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续集》

第十七章 逆瀑攀山 存亡系一发

作者:倪匡

吕麟心神大受震动之後,并没有呆了多久,便向外走去!因为此际黄心直和谭月华两人,也已然来到了瀑布边上!吕麟勉力睁大了眼睛,来到了他们两人身後,黄心直和谭月华两人,根本不可能知道,背後已然有人掩了过来。

吕麟来到了几乎已离黄心直背後,只有尺许之处,心念电转,暗忖此际,六指琴魔正在奏动八龙天音,对付那四个瞎子,自己来到了瀑布边上,已然心神旌摇,几乎难以克制,当然他无瑕兼顾,其馀几个,正在和巨蟒格斗。

如果自己此际,陡地出手,将黄心直制服,再将谭月华拉进爆布之中的话,可能无人知哓。虽然,用这种方法来对付黄心直这样的好人,未免有一点说不过去;但是在眼前的情形之下,却是除此而外,别无他法可想!

吕麟一打定了主意,便突然间一出手,点向黄心直的腰际“带脉穴”,黄心直的身子,略略向上挺了一挺,便僵立不动?

吕麟连忙伸手,将谭月华拉进了瀑布中来,谭月华只挣扎了一下,也已发现,将自己拉了进来的人,正是吕麟!她一发觉将自己拉了进来的人是吕麟,自然不再挣扎,她张大了口想讲话,可是一个字也未曾讲出,便已然灌得满口是水!

吕麟连忙向她,做了一个手势,两人一直来到了那块凸出来的大石之下,停了下来,谭月华口chún掀动,当然她是在讲话,但是吕麟却一个字也听不到,同样的,吕麟大声叫嚷,谭月华也是大摇其头的!

两人心知是因为瀑布声太过震耳,以致双方,近在咫尺,仍然听不到对方的话。

谭月华连忙向僵立在瀑布边上的黄心直指了一指,又向自己和吕麟一指,又作了几个手势。吕麟明白她是说,黄心直被点了穴道,待六指琴魔发现之後,一定不肯放过,自己一样躲不过去!吕麟也早已想到了这一个问题,拉着谭月华,便向外冲了出去。

也们冲出的方向,乃是和黄心直站立之处相反的方向,那环形的石坪,为五蓬大水花所隔,若是隔着水花,什麽都看不到。

不一会,他们两人,便已冲出了那一道瀑布所溅起的水花,向另一道瀑布掠去。但是,他们才一冲出了那道瀑布,“八龙天音”,惊天动地的声音,也已然疾钻入耳鼓之中!

两人只觉得心口“怦怦”乱跳,一颗心几乎要跃出了口腔来,连忙镇定心神,幸而两道瀑布之间,所隔并不是太远,勉力冲进去,琴声才低了下来。两人屏住了呼吸,沿着石壁,找了一会,居然被他们找到了一个浅浅的山洞。

那个山洞,深不过叁尺,高也只不过四尺,但已足够两人存身,两人连忙钻了进去,坐了下来,才松了一口气。此际,六指琴魔和那四个瞎子相斗的情形,他们已经是完全看不见了!

他们两人,心中俱都知道,躲在此处,未必稳妥,但是除此而外,也别无他法。

吕麟不知有多少话要和谭月华说,但是水声震天,又无法交谈。

他一坐定之後,便自怀中,取出那张火弦弓来,交给谭月华观看。

谭月华接在手中,脸上也不禁露出了欣喜之色。当然她也想问吕麟,是如何得来的,但是却苦於根本无法交谈!

吕麟见谭月华高兴,便挪了挪身子,向得谭月华近了些,伸手抓住了谭月华的手。可是谭月华却立即面色一变,一挥手,将火弦弓抛在地上,站起身来,便向洞外走去。吕麟心中大急,连忙拉住了她腕间的铁,拚命摇手。

好一会,谭月华总算才又回到洞中来,只是连望也不望吕麟一眼!

吕麟心中长叹一声,拾起了火弦弓放好,望着谭月华,心中阵阵发酸,泪水已然滚滚而下!

谭月华此际,也一样在流泪,但因为他们此际,全身湿透,循着头发往下流水,流不流泪,也根本觉察不到,吕麟呆了一会,才又轻轻地碰了谭月华一下,示意她盘腿打坐,以疗伤势。

谭月华点了点头,两人就在那又浅又矮的山洞之中,面对面地打坐运气。吕麟的内伤,本就不甚严重,再加上他曾服食天地之间第一灵草七色灵芝,每一次受内伤,七色灵芝之效,便会继续发挥,因此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已然觉得神清气爽。

看谭月华时,面色也已然渐渐红润了。吕麟且不去叫谭月华,抬头向外看去。此际,天色已明,身在瀑布之内,更像是置身於水晶宫中一样!吕麟只是一眼之间,便已然看到,瀑布之外,有两条人影!而且,看那两个人的情形,也像是正要向瀑布中冲过来一样!

吕麟一见这等情形,心中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他知道这上下,六指琴魔,一定已然杀害了那四个瞎子,他当然也发觉了黄心直被人偷袭,和谭月华已然失去了踪迹一事。

就算他是傻子,也可以想得到,莲花峰上,另有敌人,此际一定已在开始搜索了!

吕麟一想及此,便连忙推了推谭月华。谭月华倏地睁开眼来,还只当吕麟又想和自己亲近,面上不禁带着怒意,可是,吕麟立即向外一指,她循指一看间,也不禁吃了一惊!

两人互望了一眼,不约而同,身子一缩,尽量向那洞中缩去。

只见那两个人,已然各自挺着兵刃,冲进了瀑布中来!那两人一冲进了瀑布,手中兵刃,挥舞之间,水花四下溅开,蔚为奇观,可见那两人的武功,也是甚高。他们两人,一直冲了过来,虽然有瀑布阻隔,但已离洞口极近。而吕麟功力全复,只要一出手间,也可以令他们两人,身受重伤!

但是吕麟却忍住了不出手。因为一出手的话,六指琴魔便可知道这一大蓬水花中有人。固然,六指琴魔也无法在瀑布之中,弹奏“八龙天音”,令得两人受什麽伤害。

可是,如果他在外面,守上十天八天的话,只怕自己饿也要饿死了!

因此,吕麟和谭月华两人,都是一动不动。只见那两人将要冲到洞口。一个手持长剑的人,伸手向前一刺,刺在山壁之上,缩了回来,搭住了另一个的肩头,看情形两人已准备退了回去。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正准备松一口气问,另一个手持两面叁刃尖刀的,却转过身来,以刀尖向洞口,指了一指!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心知此际,自己在洞内,两人若是不进来,也发现不了自己,但是他们既然发现了洞口,焉有不进来看一看?

果然,那人一指间,身形一矮,便已然伸进了头来!抬头一看间,正好和吕麟与谭月华两人,打了一个照面,只见他狞笑一声,立即待要缩身退了出去。

此际,吕麟见自己的纵迹,反正已被他们发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怎麽还肯轻易放过那人?那人头才一缩,吕麟中指一弹,已然正弹中在那人的“天灵盖”上!吕麟的金刚神指之力,何等厉害,况且又是直接弹中!

只见那人的天灵盖,立时凹陷了下去,身子也已软瘫在洞口!另一人见状,不由得一惊,一伸手,将之提了起来,一看之下,才知道已经了帐!那人不敢再探头进来看,长剑一摆,便向洞中,直刺了进来。

谭月华和吕麟两人,身形向旁,猛地一侧,那柄长剑,在他们两人之间穿过,而谭月华早已挥出了铁,贴地而去,缠住了那人的足踝,用力向内一拉,那人一个不稳,即已仰天跌倒!

吕麟一欠身,探出洞外,伸指在他胸前一点,那人也已死去。

吕麟抓住了那两人的体,等在洞口,没有多久,又见两个人闯了进来,吕麟一见那两人闯进了瀑布,便将手中两具体,向那两人,疾抛而出!两个活人,两个死人相撞,一齐跌出了瀑布之外!吕麟这才回到洞内,和谭月华互望了一眼。

谭月华以指沾水,在壁洞上写道:“我们已然被发现了!”

吕麟也以此法,在洞壁上写道:“此间水声震天,不怕八龙天音。”

谭月华苦笑了一下,吕麟也明知那只是自己安慰自己,两人一齐向外望去,已然可见六指琴魔高大的身形,在瀑布之外出现,同时,一阵急骤无比的琴声,也传入了耳中。

虽然水声震天,但六指琴魔此际所奏的那一章,乃是八龙天音之中,最是厉害的“杀伐之一章”,琴音如千军万马,一齐奔腾呐喊一样,震人心魄,已到极点。两人也是觉得心惊肉跳。

但总算仗着水声的掩遮,两人真气运转,苦苦支持,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琴音戛然而止,他们两人,并未曾受伤!也们两人,早已知道,自己只要躲在里面不出去,六指琴魔一定拿他们无可奈何,相反的,若是六指琴魔进入瀑布中来的话,也还要吃亏!

琴音一止,又见两个人,向瀑布之内,冲了进来,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一直等两人将要来到了洞口,才骤然发动,吕麟一招“一柱擎天”,谭月华使了一招七煞神掌中的“天崩地裂”,那两人已然应手而倒,谭月华铁挥动,将两人体,卷了起来,一下一个,向外抛了出去!

那两人的体一抛了出去,琴音立时又起,吕麟一面凝神与琴音对抗,一面极目向外看去,只见六指琴魔的身形,约在十馀丈开外。自己金刚神指的指力,难以达到如此之远。

若是冲向前去发招,只怕未曾出手,便已然抵抗不过八龙天音!

吕麟想一想,猛地有了主意,自怀中取出火弦弓来!他一从怀中取出了火弦弓,谭月华已然知道他的用意何在,连忙在地上拾起了两枚拳头大小的鹅卵石,递给了吕麟。

吕麟接了鹅卵石在手,将之扣在弓弦上,对准了六指琴魔,拉动弓弦,两枚鹅卵石,相继向六指琴魔,电射而出二两人俱都看得分明,那两枚鹅卵石,均已射中了六指琴魔胸腹要害之处,可是,鹅卵石才一射到他的身上,反自反弹了开来!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不由得尽皆一愣。

火弦弓的力道之大,他们俱皆知道,照六指琴魔的功力而言,绝对受不了那两枚鹅卵石的一击的!但是此际,那两枚石子,却反弹了开来!

谭月华呆了没有多久,便在石壁上写道:“他一定有什麽宝甲护身。”

吕麟心知七月十五,至尊宫大会,六指琴魔不知收到了多少奇珍异宝,其中若是有一件护身宝甲的话,也不是什麽出奇之事!吕麟心中大恨,反手将紫阳刀抽了出来,扎在弓弦之上!紫阳刀削金断玉,锋锐无比,就算六指琴魔穿有什麽护身宝甲的话,想来也可以射穿!但是,当吕麟将紫阳刀扣在弓弦上,刚一举起弓来时,琴音已止,六指琴魔人也不见!吕麟虽然不知道紫阳刀究竟能否奏功,但是,他心中却也为之懊丧不已!

他仍然泣着弓,想再度等六指琴魔的身形出现之际,便将紫阳刀射了出去。

可是等了好久,瀑布外面,却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心知六指琴魔绝不会就此离去,他们自然也不敢贸贸然向外冲去。过了好一会,才又看到一个人,走进了瀑布来!吕麟紫阳刀刀尖,对准了那人,可是却未曾放射出去。

因为那人不是六指琴魔,只见他手中,持着一块木板,木板上写着几个斗大的字,道:“别动手,我有话说!”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便不出手,只见那人,片刻间便来到了洞口。

两人一齐看去,只见来人,短小矮悍,眼中神光闪耀,显见其人,不但武功甚高,而且也是一个见识过人,智勇双全之人。

那人到了洞口,一俯身,便挤进洞来,也坐了下来,将木板搁在膝上,自怀中摸出一段木炭来,在木板上写道:“在下荆州施不羁,来此并无恶意,只是有一言相劝而已!”

吕麟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一伸手,将他手中的木炭,折下一段来,也在板上写道:“有话快说!”

施不羁写道:“有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位可谓十分不智!”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一看,面上不由得勃然变色,谭月华一扬手,便是一掌,施不羁左手一翻,也是一掌,迎了上去。

两人双掌相交,各自震了一震,谭月华觉出他的功力极高!

吕麟一见谭月华和施不羁交上了手,中指已然将要弹出。

但施不羁却立即摇了摇手,吕麟那一指,蓄而不发,写道:“你来此究竟为了何事!”

施不羁从容一笑,道:“两位在此,虽然不怕八龙天音,但势难持久!”

吕麟和谭月华两人,互望了一眼,吕麟又示意施不羁再写下去。

施不羁运腕如飞,又写道:“只要两位肯交出火弦弓,在下敢以性命澹保,两位可以安然离去。”

谭月华自吕麟手中,接过木炭,写道:“你叫六指琴魔,改由黄公子来谈此事。”

施不羁一笑,写道:“黄公子若来,两位重施逃出至尊宫之故技矣!”

谭月华正是想要黄心直进来,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逆瀑攀山 存亡系一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