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续集》

第十九章 爱才一念 华山派收徒

作者:倪匡

黄霸呆了片刻,又大声骂道:“六指琴广乃是天下第一大混蛋,大王八,臭龟蛋,娘子养的,俺再也不认他是武林至尊了!”

黄霸那几句话一说,宫无风等人,莫不大惊失色。宫无风究竟见多识广,他已然想到,黄霸突然失却常态,一定是烈火祖师已然使出了华山传,“眩神法”功夫!

他心中也不禁大吃了一惊,叫道:“黄霸,还不快回来!”

可是吕麟也在此际,大声叫道:“黄霸,像你这种人,活在世上,也没有多大用处,快些自尽算了吧!”

黄霸大声道:“是!”

只见他一个“是!”字甫出口,突然双拳并举,向自己顶门劈下!

只听得“扑”地一声,他那全力以赴的两拳,竟将他自己的天灵盖,砸了个粉碎,鲜血恼浆,迸射而出,他身子晃了几晃,“砰”地跌倒在地,恰好和刚才那个,被东方白吓死的人,并列地上!

这一来,连宫无风也不禁向後,疾退出了两丈开外!

宫无风一退,众人更是大乱!

施不羁高叫道:“我说如何?”

他一面叫,一面掉转了马头,向前疾驰而出!

其馀众人,纷纷抢上马背,在混乱之中,叫声连天,片刻之间,连宫无风在内,叁四十人,跑了个乾乾净净!东方白.烈火祖师和吕麟等叁人,一见众人远去,不由得哈哈大笑!

烈火祖师道:“东方先生,究竟还是你了得,一出声,便吓死了一人!”

东方白笑道:“老烈火,你可别对我便眩神法,我还不想自击天灵盖而死哩!”

东方白虽然未曾正面地称赞烈火祖师,可是他的话,谁也可以听出,正是对烈火祖师推崇备至。烈火祖师位尊艺高,一生之中,也不知听到了多少阿谀奉迎之词。

但是这样的话,出诸同是一流高手的东方白口中,便大不相同!

因此,他心中大是高兴,呵呵笑道:“东方先生,你要是早肯讲这样的话,咱们两人,也不致於元气大伤,提心吊胆了!”

东方白剑眉一扬,道:“老烈火,你又为何不肯讲刚才的话?”

两人相视,又是一阵大笑,在这一阵大笑之间,两人原来心中所存的芥蒂,尽皆消去。缓缓地站了起来,东方白一俯身,正要将火弦弓拾了起来,放入怀中之际,突然听得树上,传来“哈哈”一阵笑声,一条人影,飘然而下!

东方白,烈火祖师和吕麟叁人,不由得齐皆大吃了一惊!

东方白不由自主,呆了一呆之际,那条人影,已然疾掠了下来,抢在东方白的前面,向火弦弓扑去!东方白这一惊,实是非同小鄙,反手一掌,便向那人拍出。

本来,东方白的一掌之力,足可裂石开碑,但是此际,他一掌拍出,虽然出手仍是快疾无比,招式也是神妙之极,但是却没有什麽力道!只听得“拍”地一声,那一掌,正击在那人的背脊上上可是那人却一声大笑,已然将火弦弓抢在手中,向前疾滑而出!

烈火祖师和吕麟两人,连忙赶了上去,却被那人“呼呼”两掌,逼退了开来!

只见那人身形,在丈许开外站定,体态潇,只见他一身银白色的长袍,约莫四十上下年纪,衣襟上以金线诱出一个骷髅,若不是眉宇之间隐有邪气,也不失为一个颇是神俊之人物!

只见他手持火弦弓,“哈哈”一笑,又道:“东方先生,烈火祖师,在下今日此举,未免有趁火打劫之嫌,但兵不嫌诈,想来两位,也必然不会责怪在下的!”

烈火祖师、东方白和吕麟叁人,听了他的话,不由得面面相觑!

他们叁人,绝未料到,好不容易将宫无风、施不羁等人吓走,却不料金骷髅又会突然出现,将火弦弓夺在手中!

若是叁人未曾受伤,根本不消烈火祖师和东方白出手,只要吕麟一人,只怕金骷髅便难以接得上叁招“金刚神指”!鄙是此际的情形,却是金骷髅占尽了上风!

东方白首先一笑,道:“自然不来怪你,但你要此弓何用?”

金骷髅一笑,道:“自然是带到至尊之宫去,只要我将火弦弓交给六指琴魔,在至尊宫中,我也任便可以在四大座主,四大殿主之上!”

东方白冷冷地道:“不错,这倒是卖身投靠的一个好办法。”

金骷髅面上,笑容顿,道:“东方先生,你出言要谨慎些!”

东方白又是一声冷笑道:“是吗?”

金骷髅扬声怪笑,道:“自然,我早已隐身树上,你们叁人的底细,我尽皆知道,莫非如今,还敢对我出言不逊吗?”

东方白一听,心中暗忖,自己也是隐身树上,扑了下来,和烈火祖师动手的。金骷髅一定是在自己和烈火祖师动手之际赶到此间的,悄没声地上了大树,以致自己全然不知!

吕麟在一旁,见到金骷髅行为嚣张,不由得大怒,喝道:“你竟敢对我师博,这样讲话吗?”

金骷髅将火弦弓在怀中一放,一声冷笑,道:“臭小子,你死期已至了,还不知吗?”

东方白一听得金骷髅如此说法,同是看出他眼中杀机隐现,心中不禁大惊。

他暗忖自己这一方面,虽有叁人之多,但是金骷髅武功甚高,真要是他起了杀机,动起手来,只怕自己纵横一世,结果却要阴沟里翻船,命丧於金骷髅这种二流人物之手!

当下他心念电转,忙道:“麟儿不必多言,由得他去吧!”

东方白强忍胸心怒气,如此说法,无非是想金骷髅得了甜头之後,不再打他们叁个人的主意,就此离去,则虽然失了火弦弓,还可以慢慢设法。

可是金骷髅的为人,极是猾,他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知道眼前是一个绝其难得的机会,如果不趁这个机会将叁人除了,只怕後患无穷。

因此,东方白才出口,他已然道:“东方先生,不济事了?”

东方白神态自若,仰天一笑,道:“好!好!老烈火,你有话说吗?”

烈火祖师面色铁青,一声不出。

吕麟明知自己此际,不是金骷髅之敌,可是他性子极烈,实在按捺不住,心想反正难免死在他的手中,何不拚上一拚?

他主意才一打定,手中紫阳刀疾挥而起,跃向前去,毕刀便砍!

金骷髅一声长笑,身形微侧,便已将吕麟的这一刀避开。

同时,他右手伸出,在吕麟的腰际,抓了一把,向外一挥间,吕麟已然身不由主,向外跌出了丈许,“叭”地一声,跌倒在地!

烈火祖师一声怪吼,喝道:“金骷髅,你敢望一望我吗?”

金骷髅抢上几步,足尖起处,已踢中了吕麟的腕间,将紫阳刀踢飞了开去,转过身来笑道:“老烈火,你此际的眩神法,只能治治黄霸这流人物,如何奈何得了我!”

他一面说,一面果然向烈火祖师正视,烈火祖师尽力施展,但金骷髅的内功甚高,烈火祖师却是未能将之迷惑!

金骷髅哈哈大笑,续道:“东方先生,老烈火,实和你们说,若只是将火弦弓送去至尊宫,只怕我在至尊宫中的地位,仍不能在四大座主和四大殿主之上,但如果将你们两人的首级,一并送去”

他讲到此处,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心中不禁大是骇然!

因为,根据金骷髅的盘算,自己两人,实是有死无生!鄙是,金骷髅的话,才一讲到此处,却陡然地停了下来。同时,只见他面色陡地为之一变。东方白等叁人,不禁大是奇怪。他们俱看到,金拓髅像是在自己的身後,发现了什麽东西,是以才会如此奇怪的。因此,他们叁人,一齐回头看去。他们叁人,才一回头,只见一条人影,向前疾掠了过来!那人身形之快,实是难以形容,快到他看来根本不像是人,而只是一股轻烟而已!鄙是叁人,一看便已认出,除了黄心直以外,谁也不可能有那麽好的轻功!黄心直突然前来,当然是因为他遇到了宫无风等人,讲起自己在此之故!

转眼之间,黄心直已在叁人的面前站定。叁人一见黄心直赶到,心中不禁又是高兴,又是难过!他们知道,金骷髅既然也和乃兄黑神君一样,起了投靠至尊宫的念头,当然不敢得罪黄心直的,而黄心直也一定不会肯让他加害自己,这便是他们叁人心中高兴的原因。

可是他们叁人却也知道,黄心直一来,火弦弓已然失定了!

火羽箭未曾找到,好不容易得了火弦弓,总算有了一半希望,但是却又得而复失,以後再想夺取火弦弓,不知又要费多少手脚!

因此叁人一见黄心直赶到,尽皆不语。

黄心直一到,便向东方白行了一礼,道:“东方先生,你将火弦弓,给了我吧!”

东方白苦笑一下,道:“心直,火弦弓已不在我这里了!”

黄心直一愣,急得几乎要哭了出来,道:“在什麽地方?”

吕麟向金骷髅一指,道:“在他身上。”

黄心直心知东方白和吕麟两人,绝不会说谎,他向金骷髅望了一眼,也不认识他是什麽人,忙又道:“这位朋友,可能将火弦弓给我!”

金骷髅自从在峨嵋青云岭上,被七煞神君谭升赶走之後,便和黑神君分了手,他一直在这一带,一个山谷之中隐居。

也是东方白等叁人合该有事,这一日,金骷髅追逐一头梅花小鹿,来到此处,发现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正在激斗,他便匿身树上。

此际,他也风闻乃兄黑神君已然投奔了六指琴魔,位居四大座主之一。他自然也想前去投靠,但是他为人极攻心计,心想不去至尊宫则已,一旦到至尊宫,则一定要居於极高的地位。

因此,他才迟迟未曾成行,直到他发现了东方白和烈火祖师,才发现那是自己最好的进身之阶,因此,才在宫无风等人退去之後,突然出手,将火弦弓拿到了手中!

而且,他远要取东方白和烈火祖师两人的首级,前去至尊宫!

此际,他一听得黄心直对他如此说法,心中不禁有气,道:“你是什麽人?”

吕麟冷笑道:“提起他嘛,只怕你要替他叩头哩,他便是如今僭称武林至尊,凭八龙天音横行天下六指琴魔之子!”

金骷髅一听得吕麟如此说法,心中不禁陡地吃了一惊。吕麟的话,金骷髅立即深信不疑!因此,他虽然未曾见过黄心直,但是却也听到过,六指琴魔有一个儿子,容颜奇丑,轻功之佳,世无其匹,就是原来魔宫中的鬼奴。所以他一听吕麟说出眼前这个丑陋无此的人,就是六指琴魔的儿子时,他实是丝毫也不怀疑!

当下他愣了一愣,道:“原来是黄心直公子,当真失敬得很!”

黄心直忙道:“火弦弓可是真在你这里吗?”

金骷髅点了点头道:“不错。”

黄心直不禁大喜,道:“快给我!膘!膘!”

金骷髅心中,不禁大是犹豫。他得了火弦弓,本来就准备去交给六指琴魔,以换至尊宫中的高位的,照理来说,此际给黄心直,也是一样。

但是,他却又怕黄心直在得了火弦弓之後,完全不在六指琴魔面前提起他来!

因此,他想了一想,便道:“黄公子,在下冒万死之险,得了火弦弓,本当亲手献给令尊,以求令尊收录的……”他讲到此处,便住壁不言。

黄心直“啊”地一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可是要我爹重用你吗?你既然得了火弦弓,不但我爹会对你另眼看待,我也十分感激你。”

金骷髅心中大喜,又道:“黄公子是否以为,在未到至尊宫前,那张火弦弓,还是由在下保管,来得妥当一些!”

黄心直忙道:“不!不!你快交给我,我再也不能令此弓在外人手中了。”

金骷髅想了一想,又道:“那麽,黄公子切莫忘了在下!”

黄心直道:“自然?”

金骷髅向东方白等叁人,望了一眼,道:“黄公子到这里来,我将弓给你。”

他话一说完,身形瓢动,已然向外,疾掠开了五六丈去。

那显然是他对东方白等叁人,仍然心有所惧,只怕自己火弦弓取出,便会发生意外,被叁人夺去!金骷髅才一向外掠身,黄心直连忙跟过去。

东方白等叁人,只见他们两人在五六丈开外,金骷髅自怀中取出了火弦弓,交给了黄心直,又指着叁人,讲了几句话,黄心直却摇了摇头。

叁人虽然听不清楚他们两人在讲些什麽,但是也可想而知,一定是金骷髅还想取叁人的性命,而黄心直却不答应。

只见他们两人,交谈了片刻。黄心直遥向东方白行了一礼,便一齐向前,驰了出去,转眼之间,两人便已然一齐不见。直到两人驰开,东方白才苦笑了一下,道:“弄来弄去,火弦弓仍然回到了六指琴魔的手中!”

吕麟道:“师傅,只要六指琴魔不将这张火弦弓毁去,我们总有法子取到手中的!”

东方白道:“如今,也只好作如是想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爱才一念 华山派收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