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阴九阳》

第 四 回 黑白追杀逢知已

作者:令狐庸

段子羽强忍黯然销魂的别离之苦,打点起精神,追思张正常所演的剑法,一招一式宛然浮现眼前。蓦然看到地上零零乱乱几十个脚印,如巧手工匠镌刻在石上一般。  这地是泥沙地,寻常练过武功的人都会留下脚印,反之不留痕迹倒是太难,但似这般每只脚印深及五分,周围泥沙也都凝结不散,若非功力精湛到纯净不染纤尘的境界,却也作不到。  段子羽心中感激,知道这是张正常故意留下来供他练习用的。当下踏着这些脚印配合手上剑招,一招一式练习起来,有时忘了,便坐在地上冥思苦想,有时步法与剑招配合不上,又得回想张正常演招时的姿态,默默领会,直到暮色四合,夜雾迷漫时分才总算将这套剑法招式学全。  越练下去,手上剑招、脚下步法熟练后,越觉这套法博大精深,似有无穷无尽的奥妙,似乎感得到却又体会不出来,更无法用之剑招之上。  三天过后,他已练得如痴如迷,全副身心都放在这套剑法上。他晚上打坐,修习静功,白天便专意练剑,一遇到难以索解之处,便翻阅九阴真经的经文,常常能从经文中得到解释。  经文中诸多不解之处,在剑法中却有可以印证之处,两相质疑,印证,再加以融会贯通,许多横亘心头多年的疑难都涣然冰释。  堪堪一月过去,他自感武功精进,迥非昔日可比,练得更加起劲,却也总有许多地方从经文和剑法中证悟不了。  他哪知这套剑法乃天师教镇教之宝,是天师教第三十代天师张继光所创,仿周易六十四卦而创六十四招,每招有六个变招,乃仿周易每卦之六交,全套剑法实有二百五十四招,再六六组合,招数几近万数,天下剑法若论招数,繁富可谓无出其右矣。  脚下步法乃天师教祈雨消灾,斋醮作法时所用的步罡大法,据说当年大禹治水,数年不成,蒙仙人指授此步罡法,得以招神役鬼,一夜之间,大功告峻。  此说法当然是天师教故意神乎其神,但其步法,看似零乱无章,一经走动,实有神鬼莫测之变化。所谓“迎之不见其首,衔之不见其尾。”用来形容这套步罡法实是恰当之至。张继光又把神霄雷法内丹功施于剑术上,发挥至极致,真有轰雷掣电,沛莫能御之功。  张正常演剑时,剑上隐隐有雷声发出,便是此剑法练至相当高造诣时的征兆,此套剑法也因之名为“天雷剑法”。  周易乃道家之经典,九阴真经虽不若周易那样玄奥难测,却也是道家武学之总纲,两者相通之处甚多。段子羽原本学这两门功夫都难以理解,但他悟性本高,又经百劫师大打通小周天,服下“先天造化丹”后不仅培元筑基,而且打通了大周天,内力的造诣已极深,所欠不过是火候纯熟,阅历增长而已。  是以三遍之下便能将这天下最复杂多变的剑招记住,与九阴真经两相印证后,对剑术的上乘境界已略窥端倪,与一月前的自己全然是两个人荏苒又是一月流逝,已是九月初秋,西风渐杀,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残花败叶。  段子羽感到对九阴真经和天雷剑法的理解已达顶端,诸多悬难惟有期之于来日解决。  屈指算来,百劫师太之约已迫在眉睫。他匆匆收拾好行囊,封好密室,在欧阳九墓前洒泪拜别,匆匆上路。到得渭阳,买了一匹乌椎马,乘之疾行。  这一日中午时分。他策马进了西安城。西安是西北重镇,素有”古都“之称,士民繁庶,人烟幅凑,商贾云集。  段子羽目睹繁华街市,他十年穴居古庙之下,几曾见过这等风光,处处均感好奇。  他衣饰华贵,丰神俊朗,怒马如龙,也惹来不少好逑少女的注目。  到得一家悬有”太白醉酒“的酒楼,青衣小帽的伙计早已迎将出来,把住缰绳,连珠价把酒楼的拿手好菜报了出来,并说这就是大诗人李白当年醉酒之所,唐明皇下诏召他入宫作词,他还“自称臣是酒中仙,天子招来不上船。”  段子羽心中一喜,甩蹬下马,交与伙计后,便拾阶而上,来到二楼的雅座。  饮酒、菜肴他可全然内行,欧阳九曾把天下名酒,几大菜系各省各城的名菜一一讲给他听,当时也不过是为消寂寞,此刻段子羽点完酒菜,却把老板蒙了个正,还以为他真是名门巨贵的公子哥,不敢怠慢,亲自下厨督办。须臾,酒菜齐备,段子羽急驰多日,不过以干粮果腹,此刻酒菜香溢四座,举杯下箸,痛饮大嚼起来。  正吃得欢快,忽觉背后微风一掠,他一手反探出去,恰恰捉到了一只手,这只手刚刚插进他背囊中,一吃他捉住,不禁呀了一声。楼上顿时哗然,老板和伙计齐地抢上来,惊问道:“公子,这小丫头是小贼吗?”  段子羽回身一看,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面红耳赤地站在面前,一只柔若无骨,纤长白嫩的手落在自己掌握之中。当下另一只个举杯笑道:“是妙手妹子,好久不见,一见面还是这么爱闹着玩,掌柜的,再加一副杯箸,酒莱照式再上一道。”  掌柜的心中释然,酒楼闹贼对生意上可不大好,既是兄妹闹着玩,当然无妨。可他开了几十年酒楼,过往行旅,三教九流哪些不曾在眼皮下阅过,这一双招子毒得很,总觉这兄妹间有些不对劲。但生意上的人只求嫌钱,讲的是和气生财,哪有事不找他,他反去找事的道理,当下又送酒菜杯著上去。  小姑娘坐在桌前,满脸红霞尚未退去,神情甚是扭泥,手往回抽了几回,就如嵌在石缝里一样,哪里抽得动。索性任他握着,看他还有什么奇招,心中连珠价叫苦不迭,她八岁习偷,学自名师,十二岁上出道,至今五六年了,凡是看上眼的东西从没在手底下漏过,哪想到今日失了手,听人家称她妙手妹子,那明是贼的雅号,不知这小子具何用心。  她哪里知道一般人对妙手先生,妙手妹子恨之入骨,段子羽对之可亲近得很。他生平最爱的人欧阳九便是这一行的老前辈。张宇真盗了明教的圣火令,被颜垣的重手暗器击断双腿,逃至他练功之地时,已是神疲力竭了,又被颜垣等人循踪追到,换了旁人早已退避三舍,免得沾上些贼味上身。段子羽却敌汽同仇,大施九阴白骨爪,将颜垣等人杀了。此刻握着这双柔荑,心中却也纳罕,怎么这世上漂亮的女孩子都愿意作小偷?当下还怕被人看破,和这对面而坐的“妙手妹子”姨妈长,姨爹短地攀谈起来,妙手妹子自是乐得敷衍,两个人空里来,空里去,把件没影的事聊得热火朝天。  聊着聊着,段子羽的手便松了,笑道:“妙手妹子,你这番要到哪儿去呀。”  妙手妹子见四周已无人注意,贝齿轻咬,低声啐道:“妙手,妙手,你省了这两个字好不好,难听死了。”  段子羽心道,你作得出来,还怕人说,但见她娇嗔满面,飞彩流霞的脸,心一软,不再调侃。笑道:“省便省了,有何难。”  他酒足饭饱,急于上路,招来伙计算完帐后,把一锭黄金放在对面,笑道:“妹子,后会有期。”转身下楼去也。  那位姑娘抚着那锭金子,痴痴地望着他的背影,忽然牙关一咬,毅然跟了出去。  段子羽牵马出了南城门,拟慾经汉中,南下入川,直驰峨嵋。  他方要上马,忽见前面林子里转出一个姑娘来,他咦然笑道:“妙……妹子,真是山不转水转,不想这么快就又见面了。”他费了好大劲儿,总算把那“手”字吞了回去。  姑娘春山隐蹙,揪然变色道,“就要死到临头了,还只管油嘴滑舌,恐怕死了都是糊涂鬼。”  段子羽笑道:“妹子,我可没敢得罪你,可必拿死来咒我。”  姑娘咬牙道:“咒你?你要是得罪我半点,此刻已经死了。”说着伸手取过马鞍,从中揭开,里面居然是密密麻麻的蜂尾钢计,一色蓝汪汪的,显是喂有剧毒。  段子羽惊然汗出,颤声道:“这,这是谁作的手脚?”那姑娘道:“告诉你,你也未必认识。其实我也是我此一举。你躲过了这一关,躲不了下一关。告诉你也不过是让你多活一阵子。”言下黯然,啼嘘不止,眼圈都红了。  段子羽怪道:“姑娘,是哪些人要害我?是魔教中人吗?”  那姑娘叹道,“岂止魔教,三山五岳的好汉们都冲着你运气呢,这里距峨嵋遥迢千里,你这条命十有九成是要扔在道上了。”  段子羽不解道:“魔教中人要杀我那理所当然,可三山五岳的英雄们我见都没见着一个,更别说得罪了,他们为甚要害我。”  姑娘幽幽道:“这就叫‘怀壁其罪’,你当然没得罪他们,可人家都说你身上有部九阴真经。九阴真经是天下武学的总纲,谁不想得到它。若跟你要,你当然不会给,自然只好杀人夺经,这也叫实逼无奈。”  段子羽明白后,倒笑了,道:“妹子,谢谢你救我一次,且看天下英雄谁能得去我段子羽的大好头颅。”  “小子,好气魄。”一人从城墙上一蹴而至,如怒鹰般攫向他背上的行囊。段子羽一惊,拨剑一招“两仪剖判”劈向那人左、右臂。那人不接招,身子灵巧地在空中一折,轻轻松松地落在前面。怪声道:“小子,难怪敢口出狂言,倒还有点道行。”  段子羽见此人浑同武大郎一般,一颗头却是大得出奇,五官扁平,不见凹凸之处,倒是一马平川。  这人嘻嘻笑道:“小死妮子,吃里扒外,坏了我的大事,看我不到君山找你老娘算帐?”  一人应声道:“她老娘在此,七手童子,这帐你要如何算法。”段子羽一看,一个中年妇人从左边城墙跃下。此人头大颈短,身子粗壮,便如屠夫般,面孔奇丑,鼻孔向天,两颗门牙掀露在外,甚是可怖。  那姑娘喊了声“娘”,便奔了过去,段子羽一听她喊娘,又见母女俩亲热的样子,直觉天下奇事无有逾于此者。如是一个嫫母、无盐的丑女怎能生出这么一个精灵水秀的女儿,真是匪夷所思。  七手童子见她到来,倒似有些畏惧,尴尬笑道:“史帮主,我是和青儿说着玩的,您别在意。”史帮主哼了一声,瞧也不瞧上他一眼,颇含不屑之意。  段子羽心里暗笑,你们两位之丑可称千古妙对,却不知这两人的来头。  史帮主乃丐帮帮主史红石,其父史火龙是前任帮主,颇得帮众爱戴,后遭金毛狮王谢逊的师傅混元霹雳手成昆所害,死于非命,史红石被活死人墓的人救出,送回丐帮,帮众感念史火龙的恩义,便奉此女为帮主,那姑娘史青便是她的女儿。  七手童子吴之乃是汉中一带有名的人物,幼染奇疾,治之虽愈,这身体始终如小孩般。偏偏这头却大得出奇。人虽如五寸钉,脑子却聪慧过人,一双巧手下木牛流马纸鸯之属全如活物一般,家中无仆佣,除了看门的苍头,灶下的老媪外,茶水、打扫之役全由手下制出的这些木人来作。  更打造得一手好暗器,喂以独门毒葯,一经沾身,无人能解,是以汉中一带闻听七手童子之名,无不谈虎色变,趋避不及,七手是赞他手巧抵得上旁人七只手,却也暗含他的盗术高明。本来他家资富饶,无需愉窃,但他自小落了残疾后,心性大变,见旁人有好的东西,若不将之据为己有或将之盗来毁掉,那是绝难甘心的,汉中一带的富户失窃了东西,若听说或断定是七巧童子所为,便都绝了寻回之心,史青便是他唯一的及门高足。  七手童子也是中年人,尚独身一人,也不知是怎样的缘份,竟单恋起史红石来,而且二十几年穷迫不舍,弥老弥坚,史红石却流水无情,对之不屑一顾,诸知此事的人都始之桥舌不下,继之摇头不解,最后也只得叹为天设孽缘,无理可喻。  此次二人协议夺得九阴真经,由史青先出面盗书,见不成,便由七手童子顿饭间仿造了一具内含暗器的马鞍子,只消他往上一坐,针刺入肉,剧毒见血即发,毙命无疑。哪料史青一见之下,居然情神暗萌,揭破了这阴毒手段。  史青对史红石道:“娘,他身上没有真经,您和师傅就别难为他了。”  七手童子嘿嘿笑道:“史帮主,女大不中留啊,青儿这小妮子生了外心了。”  史红石哼道:“我自己养的女儿自己知道,不用你在旁说风凉活。都是你教徒不精,青儿才失手被人捉住,欠下了人情、当然要补还人家了。现下一还一报,两下扯平,段公子,不管你身上有无真经,随我到君山走一遭吧。丐帮也不能让你落在旁人手上。”  段子羽对她本无好感,听她言词强横,更增厌憎之情,举剑道:“只要你有这本事,阴曹地府段某也陪你走一遭。”  七手童子桀桀怪笑道:“小子,敢对丐帮史帮主无礼、老于非让你吃足苦头不可。”心上人在前,他哪有不借机卖弄一下手段,以博心上人一乐之理,当下鼓勇而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回 黑白追杀逢知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九阴九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