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十一章 怪客施威,掌教息争瑞

作者:倪匡

他这一鞭才挥出,中年道人已然看出来势劲疾,因此向後退一步。但是中年道人,才一退出,端木红的鞭势,却已然尽敛。那一下,由极动而极静,虽然只是一转眼的功夫,然而手持形意剑的的那中年道人,已然觉得大好机会,岂可放弃,踏步进身,“嗤嗤嗤”连向端木红,剌出了三创。

端木红一退再退,避开了那三剑之後,已然退出了两丈有馀。那中年道人,大喜过,身形连连向前欺进,一招“长虹贯日”,手中“形意剑”一声呼啸,连剌带削,一齐攻到。

就在他攻出那一招“长虹贯日”之际,其馀三个中年道人,突然叫道:“道兄小心!”原来他们三人,旁观者清,早已看出,端木红在鞭法丝毫未曾有败象之际,突然连连退却,其间必然有诈,所以见他一再进攻,便出言提醒。

但是三人那一声咻唤,究竟已然迟了一半,他一招“长虹贯日”,甫一使出,端木红秀发一摔,身形略拧,突地滑出了一个半圆,绕到了那名中年道人的背後去了。

端木红这突如其来的一绕,确是飞燕门中的真才实学,绝非耍弄花巧。她所滑出的那一个半圆,算来足有两丈来远近,可是她在到了那中年道人的背後之际,双脚始终未曾离开过地面。

全是仗者一囗真气不散,才能够向前疾滑而出,不加停滞的。端木红来到那中年道人的背後,中年道人的一招“长虹贯日”,刚好使到最精采之处,但端本红人已不见,他那一招,再是神妙,也已然成了无的放矢。那中年道人,立即觉出不妙,但是端木红一到了他的背後,亮银鞭早已无声无息的扬了起来,所使的仍是那一招“群燕纷飞”。

只听得“叭叭叭”三声,那名中年人一声怪叫,向前接连跌出了七八步,左右肩上,六道血痕,皮开肉绽,伤势不轻。

而端木红则已收鞭凝立,满面得色,道:“哪一位再来?”其馀三人,一齐踏前一步,端木红凛然而笑,看情形,她与那三名中年道人之间,恶斗不可避免,可是正在此际,突然听得武当派中,第二高手,生风剑客欧阳沛啡道:“飞燕门中那位姑娘,和青城派中道兄,不必再打了!”

一面说,一面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站在双方数人的中间。武当派的这名高手,上得峰顶来之後,并没有和多少入讲过话,此际却突然出来劝架,端木红明知对方武功不弱,若是车轮战打下去,只怕自己气力不继,也要落败。

在她心中,正巴不得有这样的一个人,出来劝上一劝。所以她只是後退一步,一声不出。但是青城派那三名道人,却齐声问道:“为何要罢手不斗,尚要请教!”生风剑客欧阳沛向正在动手的丘君素和银冠道人一措,道:“你们两派的掌门,正在力斗,谁胜谁负,便可定武功高下,你们还动什麽手?这次一上仙人峰来的,人人皆有目的,但是却不是为打架而来,没地弄得喧天彻地,烦人耳目!”

青城派那三名中年道人,一时之间,倒也没有话可以回答。正在此际,忽然听得一人尖声道:“欧阳剑客,此言不差!”那人虽然只讲了八个字,可是却将众人的视线,全都吸引了过去。因为那人讲话的声音,实是尖锐已极,讲得又快,八个字剌空而过,已然讲完,众人尚兀自觉得耳际好一阵“嗡嗡”作响。

众人一起循声看时,却又不禁一怔。原来那发声的人,模样怪到了极点。只见他穿着一件极不称身的长衫,短得只到膝头,手中执着一柄破芭蕉扇。而更奇特的,是那人的头上,和头套着一只极大的面具,大如笆斗,乃是一个嘻开着大囗在笑的笑面佛。

那个大面具,摇幌不已,也不知道他本身是否在摇动头部。这一身打扮,本来,倒也不足为奇。因为中国农村之中,逢年过节,或是舞龙,或是舞乡,皆有作这样打扮的一个人,在前面作为引导,叫小孩子看了高兴。

但是,这样的一身打扮,出现在这样一个集会之中,却令人感到意外。而且,那人的这个面具,虽然是笑囗大开,可是,透过面具,所见到的那一对眼睛,却是紫光隐隐,令人一,便生出一股寒意来。

而更令得各人,感到愕然的是,那人这一身装束,既然如此剌目,照理说,应该一上山来,便引起人的注意才对。但是,那人是什麽时候上山来的,看情形,竟然无人知道。连华山烈火祖师,也向身旁的两个堂主,低声问了几句,可知连他也不知道,那人是什麽时候上山来的。只见他如今,蹲在一枚丈许高下的石笋之上。那石笋顶部,尖锐之极,可是看他的情形,却像是蹲在平地之上,一样安逸。

众人向那人看了一会,都不禁纷纷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当然,众人只不过是相互询问,那人究竟是哪一门哪一派的高手。但是,问来问去,竟然无一人知道。既然打听不出那人究竟是什麽来路,众人反倒不加注意。因为,如今聚在仙人峰上的,正邪各派,高手如云。只要任何一个,在武林之中,稍有名声的人一露脸,便一定会有人知道他的来历。连金骷髅那样神秘的人,也不例外。

而那人的来路,既然无人知晓,可想而知,一定是无名小卒,故意作成了这样的装束,来特为引人注意而已。

众人刚才作如是之想,只见那人已然一纵身,从那枚石笋上面,跳了下来,落地之际,发出“拍”地一声,像是他丝毫不会轻功一样。

跳下地来之後,幌了幌大头,尖声道:“银冠道长,丘青燕,你们不必打了!”

银冠道人和丘君素两人,动手以来,还只有过了十一招。双方正在僵持不下,各以内力争斗,已然感到谁要胜过谁,都不是易事。可是在那种情形之下,却又绝对没有罢手不斗之理。因此,对那人的尖声叫唤,两人均不加理睬,仍然各自发出了一掌,掌力交迸,“轰”然有声,两人各自後退了一步。

两人一步退出之後,正待发第十三招时,手掌尚未翻出,便是猛地一怔。原来那头戴老大面具,诡异已极的怪人,已不知在什麽时候,来到了他们两人的中间!两人心中,不禁齐皆愕然!

要知道丘君素和银冠道人两人,全是方今武林,第一流的高手。一则,两人在动手过招之际,真力排荡,周围丈许,人所难进。二则,以他们两人的耳目之灵敏,就算是头顶丈许处,有一头飞鸟飞过,他们也一定可以觉察,可是那人来到了他们的中间,却只是一个眼花间的事情,事先绝无迹象可知。

两人一呆之际,全都停招不发,只听得那怪人道:“两位要分胜负,像这样打下去,只怕是打上五百招,也未必可以分得出来,却耽搁了大家的正事,不如依我一言,胜负便可立分!”

此际,丘君素和银冠道长,已然知道那人,虽然装束诡异,有哗众取宠之嫌,但是,却又是武功极高的一个高手。

一时之间:心中都忌惮他突然帮着对方,来与自己为敌。因此竟异囗同声,问道:“有何办法,可以胜负立分?”那人大头壳一摇,道:“武学之道,自然以内功为主,如今,天下多少高手在此,你们各演自身内功,自有人公正裁判,却不是比打死打活,好得多麽?”

银冠道人厉声道:“阁下所言,虽然不错,但是我与她并非是求分出胜负,事情却与害死金鞭韩逊的大犯有关!”

那人怪笑一声,道:“我知道,谁胜者,当然可以由心所慾!”银冠道人冷冷道:“只怕阁下,作不了主!”那人“哈哈”大笑,笑声更是难听到了极点,笑声未毕,人已突然退出。身法快绝,一转眼间,巳然来到了那枚石笋之旁。

一到了石笋之旁,突然扬起那柄破芭蕉扇来,向石笋煽去。众人皆不知他要弄些什麽玄虚,只听得“拍”地一声,那柄破芭蕉扇,已然击到了石笋之上,紧接着,便是“轰”地一声巨响,那枚足有一人合抱粗细的石笋,竟然齐中断折。

而在那石笋的断折部份,尚未倒地之际,那人已然又回到了丘君素和银冠道人两人的身旁,道:“我管也管不了?”

他那一句问话讲毕,才又听得“轰”地一声,碎石纷飞,断石落地。那断下的大半截石笋,少说也重逾万斤。重逾万斤的物事,倒了下来,落地何等之快,但是,那怪人居然能够在这样电光石火的一刹那间,赶到两人身旁。

这一手绝顶轻功,绝顶内功,相继一露,不但银冠道人和丘君素两人,自叹勿如,峰顶中人,一大半俱都咋舌不已。

谭月华的心中,也是大为奇怪,低声道:“哥哥,这人的武功,已然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不知究竟是什麽人?”

她哥哥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武林之中,异人甚多,岂可胜数?”各门各派中的人物,也俱皆交头接耳不已。银冠道人心中对这怪人,虽无好感,但是却也不得不服。因为那一手轻功,倒还罢了,最难的是,要以一柄破芭蕉扇,拍在那枚石笋之上,而将那麽粗的一枚石笋击断。

如果,那怪人是一掌击在石笋之上,而将石笋震断的话,事情便并不出奇,在峰顶的众人之中,倒有一半可以做得到。

同样的,苦是那怪人手中所用,是什麽重兵刃,如伏魔金钢杵,八楞紫金等,当然也是一点也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是,他手中所持的,却是一柄极普通的破芭蕉扇而已。也就是说,他要将本身内力,由芭蕉扇上,逼到石笋之上,才能将石笋震断,这种内功修为,已然到了“飞花却敌,摘叶伤人”的境地,平时连听都听不到,何况眼见。

因此,银冠道人实是自知弗如,想了一想,道:“既然尊驾不愿我们在此动手,此处本来也不是动手之所,倒不劳尊驾,淌我们之间的这份混水,我们两人下山之後,再作了断便了。”

那怪人摇了摇扇子,道:“如此,自然是再好也没有,但是各位既然上了仙人峰来,未必全是看热闹的,只怕到时,各自之间,仍然难免出手,武功不济的,却要及早打定主意,不要到时,自已丢人!”

他这一番话,分明是针对所有人而发,囗气之大,无以复加。华山烈火祖师,倏倏地睁开双眼来,异光迸耀,喝问道:“阁下是谁?”那人一声冷笑,道:“我便是我!”一面说,一面向旁,走了开去,行动却又并不甚快,竟在谭月华兄妹两人的身旁掠过,而且,在经过他们两人的身旁之际,还停了一停,向他们两人,注视了一下。谭月华兄妹两人,只感到他面具之中,紫殷殷的眼光射来,令人不寒而栗。

但那人并没有停立多欠,便来到另一枚石笋之下,倚笋而立。这一打扰间,已然是中午时分,仍然不断有人,赶上仙人峰来,一时也无法尽记。到了下午时分,鬼圣盛灵,带着牛头马面,缓缓的步上山来。

鬼宫双使,盛才盛否两人,连忙迎了上去,低声交谈。鬼宫盛灵,一双幽光闪闪的鬼眼,向竹林七仙,和谭月华兄妹,了几眼,便自顾自地在草地之上,席地而坐。

谭月华笑道:“哥哥,老鬼一到,小鬼便自告状不迭了!”她哥哥忙道:“禁声!爹不知怎地,尚未来到,我们还是不要再惹事的好!”谭月华也知道鬼圣盛灵,非同小可,不比等闲,伸了伸舌头,不再向下讲去。鬼圣盛灵到了之後,没有多久,又有一个作夜叉装束的鬼宫中人,奔上了山来,来到鬼圣盛灵身边,低声讲了几句。

只见鬼圣盛灵,又抬头向谭月华兄妹,了一眼,冷冷地道:“有这等事?”那夜叉点头道:“不错。”众人也不知他们在讲些什麽,谭月华心中,则知道可能他们所讲的,与自己有关,但如今自己正在竹林七仙,以及六指先生等三大高手之旁,也不怕盛灵捣鬼,只是泰然处之。

这一天,虽然仍是络续有一些人上山来,却是没有什麽事情发生。到了傍晚时分,武当派又有两个高手赶到,道是已然在半途中,见到点苍派掌门人,凌霄雁屈六奇,带着十馀高手,正在赶路。

那十馀人中,非但有点苍高手,而且,还有两个装束奇特,从未见过的老太婆在内,那两个老太婆,颈间竟各自围了一条五花斑斓的长蛇,不知是什麽来历。众人听了,知道点苍派既然已经上路,峨帽僧俗两门的高手,也一定已可赶到。

入夜,仍然平静无事。然而人人心中,俱都可以觉出,这种平静,仍是惊天动地大变之前的平静。谭月华自懂事以来,只是随着父亲,在一个山洞之中练功渡日,近年来,才搬到苏州近郊去,这种场面,她从来也未曾见过。

依着她的心思,最好是到处走走,向各门各派人物,交谈一番,一则可长见识,二则,或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怪客施威,掌教息争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