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续集》

第十二章 情天抱憾 月华图避世

作者:倪匡

谭月华虽然面对着吕麟,一动也不动地,跌坐了叁个时辰之久,但是吕麟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吕麟所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也都像利箭一样,直射入她心中!

吕麟在谭月华不理睬他的那几个时辰中,痛苦莫名,但是谭月华心头的痛苦,绝不在吕麟之下!

谭月华原是在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伤好了之後,便悄然离去的。

她也听得了六指琴魔在中条山麓,建造了武林至尊之宫,僭称武林至尊一事,因此在漫无目的地游荡中,也向中条山而来。

但是她并未到达至尊之宫,便无巧不巧地来到了这个庵堂之中。

自从青云岭上,婚变之後,谭月华心情之坏,无以复加,好几次,她都想要自己了却此生,但终究未曾付诸实现,她一见到处在山坳之中的庵堂,轻轻地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那个跌坐在地的老尼姑,那上升的烟篆,那庄严的佛像,使得她在片刻之间,肯定自己已然为自己找到了归宿!

她毫不犹豫地来到老尼姑的面前,双膝一屈,便跪了下来。

那老尼姑仍是在数着她的念珠,并不理会谭月华,谭月华跪了好久,才抬起头来,道:“师傅,弟子恳求收录!”

或许是她那一句话中,充满了诚挚的请求,老尼姑立即睁开眼来,眼光停留在谭月华的身上。谭月华只觉得那老尼姑的眼光,像是一片澄澈的月光一样,心头顿时觉得一阵清凉!

那老尼姑望着她微微一笑,道:“女施主,别跪着,快起来!”

谭月华忙道:“师傅,弟子恳求剃度?”

老尼姑笑道:“施主,佛门广大,但是却也不是歇足之所!”

谭月华愣了一愣,道:“师博,弟子一心恳求剃度,绝无二心!”

老尼姑伸出手来,在谭月华的肩头上,轻轻地拍了两下,道:“施主,你年纪轻轻,偶有创痛,何必一生寄情於青灯古佛!”

谭月华在才一进来时,只当那老尼姑是普通的出家人,可是此际,她却已看出,那老尼姑不但神目如电,而且出言高雅绝俗,绝不类常人,呆了半晌,又道:“师傅,弟子心中所受的创痛,断然不是一生光阴,所能弥补,请允许弟子在此出家,永世不渝!”

老尼姑摇了摇头,道:“施主,难啊!还是请去吧!”

谭月华哪里肯起来,道:“师傅,弟子恳求剃度之心,唯天可表!”

老尼姑又望了她半晌,衣袖略略一拂间,一股大力,已然将谭月华托起,道:“你暂时且莫削发,就在偏堂修行。”

谭月华答应了一声,向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听得那老尼姑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她言说,道:“心有烦恼,寄身佛门,岂是易事?唉!多少年来,自身尚未能平静!”

谭月华在门口呆了半晌,低声道:“师傅,我已决定此心绝不再起波澜了!”

老尼姑点头道:“但愿如此!”

那是叁天之前的事情。

谭月华只当自己在这个阒无人迹的庵堂之中修行,可以从此心如止水了。第一天,她果然摒除杂念,什麽事都不去想它。

可是第二天,各种思潮,便纷至沓来,她费了极大的心神,才按捺了下去。

第叁天,她心中更是乱到了极点,令得她忍不住向外面走去。

她原来只不过是要到外面去走一遭,宽一宽心再回来,但是却又碰上了吕麟!当她回到了庵堂,跌坐在蒲团上的时候,听着吕麟痛苦的声音,她恨不得大叫大嚷,冲了出去。

但是,她却竭力按捺着,一动也不动,想要做到不闻不问之境。

可是她越是想收心神,却越是不能,吕麟的话,像利箭攒心,她自己的思潮,如野马奔腾,她想起了自己和东方白之间,如此纯洁的爱情,如今却被破坏了,以致自己落得如此境地,心中的难过,更不是任何言语,所能形容於万一!

直到端木红的那一声叫唤,传入了她的耳中,她全身为之一震,再也无法静坐下来,电光石火之间,手在地上一按,身形如箭,便已然从窗中,向外疾穿了出去!

吕麟一见谭月华向外穿出,也连忙身形如飞,向外跟了出去。

两人的身法,全都快疾到了极点,是以端木红虽然立即循声寻到,但是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却早已出了庵堂了。

他们两人,一前一後,向前飞掠而出,驰出了七八里,谭月华才停了下来,吕麟道:“月姐姐,你为什麽不理我,你为什麽不理我?”

谭月华面上,现出了一个极其痛苦的神色,但是却又一闪即逝已

她面上冷漠的神色,本来是竭力镇定心神,所装出来的。

而那个痛苦的神色,才是她心中思绪起伏的反映,吕麟连忙道:“月姐姐,你心中想些什麽,何不令它痛痛快快地渲出来?何必郁积在心?你明知那是没有用的,为什麽要这样做?”

谭月华心中对自己拼命地叫道:“不要出声!不要出声!”

她重又跌坐了下来。可是,她虽然不断地提醒自己,不要出声,到後来,还是忍受不住地,回答起吕麟的话。

这时侯,天色早已黑了,端木红也恰好在此际,来到了他们的身旁!

以後所发生的事,前文已经详述,此处不再赘言。却说吕麟紧紧地抱住了大石,好久以後,才又痛苦地叫道:“月姐姐,你不能就此寄迹空门,了却一生!”叫完之後,他呆了半晌,又以脸贴石,道:“红姐姐,我对不起你,你们两人,都被我害苦了!”

他自言自语,心头实是难过之极,好一会,才一跃而起,向前疾驰去。

没有多久,他已重又来到了那庵堂的门前,“砰”地一掌,便拍开了大门,向内闯去,只见正堂中灯光摇曳,老尼姑在跌坐念佛,吕麟也不去理会她,直闯向偏堂中去。

可是偏堂中虽然有灯光如豆,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吕麟连忙回到了正堂,对着那老尼姑大声叫道:“谭姑娘哪里去了?”

那老尼姑睁开眼来,道:“她来的时候,贫尼已知她和佛门无缘,此际她向哪里去了,贫尼如何知道?”吕麟听了,心中又是难过,又是高兴!

他所难过的是,自己和谭月华这一分别,又不知在什麽时候,方能相逢,高与的是,谭月华未曾回庵堂来,分明是她自己也明白了她不是佛门中人,已息了此念了!

他不再耽搁,一个转身,便向外走了开去,不一会,他已然来到了大路之上。

大路静荡荡地,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自己长长的身影,投在路面之上。

吕麟竭力地定了心神,谭月华去了,去向不知,自己当然要设法找到她。

但是端木红在猝然之间,受了那麽大的打击,口喷鲜血,不知伤成怎样,又不知去何处,自己更是要将她找到!

虽然,在将她找到之後,她可能会再掴上自己一掌,但无论如何,就算她断下自己的一条手臂也好,绝不龙让她伤後独自一人,浪迹江湖!

吕麟想了一想,见马匹已经不在,端木红已然来过,当然师傅等人,定已向前而去,端木红极可能也是追了上去。

他身形闪动,便自向前面,疾掠而出,掠出了叁四里,只见迎面,一条人影飞驰而来!那条人影来势之快,快得出奇,简直像是一缕轻烟一样,一闪之间,就自远而近!

但是那一股轻烟,却不是笔也似直地向前射来,而是歪歪斜斜地,像是那人喝醉了酒一样!

显而易见,那是一个轻功绝顶之人,但是却又像是负了伤!

吕麟立即停了下来,那人也已将要来到他的面前,吕麟早已料定,除了黄心直之外,馀人不可能再有那麽高的轻功。

他一等那人来到了近前,便高声叫道:“黄兄弟!”

他这里一声未毕,那人已疾停了下来,虽然停了下来,可是身子,却仍在不断地摇晃,吕麟定睛一看,一点不错,那人正是黄心直!

黄心直此时,也抬头向他,望了过来,一见吕麟,黄心直苍白的脸上,现出了一个极其惊怖之容,道:“吕公子,你……也遇上了……强敌了吗?”

吕麟知道黄心直是因为自己的面上,满是血污,是以才如此发问的。

他听到了黄心直的这一句话,心头着实吃了一惊,因为黄心直既然如此问法,可见他是遇到了强敌!吕麟连忙问道:“我师傅他们怎麽啦?”

黄心直道:“我……我……”他仍是未曾说出所以然来,身子便突然向前一倾,向吕麟的怀中,跌了下来,吕麟连忙一伸手,将他扶住,只见黄心直的右手,仍然弯向背後,但是却又立即软垂了下来。

吕麟定睛向他的背後一看,不由得吓了一大跳!原来在黄心直的背後,插着一柄明晃晃的匕首!那柄匕首,只有叁寸左右,露在外面,入肉竟有四寸之多!

吕麟仔细一看,才知道黄心直中了匕首之後,所以能未曾立即死去的原因,一则是匕首所刺的部位,在“灵台穴”之侧,未曾正中要害。二则,是因为匕首刺中之後,血未曾流了出来。

吕麟心知黄心直暂时,虽然不致於死去,但是他的伤势却是极重!

尤其是这柄匕首,更是不能轻易拔起,因为匕首一拔起,鲜血泉涌之闲,他可能立时丧生!

吕麟心知黄心直本身武功,虽然不济,但是轻功之佳,却是罕见。

若是遇上了敌人,他除非不想走,否则,万无走不脱之理!

但此际吕麟,却没有心思去想及黄心直何以会受如此重伤的道理。他连忙将黄心直轻轻地放了下来,真气运转,将金刚神指,至阳至刚之力,凝於右手中指,在黄心直的背後,匕首所插中附近的“神堂”,“心俞”,“督俞”诸穴上,轻轻地点了一点。

在他手指和黄心直的穴道相触之间,一股纯阳之力,已随之而发,透入黄心直的体内,只听得黄心直一声呻吟,睁开眼来。

吕麟忙道:“黄兄弟,你受伤极重,不可乱动!”

黄心直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吕公子,我活……不长了!”

吕麟听得他断断续续,讲出这样的一句话来,心中难过之极。

黄心直虽然是六指琴魔的儿子,但是对吕麟而言,却有数次相救之德。

而且吕麟也素知黄心直为人心地极为善良,如今眼看他性命难保,却是无能为力,如何不感到难过?他眼中噙泪,只能道:“别胡说!”

黄心直苦笑了一下,道:“吕公子……我带着东方大侠……他们……赶路……不料陡遇强敌,我……力战之下,无法敌得过……他们……”吕麟忙道:“黄兄弟,你放心,没有人会怪你的,敌人是谁?”黄心直张开口来,想要讲话,但是他嘴chún动了几动,却讲不出话来.面色惨白,又已昏了过去!

吕麟心知他重伤之後,又提气飞驰,更是伤了元气,而自己刚才以纯阳之气,冲击他的穴道,令得他苏醒的这个办法,却是可一而不可再,因为他在昏迷状态之中,生命可能延续得长久一些,而如果再次令他醒过来,可能立即出现回光返照,当场毕命!

吕麟呆了半晌,在他背部审视了一下,只见已隐隐有鲜血沁出。

吕麟想起自己将要眼看黄心直死去,而无能为力,心中实是难过之极。

但是,在片刻之间,他便霍地站了起来,在心中自己问自己道:当真是无能为力吗?吕麟,你凭自己的良心说,当真是无能为力吗?

他在自己向自己发问之後,半晌答不上来!

因为,如果真要救黄心直的话,并不是真正地无法可施!

很简单,这里离至尊之宫,只不过叁二十里的路程,飞步而驰,不消一个时辰,便可以到达,而心直的伤势再重,多支持上一个多时辰,也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而只要支持到了武林至尊之宫,将黄心直交给了六指琴魔,他便一定有救了!六指琴魔手中有着那麽多的灵葯,岂有挽救不了黄心直之理?

但是,自己却也要到至尊之宫去,面对着最凶恶的敌人,六指琴魔!

一刹时间,去与不去的问题,在吕麟的心中,激烈地斗争起来。

可是奇怪得很,在那麽紧要的关头,他心中却想起了许多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来。他并不去想自己到了至尊之宫後,六指琴魔将会怎样地对付自己,却想起了青云岭下,黄心直夺走了“八龙吟”,想到了黄心直夤夜为自己送来“毒龙再生丹”,想起了黄心直护着自己,逃出至尊宫等事来。

他心中并没有矛盾了多久,便已然下了决定!

只听得他自言自语地道:“吕麟啊吕麟,若是你为了怕自己危险,便不去设法救他,你还算是人吗?”他一面说,一面已轻轻地将黄心直抱了起来,负在肩头之上。

他的动作,虽然小心已极,但是当他将黄心直负上了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情天抱憾 月华图避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