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二章 荆棘满途客邸逢二鬼

作者:倪匡

武林之中,师傅拣徒弟,徒弟择良师,原是很普通的事情。

而且,就算父母均是武功极高的人物,儿女再另拜高人为师,也是毫不足奇。以六指先生的武功名望而论,也绝不会辱没了吕腾空和西门一娘,更不会教坏了吕麟。若是也们未曾发现石库之中的那具无头童 ,和大石上的那只手印,这时候,可能下马,欣然相见。

但如今既然事实如此,也们两人,心中立即想到:是了,我与他们,本就无怨无仇,而麟儿当然更不会惹下这样的强敌:必是他们要强收麟儿为徒,但麟儿却不肯答应,是以他们才杀以 愤。

吕腾空只是想到这一层为止,而西门一娘,却想得更深了一层,暗忖也们如今还要这样说法,分明是想探明自已可曾发现麟儿的 体,自己正好藉此将他们稳住,以待有必胜把幄之际,向也们算一算旧账,阴恻恻一笑,道:“六指先生肯抬举小儿,实是感激不尽,愚夫妇只怕小儿愚顽,不堪造就!”

六指先生哈哈笑道:“吕夫人何必客气?”

西门一娘道:“只是此刻,我们有要事在身,需到苏州一行。不日将回,定将小儿带到武夷仙人峰来,请先生上人,以及其他朋友,在仙人峰上相侯如何?”

六指先生略一沈吟,道:“也好,那我们告辞了!”重又低头弄琴,蹄声得得,铁铎先生大踏步地跟在旁边,不一会,便穿过大路,隐没在林中。

西门一娘等他们走得看不见了,才狠狠地说道:“一个月之後,叫你们全皆死无葬身之地!”

吕腾空道:“夫人,看他们情形,似是全然不知情一样!”

西门一娘厉声道:“分明是他们下的毒手,焉有不知情之理?他们假装如此,当然是另有目的,不过我们不知道而已!”

吕腾空想说,六指先生为人,自己不知,但是那铁铎上人,却是有名的直性汉子,只怕不会假装。但是他却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一定被妻子厉声斥回,所以便没有说出来。

当下两人匆匆用了些乾粮,又向前赶路,到天色傍晚时分,已然可以看见前面,是一个大镇,炊烟

,两人刚待放慢马儿,免得启人疑端,又生枝节,忽然听得身後传来一阵『嘿嘿』的冷笑之声,回头一看,叁个瘦子,足不点地,正展开轻功,向前飞驰而来,一幌眼间,已然越过了马头,而且还回头向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望了一眼。

那叁个瘦子的来势极快,显见在轻功上有着极为不凡的造谐,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在刚才回头看去之际,已然对他们加以注意。

此时,那叁人回头向他们一望,双方打了一个照面,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只见那叁个瘦子,目光瞿烁,一面回头,一面脚下并不止步,『刷刷刷』地向前面窜出。

一幌眼间,便自隐没在前面的车马之中不见。

西门一娘嘿嘿冷笑,正待向吕腾空说话,忽然间却又听得身後一人高声叫道:“借光!借光!”

此处,已将临近那个大镇,道路甚是宽阔,虽然路上行人甚多,但是若要越向前去,却是不必要人让路。西门一娘听得那声音就起自自己身後,心中不禁又有气,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臃肿不堪的大胖子,肩上挑着一担石担子,像是一只肥鸭也似,一摇叁摆地走着,两旁空着那麽大的地方他不走,却紧紧跟在马屁股的後面,满身肥肉颤动,曰中大叫『借光』。

西门一娘见多识广,一看那大胖子肩上所挑的石担,少说也有四百馀斤份量,心中已知那胖子不是普通人,而且看这情形,也像是故意在和自己捣蛋一样!

西门一娘早已知道,此次送那只木盒到苏州府去,路上一定会遇得到不少高手。

本来,她和吕腾空一起上程的目的,便是要和丈夫一起,会一会那些高手。

可是,在启程之前,却突然发生了石库中的那一件事,所以她心中已是一心一意,只求快快将那木盒送到,去寻六指先生,铁铎上人等报仇雪恨,当时慾与劫镖高手,一较高下的雄心,早已消失。

因此她虽然看出了那胖子像是有意生事,也不与之多作计较。

一拉马 ,向外避开了叁尺,那胖子也老实不客气,挑着担子,就在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之间,大踏步走过,在走过两人身边时,还不断左右回头,向两打量,西门一娘向吕腾空使了一个眠色,令他沉住了气,别动声色,吕腾空也冷冷地向那胖子打量了几眠,忽然见那胖子的後颈,生着一个其色通红,约有拳头大小的肉瘤。心中猛地想起一个人来,不由得一怔。

就在此际,那胖子突然加快脚步,别看他身形臃肿,而且还挑着那麽重的一个重担,可是一加快脚步,身形却是快疾异常!

『飕飕飕』地,不一会就越过了许多车马,迳投那镇 去了。

吕腾空一提马 ,重又和西门一娘并辔而行,道:“夫人,这胖子可是传说中的太极门掌门,胖仙徐留本!”西门一娘点了点头,道:“不错,刚才过去的那叁个瘦子,则像是泰山叁邪,你不见他们腰际,全都系着一件奇形怪状的兵刃麽?”

吕腾空猛地省起,道:“不错,那正是泰山黑神君所传的叁才翻。”

西门一娘浓眉紧锁,道:“这事情确实是奇怪已极,泰山叁邪,在山东河北一带,仗着乃师黑神君之势,无恶不作,连黑道上人见了他们,也觉头痛,来觊觎那只木盒,想要半途劫镖,尚有话可说,那太极门掌门,人却极是正派,为何也想动我们的脑筋?”

吕腾空怒笑道:“由得他们去,等到他们费尽心机,就算我们不敌,但他们得到的只是一只空木盒,又有什麽用处?”

西门一娘也刚好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她心思究竟比吕腾空精细得多,低声道:“你别讲得那麽大声,那只木盒,我们今晚仍要细细研看,说不定其中另有夹层,藏着非同小可的物事,要不然,那齐福怎肯给那麽大的代价?徐留本和泰山叁邪,正邪殊途,又怎麽一起会注意起我们的行踪来呢!”

正说着,忽然又听得身後,传来了一阵号啕大哭之声。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本身功力精湛,若是他们要开宗立派,也已然可以算得上是一代宗匠,可是那阵号哭之声,一传进耳中,两人在刹时之间,竟然感到心神旌摇,一阵惊恐!

赶紧定了定神,回头看时,只见身後两个披麻带孝的孝子,一个手中,提着哭丧棒,一个提着一面招魂幡,项间还各挂着两串纸钱,随风飘荡,七歪八跌,号哭而至,那两人不但一身打扮,托异之极,而且面色青白,不类生人。

引得路上所有人,全都向他们看去,但地们却若无其事,仍然是号哭不已,跌跌撞撞,冲来冲去,也不顾路上车马正多,一时之 ,惊得马嘶车避顿时乱了起来,西门一娘面带冷笑,仍转过头去,不加理会。

而那两人,横冲直撞,突然间,撞向一匹大黑马近处,那大黑马吃惊,『居吕吕』,一声长嘶,人立起来,差点儿没将马上一个镖师模样的大汉,掀下马背来。那大汉大怒道:“混帐王八羔子,你们家里,死了老子,也不该这样横冲直撞啊!”

那两个孝子一起抬起头来,他们不但号哭的声音,难听之极,连讲话的声音,也是破锣也似,带着哭音,令人一听便不舒服,齐声说道:“我们家死了老子,撞着了你,莫怪!莫怪!”

一面说,一面又向前闯了过去,步法虽然歪斜,但是看来却极有章法,一幌眼间,便已然越过了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

越过之时,回头向两人一笑,那模样更是难看之极,一笑之後,又向前冲去。

西门一娘暗骂道:“好哇,什麽样的妖孽,都出现了!”

正在想着,突然听得身後一声马嘶,一下惨呼,连忙回头看时,只见後面已然大乱,原来那匹大黑马,口吐白沫,已然倒地不起。

而马上那镖客模样的大汉,也已然在地上乱滚,口中『荷荷』有声,不一会,便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不动,面色铁青,分明已然死去!

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久历江湖,本来一听那号哭之声,和那两人的装束打扮,已然知道那两人的来历,早已知道那出口便骂两人的大汉,不会有什麽好结果。可是却也未曾料到,事情发作得如此之快,再向那大汉的脸上一望,两人不由得一齐一怔!

原来那大汉死後,脸上变形,不但像是苦痛之极,而且像是恐怖已极!

他们两人,同时想起秦镖头死前的情形来,正与之相仿,是以才同时怔了一怔。

再回头去看那两个『孝子』打扮的人时,却已然不见了踪影。

吕腾空低声道:“夫人,既然北邙山鬼圣盛灵,差了他两个宝见儿子出来,只怕鬼圣本人,也会接踵而至!”西门一娘点了点头,道:“泰山叁邪,黑神君,太极门胖仙徐留本,北邙山鬼圣盛灵,和他两个儿子,才走出不到二百里,已然有这麽多的正邪高手,跟上了我们,只怕还有好戏瞧哩!”

吕腾空想了一想,道:“看他们的情形,像是料定了我们今晚必然在那小镇上投宿,我们何不绕路过去,连夜赶路,叫他们扑一个空?”

西门一娘的脾气,本来最不服人,但此际她心目之中,一心一意只想代子报仇,却没有心思和那些人相斗,因此道:“好主意!”

将近来到镇口,两人一提马 ,便向岔路上走去,越过了那镇市,一夜之间,赶出了一百馀里,到第二天早上,人还不要紧,胯下坐骑,却已然疲乏不堪,这一夜间,他们已然绕过了鄱阳湖,来到了安徽地界,吕腾空创立飞虎镖局,自己也在江湖上奔驰了二叁十年,天南地北,尽皆到过。知。再向前去几里,便是祁门镇。

那祁门镇虽然不算太大,但是盛产红茶,却是天下知名,而且客商极多。

夫妻两人一商议,决定以昼作夜,就在这祁门镇上,休息一天。

快马跑进了镇 ,才一进镇口,便见两个店小二打扮的人,手中提着灯笼,灯笼中的蜡烛,虽已吹熄,但是一看便可以看出,那两个店小二神色疲倦,已然是等了整整一晚。

那两个店小二一见吕腾空和西门一娘跑了进来,便迎上去,道:“两位可是吕大爷,吕夫人!”

吕腾空一怔,道:“不错,你怎麽知道?”

那两个店小二满面堆下笑来,道:“吕大爷英姿过人,一看便知,我们奉命,等了你老一夜哩,小店特地为目大爷辟出了两间上房,请吕大爷去歇息!”

吕腾空心中奇怪,西门一娘已然厉声道:“是谁吩咐你们,咱们要到此地来的?”

店小二嘻嘻笑道:“那位大爷吩咐小的,绝不可说,小的说,你老要是不肯说,吕大爷和吕夫人要是不肯来小店住呢?那位大爷说,不怕的,吕大爷和吕夫人,英雄盖世,难道还真会胆小害怕不成?两位请吧,小店已一切都准备好了!”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对望一眼,知道如果跟着这个店小二去,只怕又要生出不少事来。可是,那不愿透露姓名的人,既然已经说下了这种话,不去岂不是贻笑天下好汉!

想来在闹市之中,青天白日,也不会有什麽事发生,便点头道:“你带路吧!”

那两个店小二兴冲冲地牵了马:向前走去。其时天刚亮,街道中还甚是冷清,走过了大街,一个转弯,便见老大一家客店,店小二道:“这便是小店了!”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下了马,直向店堂中走去,店中又有人迎了出来,竟然人人皆知他们两人的来历,走过了店堂,便是一个大天井,店小二引他们到向南的两间上房前,打开了房门,道:“两位请进,要什麽,尽管吩咐,那位大爷,已全都付了银子了!”

吕腾空哼地一声,一挥手,道:“没事了,不呼唤不准乱闯!”

一面说,一面便进了屋子,将门闩上,举目一看,那两间上房,陈设得居然极是雅致,靠东是一张大床,正中放着一张紫檀木的椅子,椅面镶着大理石,几椅全是紫檀木所制。

吕腾空一进房中,便团团检查了一遍,西门一娘则『刷』地一声,自窗口穿出,四面巡视,并未发现任何异状,两人心中纳闷,猜不出那是什麽人,又猜不透那人有什麽用意。

一齐在桌旁坐了下来,吕腾空从怀中摸出了那只木盒,西门一娘再次将盒上封条揭开,翻来覆去,看了一遍,又以指相叩,看有无夹层。

两个人足足摆弄了小半个时辰,看来看去,那实在是极普通的一只木盒,里面可以说一点花巧也没有!但如果一点花巧也没有的话,何以自己一上路,便有那麽多人跟踪而至?

两人越想越迷糊,重又将盒子收起,正待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荆棘满途客邸逢二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