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十八章 一片痴心鬼奴援侠女

作者:倪匡

谭月华一见这等情形,不由得抿着嘴儿一笑,道:“是时候了!”

双指一夹,已然将筷子,夹下了寸许长短的一节来,中指一弹,发出轻轻地“拍”的一声,直向那店小二腰际的“笑腰穴”弹了过去。

那店小二正在恭恭敬敬,弯下了腰,待将那碗白汁元蹄,放到桌上,哪里料得到会有武林高手,来对也施行暗算?

那截筷子,电射而出,不发即至,已然射中了店小二的笑腰穴。

那店小二只觉得腰际一软,忍不住要笑,他也明知此际,万万笑不得,可是他的“笑腰穴”上,经筷子的大力一冲,哪里还容得也不笑?

一忍没有忍住,“哈哈”,“嘻嘻”,已然大笑起来,一笑之间,身子一个前仰後合,手中一大碗白汁元蹄,连汤带肉,一起抛出,向胖仙徐留本,“呼”地罩了下去。

胖仙徐留本,本来也已然可算是一流高手,若是他有准备,那一碗白汁元蹄,只怕还淋不到他的身上,可是也此际,却正准备据案大嚼,一饱口腹,万万未曾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觉出一股热汁,向自己夹头夹脸,淋了下来,连忙手在桌上一按,“腾”地向後退出了一步,“乓乒”一声,那只碗跌在地上,跌了一个粉碎,但是整碗汤汁,却全淋到了他的身上。

而且,还有几滴,溅到了他的脸上,弄得他既是狼狈,又是疼痛,心中顿时暴怒,撒开五指,“叭”地一掌,便向那自尚在大笑的店小二,打了出去,那一掌也虽然虽未用力,可是一个丝毫不会武功的人,如何禁受得起?

只见那店小二的脸上,顿时肿了半边,身子踉踉跄跄,直向楼梯口子上,跌了出去,眼看非滚下楼去不可,忽然楼梯上人影一幌,一个人箭也似疾掠了上来,一伸手,将那个店小二扶住。

此际,徐留本只顾抖动衣衫,并没有庄意到有人上来,将店小二扶住。

而谭月华见自己的一击奏功,正和吕麟,竭力忍住了笑,忽然之间,一见那人来到,面色微变,立即低下了头去。

吕麟也在刹那间,注意到了谭月华神情的变化,抬头一看间,只见上来的那人,四十上下年纪,生得也算端正,一袭长服,但怪的就是,在他的长表左襟之上,以金线出了一个骷髅!

吕麟本就极是聪颖,一见那人的情形,便已然料到,那人一定是金骷髅!因此更是不敢笑出声来:只听得金枯髅一声长笑,道:“好掌法哇!好掌法!”

徐留本将那店小二一掌击出了老远,心中自怒气冲天,可是突然间,他听得了那阴恻恻的声音,心中便是一凛,连忙抬起头来看时,只见是自己的对头金骷髅,更是一惊!

金骷髅一伸手,将那店小二推开了一步,道:“不是冤家不聚头,是也不是?”

胖仙徐留本此际,胸腹之间,仍是湿淋地一大片,自冒着热气,极是狼狈,可是金骷髅一到,也却也顾不了那麽多,打横踏出一步,右足已然踏在石担上,冷冷地道:“不错,真是窄路相逢。”

金骷髅一笑,坐了下来,道:“胖仙放心,此处也不是动手的所在,大家全都是为了吕麟,才来此处的,到时再见高下不迟,如今敢请胖仙,将那只金铸的骷髅,交还给我?”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一听得这话,心中便不禁一怔,相互对望了一眼,更是不敢则声。只听得徐留本怒道:“什麽金骷髅?你如此戏弄人,我这便不能轻易地放过你?”

原来胖仙徐留本,一被那碗汤汁,淋了下来之际,自己还忙不过来,并没有看到金骷髅是刚才上楼来的。只当刚才那回事,便是金骷髅在暗中做的手脚。

谭月华在一旁听了,见自己所做的两件事,却被他们两人,各认为是对方所做,心中不禁大奇,捂住了嘴,只是想笑。

金骷髅冷笑道:“我的一位童年之交,如今已是本镇富户,我恐绿林朋友,不知好歹,便赠了也一枚金铸骷髅,今日却突然失去,估量失窃地点,便在这条街上,我已全都看过,除你而外,别无他人会下手,想不到太极门的掌门,却作剪绺小贼的勾当!”

胖仙徐留本,正蹩了一肚子气,无处可出,金骷髅又不分皂白,骂他为“剪绺小贼”,不由得更是气往上冲,叱道:“放屁?”

右足足尖,在石担上一挑,“呼”地一股劲风荡起,将那副石担,挑高了叁尺,伸手一探,已然将石担抓到了手中!

金枯髅面色一变,道:“要动手麽?”

胖仙徐留本踏前一步,喝道:“动手便怎麽样?”他明知动起手来,也是胜不过金骷髅的,两人在东西天目山间,已然打过了不知多少次了,可是此际,他怒火头上,那还顾得到这麽多?

话一说完,便踏前一步,楼板震动,石担向前,猛地一送。

他这里石担,才一送出,突然,又听得一个难听之极,一听便令人绝不舒服,几乎想呕的声音道:“好大的火气哇!”

胖仙徐留本见多识广,一听得那声音,便已认出,若不是邪派内功,已然练到极高境地的人,绝不可能一开口便发出这样的声音来。

因此,地立即收担後退,待得转过头去看时,只见黑影一闪,一个人已然和金骷髅并肩而立。

只见那人一身黑衣,面目瘦削,一对眼睛,深陷眼眶之中,胖仙徐留本一看便已认出,不是别人,正是泰山万笏谷黑神君。

在武夷仙人峰会上,黑神君和金骷髅,并坐在树枝之上,乃是赴会之人,个个尽皆看到之事。本来,金骷髅的来历,绝无人知,但这次会中,人们却知道了也和黑神君有点渊源。

此际,徐留本一见黑神君也已出现,不由得大是气馁!

因为黑神君其人,实是比金骷髅还难应付,据说,也所练的黑砂掌,已然到了前人从未练到过的第九重境界,除非你内家功力,已然到了“金刚不坏”的地步,否则,捱上一掌,也难免受伤。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胖仙徐留本,自然知道自己,万万没有取胜的可能。

也心中又急又怒,一时之际,僵在那襄,讲不出话来。

金骷髅仍是冷冷地道:“胖仙,我早已说过,此处不是动手的所在,而且,真要动手,你还不配,嘿嘿,还是将偷到的东西,还出来吧?”

那时候,楼上的食客,一见武林豪客,要在楼上动手,全都惊至面无人色,唯恐受到波及,但是又不敢在徐留本等人身旁经过,下楼而去,全都缩在一隅。谭月华和吕麟两人,本来不怕,但地们怕引人注目,也挤在一起,探头向外看去。

胖仙徐留本被金骷髅奚落得一钱不值,但是却又不敢发作,面上一阵青,一阵白,尴尬之极,过了半晌,才道:“我确是未曾见过什麽金铸骷髅,难道我还会骗你们不成?”

金骷髅长眉一挑,现出了奇怪之色,道:“你确是未曾?”

徐留本道:“谁偷你的东西,满门死绝!”

谭月华一听,不由得轻轻地“呸”了一声,徐留本在自表清白,却刚好骂着了她“金骷髅心知徐留本也算是一代掌门,既然已罚下了毒誓,当然事实上不是他取的,面色阴沉地准备离去。谭月华看情形,也和黑神君已将离去,暗庆自己,终於未被他发现,正待松一目气间,突然觉得左肩之上,有一只手掌,按了下来。谭月华只当那是吕麟,起先,也没有在意,只是随便回头一看。可是一看之间,却见原来就在她身边的吕麟,已然不知去向。谭月华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毫不犹豫,反手一掌,向按在自己肩上的那只手掌,击了下去,同时,左肘猛地向後撞出。她这两下动作,同时发动,快到了极点,可是她一掌尚未拍下,那按在也肩上的手掌,已然缩了回去,同时,身後一声大叫,她回头看时,自己的一肘,正撞在一个壮汉身上。那壮汉显然不会武功,已然痛得面上变色。谭月华连忙滴溜溜地打了一个转,人丛之中,并没有吕麟。此际,她心中的焦急,实非言语所能形容。当她未曾将吕麟,从鬼宫之中,救出来的时侯,她对吕麟的关切少,而对於自己,能否将吕麟救出一事,关心的多。可是如今,经过了一日夜间,她已然和吕麟之间:有了感情,那情形便已大不相同。那壮汉的一声大叫,早已将金骷髅的视线,引了过来,只听得地叫道:“黑兄,别放走了那小女娃,我正要找她哩!”

金骷髅叫的声音,极是响亮,但是,谭月华却根本未曾听到,她发觉了吕麟突然失踪,力寸已乱,挤到了窗前,只见街角处,似有人影一闪,转了过去,连忙足尖一点,从窗口穿了出去,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已然落到了它上。

她才一从窗口中穿出,“刷刷”两声,又是两人,跟踪而出。

那两人,便是黑神君和金骷髅。

谭月华其时,也不知道身後,有人追赶,她只顾去追前面那人,身形连幌转过了街角,向前疾追而出,幌眼之间,便已然出了大镇。

她也不知道刚才看到,曾在街角一闪的那人,去了何处。

略顿了一顿,仍然是疾向前面掠出。

直到掠出了里许,她才觉出,身後已然有人追到。谭月华乃是何等聪明的人,一发觉有人在後面追来,便已然知道,不是黑神君和金骷髅,便是胖仙徐留本,双臂一振,将缠在臂上的铁,抖了出来,“叭叭”两,便向地上击出。

她两一击出间,身形乃然向前跃去,等於是两条铁,在地上反抽而过,立时带起两块大石,向後面激射而出。

她只当那两块大石,至少也可以将追来的人,阻上一阻。

怎知倏忽之间,只听得背後,响起了“轰轰”两声,两股大力,已如何海潮奔涌也似,疾压而至,谭月华心中,猛地一怔“连忙身子一侧,向旁避了开去时,只听得两声巨响,回头一看,自己铁抛出的两块巨石,已然陷入地上。再抬头一看间,金骷髅和黑神君两人,已然在自己身前,丈许远近处站住。谭月华心中,不禁又怒又气。她当日无缘无故,被金骷髅制住,将她锁在西天目的石屋之中。若不是吕腾空夫妇,来将她救出,只怕直到如今,她还在那石屋之中,不能脱身。如今,自己要赶去找吕麟,金骷髅却在这时走来生事!气得她骂道:“骷髅头,你又来作甚?”

金骷髅道:“你先将我那金制骷髅交出来,再与你说话。”

谭月华“呸”地一声,“呼”地一,便向金骷髅挥了过去。

那一,去势极是劲疾,可是挥到一半,金骷髅才一出手来抓,谭月华已然手臂一缩,倒掠出丈许去,身形一转,向前便跑。

跑出了四五丈,只听得身後,泰山黑神君“桀桀”怪笑之声不绝,说道:“给你逃掉,我们还能见人麽?”那一句话,由远而近,讲到“见人麽”叁字之际,一条黑影,在她身旁掠过,已然来到了她的前面。

谭月华心中一凛,赶紧收住了脚步,只见黑神君的一张脸,离他已是不过丈许。

谭月华心内,大是骇然,暗忖自己的轻功造诣,虽然说不上登峰造极?出神入化,但也绝不是寻常人说追上便能追上的。

如今,黑神君在一句话未曾说毕间,便已然越过了自己的前面,可知此人,实是名不虚传,自己陷入了这两人的包围之中,若是要硬冲,只怕冲不出去。

因此,便索性停了下来,回头一看,金骷髅离她,也不过五六步远近。谭月华一笑,说道:“以你们两人之能,要追我自然不难!”

金骷髅“嘿”地一笑,道:“好说!”踏步进身,伸指向谭月华的肩头便点。

当日,金骷髅将谭月华锁在西天目石屋中时,谭月华便不知道金骷髅要在她的身上,得到些什麽。此际,她仍然不明白,金骷髅何以要与她作对!一见金骷髅点到,也不甘心就此就擒,身形一侧,腕间铁,疾向外挥了出去。

金骷髅见铁的来势,极是诡异,手一缩,冷笑道:“想不到我西天目将你一锁,却令你多了两件称手的兵刃!”

谭月华身形一侧再侧,已然来到了大路边上。抬头看去,只见四五丈开外处,有一片小小的林子,她心中不禁一动。

当下便抬起头来,道:“如此说来,倒要多谢你才是了?”

言甫毕,身形又猛地向侧掠起,打横两个起伏,已然到了林子之中。

可是她一到了林子中,才一站稳,只听得身前身後各传来一声冷笑,停睛看时,不由得啼笑皆非,来金骷髅和黑神君两个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後,仍然将她围在中心。

谭月华见状,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骷髅头,你究竟想要怎样?”

金骷髅一笑,道:“还是那句话,你父亲当年,欠我的东西,要在你身上找出来。”

谭月华气得骂道:“放屁,我爹哪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一片痴心鬼奴援侠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