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叁章 鹬蚌相争逃脱绊羁

作者:倪匡

两人心中,其实都亟想将那柄缅刀,取了下来,但是他们心中,却又怕睹物思人,更为伤情,因此竟然提不起勇气来, 是讲些无关紧要的话。

西门一娘又『嘿嘿』笑道:“看来缠上我们的人物,正邪各派都有,我看我们索性不将那木盒送到苏州,就在此地等着他们,请他们互相比武,技胜者得,倒是一场大的热闹,怕连飞燕门和太极门交往如此密切的门派,也必然要自相残杀!”

吕腾空半晌不语,方道:“夫人……我们……将这把缅刀,取了下来如何?”

西门一娘尽量将语气放得平淡,道:“你去取吧!”两老心中俱都难过之极,但是他们数十年夫妻,感情极浓,又怕对方伤心,所以竭力地抑制着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悲痛。

吕腾空『刷刷刷』地窜上了忪树, 见那柄缅刀,刺在树干上,刀尖上,还刺着一张纸条。

吕腾空心中不禁一奇,将刀拔起,又伸指一夹,将那张纸条夹住,才一跃而下,道:“夫人,刀上竟然还有一张纸!”

西门一娘凑过来一看, 见纸上, 是涂着十几个墨团,并无字迹!

而那十几个墨团,虽然有大有小,但是大小却也相差不多,而且排列齐整,分明是那纸上原来是写了两行字,但是却又被人以墨涂去的一般。

将纸翻了过来,却又是空白无字。

两人又不由得呆了半晌,这张纸,和一连串难以解释的怪事一样,又是一个谜!

吕腾空翻来覆去地将那柄缅刀,把玩了好一会,眼前又浮起吕麟天真活泼的情景来,更想起自己在练武厅中,授他刀法情形,不知不觉之间,眼眶润湿,已然是老泪纵横!

正伤神间, 听得耳际老妻柔声道:“腾空,我们也该赶路了!”

吕腾空『喔』地一声,抬起头来,抹了抹眼,见西门一娘将那张纸,小心放入怀中,便也藏起了缅刀,西门一娘苦笑道:“夫人,你追那人,可曾追到?”西门一娘道:“未曾”吕腾空问道:“你究竟追他为了何事?”

西门一娘道:“你难道未曾听得他说,愿以一人,来换取那只木盒!”

吕腾空道:“是啊,但这又有什麽关系?”

西门一娘道:“他明知我们绝不肯将那木盒放手,却又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来,你想那个人,若不是对我们极是重要的,也怎会如此?”

吕腾空奇道:“我们在世上,还有什麽亲人,老的早已过世,小的……”讲到此处,又已讲不下去。西门一娘道:“是啊,所以我才要追到他来问一问,但那人身法之快,简直匪夷所思,竟然追他不上,但是却在此处,发现了这柄缅刀。”

西门一娘的话,虽然说得极是曲折,但是吕腾空已然听明白,西门一娘心中想的是些什麽,她所想的,是那人所说,要用以和自己『换木盒』的『那一个人』,正是吕麟。

然则他非但没有点明,反侧心中暗暗悲伤老妻忆子之情,因为吕麟的无头 体,既然出现在南昌的那个石库中,那人怎麽可能会将他来换木盒? 得略为安慰道:“夫人,那人志在木盒,我相信不等我们到苏州府,他便再会来找我们的。”

西门一娘道:“不错!这人轻功之高,世所罕见,几乎连鬼圣盛灵的『鬼行空』轻功,亦非其敌,偏又蒙着面,无法知他是谁?”

吕腾空道:“这确是奇怪,我也想不起他是谁来。”两人商议了一会,天色已然将明,也不去寻觅坐骑,迳向前走去,这一天,也是一点事没有。夜来,他们宿在广德镇上,一夜无事,第二天黄昏已然踏上浙江境界,算来还有一天,便可以到苏州府了。

两人已经将到了苏州,交了木盒以悛的事情,全都计划妥当。

见到了金鞭震乾坤韩逊之後,若然能得知木盒的秘密,当然最好,若然不能知道,也就算了,然後,就各自乔装改扮,不露声色,一个赴点苍,邀请点苍掌门,凌霄燕,神手剑客屈六奇为首的点苍高手。一个回峨嵋,搬请峨嵋俗门的高手,然後在一个月後,齐集武夷山下,再一齐上山,去和六指先生,铁铎上人等血战!

这一天,他们为了要早日到达苏州,是以走的全是山路,正是浙江北部,最多山的地区,中午时分,翻过了百丈峰,等到黄昏时候,已然绕过了东天目, 要过了西天目,路途便平坦许多,离太湖也已近了,沿着太湖,到苏州府, 不过半天的路程而已。

两人绕过东天目,才走出了里许,忽然看见一条清溪之旁,一个胖子,正在睡觉,所忱的乃是老大一副石担。两人一见撞见了胖仙徐留本,不禁一怔, 见徐留本已然一跃而起,哈哈笑道:“你们果然取道此处来,不出我之所料!”

西门一娘冷冷地道:“取道这里又怎麽样?”

徐留本笑嘻嘻地道:“西门一娘,你一对双剑,武林知名,胖子本无请教之意,但是如果你一定要赐教,却也却之不恭!”

西门一娘知道这个胖子,极不好惹,因此一时之间倒也不敢发作,冷笑道:“太极门一向以名门正派自居,想不到掌门人竟作这下叁滥的勾当!”

徐留本道:“我作什麽下叁滥的勾当? 怕若不是我在这里拦你一拦,你们再向前去,碰见了西天目的那位朋友,还要不得了啦!”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皆知他所指『西天目那位朋友』是谁,心中不禁大是烦恼,吕腾空道:“连他也看上我们了麽?徐徐留本点了点头,正待讲话,忽然听得一阵怪声,自西边而起,徐留本神色一变,道:“快跃过溪去!”身形一纵,已然跃过了那道清溪。

徐留本一跃过溪,手中还提着石担,见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两人,还站在溪的西岸不动,竟急得肥肉之上,满是汗珠,道:“你们还不过来?”

吕腾空一听那怪声,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听来令人毛骨悚然,但却又不像出自人口,而像是什麽乐器所吹奏出来的一样,简直难听之极!他心中自然已经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了,冷笑道:“过溪也是遇贼,不过溪也只不过是遇贼!我们跃过来作甚?”

徐留本急道:“吕总镖头,我究竟好说话许多,而且我也不是盗贼,那位朋友一来,还有得理由好说麽?”说话之间,那怪声已然渐渐接近!

西门一娘心中一动,道:“也好,咱们且跃过溪去再说!”

两人一同跃身而起,方自半空,已然听得怪声到了近前,戛然湎止,一人喝道:“别跃过去!”

可是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却已然一跃而过,徐留本也松了一口气。

两人跃至溪前,回过头来看时,只见溪对面站着一个人,那人身量极高,一袭青灰色的长袍,衣袂飘飘,显得神采飘逸。

但是,在左襟绣出了一个骷髅头,金光闪闪,显得诡异之极。

看那人的年纪,也不过是四十上下,生得也甚是端庄,只不过眼光之中,却有一股说不出的邪恶味道,一到溪边便想向前跃来。只听得胖仙徐留本道:“朋友,咱们曾划溪为界,东西天目,互不侵犯,莫非你想食言麽?”

那人『咕』地一笑:“徐胖子,权且食言一次,谅来也不甚打紧!”

徐留本面色一变,提起石担来,道:“当日咱们曾击掌为誓,不得过界生事,你真要食言,我难道还怕你不成?”那人又是『咕』地一笑,道:“对了,我只要不生事,难道也不能过溪来麽?”

胖仙徐留本向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望了一眼,後退丈许,道:“这两位已然是我东天目的佳宾,若是你想在他们身上打主意,还是趁早言明的好!”

那人『咦』地一声,声随人到,也没有看清他是如同动作的,人已经贴着水面,平平飘过,道:“徐胖子,你怎麽知道我的心意的?”

听他的口气,分明是要向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下手,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面带冷笑,也退过一边。徐留本一等那人站定,面色更是显得紧张,『哼』地一声,道:“你真要向他们动手麽?”

那人向徐留本一笑,向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行了一礼,说道:“吕总镖头请了,久仰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方见,实有相见恨晚之感!”

吕腾空虽然知道那人心狠手辣,无所不为,连胖仙徐留本,身为太极门掌门,这东天目又是太极门的根本重地,对他也是忌惮叁分,自己夫妇两人,固然不致於怕他,但是一惹上了,却是不容易摆脱,他既以礼来,何不也与他客客气气?

因此便还了一礼,道『岂敢岂敢,阁下声名之甚,才当得起天下无两!』

那人面色微变,沉声道:“难道吕总镖头竟然知我姓名?”

吕腾空道:“阁下姓名,在下固然不知,但武林之中,提起『金骷髅』叁字,却是无人不晓!”

那人『咕』地一笑,道:“原来如此!既然我们心仪已久,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谅来阁下不致拒绝?”

吕腾空尚未回答,西门一娘已然厉声道:“金骷髅!既然是不情之请,你如何还要人答应?”

金骷髅冷笑几声,道:“难道连说都不让我说麽?”西门一娘和吕腾空一起後退两步,道:“你且说来听听?”

金骷髅道:“闻得人说,吕总镖头此次离开南昌,乃是保了一笔极其重要的物事,到苏州去,那笔物事,可能和我有莫大的关系,是以我想问上一问,不知两位可肯告知?”

西门一娘究竟心地比较细些,暗忖这个人,无名无姓,只因为他无论穿什麽衣服,皆在左襟上,绣有一只金色的骷髅,因此人皆称之为『金骷髅』而不名。大凡武林高手,师承来历,一般都为人知,可是这个金骷髅的身世,却又神秘之极。

五六年之前,武林中还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人,但是在那一年的秋天,他却连接出手,在甘凉道上,伤了在黑道上赫赫有名的霍氏七虎,但是第二天,却又将兰州银枪陈祖泽打成重伤,陈祖泽因此双腿断折,从此便退出了武林。

两日之内,连伤八个高手,而且正邢俱有,他这人的神秘成份,自然又增加了不少。

接着,他自甘凉道上南下,一路之上,只要遇见武林中人,便出手为敌,人人皆败在他的手下,半年之用,声名大噪。

但是到西天目後,却只闻得他和太极门争执了几次,便再也听不到他的信息了。

西门一娘心中,本就对自己所护送的那只木盒,存有莫大的疑惑。又听得这样一个神秘人物,说自己所保的物事,可能和他有点关系,是以他才要动问,心中不禁一动。

暗忖难道这人竟知道自己所保的是什麽东西?或是知道那『齐福』的来头?

因此淡淡一笑,道:“本来,阁下既然动问,我们自然要奉告。但这次事情,却连我们自己,也坠在五里雾中,不知自己所保的,是什麽东西?”

金骷髅也笑道:“吕夫人,这事情再易办也没有,只要取出一看,不是就可以有分晓了麽?”西门一娘面色微变,道:“阁下所说,未免过份了些?我们既答应人家,将物事送到姑苏,焉能半途自启?”

金骷髅忽然叹了一口气,道:“两位如此固执,在下只有得罪了!”

一面说,一面身形耸动,他襟上以金线绣出的那只骷髅,也随之抖动,虽然他本身,生得五官端正,但是被那金光闪闪的骷髅一衬,却显得谲异诡怪,到了极点。

吕腾空冷笑道:“那一只木盒,里面也不知有什麽异宝,竟惹得武林群雄,群起觊觎,阁下既慾赐教,请先发招?”

身形一挫,沉胯坐马,颔下白髯飘拂,站在当地,如渊停岳峙,气势非凡!

金骷髅脱口赞道:“人道吕总镖头,已是峨嵋俗门,第一人物,果然名不虚传!”

一面说,一面缓缓地向前走来。可是他才跨得两步,一旁狂风陡生,徐留本已然横起石担,拦在他的前面,满身肥肉,颤动不已,道:“朋友你当真要在东天目出手,我可不能答应!”

金骷髅道:“也好,先将你打发了吧!”一言甫毕,突然伸手,已然按在徐留本的石担之上。徐留本大喝一声,天崩地裂,双臂一振,将石担向上,猛地一抬!他这一招,已然将本身太极真气,运上了七成,但是金骷髅的手掌,却仍然按在他的石担之上,只不过脸色由白而红,一望而知,他也是在运内力,和徐留本的太极真气相抗。只见两人立足之处,『格格』之声不绝,溪边的碎石,尽皆为他们踏碎。

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俱是会家,一见这情形,便知道两人隔着石担,已然在比拼内力,一时之间,势难分出胜负,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西门一娘长笑一声,道:“两位在此慢慢比武,我们失陪了!”

一面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叁章 鹬蚌相争逃脱绊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