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二十五章 婚讯传来吕麟悲失恋

作者:倪匡

以後,川中六丑的下落,突然不明,武当派人物,再入川康几次,找不到他们,事情才不了了之,这件事,吕麟原曾听得人讲起过,是以他才会一见那刀,心中感到很是眼熟。当下吕麟话才出囗,那丑妇已然怒道:“什麽叫川中六丑?我们长得很丑麽?我们是川中六侠--川中五侠一贼!那六指贼!”吕麟见那丑妇,九分像鬼,一分像人,居然还不肯认丑,心中不免大是可笑,可是听到後来,他却已然全无笑意。因为听那丑妇人的囗气,两年多前,在武林之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令得各大门派中的高手,伤亡之惨,前所未有,掌握了再次出世的稀世绝学,八龙天音的那六指琴魔竟然是川中六丑中的人物。六指琴魔,两年多前,突然在武林中出现,没有一人,知道他的来历。只怕除了川中六丑之外,其馀人直到如今,也还是不明其人,究竟从何而来?因此吕麟连忙问道:“原来那六指琴魔,是你们中的一个?”

妇丑一瞪眼,道:“关你什麽事?”吕麟和韩玉霞两人,既然已知对方是川中六丑的人物,自然也已知道,那丑妇人乃是天生异禀,神力过人,在六人之中,武功最高的丑无盐陈桂桂,两人若不是在墨礁岛上练功两年,武功大进,只怕双双联手,也未必是陈桂隹的敌手。

吕麟见她不肯实说,也不再相逼,“哼”地一声。那独腿汉子已然道:“两年多前,我们三人,在搜寻六指贼的下落,正雇了一艘大船,由黄河顺流而下,想去找到他,与他理论”他独腿汉子讲到此处,韩玉霞已然道:“你们想与六指琴魔,理论什麽?”

独腿汉子一瞪眼,道:“与你何干?”韩玉霞一摆金鞭,身子已然疾跃而前,翻手一鞭“飞瀑流泉”,鞭出如风,迳向独腿汉子,疾抽而出!韩玉霞才一发动,一旁那瞎子,和那触臂人,已然双双抢了出来。两人的身法,也颇是快疾,一抢出之後,各向韩玉霞发了一招。

可是他们两人,出手虽快,吕麟却也早有准备,身子向前,疾踏出一步,一招“双峰云”,两缕指风,劲袭而出。

那独腿汉和瞎子,本来只当吕麟隔得自己还远,袭不到自己。因此并不思趋避,怎知金刚指刀,何等凌厉,“嗤”,“嗤”两下破空之声,指力已然袭到,两人只觉得胸前如何被百十斤重的铁锤,猛地撞了一下,大叫一声,向後退出。这还是吕麟只用了六成方道。

若是吕麟全力以赴,这两人非受重伤不可。吕麟只发一招,便已将两人击退,韩玉霞的金鞭,也亦卷到那独腿汉子的面前,那独腿汉子拐杖一点,向後退避了开去,丑无盐陈桂桂大喝一声,抡起铁棍,已然赶到。

从韩玉霞突发一鞭开始,到陈桂桂赶到,其间只不过是电光石火,一刹间的事。而在那麽短的时间中,双方实际上,已是分出了胜负。陈桂隹才一赶到,吕麟大喝一声,道:“还要再自讨苦吃麽?”

身子倏地一转,转到了陈桂桂的後面,中指倏伸,一式“一柱擎天”,迅疾攻出,同时韩玉霞一招“碧海青天”,也已拍出。陈桂桂腹背受敌,她刚才已经尝过了两人的厉害,此际哪敢硬敌?

也算她在武学上,极有造谐,随即起的续铁棍,硬生生地,在刹那之间,收了回来,在地上猛地一撞,就着那一撞之势,双手一松,弃了铁棍不要,人也跟着凌空怪鸟似的飞出去!那一下变化,倒也大出吕麟和韩玉霞两人的意料之外。

两人唯恐自己的一招,误伤了对方,连忙收住了势子,陈桂桂已然停在两丈开外,双眼住了续铁棍,却又不敢过来拾取。

吕麟一声长笑,道:“你们四人,想要找六指贼,我们也正想找他,咱们同仇敌忾,正应同心合力,加果你们肯将那六指琴魔的一切,详细说我们知道,找们便可化敌为友!”

那独腿汉子尖声道:“那紫阳刀呢?”吕麟道:“紫阳刀乃是武当派镇山之宝,我自会送还武当!”

独腿汉子大怒,向前踏出了半步,丑无盐陈桂桂已然喝道:“想死麽?就依你们两个小贼所言便了!”吕麟听出他们几个人,出言粗俗,已成习惯,倒不是存心骂人。因此也不与她计较,微笑道:“我先还你续铁棍!”

那根续铁棍,在陈桂桂刚才退出之际,在地上一撞,已然陷入地内,吕麟走了前去,右手一握,将之握住,用力向上一提。他本来已知道,那根续铁棍,少说也有三五百斤,因此用了七成功力,虽然已将棍提起,但是也觉得沈重无比。

连忙稳住了身形,喝道:“接住了!”用力一扬手臂,将铁棍向陈桂桂抛了过去。陈桂桂一伸手,便将铁棍接住,顺手挥出一团棍花。那麽重的一根续铁棍,在她手中,竟像是轻若无物一样。

吕麟和韩玉霞两人见了,也不禁暗暗佩服她天生神力,看来绝不在太极门掌门,胖仙徐留本之下!当年武当派人物,数度前往川中,劳而无功,看来也绝不是没有原因。吕麟见她接住了续铁棍,便又问道:“你们四人,要找六指琴魔,理论何事?”

独腿汉子了陈桂桂一眼,陈桂桂道:“与他们说吧!”那触腿汉子才道:“多年之前,陈大姐在川中东山黄叶谷中,坐关练功,我们五人,仍在川中走动,那一日,给我们发现了三件武林中的异宝!”韩玉霞忙道:“哪三件?”

独腿汉子像是不愿意讲出来,但是却又不敢不讲,犹豫了一阵,才道:“一件是“八龙琴”,一件,便是和八龙琴有关的八龙天音,另一件,乃是一张火弦弓!”

吕麟听到了“火弦弓”三字,心中立即想起,谭月华曾经对自己说过,有一个叫鬼奴的人物,有一张神弓,正是叫作火弦弓?他当下也想不通鬼奴和川中六丑之间,会有什麽关系。因此,只是想了一想,便自作罢。

那独腿汉子续道:“我们得了那三件宝物,便想回到黄叶谷去,说与陈大姐知道,但是却有两人,竭力反对,道得了三件宝物,乃是稀世难遇的机会,何必再多一人来分?”陈桂桂听到此处,“哼”地一声。

那独腿汉子身子震动了一下,道:“当日……我们……不慎受了他们的迷惑,竟然听从了他们的话,怎知他们两人,心怀叵测,竟然联手,向我们三人进攻,我们三人身受重伤,勉强逃回黄叶谷,却已身受重伤,个个残废!”吕麟道:“以後呢?”

那独腿汉子道:“以後,我们也没有听得他们两人的信息。陈大姐听我们讲起经过,一怒之下,竟然走火入魔,直到上个月,方自复原。我们在黄叶谷中,伏了近二十年,才又听得武林中人传说,八龙天音,已然复出,武林中正自腥风血雨,我们才知六指贼已将八龙天音练成。但却不知另一人的下落如何,那时,陈大姐尚未复原,我们三人,便在江湖上,寻找六指贼的踪迹,想与他理论!”韩玉霞冷笑道:“他既已练成了八龙天音,你们难道是他的对手?”

独腿汉子道:“我们只希他念昔年结义之情,不会加害我们!”

吕麟“哼”地一声,道:“结果,你们找到他了不曾?”独腿汉子满面悲愤之色,道:“找到了!就在黄河边上,我们见到一辆装饰得异常华丽的马车,沿岸驰过,正是传说中六指琴魔的车子,我们一出声,车子便停了下来。”吕麟忙道:“那是什麽时候的事情?”

独腿汉子道:“约在两年多前。”吕麟和韩玉霞两人,心中明白,那正是自己在那废墟之上相逢的那一天的事,便道:“你们见了他,又怎麽样?”

独腿汉子恨恨地道:“怎知六指贼全不念当年情面,连面都不露,便自使出了“八龙天音“功夫,那些船家,全不会武功,琴音一起,便如痴如醉,向水中乱跳,我们三人,觉出情形不妙,也跳入了水中,总算给我们逃出了性命!”

吕麟和韩玉霞两人,心中这才慨然大悟,知道了那艘大船,为何竟会一个人也没有原因,想是因为那独腿汉子,仓皇逃命,所以才会连那柄紫阳刀,都忘在船舱之中。

独腿汉子续道:“我们逃回了黄叶谷,又向陈大姐说起了这件事,陈大姐自然更怒,但是她走火入魔多年,未曾恢复,直到最近,我们在山中找到了一枚成形的何首乌,陈大姐才能恢复行动,我们才又出来,寻找那六指贼,见你腰间所佩的紫阳刀,便将你们两人,当作了六指贼的徒弟!”

吕麟听,不禁一笑,道:“你们全然弄错!但是我听说,六指琴魔,也有两年多未曾在武林中露面,却是为了什麽?”陈桂桂道:“谁知道!”

韩玉霞冷笑道道:“以你们的武功而论,还是不要撞到他的好,撞上了他,你们四人,还会有命麽?”陈桂桂“哼”地一声,道:“我们六人,结义之日,曾各罚毒誓,他难道不怕天谴?”

吕麟和韩玉霞两人听了,不由得“哈哈”大笑,道:“若是他怕天谴,当年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们和你们,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却也不忍见你们白白送命,还是快回黄叶谷去吧!”陈桂隹等四人听了,哑囗无言。吕麟问韩玉霞道:“韩姑娘,咱们也该继续向前赶路了!”

那独腿汉子叫道:“那刀”他话未曾讲完,给韩玉霞瞪了一眼,便不敢再多说什麽。

陈桂桂却叫道:“且慢!刚才你们说也要找他,难道你们两人,便有什麽克制“八龙天音“的奇眇武功麽?”吕麟和韩玉霞两人听了,心中也不禁一呆。

也们想起了那“八龙天音”的厉害,连许多一流高手,都难免为其所害。自己虽已各怀绝技,但功力之高,却难与吕腾空.龚隆、谭升、火凤仙姑.韩逊.东方白等人相比。若是遇上了六指琴魔,也是一样有死无生。

呆了一会,吕麟方道:“你所说也是有理,但我们两人,虽无克制八龙天音之法,若是联络武林中所有高手,只怕事有可为。”陈桂桂在鼻子眼中,“哼”地一声,问道:“哪些高手?”看她的情形,像是除了她以外,再无人配称武林高手一样。

吕麟淡然一笑,道:“例如家师,玉面神君东方白”吕麟只讲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陈桂桂已然改容,傲态全失。吕麟续道:“还有七煞神君,飞燕门掌门,乃至华山烈火祖师等人物,皆安然无恙,逃脱了两年前的大劫,这麽多高手联手,只怕不会没有办法,制住那六指琴魔!”

陈桂桂冷冷地道:“只怕东方白和烈火祖师,就在最近,便要决一生死了!”烈火祖师和玉面神君东方白,两人成仇一事,吕麟亲身经历,自然知道。但是他们要在最近,决一生死一事,吕麟却是茫然无知。连忙道:“你说什麽?”

陈桂桂瞪了也一眼,道:“你究竟是不是东方白的徒弟?”吕麟道:“当然是!”陈桂隹道:“这件事,各大门派的高手,均已知道了,你既然是他的徒弟,何以反而不知.”吕麟只得解释道:“我两年之前,和韩姑娘两人,远至海外,直到近日,方始归来!”

丑无盐陈桂桂向吕麟和韩玉霞打量了几眼,道:“你们倒是一对儿,如果你快些赶回峨萆山去,你们师徒两人,一齐成婚,倒也不错!”韩玉霞给陈桂隹那几句不论不类的话,讲得俏脸通红。可是奇怪的是,她平日是何等容易动怒的人,此际虽然有些恼意,却并未勃然大怒。

吕麟听得陈桂隹如此说法,也是大为不好意思,正色说道:“别唐突了韩姑娘,刚才你说,我师傅近几日,就要成婚?”

陈桂桂道:“是!自从红鹰龚隆,死在仙人峰上之後,玉面神君东方白便又开始在武林之中露面,起先,峨萆派人物,心中着实惊恐,唯恐东方白来寻他们的不是,怎知东方白和峨萆派中人相遇了几次,倒并没有什麽事发生,水镜禅师见峨萆俗门,群龙无首,便在历代祖师位前,召集了全部人马,请东方白重归峨萆,执掌俗门!”吕麟听了,心中不禁很是高兴,道:“那再好也没有了!”

陈桂桂续道:“这两年来,听说东方白昔年盗走的明都老人的遗骇,都运回峨萆了,再过一个半月,便是他的大婚之期,各门各派高手,全都准备前往道贺,烈火祖师,也早已扬言,要为东方白大大地送上一笔贺礼,可是他不怀好意,准备趁此机会,大闹峨萆山,却是尽人皆知!”

吕麟笑道:“到时,峨萆山上,高手云集,只怕他不敢出手?”陈桂桂冷笑道:“未必,华山烈火祖师,怕过谁来着?”韩玉霞并未曾见过东方白,但是也听得过他的名字,不禁奇道:“那东方白应该年纪甚大了,怎麽如今才娶妻?他的妻子,又是哪一位?”

陈桂桂突然“唉”地叹了一囗气,道:“东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五章 婚讯传来吕麟悲失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