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

第九章 仙人峰上邪正起风云

作者:倪匡

徐留本和竹林七仙,八人已全是武林之中,第一流的人物。身形既经展开入行动何等快疾!

但是,他们八人的行动虽快,那闯进马棚的人行动更快。只见黑影起伏飞舞,马嘶声,人的惨叫声,夹杂在一起,眨眼之间,五个太极门中的得意弟子,已然一齐栽下马来。

而那条黑影,顺手抄起吕麟,跃上一匹骏马,已然绝尘而去。等到八人赶到出事的地点时,那匹马已然跑得只剩下了一个黑点。八人俱知道已然追赶不上,铁书焦通,心中大怒,喝道:“好不要脸的徐胖子,空自害了人,可看你得了什麽好处去?”

胖仙徐留本其时也无暇与之斗口,只是去看视他那五个得意弟子。只见五人,俱然已经骨折筋裂而死!徐留本知道自己这五个弟子,虽然武功不算第一流,但是也还过得去,如今竟在片刻之间,全皆身亡,心中也不禁骇然。

站了起来,怔怔地无话可说。竹林七仙,此时也已然看到,太极门中的那几个弟子,已然身亡。神笔史聚一俯身,提起了一其尸体来,仔细地看了一看,“拍”地一声,又将尸体抛了出去,道:“各位弟兄,我们快去追!”

焦通道:“如今还追得上麽?”史栗道:“有名有姓,为什麽会追不上?”胖仙徐留本一听,忙道:“史老三,那人是谁,你已然认出来了麽。”神笔史聚打从鼻子眼中,“哼”地三声,道:“当然看出来了,你也想去追麽?”

胖仙徐留木这时灿,心中又怒又悔。在他当初行事之际,万万想不到已然到了囗中的肥肉,又会被人抢了去,如今不但吕麟未曾到手,折损了五个得意弟子,而且还留下了千秋恶名!

顿了一顿,道:“我当然想追!”神笔史聚道:“这五人之死,全是中了阴尸掌之故!”徐留本一怔,道:“刚才下手的,难道竟是妖鬼盛灵?”神笔史聚道:“只怕不是他,也是他的两个宝贝儿子中的一个!”徐留本怒道:“胡说!我门下岂是饭桶?自然是妖鬼本人!”竹林七仙见事情已然到了这种地步,徐留本兀自如此为名争囗,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焦通冷冷地道:“你要追,就追到北山去吧,我们可是要失陪了!”徐留本感到极为尴尬,因为他明白,即使是在此与鬼圣盛灵相遇,也未必是敌手,更何况是深入北山鬼官,去向他要人?

想了一想,冷笑道:“难道你们甘心让自己的徒弟上洛在妖鬼手中,竟不思救援麽?”

神笔史聚冷冷地道:“不错,我们七人,就是这样无耻胆小,生事怕事,徐胖子不妨在武林同道面前,为我们宣扬宣扬!”

徐留本听出对方,话中有骨,竟然将一张胖脸,羞得成了猪肝也似的颜色,不禁恼羞成怒,“哼”地一声,道:“好,咱们走着瞧!”

身形拧动,便自向外逸了开去。竹林七仙心中对徐留本,自然恨极,因为吕麟会落入鬼圣盛灵手中,俱都是因为徐留本从中捣鬼之故。但是七人同时,却又极其鄙薄他的为人,明知出手便可以取胜,但是却也不屑与之动手,由得他去了。由此,亦可见竹林七仙,为人清雅,不同俗流之一斑。

当下七人见茶寮已然毁坏,几个茶博士正哭丧着脸,在收拾残物,天色大明,已有不少好事的途人,围了上来观看。

七人唯恐惊扰俗人耳目,连忙摸出了一锭银子给了茶博士,离了开去,一面向前走,一面商量对策,神笔史聚道:“麟儿虽已落入妖鬼手中,但一定可保无碍,妖鬼之所以出手,完全是和徐胖子一样的缘因,既然他也知道,吕腾空要上仙人峰去,我们就早一步赶到,以观动静,也是好的。”

其馀六人,尽皆点头称善,仍然一齐,向武夷仙人峰而去。如今暂且搁下他们七人的行踪不表,却说飞燕门弟子端木红,当日奉了师尊,青燕丘君素之命,本是想要拦路截劫吕腾空失妇,夺取那只木盒的。怎知要抢夺那只木盒的人,正邪各派俱有,有的更是一流高手,亲自出动。

更何况,吕腾空夫妇,本身也是一流高手,端木红本就不是敌手。当日在客店之中,又碰上了徐留本,端木红被西门一娘,揣住了穴道。太极门和飞燕门之间,渊源本就极深,徐留本见吕腾空失妇,已经离去,便解开了端木红的穴道,迳自走了开去。

端木红满心不愤,可是也知道技不如人,没有办法,但是师命未能达成,却又不敢立即回去,便一路向姑苏而来,以观动静。

在将要到姑苏附近时,忽然遇见了两个师侄,那两人已然全是四十上下的中年妇人,俱是辈份却不如端木红之尊。

那两人正是寻找端木红,一见面,便告诉镇端木红,武夷仙人峰上,将有大事,掌门丘君素,也巳下山,向武夷去了,叫端木红在江湖上寻找竹林七仙,火凤仙姑等人物,从速到武夷去应变!

端木红便遵言前去寻找,本来,竹林七仙人行踪飘忽,根本无从找起,但是他们七人,每到一处,便一定留下标志,端木红在苏州城外,看到了标志,便循踪将七人寻到。

看官不要以为作书人事颠倒,因为吕腾空和西门一娘两人,要纠集峨媚、点苍两派同门,向六指先生生事一事,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而且,他们唯恐打草惊蛇,也绝没有在人前提起,何以吕腾空才离姑苏,武林中便几无人不知?

这其中,自然大有缘由,连吕腾空自己,到了武夷仙人峰,见对方已有准备,也不禁吃了一惊,但是他却也想不到,消息是如何走漏的,本书以後,自会表明,暂且搁下不说。

却说端木红听得火凤仙姑在木渎镇上养伤,心中也不禁为之一怔。因为火凤仙姑不但本身武功绝顶,而且,一柄烈火锁心轮,更是神出鬼没,厉害无比,师傅提起来时,常以她不在飞燕门中为憾,如何也会受伤?

一面想,一面向前飞驰,那木渎镇在姑苏城外,灵岩山脚下,也正在太湖之浜,不到半个时辰,端木红已然堪堆奔到。

端木红虽然淘气好生事,但是飞燕门中,戒律甚严,无故生事,处罚甚重,所以她到了镇口,便将马勒紧,慢了下来。

正在此际,只听得车声辚辚,从镇中,慢慢地驰出一辆辇车来。端木红向那车子,了一眼,心中便不禁大是讶异。因为那辆车子,装饰之华美,实是难以言喻,各色宝石,在黑暗之中,闪闪生光,金披银绣,非同凡响,一个人伏在车座之上打瞌睡,听凭车子,慢慢地向前走去。

端木红看了一会,只当是什麽官宦富贵人家的内眷,所乘坐的车子,也没有怎麽介意,俱总有点觉得异样。

等那车子过去了好一会,又抬头看了几眼,正待入镇去时,突然听得一声怪咻,起自镇口,只见一条人影,跌跌撞撞,直跑了出来!虽然是七跌八倒,但是身法却仍是快疾无比。

端木红乍一听得那一声怒吼,心中已是一怔,因为那一声怒吼,听来令人毛骨悚然,显然发出怒号之人,心中的愤懑,实是难以形容。

继而,端木红又见那人,接连几个起伏,心中更是大异。因为那人所使的轻功,竟和自己所习,大同小异,分明也是出於飞燕门中。端木红连忙迎了上去,只见那人,疯了也似,接连向前扑来。但是扑出了丈许,却跌倒了三四汰,最後一次,终於腾起七八尺,又跌倒在地。

那最後一下腾起的身法,更分明是飞燕门秘傅轻功之中的一式“巧云细翻”!端木红知道本门轻功,绝不外传,来人既然会使飞燕门中的功夫,当然也和本门有着极深的渊源,因此连忙奔了过去。定睛看时,只见那人长发披散,血流满面,伏在地上,不住喘气。端木红俯下身去,道:“你--”

她这里才讲了一个字,那人突然,转过了面来,端木红不由自主,“”地一声,叫了出来,原来那人虽然血污满面,但是一双眼睛,却还是有神之极,凶光四射,而且,一转过面来,立即五指如钩,向端木红胸际,疾抓而出!

端木红万想不到,自己好意去看人,反倒被人一把抓来,百忙之中,身子向後一仰,使了一式“铁板桥”,避了过去。

飞燕门中的“铁板桥”功夫,也是与众不同,俯仰由心。端木红这向後一仰,便听得那人“咦”地一声。道:“你是飞燕门中,第几代弟子?”

端木红早已知道对方与本门有关,一听囗气,甚是托大,倒也不敢怠慢,道:“家师姓丘,上君下素。”

那人“喔”地一声,手在起地上一按,坐了起来,道:“君素在七年之前,所收的关山门弟子,叫作端木红的,便是你麽?”

端木红道:“正是晚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那人且不回答,只是抬起头来,向前看去,端木红跟着她的视线,一齐向前去,只见那辆车子,已然跑出了老远,那人叹了一囗气,道:“你师傅可好?我是火凤仙姑。”

端木红一听,不禁又惊又喜,忙道:“仙姑,我正要找你哩!”火凤仙姑道:“你找我作甚?”端木红便将原由说了,火凤仙姑叹了一囗气,道:“如今我伤得甚重,怎能捱得到武夷山?”端木红心中不觉骇然,道:“火凤姑姑,伤你的,是什麽人?”火凤仙姑“哼”地一声,道:“那人就在那辆车上,如今已然远去,也不必提了!”

端木红“”地一声,道:“早知如此,我一定先将那辆车拦住了再说!”火凤仙姑冷笑道:“只怕你师傅来此,也未必拦得住!”端木红忙又问道:“不知车中究竟是什麽人?”火凤仙姑道:“人倒不少,我本已受伤,因此未曾看清,但是却知道其中一人,是六指先生。”

端木红道:“咦?怕不会吧,六指先生自己在武夷有事,怎会在这里生事?”火凤仙姑脾气最烈,性子也最是冲动,她认定了的事,再也不许人辩驳,立时怒道:“我看得清清楚楚,车中一人,伸手出来,共有六指,车中又有琴音,那正是六指先生的僻好和标记,怎会不是?”

端木红知道火凤仙姑,是与自己师博,平辈论交的人物,因此不敢再说什麽,只听得火凤仙姑喘息了一下,道:“你从秦岭下来,途中可曾遇到我的徒弟,就是金鞭韩逊之女韩玉霞?”

端木红摇了摇头,道:“未曾遇到,我离开泰岭,巳然有大半个月了!”火凤仙姑道:“原来如此!唉!大半个月!大半个月!”她是想起了大半个月以前,韩玉霞仍然是每天晚上,来虎丘塔向自己习艺,怎知大半个月之後,竟会生出这样的变化来,因此心中感惯。

端木红却不知她是为了什麽,才如此感慨,只是道:“姑姑,我师傅已然到武夷仙人峰去了,既然此事是六指先生所为,怎可便宜了他?晚辈一路照顾你,咱们全上仙人峰去!”

端木红的这一番话,却是大大地投合了火凤仙姑的脾胃。当下一笑,道:“难怪你能蒙你师博青睐,果然有得人看重之处,你可有飞燕门独门伤葯,『燕翎丹』在身上?给我四颗就行了!”

端木红闻言,略一踌躇,便道:“有,刚好只有四颗!”火凤仙姑道:“我当然知道你们师傅的脾气,只肯给你带四颗,若不是她的亲傅弟子,只怕一颗也不肯给哩!”

端木红笑了一下,道:“姑姑与我师傅,多年至交,自然深知她老人家的脾气的。”一面说,一面摸出一只朱紫色的盒子来。

火凤仙姑一把接了过来,道:“你放心,我用了你四颗『燕翎丹』,你师博如果责怪起来,自然有我耽挡,我也不会白用你的,日後定然还你好处便了!”

那飞燕门的秘制灵葯,“燕翎丹”,实是治伤疗毒的圣葯。还是青燕丘君素的师傅在生之际,采天下灵葯,连同南海忍涛之上,峭壁之缘的,“血燕”翼翎筋上的那一点脂膏,集炼而成的。

在捕捉那血燕的时候,丘君素的一个师姐,便失足堕死海中。是以那“燕翎丹”当真是有血有汗,飞燕门中人,看得极重。而且,当年炼制的时候,数目便不太多,所以连端木红那样,唯一的亲传弟子,也只不过得了四颗,轻易不肯动用。

而此际端木红也是福至心灵,竟肯大大方方,将那四颗如此难得的燕翎丹,拿了出来,给了火凤仙姑,以致日後,火凤仙姑因为感激她此举,使她得了不少好处,并还在她师傅手下,救了她的性命!这是後话,说过就算。

当下端木红笑道:“区区几颗燕翎丹,岂敢姑姑报谢。”火凤仙姑也笑道:“你不必嘴上装着大方,我也不是不知道这燕翎丹非同小可,但我如今,不能不用,既说要给你好处,也不会空日说白话,你放心就是了!”说着,便揭开了盒盖来。

盒盖才一揭开,便闻得一阵极浓的血腥味,冲鼻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仙人峰上邪正起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