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七章 魔琴怪胸叁剑自相残

作者:倪匡

吕麟对这叁人,虽然并不认识,但是他却感激他们的相助之德,正想告诉他们,那车乃是空车里,面并没有人载着。

可是吕麟话未出口,突然看到车 一掀,一个人从车中,跃了下来!

吕麟心中,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因为,他离开那辆车子,并没有多久。

那辆车子会被人赶了来追自己,已然是怪事,而车厢中居然又跃出了人来,不知那两个人,是什麽时候来到的?只见那自车厢中跃出来的人,是管家打扮,神气甚是雍容,也生得五官端正,和那赶车人的一张死脸子,完全不同。

他一出来之後,便向叁人行了一礼,道:“小可齐福。不知叁位慾见我主人作甚?”

那正中的一个问道:“我们是什麽人,你可知道?”

齐福一笑,道:“愿闻其详。”

那叁人面上皆有怒色,正中的一个厉声道:“你既然敢驾了这辆车子,到处生事,谅必你家主人,也有些来历,怎麽连我们都不认识?”

吕麟初不知那叁人为何突然发怒,听了这两句话,心中才始恍然,暗忖敢情那叁人自负名头,甚是响亮,那齐福却不知道,所以他们叁人,才自心中有气,想到这里,也又向叁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心中猛地一动,暗忖这叁人,难道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武当叁剑?

武当派高手如云,但是却武功较高,名头响亮的,当推这叁个人,因为他们一出手,照例便是叁柄长剑,一齐发动。

而他们所栋的『天地人叁才剑法』,也确是武学中冠绝一时的绝学。

只听得齐福又是一笑,道:“在下一向只跟着家主人四处奔波,对於武林中成名人物,确是不甚知晓,叁位尚请原谅。”

这叁人满面怒容,齐福却只是满面带笑?

叁人一齐『哼』地一声,想来他们没有向人通报姓名的习惯,竟不再提自己的名头,只说道:“闻说有一只木盒,与这辆车子有关,我们叁人,想要看上一看!”那叁人的话,虽然说得强横,可是齐福仍然毫不生气,道:“叁位来得不巧,那只木盒,家主人已以重资,托南昌城中,天虎镖局的吕总镖头,送到姑苏去,早已不在这车上了?”

吕麟听得齐福突然提起自已父亲的名字来,心中『啊』地一声,道:“原来日间来镖局找爹的,就是这个齐幅!”

因为事情突然发展到和他父亲有关,所以吕麟更是全神贯注,要听个究竟。

只听得那叁人扬声一笑,道:“你们这些鬼花样,瞒得过别人,可瞒不过我们叁人!”

齐福脸上,现出了愕然之色,道:“不知叁位此言何意?”

那正中的一个,一声长笑,道:“你们到处张扬,说是那木盒已然交给吕腾空带走,自然会引得各派高手,一齐去找吕腾空,但实则上,那木盒却仍然在你们手中,是也不是?”

齐福陪笑道:“叁位错了,那木盒确是在吕腾空处,乃是尽人皆知之事!”

那叁人又踏前一步,突然听得『铮铮铮』叁声,叁道精虹闪处,叁柄长剑,已然出鞘,一出鞘,叁柄剑便闪电也似,向前一伸,叁个人也身形滴溜溜一转,叁柄精芒射目的长剑,互相搭成了一个叁角形,竟然将齐福围在叁柄长剑之中!

这叁人出手之快,简直快到了不可思议,而且剑招,也怪到了极点!

吕麟年纪虽轻,但是他母亲西门一娘,乃是剑术的大家,在授他点苍剑法之际,对於天下各门派的剑招,也全有所涉及。

所以吕麟对於辨别剑法的优劣,极是识货!这叁人一出手,吕麟已然知道他们在剑法上的造诣,实已到了非同凡响的地步。

叁人一将齐福,围在叁柄长剑之中,面色便跟着沉了下来。

但是齐福却仍然面不改色,略带笑容,道:“叁位将小可围住,却是何意?”

那叁人一齐冷笑,道:“姓齐的,你根本并不是姓齐,乃是华山派玄香堂堂主孙山!我们可曾讲错?”

那齐福自从车厢中走出来後,一直是面带笑容,但一听叁人那句话,却陡地脸上神色变了一变,可是那也只是极短的时间,随即又恢复原来的神情,道:“小可获升华山派玄香堂堂主,只不过一天,便自脱离了华山派,叁位竟能认出小可的本来身份,实是可敬可佩,眼光厉害之极。”

那叁人一齐大笑,道:“华山派十二堂堂主,在武林之中,地住颇高,不知你何以甘心罗衣直帽,去做一个家奴?”

齐福坦然道:“人各有志,叁位何必动问?”

那叁人又是一齐大笑,道:“你别弄什麽玄虚了,你的『主』,究竟是谁?就是华山派烈火老儿,是也不是?说!”

吕麟听到了此处,已然可以肯定,那叁个人,一定是武当叁剑了。

因为,华山派的掌门人,烈火祖师,在武林中的身份极尊,近一二十年来,已然自珍身份,根本不轻易涉足江湖。

但是那叁人却在语气之中,像是并没有将烈火祖师,放在心上。

这就说明了他们本身,也是属於人多势众的一个大派,而也们的武功,也一定不会低,又是叁人一齐出手,用的兵刃,也是长剑,则不是武当叁剑是谁?

只听得齐福道:“叁位又错了,家主人绝非烈火祖师!”

那正中的一个,原是武当叁剑中的老大莫伯云,仍要再问时,他左边的老二莫仲风,已然大是不耐烦,接道:“大哥,与他多罗嗦作甚?华山派中,本是良莠不齐,我们先除了他再说?”

老叁莫季雨也道:“对啊!他哪有什麽主人不主人的,还不是他一个人弄的玄虚,那木盒之中,所藏的物事,一定是非同小可,岂可落在别派的手中?”

莫伯云向两人使了一个眼色,沉声道:“你听到了没有?”

齐福淡淡一笑,道:“叁位若要动手,我也没有办法,但是我言之在先,叁位要是吃了大亏,可别怪我?”齐福话才讲完,那驾车的怪汉子,便自『嘿嘿』一阵冷笑,他的冷笑,和齐福的话,刚好接上,倒像那一阵冷笑,是齐福所发的一样!

而那怪汉子的冷笑声,尚自在黑暗之中,荡漾不绝,武当叁剑,已然一齐发动,只见叁道精虹,绕着齐福,转了一转,其快无此,又一齐後退,齐福的上、中、下叁盘,已然各多了一道伤口,鲜血殷殷。

不要说齐福根本没有还手,就算齐福还手,这叁人的剑势,如此之快,他也根本无从还起!

吕麟在一旁,见了这等情形,心中的不平之感,不禁油然而生。

他虽然曾与那赶车的怪汉子动手,还被那怪汉子抽了几鞭,疼痛未止,而且,齐福正是他要找的杀害天虎镖局镖师们的人。

而武当叁剑,却对他有解围之德。只不过吕麟天生侠骨,行事却不凭个人的好恶,作为论断的标准,眼下以叁敌一,他总觉得大是不公平,毫不考虑,便大声叫道:“你们叁个打一个,算是什麽?要动手的,不妨以一对一,打个明白!”

武当叁剑一齐转过头来,向他怒目而视,齐福却对他一笑,道:“小兄弟,多谢你仗义执言,请听我一言,快离开此处吧!”

吕麟心中,对於齐福的态度,如此镇定,不禁大是佩服,心想这人倒是一条硬汉子。

吕麟到底年纪太轻,他却不知道,齐福之所以如此镇静,实是他知道事情发展下去,一定是对他有利的缘故。

当下吕麟摇头道:“我不走。”

齐福回头,向那驾车的怪汉子,使了一个眼色,那怪汉子一声冷笑,突然从车座之上,凌空拔起,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凌空下击,人尚未落地,便自『刷刷刷』一连叁鞭,向吕麟抽到!身法之美,下手之快,简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吕麟刚才曾经吃过他的苦头,一见他恶狠狠的向自己扑到,心中大惊,连忙足尖一点,向外纵了开去,但听得鞭声霍霍,鞭鞘就在自己面前叁四寸处,吞吐不定,吕麟一退再退,幌眼间,便已然退出了叁二十丈,那怪汉子才一个倒纵之势,叁个起伏,身如一缕轻烟也似地,重又回到车座上!

吕麟喘了一口气,倚着一棵大树站定,定睛向前看去,只见武当叁剑,各以剑尖,抵住了齐福,齐福仍是昂然而立。

吕麟心中知道,刚才那怪汉子突然向自己攻到,并不是想要加害自己,而是奉了齐福之命,要将自己,赶出他们动手的范围去。

因为若是那怪汉子想要抽打吕麟,实在没有一鞭抽不中,但是刚才,那条马鞭的鞭鞘,却只在他身前叁四寸处掠过,可知那怪汉子只不过是想将之赶出而已!如今吕麟一见齐福重又陷入了重围,心中不平之感,仍未稍止,正想再赶向前去,突然听得耳际,响起了一阵,极是悠扬悦耳的琴声。

吕麟心中,猛地一动,立即想起自己在那车子的车厢中所见的怪琴,和用力一拨那条最粗的琴弦,竟会发出如此惊心动魄的声音一事来。

如今那琴音,听来像是自天而降,但是附近一个人也没有,当然是从那辆车子中发出来的了,由此可知,齐福虽然出了车厢,但是车厢中却另外还有人。

吕麟一面想,一面向前看去,只见琴音才起,武当叁剑,长剑幌动,便已展开了攻势。吕麟心中,正在为齐福耽忧,可是仔细一看,他几乎奇怪得不相信自己的限睛!

原来齐福已然不知在什麽时候,逸了开去,正和那驾车的怪汉子,并肩坐在车座上。

而武当叁剑叁人,长剑霍霍,招式精幻之极,却是自己在打自己。

而吕麟既然在剑法上的辨别能力颇高,自然也一眼看出,这叁人的剑招,招招全是致命的杀着,下手毫不容情。

吕麟心中的奇怪,可说已到了极点。

因为武当叁剑,兄弟叁人行止不离,几乎已成了叁位一体,绝对没有自相拼杀的道理。但是这时候,叁个人却又是一点也不假,在作生死的拼斗,只见叁人各自使出的剑招,源源不绝,叁道精虹,呼啸排荡,左盘右旋,耀眼生花,连叁人的人影都分不清楚,竟是一场武林中罕见的恶斗!

吕麟呆呆地看了半晌,突然听得琴音由徐而快,宛若千军万马,奔腾而至,令得吕麟的心弦,也为之而大受震动。

而就在琴音由徐而急的一瞬间,只见武当叁剑的剑招,也似而快了起来,吕麟心中,陡地一动,暗忖难道以武当叁剑的武功之高,如今行动失常,竟是为那琴音所惑不成?

若然是这样,那麽这琴声算是什麽功夫,为何如此邪门?

正在想着,突然听得『铮』地一声,武当叁剑中,已有一人,长剑脱手飞出,叁人急骤的身形,也因之停了一停。

但是那一停,只是电光石火,一眨眼间的事,只见一人双手空空,後退一步,但是其馀两人,却毫不犹豫地,踏中宫,走洪门,剑势如虹,一左一右,便向那剑已脱手的人胸际插入。

那剑已脱手的,乃是老叁莫季雨,当下一声惨号,惊心动魄,便已死去。

另外两人,抽出剑来,重又狠狠地斗在一齐,没有多久,两人的剑招,便已惭渐地慢了下来,只听得琴音突然停止,那辆马车,也突然向前,急驰而出,在琴音停止之後,两人仍然互相攻了几招,直到那辆马车,在黑暗之中,隐没不见,两人才突然停了下来,吕麟隔得虽远,但是却看得清楚,只见两人手一松,长剑已然跌倒了地上,而且立即抱成一团,只不过身子摇幌,又一齐跌倒在地。

吕麟心知自已所遇到的,一定是武林之中,极大,极怪,非同小可的事。

因此地一见两人跌倒,便连忙向两人奔了过去,来到近前一看,只见两人胁下,皆有一个极大的伤口,敢情是刚才他们的最後几招,动作快疾无伦,吕麟未曾看清,他们相互各受了重伤?

吕麟见两人已然伤得极重,不由得楞了一楞。

就在此际,只见两人勉强转过身来,道:“小……友,烦请你告诉……武当群雄……我们……叁人……”才讲到此处,两人四睛怒凸,已然断气。

吕麟心中,大是骇然,暗忖武当叁剑,在武林中享有何等名声,如今竟这样不明不白而死,事情若不是亲见,只怕人家讲了,也不易相信,他们两人,临死之际,话虽未曾说完,但可以猜想得到,他们一定要自己,向武当群雄,报告他们的死讯!

吕麟在叁人的 体之旁,呆了半晌,暗忖自己上武当山去跑一次,已然是免不了的了,但是这叁人,却也不能让他们曝 荒野啊!便以缅刀,挖起大坑来,才挖好了一个,忽然听得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来到近前,突然停止。

吕麟回头一看,只见马上一个劲装汉子,疾跃而下,奔到叁人的 体之旁,看了一看,突然向吕麟疾扑过来,叱道:“好小贼,如何伤了我叁位师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魔琴怪胸叁剑自相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