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指琴魔续集》

第二十二章 清理门户 大闹峨嵋山

作者:倪匡

吕麟此际,实是心烦意乱,已到了极点,只是急急地应了一声。

忽然间,他觉烈火祖师,塞了一只锦盒在他的手中。

吕麟不由得莫名其妙,道:“师傅,这是什麽?”烈火祖师道:“你别问,先收起来再说!”吕麟实也没有心思去问,顺手便将锦盒,揣在怀中。

烈火祖师又道:“麟儿,一遇到她们两人,你只管出手抢救,千万不要管我!”

吕麟当时心急,也未曾听出烈火祖师的语音之中,含着无限的关切之意,只是点头道:“好!”

两人的身法,何等快疾,讲话之间,已然穿过了至尊宫,来到了宫前正门附近的一片广场上!他们才一来到广场上,便见谭月华和端木红两人,被网罩住!

烈火祖师沈声喝道:“快去将她们带走?”

他一言甫毕,还怕吕麟不去,伸手在吕麟的背部一托,一股大力,已然将吕麟陡地向前面,直送出了六七丈去二吕麟身形一沈,刚好落在网边上。那八个人一齐向吕麟围了上来。但也在此际,突然之间,只听得震天价也似,一声巨喝,传了过来!那一下巨喝,声音之响亮,实是难以言喻!电光石火之间,广场之上所有人,尽皆为之一呆,连吕麟也不能例外!

但吕麟却呆得时间最短,他立即转过身去看时,只见烈火祖师站在广场正中,身上的火红长袍,鼓荡不已,真像是朵朵烈,好像他全身在燃烧一样,如同天神也似!

吕麟此际,还未曾想起烈火祖师早已知道,若不是豁出一人,与六指琴魔拚命,其馀叁人,便万万难以逃得出去。

因此,他一上来,将吕麟一掌托出之後,便立即拚着损耗十数年功力,发出了那一下惊天动地的巨吼之声!吕麟一呆之後,立即又转回来,双手齐出,左手便一式“天地混沌”,右手使一式“鸿蒙初辟”,指风缭绕,呼啸锐厉,向身前八人,疾攻而出!

那八人正在发呆,尚未定过神来,吕麟两招一到,立时纷纷倒地!

吕麟一俯身,便连网带入,抓了起来!

就在此际,烈火祖师已然发出了第二下巨喝之声,随着那一声巨喝,双掌向前,运起排山倒海的力道,疾推而出!

吕麟此际,已经出了正门,还来得及回头一顾,只见烈火祖师那两掌过处,掌风所及的范围,广达数丈,在掌风范围之内的二.叁十人,个个如同断线风筝也似,被掌风扫得向外疾跌了出去,一齐撞在一堵墙上,“轰”,“轰”巨响之中,将那堵墙撞倒,砖瓦纷纷坠地之中,那二十馀人,一齐埋骨砖石堆中!

吕麟见烈火祖师两掌,有如此威力,心中又惊又佩,想起烈火祖师,一定会随後赶来,立即头也不回,向前飞驰!

他却不知道,烈火祖师的武功虽然高不可及,但是他如果不是存心拚命,那两下巨喝,和推出的两掌,也不可能有那麽大的威力!

两喝和两掌之後,已然耗去了他毕生功力的一半!

虽然,他此际要逃,还是有机会的,但是他心中,却并无奔逃之意,相反地,还不断运转真气,大声呼喝,将众人震得如痴如呆!

而他则大展神技,身形转动,如烈飞腾,片刻之间,在他掌下,骨折筋裂的人,少说也有五十多名,那些人,也大都是黑道上的高手,但大都是连声都未出,便自死去!

其馀侥幸未死的七八人,连跌带爬,一齐向外逃去,但也就在这时候,只见金骷髅自大殿之中,疾掠而出,喝道:“武林至尊驾……”

他下面一个“到”字尚未出口,烈火祖师身形疾转,旋风也似,便向他欺了过去!一掌已然向之,当胸拍出!金骷髅大吃一惊,急切之间,想要躲避,已然在所不能!

他只得硬着头皮,运足了十成功力,也一掌反拍而出,准备硬接烈火祖师的一掌。

其时,烈火祖师的掌力,已不如一开始时那样地凌厉无匹了。

但是,“砰”地一声过处,双掌相交,金骷髅怪叫一声,口喷鲜血,已然被烈火祖师的掌力,硬震出了丈许远近,立受重伤!

只不过金骷髅也不是无名之辈,他的掌力,也将烈火祖师,震得晃了一晃。

金骷髅一出,烈火祖师已然知道,六指琴魔,也已赶到!

果然,金枯髅才一被震退,“叮咚”,“叮咚”两下,震人心弦的琴音,已然响起!

烈火祖师刚才,在动手之际,并没有停止过巨喝之声。

当下,他一听得琴音骤起,便觉得心头,大受震动,连忙竭力镇定心神,想以巨喝声,暂时将琴音,压了下去。

可是,六指琴魔,所弹奏的,乃是亘古以来,未有再能超过它的绝顶武学,八龙天音,烈火祖师内功虽好也是难以抵受。

在急骤无此的琴音,响到第七八下头上时,烈火祖师已然觉得心头热血沸腾,不自由主一张口,鲜血如泉,狂喷而出!

他仍然勉力,向前踏出了一步,抬头看时,只见六指琴魔,正站在大殿门口,手中抱着八龙吟,右手不断挥动,连那枚枝指,也自用上,六只手指,在琴弦上拨动不已,震人心魄的八龙天音,也已然随之而发,烈火祖师强自以数十年修为之能,不让第二口鲜血,再喷出来,一面与八龙天音对抗,一面拚命将尚馀的真力,凝於右臂,以待拚命一击。

又过了极短的时间,烈火祖师身形踉跄,向前冲出,举掌便击!

这一掌,已然是他最後的力道了!

即使这一掌,能够击得中六指琴魔,他也必然如油尽灯枯,力竭而死!

多年之前,在武夷山仙人峰上,玉面神君东方白,也曾像如今烈火祖师那样,在八龙天音,充塞天地之间的时侯,奋力向六指琴魔一击。

当年,东方白的那一击,奏了功效,不但将六指琴魔之旁,齐福等人击死,而且还令得六指琴魇受了伤,养伤叁年,方始复出。同时,也在最後关头,挽回了武夷山上那一场闭前的大劫运。

但是,近四五年来,六指琴魔不但对八龙天音的领悟能力,大有增进,而且,他不知服了多少灵葯仙丹,功力也自大进!

烈火祖师那一掌,才一拍出,只见六指琴魔,眼现杀机,一伸手,在那根最粗的琴弦之上,连拨叁下,只听得叁下响亮无比的琴音过处,烈火祖师的身子,不自由主,连晃叁晃!

此际,烈火祖师已然冲到了离六指琴魔身前,只不过叁四尺处。

他那一掌,也仍然向前拍出!

但是,那条最粗的琴弦,在“八龙吟”中,唤着“天煞弦”,所发的天煞之章,在八龙天音之中,也最是厉害!

烈火祖师身子连晃叁下之间,全身奇经八脉,已然尽被震散!

因此,他那一掌,掌心虽然离六指琴魔胸前,只不过半尺,却已一点力道也没有,而且手臂立时软垂了下来。

六指琴魔一阵怪笑,六指挥动不已,阵阵琴音如万马奔腾,如江水湍流,如石破天惊,如大海澎湃,风云变色,鬼哭神号,接连发出!

烈火祖师身子挺立不动,双眼直视六指琴魔,眼中神光不灭。六指琴魔心中,也不禁暗暗吃惊,暗忖也如何还不倒地?六指琴魔为烈火祖师的神威所慑,不自由主,後退了几步。

这时,宫无风.施不羁等人,正站在六指魔的背後。

宫无风踏前一步,俯首道:“至尊,他已然死了!”六指琴魔手在琴弦上一按,八龙天音立时止住,烈火祖师,仍然立不动!

六指琴魇也心知自己刚才,在弹出了叁下“天煞叁章”後,又连奏两章“杀伐之章”,任何人都禁受不住,非死不可。

可是他见烈火祖师,仍然神威凛廪地站着,心中也不禁发毛,沈声道:“他死了吗?”

宫无风道:“当然死了!”大踏步地走向前去,伸手向烈火祖师的胸前便推。

此际,烈火祖师,确然已因心脉崩裂而亡!

但是,他在临死之前,却将体内残馀的最後一点真力,凝於胸前。

同时,他在断气之前的一刹那,双足用力向地下沈,便得身形不倒。

宫无风伸手在烈火祖师的胸前一推,怡好碰上烈火祖师胸中聚而未散的那一团真力,他手掌才一按了上去,一股大力,立时反震出!

宫无风大吃一惊,连忙缩回手时,已经慢了一步!

只听得“格”地一声,腕骨已然震断,只痛得他汗如雨下!

而烈火祖师的身,经一推,也“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烈火祖师身死之後,尚能将黑道之中,一流高手宫无风的腕骨震断,这件事,在武林之中,後来一直传为美谈,而且一提起这件事来,便对烈火祖师,生出了无限崇敬之意。

烈火祖师生前,生性高傲怪僻,自以为是,人缘极是不好,武林中人,对他也是毁誉参半,在阿尔泰山之中,他更企图暗害吕麟及端木红两人,行为可说极是卑鄙。

但是他这一死,却令得武林中人,对之完全改观,咸认他既能死得如此轰烈,实是不愧为武林之中,一代异人!

当时,宫无风陡地断腕後退,连六指琴魔也吓了老大一跳。

虽然烈火祖师的身,已然倒地,但六指琴魔仍然奏了半晌八龙天音,方能肯定,烈火祖师,确实已然死去!

却说吕麟,提着大网中的谭月华和端木红两人,向前疾驰而出。

没有多久,他便听得,烈火祖师的巨喝之声,已然越来越低,而那八龙天音之声,却越来越是嘹亮上吕麟直到此际,已然知道,烈火祖师是存了必死之心行事的!

他连忙伸手入怀取出那只锦盒,一看盒上的八个字,更明白烈火祖师,早在向至尊宫中,冲出之际,便已然下了这个决心,他将华山绝技的笈,交给自己,当然是希望自己能以继承他未竟之志,光大华山派门户之意!

吕麟一想及此,便禁不住潸然泪下!

谭月华和端木红两人,身在网中,觉出提着她们疾驰的人,慢了一慢,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吕麟心知自己此际,若是再回至尊宫去,也是无用,而且,还负了烈火祖师,死前相托之意。

因此他一咬牙,又向前疾驰而出!

直到驰出了六七十里,他才停了下来,将谭月华和端木红两人放在地上,转身对着至尊宫的方向,想起自已和烈火祖师,化敌为友,终於拜他为师,他对自己光大华山派的期望,以及如今,他为了让自己有逃出至尊宫的机会,而死在八龙天音之下的种种,心中实是悲怆已极,以致连谭月华.端木红两人,出了大网,他也一点都不知道!

当下,谭月华和端木红两人,一听得吕麟说烈火祖师因为要救自已等叁人,而遭到了不幸,她们虽然不知事实的详细经过,但也可以揣测一个大概。想起烈火祖师享名武林,近一甲子之久,而今死去,也不禁心中大是黯然。

呆了好一会,谭月华才道:“你刚才提起铁神翁,却是为了什麽?”

吕麟叹了一口气,道:“烈火师傅探出火羽箭的下落,和铁神翁有关。”

谭月华呆了一呆,道:“怎麽会和铁神翁有关系?”

吕麟道:“红姐姐知道的,在赫夫人的墓内之中,火羽箭已经被人偷走,红姐姐你可记得!”

端木红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她背过身去,哽咽道:“我自然记得,在赫夫人墓穴之中的一切,我……是永生永世,也不会忘记的!”

吕麟呆了半晌,叹了一口气,道:“红姐姐,是我不好。”

端木红泪水下得更急,道:“你又有什麽不好?你爱谭姐姐,不爱我,我能够怪你吗?你……你……还是别……说了!”

端木红一面伏在一块大石之上,更是抽噎不已!

谭月华轻轻地走了过去,将手按在她的肩上,道:“端木妹子,我们只当没有见过他,不就完了?我们立即就走。”

端木红泪痕满面,抬起头来,道:“谭姐姐,你也应该明白,无论我走到何处,即使和他,一个天涯,一个海角,但是,心爱的人,总是离得你最近的,他……就在我的心中……我们走……我……还是一样伤心,没有办法的!”端木红的这几句话,不但谭月华可以深深体会得到,吕麟也是一样有着深切的体会。

谭月华回过头来,和吕麟互望了一眼,她立即又转过头去,道:“你看看,端木妹子为你,伤心到如何程度?”

吕麟张口慾言,可是却又未曾出声。

他要讲而未曾讲的话,立即被端木红讲了出来。只听得端木红道:“谭姐姐,你不用责备他,你想想,他为你,也伤心到了什麽程度?谭姐姐,你和他,正好是一对美满夫妻!”

谭月华忙道:“端木妹子……”

可是她话未曾说完,端木红已然倏地站直了身子,道:“谭姐姐,你不要以为我在讲违心之言,我因为爱他,所以才希望他快乐,我……一个伤心……不要紧,只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清理门户 大闹峨嵋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六指琴魔续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