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太保》

第8节

作者:倪匡

汴梁城中重要的官员全在,争相阿谀着李克用和史敬思,李克用酒兴越来越豪。他趁着酒兴,忽然一欠身,拉住了朱全忠,大声道:“朱温,你好幸运!”朱全忠陪笑道:“大王是说今日我陪大王饮宴?”李克用却摇摇头道:“不是,我是说,你早早叛巢贼,不然,黑鸦兵一到,你这贼王,也不免身首异处!”

李克用声音宏亮,他这句话一出口,人人都吃了一惊,这样的话,实在对朱全忠的侮辱太大了,是以一时之间,人人都静了下来。

但是朱全忠却立时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掩饰了那突如其来的寂静,虽然他的笑,听来十分勉强,而且他一面在笑着,一面脸色已然铁青,但是总比大堂之中,忽然之间静下来好得多了!

李克用的酒意,已有八九分了,他却一点也未曾觉出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朱全忠笑,他也笑了起来,还要问道:“朱大人,我说得可对?”

朱全忠连声道:“大王所见极是!”

朱全忠的手下,有几个武将,已然掷杯而起,但是朱全忠立时大声道:“来,大家且尽欢,晋王是当今天下,一等一的大英雄,朱某何幸,能邀得晋王到汴梁城中饮宴,怎能不尽欢?”

那几个武将,本来已怒形于色,站了起来,准备大声吃喝李克用无礼的。

但是一听得朱全忠如此说法,他们重又忍气吞声,坐了下来。

大堂中的气氛,立时又恢复了活跃。火把和火炬,一直在燃烧着,也恨本不知时间是怎么溜过去的,天色已渐渐黑下来了。周清和王忠两人也早已回到了上源驿来,他们先到别院去转了一转,看到那一百名黑鸦兵,不是醉倒在地,便是在和舞伎追逐嬉戏,有的甚至在地上爬行,让咯咯娇笑的美人,骑在他们的背上,周清和王忠两人互望了一眼,就退了出来。

当他们来到大堂中,李克用更醉得差不多了,二十个亲兵,也是东倒西歪,相互之间,叽哩咕噜,大声叫嚷,讲的全是沙陀胡语,也没有人听得懂他们在讲些什么,只有史敬思一人,却始终挺立在李克用的身后,精神奕奕,毫无醉意。

周清和王忠一进来,朱全忠便向他们使了一个色,向史敬思呶了呶嘴,两人立时会意,一起向史敬思走去道:“我们在城外巡视,未曾早来迎迓十一太保,尚祈太保恕罪。”

史敬思一看两人服饰,便知两人是朱全忠手下的大将,是以他也客气地道:“两位不必多礼!”

周清和王忠两人,一听得史敬思那样说,心中不禁打了一个突,可是他们看看大堂上的情形,除了史敬思一人之外,其余的皆已沉醉不堪,又不像是对方早已有了预防的样子。

是以,他们一起放下心来,王忠笑道:“在汴粱城上源驿内,怕什么来?醉了拥美人高卧,才是英雄本色,来,向十一太保献酒!”

王忠回头一叫,立时有两名绝色舞伎,轻曼地舞了过来,各自托着一只金盘,舞到了史敬思的身前,春葱也似的手指,拈起酒杯来。

李克用也回过头来,望着史敬思,笑道:“敬思,只管喝酒!”

史敬思在那两个绝色舞伎来到他身前之际,他还是一样目不斜视,直到李克用出声,他才道:“是!”他接过酒杯来,两杯酒一饮而尽!

周清、王忠齐声道:“大王部下,人人饶勇,收复帝都,名垂青史!”

李克用望着史敬思,道:“敬思固然铙勇,但这次征战,还是我那十三孩儿,立功最多!”

周清忙道:“是,十三太保一身是胆,武艺超群,令人敬佩!”

朱全忠也凑过来道:“何以今日不见十三太保?”李克用大笑了起来,用力拍着朱全忠的肩头,他也早忘了如何称呼才有礼貌,直呼其名,道:“朱温,十三孩儿,曾和你在河间府雅观楼赌带,你可还记得么?那次是你输了却不认账。”

朱全忠神色尴尬,勉强笑道:“自然记得!”

李克用笑道:“这就是了,我知道你为人容量狭小,好记前嫌,说不定见了他,又勾起旧恨来,是以我命他驻守军营!”

李克用那样的话,就算是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也不免会引得对方,大是恼怒,更何况是朱全忠!而且,朱全忠也真是一个气量窄小的人!

但是朱全忠却真沉得住气,他将满腔怒意,却隐藏在心中,反倒笑着道:“真可惜,少了一次瞻仰十三太保英武神姿的机会。”

一提起了李存孝,李克用心中高兴。周清、王忠、朱全忠三人,投其所好,只拣李存孝的彪炳战绩拿出来说,每说一件,便又劝酒。

想那十三太保李存孝征战以来,大小战功,何下百八十件,不久,不但李克用伏在案上,话音含糊不清,连史敬思,也有醉意。

史敬思看到李克用伏在案上不动,连声叫道:“父王!父王!”

史敬思看到李克用非但不回答,反倒鼾声大作起来,朱全忠忙道:“大王醉了!”

史敬思扶起李克用来,朱全忠忙吩咐道:“晋王醉了,带入后堂休息!”

立时有几个偏将,在前带路,引着史敬思、李克用,向前走去。

朱全忠忙后退一步,挥丁挥手,乐师、舞伎,是早已吩咐好了的,一见朱全忠挥手,便一起向外,退了出去,大堂中登时静了下来。

朱全忠再挥手,陪着饮宴的文武百官,也悄然退出,大堂中更静了,除了鼾声之外,只是间中有人含糊不清地道:“酒怎么没有了?”

周清和王忠两人,来到了朱全忠的面前,三人互望了眼,各自点了点头,也一起退了出去。

他们三人,走出上源驿的大门,只见上源驿的四围,影影绰绰,全是人影,天色早已全黑了。

出了大门,朱全忠才道:“都准备好了么?”

周清、王忠齐声道:“都准备妥了!”

朱全忠的丑脸之上,现出十分狰狞的神色来,道:“好,火一起,至少烧死他们一半,但沙陀胡儿甚是善战,必定有人冲出来,你们再在外面截杀,留一条路,让他们从太平桥走!”

周清道:“是?”

朱全忠笑了起来,道:“等他们一到桥上,立时下令扯桥,让他们逃得出去,逃不了水!”

周清、王忠齐皆笑道:“大王的妙计,管叫他们有翅难飞!”

朱全忠恨恨地道:“只可惜李存孝没有来,便宜了这厮。”

王忠道:“李克用一死,李存孝一个牧羊儿,能成什么气候,何必过虑?”

朱全忠点着头,早见家将牵过马来,朱全忠翻身上了马,他在马背上,见许多人,背着一捆捆的干柴,抛进上源驿去,他还唯恐火势不猛,又特地吩咐道:“多加硫磺火硝!”

周清、王忠答应着,朱全忠策马向前走去,蹄声得得,不一会便过了太平桥。

在黑暗中看来,阿水黝黑而平静,太平桥也似乎没有什么两样,但是朱全忠却知道,太平桥的桥脚,都已被凿去了大半,单等李克用等一干人,上了太平桥,一声令下,数十个大汉一起曳扯,太平桥便会塌下,李克用也就成了水底的冤魂!

朱全忠咬着牙,他想起李克用在宴会上对他的侮辱,已下定了决心,李克用死了之后,一定要将他的尸体找出来,斩首示众!

朱全忠走远了,周清、王忠两人,也渐渐后退,进上源驿的人,全撤了出来。

夜看来极其平静,上源驿旁,足足围了三五百人,有六七十人手上都持着弓,周清一扬手,弓箭手便搭上了箭,有人持着火把,将箭上的火棒燃着,周清一声大喝!六七十支,带着火头的箭,一起射出,在半空中划出了数十道火光,射进了上源驿中。

着火的箭,射进了上源驿中,上源驿内,几乎立时便有火头,窜了出来。

上源驿的走廊、过道上都堆满了干草,还放着火硝,有一堆干草燃着了便不得了,何况在刹那之间,起了三四十个火头!

火头向上窜,火舌伸张在浓烟之中,飞舞着,像是无数只惧惊的鸟儿,在展翅乱飞一样,一沾到可以燃烧的物事,立时熊熊燃烧了起来。

那时侯,史敬思正服侍着李克用睡下,他到了李克用寝室的外间,在一张榻上躺了下来。

过量的酒,使他的头变得十分沉重,他躺在榻上,整个身子,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使他膨胀一样,渐渐地有一种令人很舒服的麻痹之感,那种舒服的感觉,令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劈劈拍拍的声音,他也不愿意睁开眼来看个究竟。

他已经快睡着了,而就在这时,走廊中的浓烟,已涌了进来。

史敬思吸进了一口浓烟,胸口一阵闷痛,令得他猛烈地呛咳了起来,他欠身坐起,睁开眼来,已经几乎不能看到跟前的物事了。

满室的渡烟,火舌正在浓烟中卷进来,在那刹间,史敬思的酒全醒了,他发出了一下怒吼声,身子一翻,他自榻上翻了起来,出了一身冷汗,返身向李克用的寝室奔去,砰地一脚飞出,只听得李克用在床上道:“朱温,还有好酒没有?”

史敬思一奔进寝室,就直趋床前,将李克用从床上拉了起来,可是李克用醉得口中含糊不清,不知在说些什么,史敬思拉了几次,李克用还是躺了下去,史敬思一转身,看到一只玛瑙盆子,盆子是要来放冰冻白瓜的,冰水容了一半,还有些冰块浮在上面,史敬思端起盆子来,便将一盆冰水,向李克用兜头淋了下去!

冰冷的水,淋在李克用的头上,李克用打了一个冷颤,睁开眼来,一跃而起,喝道:“敬思,作什么?”

史敬思拉住了李克用的手,道:“父王快走,起火了!”

不必史敬思再多作解释,李克用也可以知道起火了,火势是那么猛烈,寝室的门已经被火封住!

李克用怪叫一声,和史敬思两人,转身扑向窗口,撞开了窗棂,滚跌在外。

窗外恰是一块空地,火头还未烧到,有七八个亲兵,东倒西歪,睡在草地上,史敬思赶了过去,一个一脚,将那七八个亲兵,踢得从地上爬了起来,揉着醉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李克用大声喝道:“混帐东西,快站起来!”

晋王李克用在军中的威严,何等之盛,他大声一喝,对那七八个亲兵而言,真比兜头淋一盆冷水还灵,立时自地上一跃而起。

史敬思已冲到了一幅围墙之前,他抱起一块假山石来,向大墙上撞去,“轰隆”一声巨响,墙上立时出现了一个大洞,史敬思在前,李克用在后,那七八个亲兵跟着,已从墙洞中冲了出去。

一冲出墙洞,又是一个院子,院子中有三五十个黑鸦兵,正在呼呼大睡,史敬恩和那七八个亲兵,一路奔去,将那三五十个黑鸦兵惊醒。

等到那三五十个黑鸦兵都醒了过来之时,只见院子的四面,已全是火光了!

五十来人聚在院子中,史敬思大声道:“父王,记得跟在我身后!”史敬思话一说完,便向前飞扑了过去,他一抬腿,便踢倒了一根柱子,轰地一声巨响,柱子锐折,屋顶也坍下一大片来。

自屋顶上坍下来的碎瓦,暂时盖住了火头,史敬思、李克用,和一干黑鸦兵,一起向前冲了出去,在火窟中左冲右突,又有五六个人,被火所伤,倒地不起,在那样的情形下,也根本无法救援。

等到他们一干人,终于冲出了上源驿时,只见上源驿前的空地上,周清、王忠,领兵而立,史敬思大怒道:“你们怎不来救……”

他下面一个“火”字还未出口,只听得“飕飕”两声响,两柄短矛,已向他劈面飞了过来,史敬思大叫一声,伸手绰住了短矛。

李克用在后,一看到这等情形,不禁又惊又怒,他在上源驿起火之际,已然很疑心那是朱全忠捣的鬼,但是想到朱全忠殷勤招待的情形,总还不能拿定,但到了此际,却是再无疑问了!

他右臂高振,发出了一下惊天动地的怒吼声来道:“冲过去!”

史敬思早已大踏步向前,李克用在史敬思的手中,接过一柄短矛来,拨开了迎面射来的箭,和史敬思两人,几个箭步,便已冲到了周清、王忠的身前,他们身后的黑鸦兵,也呼啸呐喊,涌了过来。

虽然李克用这一方面,只有四五十人,而且还是狼狈从火窟之中逃出来的,但是这四五十人,本来就是百里挑一,从十数万军士中拣出来,最骁勇善战的人,再加上这时候,人人都看得清,如果不向前冲过去,那是决计没有生路的了。

是以那四五十人,齐声发喊,一起向前冲了过去,势子之威猛,实是难以形容,他们虽然是赤手空拳,但是面对着向前疾刺过来的大戈长矛,却像是视若无睹一样,刹那之间,呐喊之声,震耳慾裂,向前冲去的人,已有十来人受了伤,但是每一个人,却都已夺了兵刃在手,对方的阵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8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十三太保》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