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太保》

第1节

作者:倪匡

熊熊烈火,自一个老大的铁盆中升起,铁盆中的木柴,被烧成了炭,灼烧的,刺目的火光,飞腾着,构成动荡不宁的画面。

天下真是动荡不宁,黄巢兵犯长安,数百年来的帝都,已落人黄巢手中,黄巢的兵将,四处争夺,皇帝狼狈出京,天下大乱。

但是,在雅观楼头,却看不到有什么不宁的迹象,在大铁盆中升起的熊熊烈火的照映之下,每一个人的睑上都是红彤彤的。

大柱上全插着火把,晋王李克用坐在正中,也的容貌,有叫人不敢逼视之威,也有叫人望了一眼之后,再也不想望第二眼之丑。他一只眼像是睁也睁不开,但是另一只眼却睁得像是铜铃一样。

柱旁两列,每列十四座,坐的全是各镇节度使,背后侍立着各人的家将,一盘又一盘的佳肴,由身形高大的壮汉托出来,一坛又一坛的美酒,送到每一个人的面前。

在火光照映之下,在大堂正中,翩翩起舞的舞伎,娇俏的脸庞上,也泛着一片红彤彤的光彩,令人见了,不免怦然心动。

觥筹交错,人人都争着向李克用进酒,也不免每一个人,都向站在李克用身后,十二个神威凛凛的汉子,望上一眼。那十二个汉子,一色的豹皮背心,黑色长靴,有的深目,有的鬈发,看起来总觉得有点不顺眼,可是却也没有一个人对他们敢稍有不敬之色。

那是晋王李克用麾下的十三太保中的十二个,每个人都有超绝的武功。

奇怪的是,十三太保,只有十二个在,那最负盛名,也是新近才被李克用收为义子,列为第十三太保的李存孝,却并不在行列之中。

又是一次哄闹的敬酒,伴随着许许多多的阿谀,恭奉的词句,这些词句,李克用在一日之中,不知听了多少遍,他实在已有点腻了!

而更令得他发腻的,是那些软绵绵的音乐,那十几个摆动着柔腰,挥舞着长袖,舞得轻柔,舞得妖娆的女子,他陡地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拍”地一声,酒杯拍在案上,破裂了。

李克用双手按在案上,大声道:“撤下去!”

音乐停了,舞伎不知所措地停了下来,二十八镇节度使错愕地互望着,他们不知道晋王何以忽然发怒,大堂之中,出现了一刹那的尴尬。

然而,那只是极短的一刹间,李克用立时轰笑了起来,拍着案,叫道:“孩儿们,我们有天山脚下带来的美酒,取出来款客,全换上牛角杯!请我们的武士来!”

站在李克用身后的十二人齐齐答应,转眼之间,只见一袋又一袋的酒袋,自中抛了出来,抛向各镇节度使的案前,各镇节度使有的本是武将,酒袋飞到,立时站起接住,有的却是文官,不免慌乱,虽然由家将代将酒袋接住,但是也引起了一阵哄笑声。

哄笑声全来自李克用带来的人,也们在笑这些大臣太文弱了,像也们那样的人,每天沉醉在繁文缛节之中,怎能带兵打仗,又怎能不连皇帝也被迫得出了京城?

气氛渐渐变得狂野起来,好些大臣都有点坐立不安起来,但是也们却还不得不接过牛角杯来。

牛角杯,那是用整个牛角雕成的,牛角杯盛满了酒,不将酒喝干,就不能放下杯子!

各镇节度使虽然感到不安,但他们还是看着晋王的神色行事,晋王李克用率领着十万能征惯战的沙陀精兵,是不是能克复帝都,大破巢贼,希望全在他的身上了!

在所有人中,似乎只有一个人是例外,那人端坐着,脸上的神色,十分愠怒。他是一个丑汉,十足的丑汉,这时,脸红得像猪肝一样,也不知是喝酒喝得太多了,还是由于心中的盛怒。

喧闹声陡地又静了下来,那是由于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脚步声“拍拍拍”地自两廊传了出来,所有的人,突然觉得跟前陡地一亮!

那是二十四柄雪也似亮的弯刀!

弯刀映红火光,幻出奇妙无匹,也令人不由自主感到心悸的寒芒来。突然之间,一声巨喝,二十四柄弯刀,一起向下砍出。

“呼呼”的刀风,使得柱旁的火把,火头陡地升高,紧接着,又是整齐的踏步声,二十四名沙陀汉子,已经步伐矫健地跳了出来。

那么锋利的弯刀,在这二十四个沙陀汉子的手中,好像是柔软的丝线一样,盘旋出一团又一团冷森森的光彩来,忽然分开,忽然又“呛啷”地交鸣着,碰在一起,当弯刀舞近之际,人人都不禁要向后退开身子,屏住气息,当弯刀舞开之际,人们也就不由自主,松一口气。

刀光,火光,齐整的呼喝声,踏步声,彷佛将人带到了残杀,苍凉,荒远的战场之上!

那知刚才舞伎起舞,原是同一个地方,但是却像是完全不同了!

刀光陡地散去,二十四个沙陀汉子也停止了跳动,他们的动作划一,他们左手的手指,放在刀尖之上,然后,顺着刀背,缓缓地移动着,那时候,他们每一个人的身子,都弯曲着,像是被拉紧了弦的弓一样。

大堂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随着那些汉子的手指,渐渐由刀尖移到刀柄,他们的身子,也渐渐挺直,直到他们的身子完全挺直,他们才发出了一声呼喝,身形跃起,在半空之中,陡地转过了身来。

他们将手中的弯刀,抱在怀中,在半空中向前跳出,绕过了大柱,退到了廊下。

那二十四个沙陀汉子,已退到了廊下,大堂之中,还是静得出奇,似乎所有的人,全被刚才那二十四柄弯刀所发出来的寒森森的光芒镇慑住了!

李克用首先又豪笑起来,他手中高举着牛角杯,他将杯凑近口角,仰起了脖子,美酒全都倾进了他的口中,他的喉节上下耸动着,发出“骨都骨都”的声响来,美酒自他的口角溢出来。

李克用抛下牛角杯,大声道:“孩儿们,向各位大人进酒!”

一片的阿谀之声,再度响起,十二个太保,每人端着盛酒的皮袋走过去,各镇节度使慌忙起立,但却只有一个人仍然端坐不动。

一这个人,就是那丑汉,他双眼炯炯有神,望定了来到了他身前的一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的态度,十分嚣张,他摇着皮袋,鲜红色的美酒,从皮袋中直射了出来,也射湿了好几个节度使的冠冕衣衫,那金线文绣,华丽的官服,一被酒淋湿了,看来格外狼狈。

而那年轻人的面上,却挂着恶作剧的笑容,他大踏步向前走着,来到了那丑汉的面前,眼看袋中射出来的酒,又要将那丑汉淋得一头一睑了,可是就在这时,那丑汉霍地站了起来,伸手在酒袋上用力一托,“叭”地一声,将酒袋托得向上,扬了起来,一股酒泉,射向身旁的大柱,射在火把上。

酒一射到了火把上,迸出了许多蓝色的火光来,那年轻人猝不及防,身形也不免一个踉跄,那丑汉的脸涨得更红,厉声喝道:“什么东西,敢在大臣前无礼?”

丑汉一喝,声若洪钟,大堂之中,突然静了下来,那年轻人也是满面怒容,但是随即在他的眼中,闪耀着狡猾的光芒来,他大声叫道:“父王!”

当那丑汉大声喝叫之际,李克用也打了一个突,他转头向丑汉望来道:“谁!”

丑汉大声道:“汴粱节度使朱温!”

那朱温,本是黄巢部下的大将,倒戈归顺,皇帝赐名全忠,膂力过人,勇悍绝伦,这时尽管有许多节度使连连向他使眼色,他却仍然挺胸而立!

李克用道:“原来是朱大人。朱大人,有酒有肉,何不尽欢?”

朱温冷笑着,道:“大玉带着十万精兵,只望兵到贼除,如今连日在饮宴,巢兵已离河中府只有七里了,为何还不发兵?”

李克用“呵呵”笑着道:“我有十三太保,五百家将,十万精兵,巢贼乃是乌合之众,何足道哉,指日可破,你我且吃酒!”

朱温用力抛下酒杯,厉声道:“我们只在此吃酒,贼兵杀到,看谁去抵挡?”

李克用醉态可掬,斜乜着眼,转过头去,问道:“十三孩儿,不是在楼外守衙么?”

他身后大太保李嗣源应声道:“是!”

李克用又笑了起来道:“我那十三孩儿一人,便足挡五千精兵,朱大人请放心用酒!”

朱温还待说什么,只见几个军官匆匆奔了进夹,从那几个军官,那种惊惶,紧张的神色,人人都知道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了,心中都是一紧。

那几个军官,直来到河中府节度使王重荣的面前,低声道:“禀报大人,巢贼部将孟绝海,兵临城下,已在擂鼓挑战!”

那军官说话虽然低,但是由于大堂中静得出奇,是以人人可闻,各人的面色,更是难看,王重荣的手中,还握着酒杯,但是当他听了那军官的禀报之后,他的手不禁簌簌地在发着抖,连杯中的酒,也全都晒了出来。

所有的人,都一声不出,朱温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但是他还是干笑着道:“你我且吃酒,孟绝海见到我们饮宴,自会退兵!”

李克用面色一沉,一掌拍在案上,喝道:“那孟绝海却是何人?”

在朱温身边的那年轻人,正是十二太保康君利,这时,在他的双眼之中,又闭起了几丝狡猾的光芒来,他转动着眼珠道:“大王,孟绝海是黄巢部下大将,有万夫莫敌之勇,这位朱大人,便曾被孟绝海杀得弃甲曳兵,狼狈而逃!”

朱温的睑涨得通红,大声道:“且看你们,有谁能敌得过他!”

李克用笑道:“既是十三孩儿在楼外守卫,自然是他退敌。”

朱温冷笑道:“他带多少兵去?”

李克用大声道:“一个便可!”

朱温大笑起来道:“几曾听过这等的狂言?”

朱温这句话一出口,各人尽皆失色,李克用一脚踢翻身前的长案,大步踏走了过来,一伸手,便揪住了朱温胸前的衣襟,大喝道:“你我出楼去观战!”

李克用的酒意已很浓了,朱温的酒意也不轻,他反手抓了李克用的衣袖,两人一起向外走去。

李克用一走,十二太保立时簇拥而出,众人也连忙一起,跟了出去。

日光很猛烈,城头上的砖石,泛起一片闪亮的光彩来,从城头上望下去,绵延的官道上,尘土飞扬,卷起一股股浑浊的,浓黄的烟尘来,可以看得出,在远处,已经结集着不少兵马。

站在城头上的沙陀兵,全是一身黑衣,挺立着,他们手中的长戈大矛,都有着雪亮的锋刃,日光照射上去,反映出夺目的光彩,他们的眼睛,直视着前面,彷佛他们的心中,只知道向前,决不如后退。

那是沙陀的精兵——黑鸦兵!

黑色的衣服,雪亮的锋刃,远处卷起的黄尘,都有着一股肃杀之气。然而,当各镇节度使,由鲜明夺目的旗旌引导着,也到了城头时,气派多少有点不同了。晋王李克用和朱温走在最前面,他们两人,一样有着极高的身份,但是也一样丑陋。

到了城头上,他们两人才分了开来。十二位太保,紧随在李克用之后,朱温游目四顾,他在寻找十三太保李存孝,他也听说过十三太保李存孝的威名,这时,他正在寻找一个他想像中,神威凛凛,铁塔也似的猛将。

可是,在城头上的沙陀兵之中,却并没有他想像中的那样的猛将。

朱温冷笑着,道:“要靠他擒贼将的十三太保,却在何处?”

一个牙将看到这么多人走了上来,早已迎了上去,朱温一开口,也便躬身道:“十三太保终日酗酒,现时正在城头上打盹!”

那牙将向前一指,朱温循他所指,向前看去,只见在一根旗杆之下,蜷缩着一个瘦小汉子,那汉子缩着身,正在打盹,也身形极小,看来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朱温不禁笑了起来,道:“好,终日酗酒,这一点,义父义子,倒有相似之处!”

李克用怒道:“有酒不喝,却要来何用?”

朱温厉声道:“只怕酒醉不醒,误了军机!”

李克用冷笑不语,朱温已大踏步向前,走了过去。

当他来到了那旗杆附近时,他总算看清了那瘦小汉子的真面目,只见他一件豹皮背心上,湿了一大片,显然是被酒淋湿的,正在沉睡。

这样的一个瘦小汉子,竟就是十三太保李存孝!那实在有点令人难以相信,朱温若不是顾忌着李克用和十二位太保,就在身后,几乎一脚便待向前,冲了出去!他虽然未曾去除李存孝,但也顿了一顿足,喝道:“沙陀胡儿,快醒来!”

他大声一喝,十三太保的身子陡地一震,随即懒洋洋地睁过眼来,斜睨着朱温,口中含糊不清,道:“你叫我什么?”

朱温冷笑着道:“沙陀胡儿,你……”

他本来还想责问,何以守城有责,却喝了酒在城头上打盹的,可是,他第二声,“沙陀胡儿”才一出口,李存孝的身子,便陡地弹了起来。

朱温在各镇节度使中,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三太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