随你们任意处置。”  武当四侠恚怒至极,紫霄宫乃恩师张三丰亲手所创,舍弃紫霄何啻武当派除名。殷梨亭喝道:“尊驾是立意灭我武当,使出手段来吧。”拨剑步至厅殿正中。  张宇初笑道:“好,咱们都是武林中人,便以武功讲讲道理,本座等若是败了,马上转下武当,四位大侠若是败了,便请迁出这紫霄宫。”回头道:“二弟,代我接这一阵。”  张宇清拔剑而出,笑道:“请。”  殷梨亭亦不多言,一剑刺出,使出师门太极剑法,他虽在激怒中,剑法一展开,登即心神凝慑,心中除了剑法无再杂念。  张宇清对太极剑法并不陌生,他曾与俞莲舟大战百合不落下风,但对这套剑法亦不敢轻觑,步下滔滔游走,使开天雷剑法,间或成杂以独孤九剑的剑招。  两人都是剑术名家,这一交上手,但见剑光霍霍,殷梨亭沉凝如岳峙渊澄,张宇清却翔灵飘逸,游走之间发剑不断,出剑方位诡异莫测,众人见了无不心惊,但殷梨亭见招拆招,虽貌似凶险,实夷然无虞。  史红石看了半晌,轻声道:“羽儿,咱们终不能眼见武当灭在天师教手中。”  段子羽悄声道:“武当如不敌,我自当出手。天师教此举欺人忒甚,与他们撕破面皮也是迫不得已。”  史红石听他答应相助武当,、心头放宽,情知唯有他与司徒明月联手,方能逐走天师教。厅中群豪无一是张氏兄弟的对手,天师教猝然发难,人手自是多多。  殷梨亭剑式凝缓,吞吐开阖之间极尽阴阳动静之变,旁观群雄轰然叫好,宋远桥等也心下赞许,殷梨亭太极剑术的造诣实已炉火纯青,纵然俞莲舟亲使亦不过尔尔。  张宇初面上也微露赞许之色,听群雄击掌喝彩,横目巡视众人,大家一望到他的目光忙低下头去,似是怕他目光也能伤人,个个噤噤若寒惮。  段子羽凝视场中,心中惴惴,他虽与张宇清至亲,此刻却甚盼殷梨亭获胜,知武当四侠虽于拳剑造诣上各有独到之处,但功力亦在伯仲间,相较之下张松溪犹逊俞、殷二侠一筹,宋远桥功力虽精纯为最,但望九之人,焉能久战,拼耗筋骨之力。是以惟恐武当落败。自己逼不得已出面干预,而大损亲戚之情面。  张宇清剑发如电,剑上似蕴万钧之力,风雷滚滚,殷梨亭身周布下的剑气被张宇清刺得嗤嗤声响,四下迸散,在座诸雄无不感到劲风扑面,刮得面皮隐隐生疼,纷纷撤桌后撤,紧靠墙壁上。  段子羽与司徒明月却前移两尺,一俟有人不敌,当即抢上分开,不愿二人中有一人遭杀身之祸。  两人翻翻滚滚斗至五百招,殷梨亭忽尔剑势突变,剑如灵蛇,吞吐闪烁,与张宇清对攻起来。  段子羽大叫道,“不好。”司徒明月道:“怎么了?”段子羽道:“殷六侠如以太极剑法坚守,千招之内可保不败,千招之外胜负难料,如此一来却非败不可。”  厅中打斗之声虽凶猛如潮,但这番话段子羽运足内力,平平说出,声音虽不大,每人都清晰听到,如在耳边说话一般。  群豪闻言均感匪夷所思,但见殷梨亭这七十二路“绕指柔”剑法如龙蛇夭矫,较之太极剑法不知威力强逾几倍,方才是只守不攻,而今却是攻守兼备,大有取胜之望。  俞莲舟三人虽感激段子羽出言醒,但说恩师创这“七十二路百练钢化绕指柔”剑法必败在张宇清之手,却也不大相信。  段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六回 子羽大义存武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