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二十四章 恶门石梁救危消积恨

作者:倪匡

<

他想起了谭月华,想到了拜师以後,未及一日,便自分离的师傅东方白,想到了父母的血仇未报,也想到了中原武林之中,不知道已然被那琴魔,捣乱得成了什麽情形。

也一想到这些事,不由得归心似箭,恨不得立时回到中原去。

那一天早上,他在一晚心绪不宁,未曾练功之後,怀着“金刚神指”祝本,出了石室,站在礁石之上,望着茫茫大海。

海水平静到了极点,一点波涛也没有,看来像是一块天然浑成,毫无瑕疵,其大无比的大碧玉。可是要渡过茫茫的大海,又是谈何容易的事?

那一艘沉船,尚在海边,吕麟心想,那沉船可以利用来作为木筏,而且,自已在船上所得,那柄锋锐无比的紫色单刀,也还留在船中,未及取出,就算已沈在海底,也可以取出应用。

造成了木筏,祗要等到天下雨,储上些淡水,虽然未必一定到达岸上,但是总可以离开这个墨礁岛了。他一想及自己回到中原,又已练成了一身武功,可以大展身手,不由得豪意顿生,发声长啸起来。

此际,他内功已臻一流境界,发声长啸,啸声绵绵不绝,翻翻滚滚,何等惊人,连他自己,也有点感到出乎意料之外。

啸了足有一盏茶时,突然听得,另有一阵异声,起自远处。

吕麟在这墨礁岛上两年,除了风涛声之外,从来也未曾听到过其他的声音。

此际,他突然听到了那阵异声,心中不禁为之一怔,侧耳细听时,祗觉得那声音,像是一个女子所发,曼声细吟,美妙之极!刚才自己,如此高亢的啸声,竟然不能将之盖过。

吕麟心中,不禁大奇,身形展动,纵跃如飞,来到了最高的一块礁石上。

四面临空,那曼吟之声,便听得更是真切,吕麟已然辨明,声音之来,是在石梁对面,那一堆礁石之上。吕麟在未曾发现“金刚神指”的秘本之前,曾经想到对面去看视一次。

就是那一晚上,他发现了“金刚神指”的秘本,因此便不曾过去。

两年多来,他勤於练功,虽然心中总想过去,但总未能成行。

他在这两年之中,也一直未曾发现“墨礁叁宝”中的第叁件。

他几乎已可断定,那第叁件宝吻,是藏在对面的那堆礁石之上。刚才,他在想及制筏离去之前,还曾想到,在离开之前,一定要到对面,去找一个究竟,方始行离去。

却不料就在此际,在对面的礁石之上,竟然有声音传了出来。

两堆礁石之间,相隔约有二十来丈,吕麟现在高处,向对面望去,听哪曼吟之声,已然停止,但是对面的礁石之上,却出现了一条人影,迅速已极,一幌眼间,也站到了高处。

吕麟做梦也未曾想到,在墨礁岛上的,竟不止是自己一个人。

他心中大奇之馀,极目望去。

两力面相隔得颇远,那人的面目,他也看不真切,祗见那人,长发披肩,分明是一个女子,身上的衣服,五花斑斓,令人目为之眩。

吕麟看了一会,看得出对方,也在打量自己,他此际内功已然极高,气沉丹田,将声音直逼了过去,问道:“你是谁?”

两年多来,也还是第一次,和另一个人讲话,竟显得极是生涩,而且,他由孩子,变成了少年,喉音也早已转变。

祗见对面那个女子,像是十分高兴的样子,同时她的声音,也远远地传了过来,道:“你是什麽时候在岛上的?我到这里,已然有两年了!”

吕麟一听得那女子的声音,心中便是猛地一怔!因为那声音听来极熟。

他心中略一思索间,已然猜到了对湎礁上的是什麽人。

心中的怒气,陡地升起,当真未曾想到,两年来,这个不共戴天的仇人,对面而居,相互之间,竟会绝不觉察。

对面那女子像是怔了一怔,语言中,也已然隐念怒意,道:“谁认得你?”

吕麟又是一声长笑,道:“韩姑娘,你当真贵人善忘了!”

原来刚才,在对面那女子,才一出声之际,吕麟一呆之後,便已然认出,那女子正是自己的死对头韩玉霞。

他一直以为,在大船撞向墨礁岛之际,自己被浪头卷上了礁石,韩玉霞一定已然葬身在大海之底,却未曾料到,两年之後,韩玉霞竟会在对面那堆礁石上出现,两年来,两人相隔不到一里远近!

吕麟在认出韩玉霞的声音之後,心中又是愤怒,又是高兴。

他高舆的是,在两年之中,自己武功,已然大非昔比,已然可以手刃仇人了。

当然,他也从韩玉霞的笑声,吟声之中,看出在这两年来,也有了非凡的际遇,可能武功也已然有了极大的进展。

但是他心忖,金刚神指,何等威力,总不成仍不能胜她。

对面的韩玉霞的,呆了半晌。

吕麟的声音,和两年之前,已经截然不同,而且他身子高了许多,身上又穿着一件用草编成,怪模怪样的衣服,就算对面相逢,也不易认出,何况是隔得那麽远,根本看不清楚。

但是,从语气之中,韩玉霞也已然认出,在对面礁石上的,乃是自己的死对头。

一时之间,她心情也是激动无匹,祗见她身形纵跃,已然来到了礁石的边上。

那一面,吕麟飞身拔起,接连叁个起伏,也已到了边上。

两人相隔,已近了许多,听得韩玉霞骂道:“臭小子!原来是你!”

吕麟哈哈大笑,道:“是我又怎麽样?臭丫头,今日再叫你逃出我的手下,就算你有本事!”话一说完,真气运转,右手食指,倏地伸出,已然使出了“金刚神指”中的一式“一柱擎天”。

这时候,他们两人,虽然各站在礁石的边上,相隔此刚才,已近了许多,但还是有十来二十丈距离,吕麟心知“金刚神指”,虽然是旷世神功,但是要隔那麽远,凌空袭中对方,也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事情,因此他一指使出,并不向韩玉霞袭到,而是指向身前的海面。

祗听得“嗤”地一声,随着他手指指处,一缕指风,疾袭而出。

平静的海面之上,立时冒起了一股水柱,高达丈许,细才如指,竟像是突然而生的一股喷泉一样,水花爆散,好看好极。

吕麟心中得意,哈哈一笑,道:“臭丫头,你可曾看见了?”

对面的韩玉霞,像是怔了一怔,可是,立即见她,手腕一翻,对着海面,虚按了一按,手臂立即向上一挥,立即有一股水柱,“轰”地被她掌力,吸了起来,竟然像怪龙也似,直被她吸到了礁石之上,才一声“轰”地散了开来。

吕麟在对面,看得清楚,心中也不禁暗自大大地吃了一惊。

本为,从韩玉霞所露的这一手功夫来看,她内家功力,也已然到了极高的境界。

祗听得韩玉霞厉声道:“臭小子,你看清楚了没有?”

吕麟心中勃然大怒,暗忖自己未曾料到她功力也会如此之高,因之刚才那一式“一柱擎天”,祗不过用了四成功力。

相形之下,反倒被她比了下去。

立即一声冷笑,道:“臭丫头,再让你开开眼界也罢!”身形一俯,拾起了一块礁石在手,向上一抛,抛起两尺,右手食中二指,一齐伸出,向前一挟,已然使出了一式“双峰插云”,祗听得“格”地一声,那一块石头,竟被他指力,硬生生的齐中挟开。

吕麟又一探手间,中指连弹两下,“拍拍”两声,弹在石上。

那两枚石子,电射而出,直向韩玉霞存身之处,飞了过去。

飞出了十来丈远,竟然直达对面的瞧石。

虽然,当那两块小石子,到达了对面的礁石之上,力道已然大弱,就算韩玉霞被石子弹中,也不会受什麽伤害。

但是,吕麟竟能将小石子弹出那麽远,指力之惊人,实是惊世骇俗。

如果敌人是五六丈之内,被他弹出的小石子弹中?怕不穿体而过,立受重创。

吕麟将两块小石子,一齐弹到了对面岸上,哈哈笑道:“臭丫头,天下武学之无止境,今日你总该知道了罢!”

言下之意,分明是嘲笑韩玉霞刚才那一手,自以为是,乃是井蛙之见。

韩玉霞心中怒极,冷笑道:“雕虫小技,也敢炫人!”

吕麟也自大怒,道:“臭丫头,你有何能?”

韩玉霞冷笑道:“我的本领,像你这种人,岂能知道?说也是白说!”

吕麟怪啸一声,道:“臭丫头,你可敢与裁动手麽?”韩玉霞道:“有什麽不敢?”

两人说至此处,一齐抬起头来,向上望去。

他们此际,相隔十来二十丈海水,想要动手,也是不能。

可是,在他们的顶上,那两个山峰之上,却是有石梁可通。

两人一望之下,俱已然到想,在那个竟不止一丈的石梁上,正是自己显露两年来所学武功的绝佳所在。韩玉霞首先道:“臭小子,咱们便在那石梁之上相会,你可敢去?”

吕麟心想,韩玉霞武功已然精进,大约是得了天孙上人所遗的另一部武功秘诀。当然那部武功秘诀,绝比不上金刚神指。

自己和她在那石梁之上相会,足可将她击下海去,以了此一段深仇。

吕麟在急切之间,却未曾想到,韩玉霞身上所穿的那一身衣服?五色斑斓,绝不会是天孙上人所穿,当然有来历!

当下他一声长啸,道:“好哇!臭丫头死期到了!”

身形一转,幌眼之间,便已然来到了石峰的下面,真气一提,便向上窜去,那一面,韩玉霞的身法,也是极快。

转眼之间,两人已然一齐来到了峰顶。

两年来,吕麟还是第一次上石峰之顶,一来到顶上,向那石梁看了一眼,心中也不禁一寒。

原来那道石梁,在下面看来,竟不过尺许,在上面来看,因为是圆形的缘故,更要窄上半尺。

居高临下,向下望去,海面虽是平静,心中也不免骇然。

吕麟定了定神,向对面看去:祗见韩玉霞也已然到了峰顶。

两人一个对望间,皆不愿示弱对方,一步一步,向前走出。

没有多久,两人已然相隔有丈许。

各自抬头,向对方一打量,两人的心中,俱皆为之一怔。

两年不见,他们两人,各自有了极大的改变,吕麟伺韩玉霞一望间,祗她虽然满面怒容,但是柳眉弯弯,凤眼生辉,面如白王,嘴若红樱,还是掩饰不了她那股美丽。

韩玉霞本就生得极美,但两年前?吕麟年纪远小,媸妍难辨。

两年以来,韩玉霞更加成熟,少女的美丽,完全显露无遗,而吕麟也长大了,一看清了韩玉霞的容颜的心中不禁怦然而动。

而韩玉霞的芳心之中,也是一样。

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两年之後,自己的死对头,竟会变成了如此挺拔,如此英俊,风度翩翩的一个美少年。

一时之间,两人呆在石梁之上,望住了对方,谁也不动手,竟像是呆住了一样。

好一会,韩玉霞心中,才暗骂自己:“怎麽啦?还不动手作甚?”

一想及此,面上不禁一红,後退一步,叱道:“臭小子看什麽?”

吕麟俊脸之上,也不禁一红,道:“你不看住了我,焉知我在看你?”

韩玉霞被吕麟反chún相讥,更是娇羞无限,又呆了一会,才喝道:“看招!”玉腕翻处,已然攻出了一掌,那石梁只不过尺许宽窄,除了後退以外,稍踏差一点,整个人便会向下跌去。

吕麟一见韩玉霞抢先出招,连忙後退了两步,手臂扬起,正待以“金刚神指”迎敌时,一瞥之间,忽然看到石梁中心,在自己前面,五六尺处,有着十几个深陷石中的足印。

那些足印,有大有小,分明是两个人所留了下来的,而那两人能在石上留下足印,其功力之高,自然可想而知。

刹那之间,吕麟心念电转,已然想起了在“墨礁仙府”,石壁之上,天孙上人,在练成了金刚神指之後所留的字来。

天孙上人字里行间,表示他练成了金刚指力之後,要与一个人去争强斗胜。

那另一人,是什麽人,吕麟一直不知道,此际,他也是一样不知。

可是此际,吕麟却知道了一个事实,那便是天孙上人和那另一个人,一定也是在这个石梁之上,互争高下的。

他一想及此,蓄力不发,喝道:“且住!”

韩玉霞那一掌,掌势瓢忽无比,随着手掌向外一翻,一股阴柔无比的力道,早已随之而发,直向巳麟了过去。

吕辚发指在後,又因为见到了那些足印,而呆上了一呆。

高手过招,岂能相差那一呆的电光石之火间?他“且住”两字,刚一出口,韩玉霞的掌力,已然袭到,吕麟一凛之下,心中勃然大怒,真气下沉,稳住了下盘,手指连伸,接连两式“一柱擎天”,“叁环套月”,两缕劲疾无比的指风,带起“嗤嗤”的破空之声,直向对方的掌力迎去。

两股大力,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恶门石梁救危消积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