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二十二章 突现琴魔武林相劫杀

作者:倪匡

此际,他一见两人,再这样拼斗下去,势必同归於尽不可。

心中再也按捺不住,抬头一看,只见那辆轿子,距自己不过五丈。

以自己的功力而论,接连两扑间,便可扑到。

那人虽然以“八龙天音”,令得如许高手,似痴似醉,但是本身武功,可能未必及得上众人,只要扑到,便可暂挽此劫。

也就是说,只要在中途那一点之际,能够不为琴音所为,便可奏功。

玉面神君东方白只是在思索之间,心神又已然动摇了几次。

他连忙镇定心神,对於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又不问不闻起来。

真气运转,一个周天,他便将毕生功力,凝於右掌,陡然之间,一声长啸,身形便凌空拔起!以玉面神君东方白的功力而论,那一声长啸,十里之外,也应该清晰可闻。

可是此际,却是难与震古铄今,武林之中的绝唱,“八龙天音”相抗,啸声一出,便为琴音盖没。东方白明知想以自己的啸声,盖过琴音,是根本没有可能的一件事,他之所以,在临发动之际,发出一声长啸,乃是希望至少他自己本身,可以暂时听不到“八龙天音”。果然,啸声一起,虽然立即为“八龙天音”的声音,完全盖了过去。

但是,在那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却是有一点用处,而东方白的身形,何等快疾,就在那一闪即逝的时机内,他身形凌空,已然向前,猛地跃出了两丈五六,足尖略一点地,又已仆起。

这一扑,已然仆向那顶轿子之处。

而就在扑出之际,右掌同时,向前疾拍而出。

那一掌,乃是他毕生功力之所聚,掌力之强,盖世无双。

手掌才一扬起,一股强劲无比的大力,如怒涛裂岸,如高山崩地,竟达六尺之径,向前疾扫而出,飞砂走石,不可思议?

但也就在此际,在“轰轰”的掌声间,猛地传来了叁下霹雳也似的巨响。

那叁下巨响,惊心动魄之处,直是难以想像,东方白身子,跃到了一半,便猛地停了下来,只觉得眼前发黑,“砰”然跌了下来。

一刹那间,他只觉得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像是处在一个极静,极黑暗的世界之中!同时,又觉出气血上涌,刚才那叁下巨响,像是叁下千百斤重的铁,击中了他胸口一样。

玉面神君东方白也顾不得敌人就在近侧,连忙调匀内息。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他才睁开眼来。

首先看到的,是那顶镶满了宝石珍珠的轿子,已然成了粉碎。

而在轿旁,有两具体,正是抬轿上来的那两个轿夫。

那两人死得骨折筋裂,软瘫成了一堆,几乎辨不出人形来。

玉面神君东方白自然知道,轿毁人亡,乃是自己奋力一掌之功。

可是轿中奏琴的魔头,却未见横峰顶,分明是下山去了。

自己的那一掌,在相隔两丈的地方,凌空击出,掌力何等雄浑,那魔头虽被惊走,但尚能从容雉去。可知他不但身怀“八龙天音”绝技,而且,本身功力,足能抗击自己的一掌,也绝非庸手。

东方白一想及此,心中便一凉,缓缓站起身来,转过身去看时,只见红鹰龚隆手中龙形剑,正在吕腾空胸前,透胸而过。

而吕腾空的紫金刀,却由红鹰龚隆的肩头,斜斜砍下,两人俱已送命。

其馀众人中,碧玉生和武当生风剑客欧阳沛两人,各断了一条左臂,伤口处自鲜血泉踊,两人倚在石等上,面色惨白,也不去封穴止血。

铁铎上人,则伏在大铁铎上,背部微微起伏,可能尚未死去。

竹林七仙中,已然死了四人,只有神笔史聚,生死圈林豪,玉笛仙方逸等人,各自身受重伤,委顿在地,在他们的旁边,六指先生身子屈成了一团,也已然没有了气息。

点苍派中,风雷霹雳剑南宫适,倒在六指先生的旁边死得极惨,掌门人凌霄雁屈六奇,则两只小腿,已然断折坐在地上。

其馀各门各派的人物,全皆是横峰顶。

唯一未曾受伤的,除了东方白,便是峨嵋水镜大师。

此际,他正双目紧闭,双掌合什,仰首向天,像是石像也似,凝立不动。

玉面神君东方白见了这等惨烈的景象,也是一句话都讲不出来。

武林之中,争斗残杀,本是常事。

东方白当年,独掌震七老,也是杀得栖霞山头,体纵横。

但是,那麽多高手,在那麽短的时间内,几乎伤亡殆尽,却是连东方白都想像不到的。呆了半晌之後,才沈声道:“水镜禅师,尚不为伤者善後,自昂首观天作甚?”

水镜禅师此际,也未曾认出玉面神君东方白的声音来,只见他全身抖动,颤声道:“浩劫已临,纵使逃得过此次,也逃不过下次,疗愈了伤者,又有何助?善哉!”

东方白“哼”地一声,道:“怎见得便没有办法?刚才我拼死一掌,便将那魔头惊走,可知事情,仍有可为,禅师在武林之中,德高望重,正该登高一呼,令整个武林团结赴敌,如何可以先自心灰意懒起来,岂不令人齿冷?”

玉面神君东方白那一番话,豪气凌云,听得水镜禅师心中,倏然而惊。

双眼一睁,高宣佛号,道:“施主究竟是什麽人?”玉面神君东方白,想起师兄弟间的情谊,几乎要立即道出自己的来历。

可是,他转念之间,他立即想到自己离开大雪山之後,已然存心在武林所有的各大宗派之外,再另立一派。

而且,自己也准备重振昔日雄风,只怕和各派武林人物,难免冲突,连水镜禅师在内,都将在所不免,因此便暂时不说,长笑一声,已然掠到了碧玉生身边,出手为他止血。

水镜禅师见他不答,也是无法可想,当下便也为众人,撩起伤来。

两人足化了半天的工夫,才将伤者,一一包扎定当,才算是缓过了一口气来。其时,已然夕阳西下,残阳如血,更显得仙人峰上,一片凄怆的景象,东方白环顾一周,心知那操琴的魔头不除,自己难以重振昔日雄风。

因此,在将伤者料理妥当之後,他便迳自飘然下仙人峰而去。

下了仙人峰,出了武夷山境,便打探到那辆轿子,虽然已在仙人峰上,被自己砸成了稀烂,但是却仍有一辆,装饰得极是华丽的马车,向北急驰而去。

玉面神君东方白便一直向前,追了过去。

不数日间,已然来到了北邙山的附近,仍有人见到过那辆马车。

仙人峰上的惨剧,虽然使得近数日来,武林中所生的大动乱,已然小小的了结了一下,但是,有不少人,早在那轿子未出现前,便已经下了仙人峰,“八龙天音”再次出世,既然已可肯定,武林中的大乱,也只是方兴未艾。

而且,根据近数日来的情形来看,得到“八龙天音”的那人,先自势力最盛的娥嵋派人物,飞虎吕腾空发难,可知其人,也极具心计。

他必定是先隐其身份,一步一步,令得武林中正邪各派的人物,相互残杀,他却再在一旁,推波助澜。

一直到了适当的时机,方始现身而出,达到他一统武林的野心!

东方白天资过人,何等聪颖,细细想来,觉得自己所料,绝不会错。

可是,有一点他不明白的,是那魔头,究竟是什麽人呢?

玉面神君东方白见自己已然渐渐地追近了北邙山,、心中暗忖,此人难道是鬼圣盛灵?

可是他立即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若是鬼圣盛灵,得到了“八龙天音”,绝不会再以一派宗匠的身份,去绑劫吕麟,要胁吕腾空到鬼宫与之相会了。

东方白一路追来,结果,在那林子之中,遇到了谭月华。

一问起谭月华已然将吕麟救出,他心中自是大喜,可是又听说谭月华将吕麟失去,昔年脾气,便是激发,将谭月华大骂一顿而去。

也在离去之後,也在周围搜寻吕麟的踪迹,当谭月华和黄心直两人,伏在大宅之外时,也早已跟在後面窥视。

只不过因为他功力极高,行动之间,了无声息,是以两人才一点也不觉察。

他见到谭月华勇闯大瘾,心中便击节赞赏,跟在後面,伏在大厅顶上,静观动静,谭月华对付烈火祖师的每一举动,都令得他大为赞叹,在他对谭月华大表欣赏之际,奇怪的是,两人之间,年龄的相差那一节,他心中绝未想到。

他只是感到像谭月华这样的少女,既具胆识,人又聪慧,足可与自己为友。

地在屋顶上,一直等到两人极度危急之际,才突然挺身而出。

以後的事,前文已有交代,此处不赘。却说东方白将事情的经过,讲完之後,吕麟的俊脸,已然涨得血也似红,大声道:“如此说来,我的杀父仇人,便是那弹出八龙天音的魔头了?”

东方白点了点头,道:“正是他!眼看武林浩劫,日益扩大,也因他而生。”

吕麟紧紧地握住了双拳,道:“我若不报父仇,誓不为人!”

东方白道:“当然,要不然,我收你为徒,是为了什麽?”

吕麟悲愤填膺,道:“那魔头的巢穴,不知是在什麽地方?”

谭月华脱口道:“我知道!”

吕麟连忙握住了她的手,道:“月姐姐,你快说,在什麽地方?”

谭月华道:“麟弟,你且莫急,你的杀父之仇,我自然不能坐视的,他的巢穴,就在离此不远处。”便将自己避雨的遭遇,匆匆说了一遍。

吕麟一听完,便道:“师傅,月姐姐,咱们这就去找也!”

东方白玉面一沈,道:“不可!”

吕麟一怔,抗声道:“为什麽?”

东方白面色神肃,道:“在仙人峰上,我向他扑去之际,他八龙天音,突然幻成叁下惊天动地的巨响,连我也被他震得眼前发黑,那可能是他拨动主弦所发,可知实是近他不得,尚需徐图对策。”

吕麟给东方白一提,猛地想起自己在南昌城外,曾在一辆马车上,见到一张古琴,无意中拨动了一根最粗的琴弦,以致发出惊人的巨响,惊得马儿飞奔,几乎撞死一事来。

他一想到此事,便知道师傅所说,乃是实在的情形。

当下,蹩住了气不出声,眼中怒火中燃。谭月华早知吕麟的性格,刚强无比,一定是心中不服气,唯恐他出言得罪东方白,忙道:“麟弟,东方……先生的话,不可不听!”

吕麟也不回答,只是“哼”地一声,便不再言语。东方白道:“我们知道了他的巢穴,非但不能近去,反要避开些?”

谭月华也忍不住问道:“东方先生,那难道就由他肆虐不成?”

东方白剑眉微轩,淡然一笑,更显得他丰神俊朗,谭月华既然在和他说话,当然不能不望着他,见了东方白那样地俊俏,芳心中又不禁小鹿乱撞,幸而东方白立即答她所问,才将她的窘态,掩饰了过去。

东方白一笑之後,道:“当然不能,水镜禅师已给我提醒,令尊又上仙人峰去了,他们两人,必然会广邀武林中人,有所谋划。”

樟月华叹了一口气,道:“唉!那八龙天音,几番出世,何以偏偏没有落在仁人侠士之手?”

玉面神君东方白听了,突然扬声,“哈哈”一声长笑,似不以谭月华之言为然。

谭月华芳心之中,对玉面神君东方白,本来已然钦慕之极。

因为,玉面神君东方白,看来和她哥哥谭翼飞,差不几许大小,但是在武学上的造诣之高,却已没有人与之此拟。

再加上他为人又极是风趣,虽然根据自已所知,他手段极是狠辣,但是看来,却有点言过其实,因为他对自己,始终言笑殷殷,更难得的是,那万古至宝,去千毒,疗百伤的雪魂珠,也能够慨然相赠,怎能不令她一颗少女的心灵,为之折服?

当下听得他笑声之中,大有不以为然之意,忍不住问道:“东方先生,为何突然长笑,难道我所说的有什麽不对麽?”

玉面神君东方白又是一笑,道:“当然不对,试想武林之中,难道真有什麽仁人侠士的麽?”

谭月华一听,心中不禁为他的谬论,大大地表示不同意。

可是她还没有出声,东方白又已然道:“就算真有仁人侠士,可是一得到了那“八龙天音”,想到可以仗此,成为武林之中,唯我独尊的人物,只怕也禁不住那种诱惑!是以,“八龙天音”每一次出世,都为武林之中,带来一场浩劫。兵法有云:攻心为上,武学之中,也是一样。那“八龙天音”正是攻心的无上绝学,在武学而言,造诣之高,无以复加,但是却也是不祥到了极点的绝学!”

谭月华心中,本来一点也不同意东方白的所言,可是听他讲完,却又觉得有点道理,便轻轻地叹了一声,不再言语。

玉面神君东方白“哈哈”一笑,重又戴上了那大头笑面佛的面具,道:“咱们走吧!”

吕麟的年纪,究竟还小,对於东方白刚才,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突现琴魔武林相劫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