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续集》

第十四章 四名瞎子 强夺火弦弓

作者:倪匡

在东方白和谭升夫妇而言,小半个时辰之中,内息运转,虽然重伤未愈,还可以做到。吕麟根本未曾受伤,当然更不成问题,但是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却已然觉得十分吃力。

他们两人,一等那四个瞎子,走出了丈许来远,便不约而同,轻轻地舒了一口!

在他们想来,那一下舒气之声,那四个瞎子,万听不到的。可是,当他们两人,舒气未毕,那四个瞎子,却已然霍地转过身来!

吕麟只在韩玉霞的身旁,一见这等情形,便已然知道不妙!

因此,他连忙向前,跨出了一步,拦在谭翼飞和韩王霞两人的面前。

而他这里,一步甫一跨出,身形尚且未稳间,“飕飕”两声过处,人影晃动,已然有两枝长竹,当胸疾刺而至!

这一次,吕麟早已有了准备,一见两枝长竹,向自己当胸刺了过来,手臂一沈,右手翻处,食中两指,疾弹而出,一招“双峰插云”,两缕强劲已极的指风,已然向长竹竹尖,疾撞而出!

电光石火之间,只听得“拍”、“拍”两声,那两柄长竹,被吕麟的指力,荡了过去,但吕麟也觉出那两个瞎子,长竹之上,所蕴的力道,强韧到了极点!而且那长竹竿的本身,也像是极具韧性,被吕麟的指力,撞开了之後,仍具有一种反震之力,将吕麟的身形,震得不由自主,晃了两晃!

吕麟刚才那一式“双峰插云”,足用了七八成功力,但是相形之下,却是一点便宜也未曾占到,心中不由得猛地一愣!

此际,他更是相信那四个瞎子,非同凡响,不等那两人,再发招进攻,身子向後一缩之间,一式“四象并生”,又已袭出!

这一次,那两个瞎子,竹竿一晃,“嘘”然有声,长竹竿竟然幻成了一个大圆圈,一股极是强韧的力道,旋转而出,将吕麟四股金刚指力,一齐反弹了回来!

吕麟心中,更是一惊,唯恐伤及身後的谭翼升和韩玉霞两人,左手一挥,一股大力,先将两人挥後了几步。本来,他以为那两个瞎子,正在挥动竹竿,挡击自己金刚神指之力,就算要变招,也无如此快疾,是以他才左手後挥的。

可是,那两个瞎子,出手之快,当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就在吕麟左手那一招“四象并生”,刚一使老之际,只觉得眼前长竹挥起的两团青光,顿时一,同时,“嗤”.“嗤”两声,两溜青虹,电射而至,那两个瞎子,竟然就在那电光石火之际,又向他胸前,攻出了两招!

这一下,吕麟简直连回手的机会都没有,百忙之中,只得足尖一点,猛地向上,拔起了两丈来高下,将这两招,避了开去!鄙是,他这儿身形才一拔高,下面的情形,又起了变化!本来,在那四个瞎子,一转身之际,只有两人,向吕麟攻到。尚有两人,手捋长竹,凝然而立,一点表情也没有。

但是,就在吕麟向上拔起之际,那两个本来凝立不动的瞎子,身形如烟,已然向前欺身而至,四个人手中的长竹,一齐向上伸出,指向吕麟,竹尖微微头动,可以看出,在刹时之际,可以有极其厉害的变化便展出来!而此际,吕麟却身在半空,除非他能在两丈多高的高空,身子转折,并不下坠,向外掠出叁四丈,方能避开四人的长竹。

可是,如果轻功能到了这等地步,几乎已是“凌空步虚”的境地,即使黄心直,只怕也不能够做到,吕麟当然也未及这一程度!百忙之中,他只是猛地提了一口真气,又向上拔起了叁尺!

同时,他已然看清,那四个人凝神而立,并不发动,分明是一个以逸待劳之势,他手按腰际,已然抓住了紫阳刀的刀柄。

也就在此际,只听得东方白.谭升.赫青花叁人,各自一声冷笑,齐声道:“这里还有人哩!”

他们叁人这一句话,尚未讲完,四个瞎子之中,已有两人,长竹晃动,向他们叁人站立之处,电也似疾,刺了出去!

而吕麟也在此际,身形向下,陡地一沈,身在半空,紫阳刀已接连攻出叁招,“卧虎势威”.“饿虎扑羊”.“怒虎腾跃”,疾使而出!

那叁招,正是“飞虎叁式”,变化之妙,不可方物!

叁招甫出,只见星月微光之下,紫虹缭绕,既攻且守,不但将他全身,尽皆护住,而且刀光霍霍,向两人疾削而出。

那时候,向谭升等叁人扑出去的两个瞎子,疾攻而出的一竹,已然被叁人联手所发的一掌之力,化了开去。他们叁人,功力已恢复了叁四成,叁人联手的一掌之力,比起前天晚上,对付烈火祖师的时侯来,已是强过一倍有馀!

虽然,还难与他们叁人,完全未曾受伤的时候相比,但是却也抵得上一个一流高手!

而吕麟在身形下沈之际,那两个瞎子,各自後退了一步,长竹竿也点了上来,吕麟刀锋过处,“刷刷”两下,已削中了长竹!

紫阳刀乃是武林至宝,何等锋锐,等闲钢铁所铸的兵刀,也可以削断,在吕麟的想像之中,自己的两刀,若能将对方的长竹削断,也可以稍煞其气。

怎知,事情却是大大地出乎吕麟的意料之外!

那两刀,虽然削中竹竿,可是就像是削中了什麽又硬.又滑.又韧的东西一样,两股韧劲,突然而生,刀锋贴着长竹,滑出了一尺,那两枝长竹,那丝毫未损!

吕麟心中,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赶紧抽刀後退,那两个瞎子,已踏步进身,手中竹竿虽长,但是他们使来,却是灵活无比,“飕”.“飕”两声,又向吕麟的腰眼刺到!

吕麟只得一退再退,挥刀护身,不敢再贸然进攻。他在百忙之中,看东方白等叁人时,也是守多攻少,只是发掌自卫。

而谭翼飞和韩玉霞两人,却只是空自着急,无可奈何,两人虽然也想动手,可是他们伤重之後,功力的恢复,不如东方白等人来得快,因此如今,只不过恢复了一二成,就算加入战圈,也是无用!双力面共是八个人,分成了两组,各自出招,俱都快疾之极。

没有多久,乌云散开,月光大现,只见那四个瞎子手中的长竹。宛若是四条游龙一样,来回盘旋飞舞,夭矫腾挪,不可方物!

而吕麟的紫阳刀,也是长虹陡生,来回盘旋,这一场恶斗,真是武林罕见,片刻之间,各自已递了叁五十招!

东方白等叁人,节节後退,以背靠树,赫青花尚不断发出各种古怪的暗器,尚自可以支持,但吕麟以一敌二,却已是相形见拙!

本来,吕麟已是守多攻少,可是此际,却连还手的机会,却已没有!

而那两个瞎子,攻势却更是凌厉,吕麟一个防范不到之际,“嗤”地一声,一枝长竹,向他们面门,疾刺了过来!此际,吕麟也已背靠着一棵大树,一见长竹劈面门刺来,连忙一侧头。

那枝长竹,带起一股强劲已极的劲风,在他的颊旁,疾掠而过!

吕麟只觉得颊旁为那股强风掠过,好生疼痛间,“拍”地一声,那枝长竹,已刺入了树身之中!吕麟见机不可失,右手紫阳刀,一招“仙人指路”,“刷”,地向外砍出。

同时,左手扬起,一式“一柱擎天”,向另一人当胸点出!

那一式“一柱擎天”,吕麟足运了九成功力,指风如雷,疾涌而出,那瞎子一手握住了竹竿,竹竿的尖端,却插入树身之上,离吕麟只不过丈许远近,吕麟指风一到,那瞎子右臂一抖,已将竹竿拔了出来,身形向後,疾退而出!

吕麟的指风,电射而出,何等之快!鄙是那瞎子身形後退之势,却更是快得出奇!

瞬刹之间,他身子已在叁丈开外,吕麟的指风,到这时,才袭中在他的身上。

但此际因为距离已远,指风不免衰竭,那人身形滴溜溜一转间,已将力道卸去?

而另一人,在以竹竿,化开了吕麟的一刀之後,身形一矮,长竹匝地而至,又向吕麟的下盘攻来!吕麟连忙沈刀去格时,那退出的一人,却又如轻烟也似,向前掠了过来!

那瞎子才一到,一竹又向吕麟的上盘刺到!

看来,那四个瞎子,不但本身的内功路子,怪异之极,功力绝高,而且在相互之间,也配合得天衣无缝,极为合拍!此际,一个攻向吕麟的下盘,吕麟正仓皇应付间,另一个,却已向吕麟的上盘攻到,吕麟无法可施,只得上身,猛地向旁一侧。

可是,那人的长竹,也跟着一侧,竹尖离吕麟不过尺许,直指吕麟颈上的“天突穴”!

吕麟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紧贴着树干,足尖一点,真气一提,百忙之中,使出了“璧虎游墙”,绝顶轻功,“刷”地向上,升起了丈许!

他刚一向上升起,“拍拍”两声,两枝长竹,插入树干之中!

如果他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向上升起的话,那两枝长竹的竹尖,恰好一枝插入他的咽喉,另一枝则插入他的小腹!

吕麟虽暂时脱出了危险,但是也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他心知自己,虽然背贴树干,但是却绝不能持续得太久。

难得有机会居高临下,立即以左手,发出了一招“双峰插云”,两缕指风,直向那两个瞎子的顶门,袭了出去!

这一指,的确是险中取胜的绝招,那两个瞎子的武功虽高,一时之间,也无法不避,各自身形一闪,向後退了开去。

而吕麟的两缕指风,袭到了地上,大块石子,四下飞溅,竟然出现了两个小庇!

吕麟一见两人後退,心想若是落下地去,又是不免为两人所制,久战力乏,定然要败在这两个瞎子之手!因此,他身形非但不沈,反倒向上拔起,手伸处,抓住了一根横枝,身子荡起,已到了大树之上!

那两个瞎子,果然呆了一呆,但是,尚未及待吕麟暗庆得计之间,那两个瞎子,已又一个转身,反倒东方白等叁人驰出!本来,东方白等叁人,和那个瞎子对敌,也是堪堪打了一个平手。可想而知,若是他们遭到了四个瞎子围攻的话,一定是凶多吉少!

吕麟心中,大吃一惊,连忙待要飞身而下之际,陡然之间,只听得“崩”,“崩”.“崩”.“崩”,四下弓弦响处,四枚小箭,向那四个瞎子,电射而出,同时,一缕人影,快绝无伦,向前激射而至,人尚未到,已然听得他叫道:“谭伯伯,吕公子”

只听得他语音哽咽,像是十分伤心!那人身形不高!手中持着一张小弓,不是别人,正是黄心直!

此际,形势实是瞬息千变,那四枚小箭,去势虽急,但是那四个瞎子,连身都不转,反手便抓,怎知那四枚小箭,乃是以火弦弓所发出的,力道之强,实是非同小鄙!

那四个瞎子反手一抓之间,虽然将小箭抓住,但是小箭的馀势未竭,却“嗤溜”一声,仍然脱手,向前面疾飞了出去!

那四个瞎子,像是陡然之际,呆了一呆,齐声叫道:“火弦弓!”

自他们现身之後,直到此际,才听得他们开口,而且也只有叁个字!

其实,在树上的吕麟,一见黄心直赶来,一开口便提起自己,已然知道他是误信了黑神君之一言,以为自己已死,前来报告噩耗的,因此忙道:“黄兄弟,我在这里,并未死去!”

黄心直来此,正是为了向东方白等人,报告吕麟已遭不幸的消息,当他服了灵葯,转醒之後,得知乃是吕麟冒着奇险,送自己来至尊之宫的,心中实是感激之极,当然,当他听到吕麟已遭不幸的消息之际,心中也是难过之极。

仗着各种灵葯的功效,他一待伤势愈了七八分时,便离开了至尊之宫,想将吕麟已死的消息,告诉东方白等众人。

刚才,他才一说出“吕公子”叁字时,喉头已然禁不住哽咽!

而今,忽然听到吕麟的声音,自上而下,传入自己耳中,不禁陡地一呆,几乎疑心自己,是在做梦!黄心直的那一呆,和那四个瞎子,失声尖呼,是在同一时间内,所发生的事。

而东方白等叁人,则趁着那四个瞎子一呆之际,又合力发出了一掌。

怎知那四个瞎子,在一声尖呼之後,身形便立即向後,退了开去,才一退开,即有四枝长竹飕飕之声不绝,一齐向黄心直攻到!

那四个瞎子的动作之快,连得吕麟这样的高手,有时也要为之措手不及,更何况是黄心直!黄心直在大吃一惊之馀,身形一晃,立即向後退去,但是左腿之上,已然被一枝长竹刺了一下。另一枝长竹,带起一股劲风,奔他面上刺来,黄心直在百忙之中,只得扬起火弦弓去格挡。

怎知他才一扬起火弦弓,那枝长竹,也陡地向上,挑了起来!竹尖恰好挑在弓弦之上!

只听得弓弦一声响,黄心直只感到一股大力过处,五指不自由主地一松,火弦弓已然脱手飞向半空!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人人都可以看出,那四个瞎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四名瞎子 强夺火弦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